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大自然上課

1

我經常帶犬兒郊遊,親近大自然,撇除經濟考慮外(來回車費只是十元八塊),主因是要擴闊他的眼界和胸襟。

我一向討厭市區,工作在石屎森林,人多車多廢氣多,抬頭仰望,如坐井觀天,天空只剩一片夾縫。犬兒也在市區返學,雖是低密度,在我眼中,依然是污煙瘴氣,不宜久留。每逢周末,如非必要,絕不踏入獅子山以南半步,生活圈子盡在新界西北。過去半年,我開始帶犬兒行山,蝴蝶山近,易上,卻不夠開揚,大石磨遠,難行,但風景甚佳,可飽覽中港邊界360度全景,看日落一流,或到馬會及高球場散步,在大草地奔跑,又或在梧桐河踏單車,欣賞沿河風光。

我告訴犬兒,大自然是多麼好,沒有高樓,天空是萬里無邊;沒有光害,星晨份外耀眼;沒有廢氣,呼吸清爽怡人;沒有噪音,靜聽萬籟和聲;登高山,方知天地大,在穹蒼下,自己只是一粒微塵。我希望大自然的環境能激發犬兒的好奇心,探索這個大千世界。

上周末,我和犬兒在高球場上,日落黃昏,球場空無一人,只餘我倆,適值翻風,我跟犬兒說:「風無形無體,無色無味,看不見也摸不著,但當涼風自天邊吹來,樹葉沙沙作響,聲音由遠而近,縱然你還未感受到輕風吹拂你的面,你卻知道,風起了。」

在大自然給犬兒上一堂課,勝過返十堂面試興趣班,而且,是免費的!

試作暑假廣島文化之旅

DRAFT:
原爆
唔多啦,今次離奇地一期一會集合倒幾個家庭。大範圍唔揸車有少少難度。anyway,試吓咁:

8月2日(星期二-火)坐UO1822 HKD938浮動
HKG 13:30(HKT)-> HIJ 17:55(JPT)

廣島機場至福山駅(巴士)1350YEN(日本交通一般6歲以下不收費,6至12大概半價,100YEN現價約7蚊港紙)
Hiroshima Airport to Fukuyama

食飯每位2、3千YEN,住駅前酒店每房6千零YEN

8月3日(星期三-水)坐巴士1750 YEN
輕便行李,喼放酒店,坐兩粒鐘到帝釈峽
Fukuyama to Toujou

Teishakukyo

食、零用每位全日3、4千YEN住休暇村 帝釈峡每房1萬YEN左右

8月4日(星期四-木)坐巴士至福山1750 YEN

帝釈峡好大,帶住細路唔好太趕,可以瞓多晚三原
Toujou to Fukuyama

食、零用每位全日3、4千YEN,住駅前酒店每房7千零YEN

Yamato
8月5日(星期五-金)JR呉線1140YEN
1. 三原(JR)8:25->10:12 呉
2. 三原(JR)9:50->11:33 呉  
酒店放低行李,食嘢,呉市海事博物館睇大和同密蘇里展(寫住至2016年,已10年,斷估再延長…啩)可買呉市DAY PASS或其他

食、零用每位全日3、4千YEN,住駅前酒店每房8千零YEN

8月6至7日可互換,星期六房價較貴,PLAN未齊,可等等再修正
8月6日(星期六-土)JR呉至広島 半粒鐘、500YEN
1. 8:39->9:09
2. 14:14->14:53  
酒店放低行李,和平紀念公園

8月7日(星期日-日)
或JR呉至宮島口,1小時14分鐘
14:14 ->15:28
先遊宮島

然後選擇廣島走定福岡走,如廣島走,可於呉及廣島分別多住一晚,廣島亦有OUTLET
8月9日 UO1823
HIJ 18:45(JPT)->HKG 21:30(HKT)

春帆樓
8月8日(星期一-月)
広島至下関 新幹線ひかり491号 博多行6150 YEN
9:06->10:03(每小時有幾班)
春帆樓
睇下関STAY定門司STAY

8月9 / 10 UO1601
福岡走UO1601 JPY 21500 YEN UP
FUK 12:55(JPT)-> HKG 15:30(HKT)

坐時光機去日本旅行

P28-29

去日本旅行,好容易會上癮,遊園賞湖看紅葉,早午晚餐食放題,甚麼都正,甚麼都靚,難怪哈日無分階級,大家目標一致,一路向東。出發前,要先看旅遊書,做足功課。今期為讀者介紹一本另類的旅遊書《觀光時代──近代日本的旅行生活》。作者富田昭次是著名的旅行作家,花了長時間搜集百年前的旅遊資料,包括明信片、宣傳單張、小冊子、雜誌、遊記等,重塑近代日本的「觀光時代」。閱讀此書,可從側面觀察明治維新後的社會變遷,內容之豐富,非一般正史所能媲美。

先說江戶時代,政府禁止私人旅行,人民要外遊,只好參加每年一度的「神社大參拜」,但只限壯丁,女人無份。還有一種「公費旅行」,叫「參勤交代」,即各藩大名輪流到幕府任職,路途遙遠,需要解決食宿問題,旅館也就應運而生。但嚴格來說,他們並非遊客,出門是為了做正經事,而非吃喝玩樂,完全談不上享受。作者說:「即使進入明治末年,『旅行是憂愁、艱辛』的觀念在某些地方仍舊存在。」

踏入二十世紀,日本旅遊業急速發展,一來旅禁早已隨幕府倒台而解除,二來,明治維新大獲成功,社會漸見富裕,中產有錢,也有閒暇,可以一嘗旅行的滋味。加上鐵路網絡不斷伸延,昔日的天涯海角,近在眼前,自然吸引大量遊客慕名而來。名勝如三景(松島、橋立、宮島)、富士山、箱根溫泉、瀨戶內海等,成為遊客假日消閒的好去處。

舊時去旅行,動機比較單純,主要是增廣見聞;傳媒及業界亦不會為了賺錢而盲目鼓吹消費。這一點,從作者搜集到的舊資料可見一斑,例如《山水巡禮》開宗明義建議國民多親近大自然:「雖然娛樂易使人墮落、自毀前程,然登山則使人神清氣爽、強健體魄、高尚清雅,不知不覺間修養了品德,也豐富了知識。」《大阪每日新聞》也刊登了這一則旅遊廣告:「培養海事思想為當務之急,這是為了國民,特別是青少年,讓他們『知海』而後『親海』,故本公司於今年夏天安排青年男女到平民海泳練習所及海水浴場觀光遊玩。」

大正時代承襲維新餘風,力爭上游,即使玩樂亦不忘學習,著重自我修為,與國家一同進步。比方說,培養海事思想,作者認為是受日俄海戰大勝的影響,熟習水性,將來就可以參與海軍。當然,這是一般情況,並非所有人都視旅遊為終身學習的一部份,例如有錢人到新潟縣及長野縣滑雪,或到神戶打高爾夫球,以示「文明開化」,心態跟今日的「中產」飲紅酒看法國電影同出一轍;而平民貪新鮮,去橫濱品嘗西洋料理,即使看不懂英文餐牌而亂點鴛鴦,也樂在其中。

另一方面,日本解除了鎖國後,外國人蜂擁而至。日本的溫泉和名山大川,令他們大開眼界,愛因斯坦說:「當身邊的人得知我受邀到日本時,都欣羨不已。感受到周遭如此羡慕的眼光,這是我在柏林時從未有過的體驗。」不過,外國遊客對日本人的「第一印象」卻不怎麼好。誰之過?當然是導遊。那時候,日本導遊不但不專業,還不太誠實。旅館老闆都不敢得罪導遊,免得他們報復,向遊客訛稱其旅館已遭祝融之災,然後把他們帶到別處去。更有甚者,哄騙遊客以高價買假古董,從中賺取差價。日光金谷旅館的老闆金谷真一說:「讓這種品行不端的傢伙在賺取外幣的第一線上,整天跟在客人身邊,對日本的信用帶來很大的問題。」我早前介紹過的《1897年的中國》,作者John Stoddard也說日本人的信譽甚差,遠不及中國人。誰能料到,一百年後會風水輪流轉呢!

坐時光機去日本旅行,現實雖不可能,但透過《觀光時代》一書,卻能領略其中的樂趣,發思古之幽情,永遠叫人著迷。

原文刊於《閱刊》三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