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淘同雞

飽食終日 無所用心


發表留言

我在北區的日子(之二)

twlaa2014_11_158795

九五年夏天搬入粉嶺,適逢升中四,小弟品學俱劣,被學校踢了出來,無法原校升學,甚至連中央派位亦無我份,在讀夜校與找工作之間,我選擇了前者,也許因為現實太殘酷,我終於醒覺了,立誓發奮讀書,一雪前恥。

本文是分享北區的生活體驗,我校在石硤尾,原本不宜多談,但夜校三年(一年中四兩年中五)的超艱苦歲月,確又跟北區生活息息相關,不能不談。

讀夜校不是講玩,除了大家都知道要自律外,最大的代價是無朋友。以前讀日校的同學仔,一係原校升學,一係出來社會做事,作息時間都是一致的,唯獨我讀夜校,日頭得閒,夜晚返學,時間顛倒,結果一夜間斷絕了昔日的社交生活。而夜校的同學,有一半是成年人,餘下的雖是同齡,但時間緊迫,除了上堂,基本上沒有任何課外活動,所以在夜校是很難交朋友的(雖然最後也交了兩三個,其中一個到今日仍有聯絡)。

換言之,在九五年的夏秋之間,我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改變,離開熟識的省城,搬入北區,面對陌生的人和事,一切都要從新適應。另一方面,讀夜校的沉重壓力,加上缺乏社交的苦悶,兩者交織在一起,令我感到十分壓抑,有苦無路訴。幸好,在每日返學的路上,有幸遇到幾位過客,萍水相逢,沒有搭訕,但有他們同行,卻又倍感安慰。

北區的老街坊應該記得,在未有落馬州支線前,每日會有一些特別班次由上水開出,一定有位坐,大家也就校準時間坐這些空車出省城。夜校上堂是七點,而四點五十分左右,會有一架上水車埋站,我每日就是坐這班車返學,例牌坐車尾靠左最後一個自閉位。坐坐下,我發覺每日都有三個乘客跟我一樣,在車尾月台等坐這班上水車,他們就是我所講的過客了。

這三位過客,一個是三、四十歲的成年人,後來發現他是九鐵的月台助理,另一個是年約六十的高大阿伯,狀甚壯健。最後一個最過癮,是鬼佬!他們每日風雨不改,同樣時間都會出現月台尾,我每次跟他們對望,彼此的眼神彷彿都在說:「又係你呀!」

那個鬼佬有何過癮之處?當然不是說他風趣幽默,我根本無本事和他吹水,有這個本事就不用讀夜校了。他跟我一樣,例牌坐車尾(其餘兩個有時會坐尾二卡),我坐左下角,他則坐左上角第二排的倒頭位(所謂第二排,就是由車卡接駁位數起,左右各兩排,第一排無窗,第二排有窗,現在改裝後第一代英國製東鐵,每卡的頭尾仍保留這個格局,第二代日本製東鐵,則一律改為橫坐),換言之,我跟他是一頭一尾對望。他上車坐好後,第一時間拿張紙巾出來,吐一口口水,先擦乾淨身邊的牆,再把那張沾有口水的紙巾掉在身後,然後他就把頭挨在那幅牆上睡覺,直至下車。我第一次見他這樣做,簡直看傻了眼,心想這個鬼佬既核突又無家教,真係失禮死人,但之後他日日如是,我也就見慣不怪,而視之為一種「過癮」了。

放學回家時,已是夜晚十點左右,在九龍塘上車,只有企位,但沙田過後有一半機會有位坐。那時沒有新聞看,也沒有手機玩,半小時的車程,一係看書,一係睡覺。但過了太和後,我除非睡著,否則都會望向窗,在九龍坑前的位置,火車會轉一個大彎,粉嶺的夜景慢慢出現,那時還未有聯和墟三寶,所以第一眼望到的建築物,應該是榮福中心,然後依次是祥華村,粉中名都、碧湖花園,最後整個北區的華燈盡現眼前。

相信大家坐火車返歸,應該不會注意這一幕,但我由初搬入粉嶺,直至現在,每逢夜晚回家,如情況許可(即坐或站的位置,剛巧在左邊),在九龍坑前,我都會望向窗外,靜待這一幕的出現。

何解百看不厭?說過了,讀夜校既孤單又辛苦,前路茫茫,是成是敗,心裡無底,放學夜歸,孤身上路,倍添淒涼,但在火車上,遙望榮福的燈光,卻如漆黑中的螢火蟲,粉嶺漸現,更像柳暗花明又一村,給我無限的希望。這是非常個人的感受,筆墨無法形容,外人亦難以理解,卻實實在在的烙印在我的心中。這麼多年了,我雖早已大學畢業,成家立室,但那種感覺,在九龍坑前的期待,聯和墟的燈火,依然常在我心,一點也沒有改變過。


發表留言

我在北區的日子(之一)

未命名

不知不覺,我在北區已經生活了二十年,期間經歷了說不盡的故事,甜酸苦辣,難以忘懷,趁記憶猶新,好應該為文記之,在東北變天前,留一見證。

未搬入北區前,我是省城人,余家貧,居於比今日的劏房更惡劣的板間房,無窗,不能裝冷氣,炎夏時,一日要沖幾次涼降溫,晚上熱到睡不著,花錢買了冷風機(用水製冷,吹出來的風,比風扇稍涼)也不管用,總之不是人住的,但也住了差不多一年(之前一直住梗房,環境尚可,後來迫遷,才住進這個人間煉獄),應該是黎明前的黑夜,之後獲房署分配粉嶺祥華村的公屋,曙光初現,大喜過望,猶如中了六合彩,沒有揀樓,馬上答應。那年是九五年的夏天。

當年省城人對粉嶺的印象,是一個很遙遠的地方,近邊境,有牛、通街牛屎,還有撲蝶,跟省城是兩個世界。我在出世後至搬入粉嶺前,極少去新界,最多偶爾在周末到大圍踏單車。但好奇怪,在搬屋前半年,我竟然因緣際會,三次造訪從未踏足的粉嶺,緣份早註定,現在回想也覺妙不可言。

第一次是無心插柳。某日無聊,朋友無空,想不到有甚麼好做,忽發奇想,不如入新界行一轉打發時間,於是坐言起行。為何北上?因為是另一番風景,久居石屎森林,人多車多廢氣多,想去真正的大自然吸一口新鮮空氣,散散心。雖然如此,這想法也夠奇哉怪也,因為那時的我是一個典型廢青……不,是邊青,朋友圈中不乏古惑仔,去機舖打機是放學後的指定娛樂(太子的喜路、福將、世嘉,深水埗的趣樂街,我都留下不少腳毛),這樣的一個邊青,竟會生出去新界郊遊的奇想?哈,世事就是這麼不可理解。

在九龍塘上車,沒有計劃,純粹即興,連去甚麼地方也沒有想好,總之一路向北。沙田、大圍不會考慮,那裡即使廿年前亦跟省城無異,繼續北上,大學原本不錯,奇怪沒有落車,到了大埔、太和,依然不合心水,莫非要坐到去羅湖?就在粉嶺前的九龍坑,我見綠草如茵,山嶺延棉,對了,是這裡了,下車吧。

出了火車站,第一眼望到的是碧湖花園,用現代漢語說,吸晴指數非常高。碧湖建於九十年代初,不少同期落成的私樓,如名都、粉中等,設計尚算平實,但碧湖的華麗外觀,在粉嶺這個鳥不生蛋之地,簡直是鶴立雞群,我估,碧湖應該是第一代的假豪宅吧!

粉嶺有甚麼好行呢?不知道,說過了,純粹kill time,就往碧湖方向行吧,果然氣派萬千,但心裡奇怪,在粉嶺耕田的鄉下佬,何以買得起這樣的豪宅呢?我真係無知,其實那時粉嶺已沒有多少人耕田了,但別笑我,時至今日,不少省城人對粉嶺的印象仍停留在半世紀前:牛、牛屎、撲蝶。

行完碧湖後再往那裡去,我已經忘了,只記得在附近見路就行,兜了幾個圈,就拆返火車站,準備回省城。呀,對了,平時坐慣地鐵,有學生優惠,不知道九鐵(當年還叫九廣鐵路)原來沒有,去程照用學生儲值票,他媽的收我成人價,初時不知道,奇怪短短半小時的車程這麼貴,莫非入閘機壞了?於是回程時直接買小童票,我非小童,但潛意識覺得小童價和學生價是一樣的,幸好無被人捉,否則百辭莫辯。就這樣,我結束了第一次粉嶺之旅。

第二次是有預謀的。某日有兩個同學仔話想找一個無去過的地方探險,我馬上想起粉嶺,於是三人行,再次北上。他們是我少數非古惑仔的正當朋友,平時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出了火車站,我們沿百和路向嘉福進發,最後去到現在的百和路遊樂場,當年是一塊爛地,只見遍地亂石,大小不一,於是我們玩起互相擲石的遊戲來,為免傷及好友,我們盡量揀泥頭,非常頑皮,但真係好好玩。玩到累,就席地而坐吹水,有一個畫面我到今日仍好清晰,就是對面的嘉福村仍在興建中,發出隆隆的聲音,當時任憑我再好的想像力,也不可能想到,我日後其中一個衣食父母(補習學生)就是住在嘉福,有一次補習時,我把單車泊在嘉福對出的行人路其中一棵樹,補完習出來,發覺單車被人偷了,只剩下一把鎖!

第三次是陪朋友到粉嶺探親,他住在塘坑,我們經祥華過康樂公園出隧道,回程時在祥華村的七仔買了汽水飲,我當時還不知道祥華村會是我日後的住所。在回省城的火車途中,我還跟一個同齡飛女嘈交(原因好像是互啤),她在九龍塘出,回身向我擲水樽,想拿尾彩,但無擲中。我雖然係邊青,跟人因互啤而嘈交是尋常事(打交則未試過),但好男不與女鬥,即使對方係飛女,也太失禮了。

以上就是三訪粉嶺的經過,過了不久,大約八月尾,承蒙偉大的港英政府的恩惠,終於可以逃離酷熱難擋的無間地獄,舉家搬入粉嶺,從此展開了我長達二十年的牛、牛屎和撲蝶的生涯。


發表留言

新加坡遊記150807

Fullerton Breakfast
今日先食一個營養豐富早餐。

有幾豐富,可以睇片,係衰在我哋唔夠早起身,坐唔倒有view位置,但嘢食就真係好多選擇,朝早有幾款唔同咖哩加薄餅揀,應該就算連超乎常人水平偏食嘅薯嚟到,都唔會complain唔啱食。

由於時間唔容許睇曬,禽日已經叫雞髀仔3揀2,睇動物、雀仔同蘭花古樹之類植物(National Botanic Garden),佢嘅選擇係動物同動物,咁由於夜晚已經會睇Night Safari,所以我幫佢揀咗雀同動物。又由於雀比較遠離市區,動物園同夜間動物園係相同地點,所以先出發去雀仔公園。兩個亞姨都放棄今日行程,瞓夠去金沙high tea喎。

Jurong Bird Park
Jurong Bird Park比較近新加坡西邊,又塞車,朝早又係落大雨,去到已經11點半。

Ticket Charges
由於大雨,counter唔算超多人,又可以睇個explorer pass幫我哋慳咗一筆。我哋今日會去4份之3個有動物嘅公園呀,係除咗River Safari,有生之年再算啦。

Jurong Bird Park Map
環園有tram ride,不過又費事排隊,算。雞髀仔例牌全程哎攰同眼瞓,都唔明點解未開始行就話攰,心情唔靚。

Bird Park 2
如果有時間,可以行一整日慢慢睇。不過隻雞髀極速瞓咗。基本上,因為香港冇乜,我去親旅行都鍾意睇水族館呀動物園呢啲嘢。唔去旅行咪去旺角雀仔街魚街同海洋公園囉。;p 裕廊雀鳥公園應該係亞洲最大型嘅雀鳥公園,其中emu、猛禽、連犀鳥都好多種,雖然數量唔多,不過呢個公園我係幾enjoy嘅。

Bird Park 3
雀鳥公園梗係唔少得呢隻企鵝啦。

Jurong Bird Park Lunch 2
時間近3點,本來諗住出去食嘢,點知雞髀仔一見倒呢度啲動物枱櫈已經自己搵定位坐好等食,是但啦,以為仲有時間,咪食埋先行。

Jurong Bird Park Lunch
我要炸魚薯條餐,雞髀舅父係意粉餐,質素一般唔算太難食,樂園價大概12、3蚊坡紙一個餐連埋一隻紀念膠杯。美綠milo繼續周圍有得飲,可能common程度equal to香港horlick或阿華田。

sub urban 1
食完嘢出嚟發覺根本冇乜的士入倒嚟,公園既然有免費shuttle bus去最近MRT Pioneer站,又搭咗。

sub urban 2
點知出到嚟,係就係有的士站,但根本冇的士。有都係on call、有客或有綠色字寫去boon lay,google神話即係隔離車站,如果搭電車我哋去到動物園都應該收檔。又難怪,呢度周圍係好似上面呢啲政府組屋,比較偏遠地區。題外話:有的士司機話其實而家新一代都唔係咁容易買倒政府組屋㗎咋,唔係好似我哋香港人所諗新加坡人個個有屋住咁話喎。

Call Taxi
等等吓唔對路已經4點1,咁啱見倒兩個灰色軍裝華裔卜卜脆青年有的士on call接,趁人上車前請教到底係咪要call車,佢話you’d better call。(應該夠18歲就要參軍兩年,之後都仲要每年至每兩年報到服幾日役好似。)ok,諗住唔搵transcab,不過第一間city cab個operator居然話附近冇車。接受現實,始終同transcab有緣,一call 5 mins有車,好彩。(由每日歸納法,喺新加坡截倒的士真係好彩,你話慘唔慘?俾錢都唔一定有service。喺酒店好啲,喺街截如果多人,真係個個同你搶,好似n年前香港。)btw,亦再次確認張tourist sim好用,當地電話任打。

Zoo 1
嚟到Singapore Zoo已經係4點半,動物園收6點,所以輕鬆入場唔多使排隊。亦都唔可以喺度先換埋night safari嘅入場證。到我哋出返嚟先知瀨嘢。

Zoo 2
呢度其實亦係好多嘢睇,不過時間有限走馬看花,連白老虎都冇睇到。

Singapore Zoo Map
但即使得唔夠兩粒鐘,入到嚟都係有嘢玩有嘢學嘅,又見倒獅子打交。

Zoo 3
斑馬長頸鹿狒狒唔在講,

Zoo 5
風景靚,長臂猿喺樹頂周圍跳嚟跳去,

Zoo 4
仲俾我影倒全世界最大嘅臭花,淨係喺相同tv見過咋。anyway,呢朵應該直徑冇一米,同埋聞落唔臭,引唔倒烏蝿喇。

當然,最開心係摸倒佢:環尾狐猴!係,我知我錯!但同放蛇差佬遇著技師一樣,我…我忍唔住呀。^^ 佢哋根本就係叫緊:「摸我啦~埋嚟摸喇~埋嚟玩喇~」我唔多口講請勿模仿喇,見倒就知嘥氣,冇用。有啲小朋友甚至拖住佢哋隻手,staff經過雖然有叫大家don’t touch wild animal,但相信佢一行開就冇猴理佢。

Night Safari Q
6點零離開日間動物園行去夜間動物園Night Safari,撞啱50周年國慶,呢度超超超多印度人,或者有其他,唔知,反正膚色差唔多,雖然我排得前,但佢哋會恣無忌憚咁打你尖,笑笑口。當你好嬲講咁大聲用英文請佢哋排隊,佢會繼續笑笑口咁望你,請你食糖跟住摸吓你個仔塊面,然後用廣東話講一句非常清楚嘅「死八婆」。X!雖然一早知我今世唔打算去印度,但真係同big6不相上下。下次排迪士尼時我應該感恩,前前後後夾同頂住你嘅,唔係印巴。冇興趣同佢哋嘈,反正要等埋兩個亞姨嚟join。

Night Safari Tram
換曬證,等齊人,排到接近上tram,唔係電車,其實係一架長吉普車咁上下。呢度,又有人不斷打尖,今次輸到同胞喇,不斷攝位攝位,最後我忍唔住問到底佢哋識唔識前前後後。一位操普通話女士話我全部都認識,有大肚婆有bb,佢哋一團22人。我話你哋係一團人唔係一家人,佢仲夠膽死同我講「請你理解」,屌,不如你叫曬14億人嚟排啦。我心諗我哋5個你22個,點解你唔排我哋後面?不過,今日已經唔想理呢啲煩事,我由q你,唔想同你同一車。後面反而係幾一個香港家庭,仲好,傾傾吓偈時間快啲過。最後又離奇哋果堆人上咗後排,而唔知點解我哋唔夠10個香港人坐咗第一卡喎,咁即係我冇俾人打尖,哈哈。<–超低能

Night Safari Map
由地圖可以睇倒其實坐車只可以睇倒一部份園區,有啲如夜猴果類係必須步行入館。

Night Safari crane
尤其如果想曝動物,應該都係步行先影倒。不過,又係有老有嫩咁,當然我哋坐完車就離開動物園啦。兩個亞姨都猶疑咗好耐先肯嚟咋。

Chinatown Food Street
然後截倒一個劃一收費50蚊坡幣7人的士,是鬼但,難得有車,亦唔係搵笨。不過呢,明明係想去食文東記海南雞飯,但唔知係大家溝通有問題定乜,最後去咗冇文東記嘅牛車水美食街。

Chinatown Food Street 3
不過呢,新航假期package一樣有牛車水coupon送,我哋5個人有成40蚊坡幣用曬。今晚嘅大蝦ok,係貴少少8蚊坡紙一隻。蠔都比較似樣,蠔餅亦ok好食。

Chinatown Food Street 2
冬蔭功湯怪咗啲,其他嘢都一般啦,但overall比老巴剎掋食。另,食完行吓一陣似幾十年前女人街嘅牛車水,係冇嘢好買嘅,亞姨買完藥油又一齊打道回酒店。兩個亞姨聽日一早返香港,而我哋3件就會繼續最後一日行程。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加入其他 251 位關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