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玩具途訊K068 IOS 天籟K歌

k068-t-or-f1

k068-t-or-f2

k068-t-or-f3

k068-t-or-f4

K歌app唔係咩新嘢,我間唔中有用headphone咪唱K歌逹人。不過近排好多朋友、甚至連唔唱K嘅同事都去淘K歌神器。我都忍唔住上香港格價網搵香港行貨買,睇相有分別,但用其實又分別不大,爭百零蚊,叫做有香港代理1年保養囉,電子嘢,撞手神,高仿都未必會壞。係代理話真有laser貼紙,或者有代理右邊個貼紙,機身平滑同埋有產品專利號,假果啲聲再「浮」啲喎,冇認真研究。同事話去羅湖100人仔有交易。

一路用K歌達人自娛冇理share俾人問題,但朋友whatsapp俾條mp3我,我都唔識俾返佢。


於是試天籟K歌,connect枝咪好簡單用返IOS個bluetooth就得。點歌後就識自動喺咪出你把聲同音樂聲,個人認為夠大聲。

但到錄音呢,唔關枝咪事,係IOS同Android都唔support bluetooth in條人聲(未爬文,或者有其他app得),一定要用佢條線插咪同iphone/ipad headphone位先得。問題就嚟喇,音樂太大聲會撞曬咪,太細聲根本聽唔到,發覺自己都甩曬bit,而錄人聲太細聲,即使已校100,之後校細echo,校大音樂係冇問題嘅,亦都冇V聲,同普通headphone個咪錄一樣好太「風」聲,可能我揀咗「錄音棚」音效模式,不過噴咪聲就好咗好多,兼冇曬啲呼吸聲添,其實應該唔係好事。錄音感覺有少少delay,太大聲會拆拆哋,不過強國嘢嚟計,OK啦。

local
然後保存。同小米盒子一樣,大陸嘢係好難用正常邏輯去諗明,點解唔係我的主頁,斷估係英文local drive去垃圾翻譯為「本地作品」,天籟已經算就IOS,喺呢度可以俾你導出。

上網爬文可以用裝iTools(試咗都ok啦),要小心唔好同時裝埋好多垃圾落PC。但其實用返PC iTunes就得。

file無論save乜,齋音樂、mv都係出MP4 format,要用返是但一隻mp4 to mp3 converter先得。正常應該save條聲就係導出mp3啩(要試吓)。

音樂比人聲大,我將人聲校85,音樂55都ok。之後可以上網搵任何edit audio file嘅equalizer去搞搞。例如:NCH隻WavePad Sound Editor。不過我未摸熟邊個Hz要boost邊個Hz要fade住,唔理住。

反正將個file e俾自己,喺IOS開email,save file再share返落whatsapp就得。

都幾煩:)

呢首薯話合格,冇執過任何嘢,開心些牙:不過又由mp3轉返mp4都幾無聊(._.")

請小心保護牙齒

tooth-decay

雞髀仔嗜甜,總之成日食糖,(未必係我俾佢),成日食嘢,含糖含飯……etc,已早晚刷。

結果上月發現黑色牙loan一個,睇普通科醫生唔合作,要轉介兒童牙科,同事亦有介紹養和

比較下:
1. Consultation 500 (診所)至1XXX不等,養和1K起,仁安1200;
2. X-RAY 咗400;(雞脾仔仲要少咗幾隻恆齒)
3. 補牙1000至3000不等;
4. 鍍牙根 2800至9000不等;
5. 不鏽鋼牙套 2500至…不詳;
6. 洗牙 6-800啩,唔記得咗;
7. 加Floride防飳,500
8. 全身麻醉,全程麻醉師監測收費 每小時7500起,每小時上;

michelle-cheung

我睇咗張婉雯醫生(Dr. Michelle Cheung)同養和李維仁醫生。

dr-li

其實兩個都好nice,Dr. Li同雞脾仔拎張牙醫凳吹曬波玩曬水剩,言談間仲知道李醫生係Prof. King老師,Prof. King又係張醫生老師。

prof-king 

雞脾仔爛咗8隻牙,門牙可唔做,但大牙要12歲先換。即補5隻,鍍1隻牙根。如果喺養和就Prof. King操刀。Dr. Li 建議麻醉一次搞掂。Dr. Cheung就話可以試唔麻醉,但唔麻醉要分幾次鍍,打針又痛,我覺得雞髀仔冇可能唔郁。Dr. Cheung又要放產假。

最後揀咗張醫生診所做,結果好順利,兩餅幾落到樓。(其實最高風險係麻醉,驚敏感可以死)另醫生仲好好人俾我麻醉師計個半鐘。

小朋友真係要好好保護牙齒呀,恨錯難返~

那些年的那一封手扎

看今日陶傑的專欄,不禁令我想起昔日的一段舊事。

我這一輩,應該是會寫信(寫過信)的最後一代,現在二十幾歲的後生仔,寫信一如電腦那個save button的模樣,一樣陌生。

寫一封長信,能讓沉澱已久的情感,昇華到另一境界,不寫信,情感表達會變得膚淺,連帶整個人,也變得膚淺起來。

我第一次寫信,是寄給遙遠的她,在遠洋的另一邊,估不到,她信中輕輕的第一句話,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之後是同學間的通訊,日見夜見,還要互寄飛雁,先是夜校的同學,然後是高中的同學,都是女同學,那些年,真令人回味。再之後,我交了個日本筆友,不用說,當然是日本妹,我還記得我收到她的回信和相片後,興奮得專程拿回校炫耀一番,同學(男同學)的艷羡目光,比全班考第一更令我難忘。

上了大學,正是千禧年,電腦普及,令書信開始沒落。畢業後,因為工作關係,我要幫老闆或老闆的老闆寫信,慢慢學懂了我一向不懂的舊式尺牘,原來「尊敬的」是歐化中文,正統寫法是「尊鑒」;「此致」後面要跟上款,而非下款;行文要有文言色彩,不能太白話,工多藝熟,我由新手變熟手,再變現在的老手,除人工外,算得上是我從這份工作中得到的最大收穫。

可惜,今日假鬼當道,舊式尺牘敵不過媚外的洋文,堂堂祭酒,斯文掃地至此,真是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