薯淘同雞

飽食終日 無所用心


Leave a comment

跟順嫂談藝術:噪音還是美樂?

常言道:「聽古典音樂可以陶冶性情。」大家都同意,對不對?其實,這句話不一定對,因為不是所有「古典音樂」都有這個效果,個別作曲家的個別作品,聽後會令人煩躁不安,有暴力傾向的人,更可能狂性大發,隨時引發騷動。

太誇張了吧?聽古典音樂最多是悶到抽筋,找周公去也,怎會有騷動發生呢?無騙大家,在二十世紀初,這類暴力事件還真不少。最經典的一樁發生在一九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在巴黎的香榭麗舍劇院首演俄國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那是一齣原始味濃的芭蕾舞劇。序曲還未奏完,台下已傳出陣陣噓聲,甚至有觀眾扮貓叫,嘲弄台上的舞蹈員,中段秩序開始失控,觀眾隨手把雜物擲向台上及樂池,正反雙方打成一片,最後,憲兵接報到場驅趕,演出被迫草草收場,史特拉汶斯基則從後台的一扇窗逃出,鬱鬱寡歡地在巴黎的大街上徘徊。

同樣都是芭蕾舞劇,柴可夫斯基是這樣的:

也難怪,觀眾聽慣了莫扎特、貝多芬的悠揚樂韻,對《春之祭》這類古古怪怪的新派音樂根本聽不入耳。他們覺得被騙了,付了真金白銀買票入場,卻要忍受一班樂棍在台上胡鬧,騷動由此而起。問題是,這些新派音樂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為甚麼作曲家要創作這些嘈吵、刺耳、不規則、不協調、甚至亂七八糟的音樂?這些新派音樂又為何會成為今日古典樂壇的主流?且讓我一一道來。

新派音樂有一個名,叫「無調性音樂」。跟順嫂對談,我盡量避免用術語,但有些術語避不了,無論如何都要提。甚麼叫「無調性音樂」?那就要從「調性音樂」說起,因為兩者是相對的。「調性」有大小之分,大調剛陽味十足,充滿正能量,給人喜悅的感覺,小調相反,抒情、平和,帶點憂鬱傷感。為何有這個效果?大家毋須理會,總之按不同「調性」寫出來的音樂,都各有特色,未必動聽(動聽與否,好講彩數,即使柴可夫斯基這位寫旋律的高手,也不保證首首動聽),但起碼順耳。

莫扎特的A大調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充滿悅愉:

同一曲的第二樂章,改為升F小調,氣氛馬上變得哀怨動人。此乃法航的廣告,以此曲配上唯美的畫面,一絕:

「調性音樂」源自文藝復興,發展了幾百年,到了十九世紀末走到盡頭。基本上,「調性音樂」中最悅耳、最感人、最光輝、最燦爛的樂章,前人都已經寫過了,珠玉在前,要突破根本無可能,若不改變,音樂發展就會陷入死胡同。所以踏入二十世紀,作曲家開始大膽創新,打破大小調的傳統,不求順耳,只求自成一家,與別不同。

在眾多新派作曲家中,以勛伯格走得最前,他發明的「十二音列」,徹底顛覆了古典音樂幾百年來的創作基礎。所謂「十二音列」,是指一個八度內的十二個音(包括七個白鍵和五個黑鍵)。作曲時,這些音有主次之分,取決於不同「調性」,不能胡亂使用。以最簡單的C大調為例,那七個白鍵(C、D、E、F、G、A、B)便是「主人婆」,構成旋律的核心,其餘五個黑鍵是「妹仔」,即「變化音」,偶然用一兩個,可起劃龍點睛之效,令旋律更富色彩,但不能多用,否則便會「妹仔大過主人婆」。而那七個音中,以C最重要,樂曲要由C音開始,最後回到C音作結,這樣才會有頭有尾,有始有終,感覺就像一艘漁船出海作業,途中遇到風暴,驚濤駭浪,差點無命了,好彩上天保佑,幾經艱辛終於脫險,平安駛回碼頭。

如果大家覺得難以理解,可以換個角度,用中國的近體詩(例如唐詩)和新詩代入,就會比較容易明白。近體詩有嚴謹規格,講求句式、押韻、平仄、對仗等,缺一不可。反觀新詩就沒有這些限制,你想點作都得。今日的偽文青就最鐘意模仿新詩的斷句,故弄玄虛,無病呻吟。「調性音樂」類似近體詩,而「無調性音樂」則類似新詩,不是說後者可以任意妄為,只是少了束縛,可以自由發揮,但美感欠奉,至於深度,我承認我不夠「聰明」,聽不出來。

話說回來。勛伯格不玩「調性音樂」那一套,其「十二音列」打破了傳統的大小調之分,也磨平了「妹仔」和「主人婆」之別,對八度內的十二個音均一視同仁,樂曲可以在任何一個音開始和結束,這樣的創新簡直是破天荒之舉,代價是雜亂無章、無始無終,聽慣「調性音樂」的人會覺得好古怪、好難接受。所以《芝加哥記載先驅報》這樣評論他的音樂:「貓在鋼琴鍵盤上胡亂碰出的旋律,也比這位維也納作曲家刻意擺弄出來的玩意動聽。」不過,就是這比噪音更難聽的音樂,成為二十世紀的創作主流,除了新舊交替這個理由,背後還有一個因素在左右。

大家記得我在上一篇講過,西洋繪畫由「具象」走向「抽象」,關鍵在於法國人發明了攝影術嗎?原來,科技對音樂同樣有這樣的影響力。

在未有錄音之前,聽音樂只有兩個方法,一係去音樂聽,一係自己彈。前者花費昂貴,而且同一首曲,一生人可能只有機會聽到一兩次,所以自己彈就成為聽音樂的不二法門,你喜歡那一首曲,想聽幾多次都可以,只要你懂樂器就行了。而鋼琴普及後,在家玩「室樂」由過去的貴族娛樂變成一般人的消閒玩意,有伴的話,可以玩四手聯彈或多重奏,否則自彈自唱一樣過癮。而作曲家亦因應這個市場,創作一些旋律動聽但技巧相對簡單的作品,或把交響曲改篇成鋼琴曲,專供業餘人士彈奏。不要以為這些作品都是「下欄貨」,其中不乏大師手筆,例如蕭邦的《夜曲》及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等。

這首蕭邦夜曲,毋須八級都彈到,小弟也在練習中:

但錄音發明後,音樂產業徹底改變。平民毋須再為了聽音樂而辛辛苦苦學琴,儲錢買部留聲機就可以了。若嫌留聲機太貴,買部收音機都得,以後不用再去音樂廳,安坐家中一樣可以聽音樂會轉播。如此一來,作曲家也就毋須再考慮大眾的喜好,可以走上象牙塔,玩他們的「無調性音樂」了。

寫到這裡,相信大家都已經大概明白了現代藝術(尤其繪畫和音樂)如何跟傳統割裂,但還有幾個問題未解釋:藝術家是怎樣生存呢?他們就算不食人間煙火,也要食飯的,對不對?如果其作品無市場,他們靠甚麼維生?如果現代藝術普遍而言是跟大眾的喜好相反,這門藝術又何以有這麼強的生命力,可以持續一百年而不衰?

下一篇,我會告訴大家一個在藝術界不能說的秘密。大家不要錯過。


Leave a comment

2014 41區校網

2014 41 校網

淨係得教育局嘅網站先有詳細地圖,但極度USER-UNFRIENDLY,想郁地圖又要手禁制,個MAP SCREEN又細到爆,又唔可以FULL SCREEN,又唔可以HIDE咁尐唔要嘢,真係妖,好心參考吓中原 / GOOGLE地圖啦。

你話家長想搵間劏房租吓都煩,唯有PS佢放埋上嚟益街坊,不過我整都只係自己關心果幾區。

細圖有多少少,不過唔清楚。
4schoolarea


Leave a comment

神戶PORT TOWER、海洋博物館及Kawasaki Good Times World

Port Tower
7月11日9點零出門,大倉酒店隔離就係Port Tower,一個唔太高嘅紅色建築物,又係雞髀仔扮model嘅時候。1000yen可以睇曬port tower + 博物館。

Port Tower 2
朝早天氣算唔錯,冇雨,可以睇倒神戶港景色,唔知點解周圍都係嘅觀覽車(摩天輪)同更加唔知點解會停咗喺度嘅潛水艇。

Port Tower 3
繼續地圖,中間有賣店,又係買吓紀念品嘅地方。

Port Tower 4
唔少得到此一遊牌。

本來有打算喺度lunch,不過cafe太細,port tower亦細,一個細得緊要嘅玻璃底連雞髀仔都唔驚。然後有一堆小學生跑入嚟鬼殺咁嘈,原來日本小學雞都係嘈嘅,哈,我哋好快脆睇完,行去海洋博物館

Kobe Maritime Museum
海洋博物館入面唔准影相,主要擺放船隻模型,唔會好似墾丁海生館果尐有海洋生物睇,(咁我知人哋都冇寫生物兩字)。規模唔算大,模型多亦有神戶港歷史睇都幾豐富,但個人認為唔係一個啱咁細個小朋友行嘅地方,雞髀仔都幾無聊吓。不過…入面另有洞天,連埋川崎重工嘅Kawasaki Good Times World,展品有舊同未來電車、電單車模型,有少少類似科學館,總括嚟講1000yen係掋玩咁多嘢。

Kawasaki
雞髀車長留影。

Kawasaki2
未來雞髀車長。

UDON SHOP
就喺port tower隔離,有個up dup小商場仔,入面有幾間食店,嚟到關西我想食烏冬先,於是揀咗間亞伯one man band舖頭。(接住落嚟幾日都發現,好多餐廳都好似冇錢請人或冇人做嘢咁,就算有waitress都係一兩個睇十幾廿張枱)。有煙民(幾間食肆都有,避唔倒),平,不過好一般,兼等得耐,冇法。

另外,除咗常見嘅親子丼,仲見menu有比較少見嘅他人丼。親子就係雞同雞蛋,他人係乜,問google神學識咗原來係雞之外嘅肉加雞蛋喎,又幾得意。

隔離亦有間細細手信舖頭,每樣貨都平少少,可以一睇。然後返酒店拎行李,準備去下一站京都。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231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