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淘同雞

飽食終日 無所用心


發表留言

Perahia與聖馬田室樂團

perahia

自從告別學生年代,聽音樂會再無半價優惠,支出倍增,難免卻步。過去十年,聽過的音樂會不出雙掌之數,主要是名家大師的獨奏會,包括Argerich、Zimerman、Pires、Pollini、Pletnev等,訪港樂團較少聽,一來太貴,二來指揮界青黃不接,由三流「大師」指揮一流樂團,效果還不如以前一流大師指揮三流樂團。可惜余生也晚,無機會聽Carlos Kleiber,退而求其次,Termikanov和Rozhdestvensky是我近年聽過最出名的了,學生年代還包括Dohnanyi、Muti、Levine等,嚴格來說,他們都是二流。

去年聽完德累斯頓愛樂(並非歷史悠久得多的國立樂團)後,感覺不錯,尤其貝七,真是出奇地好,原本想寫一篇樂評,公諸同好,但最後只在facebook寫了一段速記便不了了之。事隔一年,我再次踏入音樂廳,欣賞Perahia與聖馬田室樂團的演出,我跟自己說,這篇樂評無論如何都要寫出來,否則再過一段時間,我不止會忘記了這場音樂會,恐怕連樂評是怎樣寫也會忘記得一乾二淨。

不論Perahia或聖馬田也不是第一次聽了,上次Perahia訪港是八年前,印象最深是他用極速彈貝多芬的《C小調三十二變奏曲》,比Gilels的EMI版還要快,但後者快得來是菱角分明,張力十足,但Perahia除了快,甚麼都沒有。當然,拿他跟Gilels比是有欠公允,大家始終不是同一層次,但於在世的鋼琴家中,Perahia倒是出類拔萃。我最欣賞他彈巴哈的Keyboard Concertos,新力出品,樂團也是聖馬田,那是「純現代的註釋」,不像那些復古派,以鋼琴摸仿harpsichord,Perahia的造句圓滑流暢,跟樂團的合作天衣無縫,彷彿是一個整體,無分彼此。

這樣說似乎有點矛盾,其實不然。Perahia的註釋,絕對是現代風格,但跟樂團的合奏,卻又跟巴哈的原意不謀而合。要知道,當Vivaldi開創了獨奏與樂團分庭抗禮的先河,影響至今不息,跟他同期的巴哈仍恪守「大協奏曲」的傳統,獨奏要跟樂團融為一體,無機會獨領風騷。Perahia跟聖馬田的合奏,在這方面表現得無懈可擊,是我心目中的最佳版本。

扯遠了?有少許,但也不完全離題。雖然我聽的那一場沒有巴哈的Keyboard Concerto,而是貝多芬的皇帝鋼協,仍可依從上述的思路評論。先講上半場,曲目是Stravinsky的降E大調協奏曲和海頓的第77交響曲。音樂會前,我跟家人去了迪士尼,食完buffet才趕過來,因為飽到上心口,音樂會開始後即飯氣攻心,不久就睡著了,情況跟上次聽德累斯頓愛樂一樣,直到曲終才被掌聲嘈醒。為免再蝕抵,下次真係要忍一忍口。

海頓的交響曲首首都差不多,我主要聽樂團的發揮。Perahia以鋼琴家的身份兼任指揮,表現如何?其實,我覺得除Solti外,無一個中途出家的指揮真真正正成功過,所謂「成功」,是指揮的表現勝過原來的本職(如彈、拉、吹等),即使Barenboim、Ashkenazy、Rostropovich等名家,在我眼中也是「失敗」的。單憑海頓的交響曲,很難聽得出指揮的功力,除非他是超級大師,如Carlos Kleiber等,指揮甚麼都別樹一格,但整體而言,我覺得Perahia是不錯,尤其在弦樂的齊一度幾近無可挑剔,造句亦起伏有致,速度明快而不呆板(Marriner的莫扎特,是明快而呆板),予人感覺是靈動、輕巧而不失感情,是上佳的演繹。

輪到壓軸的皇帝鋼協,真令人喜出望外。基本上上述提及的所有優點,在這首曲中都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聲部之間的交替配搭,盡見心思,好多細節都做到100分。弦樂一如上半場之精準,木管表現尤佳,銅管一如典型的英國樂團,不過不失,無走音已經是交足貨了。唯一缺點是第二樂章,Perahia彈得有點生硬,琴音過大,略嫌不夠柔和,但不肯定是音響問題還是甚麼,因為我貪平,坐在管風琴下較右的位置,感覺不能作準。

總括而言,在貝多芬時代,協奏曲還未發展至浪漫派後期,一味對抗,鬥快鬥大聲,而是保留了古典時期的特色,在合作與比拼之間取得一定平衡。Perahia與聖馬田就做到這一點了。


發表留言

新界東北恐變屯門天水圍

當全城關注「佔中」之際,另一場戰線卻在城規會悄悄展開,那是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城規會現正審議為期五個月,相信好戲連場。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有無問題?討論之前,不妨先回想一下,看看政府以前是怎樣發展新市鎮的。上世紀60年代中,本港人口急升,政府把屯門納入為「星城市」發展計劃,在70 年代初開始動工,除住宅外,還包括工業區,原意是方便屯門人在區內就業。當時,工業生產如日方中,此舉本無不妥。但到了8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工廠北移,港方只留下一個辦公室,無法再吸納大量勞動力,屯門人每天無奈要早出晚歸到市區工作,令屯門公路不勝負荷,日夜都塞車,情況要到西鐵線通車後才得以改善。

若說屯門的交通規劃是敗筆,那麼天水圍簡直是災難。眾所周知,天水圍分南北兩部,南部較早落成,公私營房屋兼而有之,收入分布較平均,樓宇密度亦較低。北部發展撞正「八萬五」,公營房屋大躍進,密度遠較南部為高。後來樓市崩盤,居屋乏人問津,政府將之改為公屋,結果成為貧民區,其中不乏新移民,於是問題叢生,家庭悲劇無日無之,人稱「天水圍城」,悲情到不得了。

問題出在哪裏?還不是計劃經濟闖出來的禍!理論上,地在政府手,要發展,政府不可能置身事外,但政府參與愈多,愈容易出錯,而計劃愈大,彈性愈低,出錯的風險也就愈高,像屯門、天水圍等例子,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歸根究柢,是政府好大喜功之過。可惜政府沒有汲取教訓,現在又一意孤行,發展新界東北,無疑拿市民的利益作賭注!

任何發展計劃,除了滿足住屋需要,還要顧及交通及其他設施能否配合。北區對外交通以東鐵為主,巴士輔助,小巴只提供有限服務。萬一東鐵塞爆,整個新界東的交通勢必癱瘓。不是我危言聳聽,現時北區人口約30萬,「再發展」後,新增17萬人,加上皇后山等幾個額外的建屋計劃,全是公營房屋,北區人口將暴增至50多萬。

現時,東鐵線已經飽和(以國際標準每平方米站4 至5 人計算),沙中線通車後,由於金鐘站月台長度不足,東鐵將由原來的12卡減到9卡,載客量下跌25%。雖然沙中線「據聞」能分流大圍至九龍塘站一段約20%的乘客,但那邊廂東鐵減3卡,就把上述的分流作用全數抵銷。

人口增加,東鐵車卡不加反減?簡直荒天下之大謬!東鐵解釋,減車卡後,會同時更新信號系統,加密班次,由現時繁忙時間平均2分45秒1班車,加密至2分鐘。好明顯,港鐵是玩弄「語言偽術」。要知道,東鐵線在該時段已經是1 分鐘1 班車,尤其早繁的大圍站及晚繁的九龍塘站,班次密到一個地步,這列火車剛剛駛走,下一列火車已在後面準備埋站,試問還可以怎樣加密班次呢?半分鐘1班?還是15秒?港鐵所謂的2分45秒之說,其實是把上落客時間也計算在內,我好有興趣想知道,那套新的信號系統究竟有何法寶,可以令乘客更快上落車呢?莫非係瞬間轉移?

另一方面,政府最近公布《鐵路發展策略2014》,落實興建北環線,連接東西鐵線,達致分流效果。姑勿論有無人捨近圖遠,由北區坐東鐵轉北環線,到錦上路坐西鐵駁地鐵出油尖旺及港島,我想講,西鐵線使用率已達99%,元朗上車甚艱難,何況錦上路?而將來西鐵只由現時的7卡增至8卡,但同時新增兩個大站,即屯門南延線及洪水橋站,後者是一個新發展區,容納21萬人,比新界東北發展區的17萬人還要多。西鐵線自顧不暇,還妄想分流東鐵線?真係笑話!

屯門之失,在於交通配套欠完善;天水圍之弊,在於公私營房屋比例失衡,而按照政府的計劃,將來的新界東北恐會變成屯門及天水圍的超級加強版。有屋你住,無車返工,是我對這個計劃的唯一評價,大家好自為之。

原文刊於2014年11月5日《信報》B14獅子山學會欄


發表留言

啫喱軟糖與惻隱之心

Grape juice and blue berry soft candy

首先講食譜,都係抄抄埋埋,不過我成日目測超懶,以下for一個矽膠兜

先將個兜裝滿水去計水量,倒返出嚟,我果個around 150,160 ml,大大概概減30ml倒就係提子汁 / 其他液體嘅粉量
魚膠粉 佔水量18-20%左右 我用大約兩湯匙
粟膠 corn syrup 都係佔水量18-20%左右 我用大約兩湯匙(其實係一大湯匙當佢麥芽糖咁捲起,粟膠實在太硬~)

以上係威露士提子汁版,我造法好簡單,全部撈埋,隔水煮溶,最後隨量加冇加糖嘅藍莓jam(香甜尐)落模雪一陣(我心急,around15分鐘已經掂)起模搞掂。雞髀仔同薯都話好味。

corn syrup

粟膠見人用樽裝,不過烘焙店老闆娘教呢款好尐,成品室溫下唔會溶亦比較硬淨。

playing with candy
啫喱糖同惻隱之心嘅關係

雞髀仔拎住粒軟糖玩咗分幾兩分鐘都唔擺入口。
淘:食咗佢啦。
髀:唔好啦。
淘:點解呀?
髀:食咗bear bear,bear bear好慘㗎。
淘:但bear bear整出嚟係俾你食喎,唔食牙?
.
.
.
隔咗一陣~
雞髀仔終於忍唔住:唔知好冇味呢?
淘:咬耳仔啦,咬耳仔唔會死。
雞髀仔終於咬咗一邊耳仔……
淘學鬆弛熊扮痛:哎吔,死喇,我聽唔倒嘢呀。
雞髀仔又咬另一隻耳仔,一路笑騎騎,然後成隻熊啪咗。
淘繼續詐死:哎吔,你好殘忍呀。
(其實由頭到尾都係淘游說雞髀仔殘忍。)

---------------------------------

某日,淘請雞髀仔同齡男仔朋友食糖,同一款鬆弛熊形狀,仲拎定iPHONE出嚟拍片諗住睇吓佢又玩幾耐。點知朋友仔連一秒鐘猶疑都冇,諗都唔諗就啪咗隻熊仔。

突然我醒覺,同情心嘅價值應該高過少少果汁好多,我咁樣鼓勵BB去殘忍食熊,到底會唔會影響到佢將來嘅價值觀,我會唔會呃殺咗一個好人…係咁,做咗媽媽係會多咗呢尐做乜諗嘢嘅情況。

好在,雞髀仔嘅惻隱之心並唔係一擊即沉,隔一陣依然見倒佢玩一粒糖3分鐘先食嘅場面。媽媽整親哎痛佢會走嚟掃吓你話「冇事喇」,咁都冇咁驚。^^ 不過要切記唔好鼓勵佢殺蟻殺曱甴,畢竟呢尐污糟嘢,暫時都係由媽媽頂啦。

V8 soft candy
V8 蔬菜汁版本,加咗尐糖,不過整體感覺都係唔好食,怪怪哋。

lime soft candy
759 青檸汁版,1枝200ml我只加50ml去稀釋,同少少糖,係唔夠的,太酸小朋友唔鍾意,但雞髀仔都俾面食咗幾粒,大人ok like,薯仲話越食越酸幾過癮。以上3隻以提子藍苺味最好食。

另,老闆娘教路益力多好味,可參考甜琛廚房,話梅肉沖水連少少肉小朋友都鍾意咁話。

Yakult soft candy
補返張益力多版~

PS 用果汁透明尐靚尐;粒糖硬靚尐容易起模,但軟尐好食尐;光身模較磨砂模易起模;大粒較細粒易起模;分幾個step先溶魚膠粉後加液體同全部撈曬一齊煲成品都係差唔多(可能某尐果汁除外),可以懶;唔過篩都冇問題。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23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