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淘同雞

飽食終日 無所用心


發表留言

日本終戰七十周年系列之一:艨艟八百 海鷲三千

June

今年是日本終戰七十周年,這個十年一度的盛事,《閱刊》當然要贈慶。我會一連四期,介紹相關好事,讓讀者了解這場浩劫的由來。第一炮是俞天任的《浩瀚大洋是賭場》,講日本聯合艦隊的歷史。

在沒有洲際導彈的年代,要實施遠程奔襲,唯有海軍(尤其航母),英國之所以能當上七大洋霸主,全靠手上那支無敵艦隊。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沒落,美國崛起,太平洋的另一邊,日本緊隨其後。而美日爭霸,逐鹿大洋,勝負關鍵依然是海軍實力的分野。

《浩瀚大洋是賭場》厚達五百頁(我讀的是初版,早前出了增訂版,書分三冊,共九百多頁),綜論聯合艦隊由成軍到敗亡的完整過程,視野廣闊,同時因為參考全日文文獻,為讀者呈現不少鮮為人知的細節,可謂見樹亦見林。加上作者行文流暢,用字抵死,例如把美軍比喻為「城管」,天天到日軍的陣地找麻煩;又以「裸跑到沖繩」來形容大和號最後一次出征,因為沒有戰機衛航。作者的風趣幽默,為沉悶的歷史增添不少趣味,令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把這本磚頭書看完。

日本為何輸掉了太洋平戰爭?套用坊間的老話:「輸錢只因贏錢起。」日本先後打贏了中俄兩國,前者令日本獲得巨額賠償,可以擴充軍備,後者令日本聲名大噪,一躍成為世界列強。沒料到,這兩場近乎奇蹟的勝仗,為日後的慘敗埋下了禍根。

因為勝仗來得太易,日本開始輕敵,沒有因時制宜,仍沿用以前的勝利方程式,例如對美戰略,是從日俄大戰中發展出來的所謂「漸減邀擊」,即在美軍的進攻路線中,佈下層層羅網,逐次削弱其實力,旨在決戰前拉近雙方的實力距離。作者說:「在日本人看來,所有外國都是俄國,所有海軍都一定要像俄國海軍一樣。」雖然山本五十六最後決定以快打慢,偷襲珍珠港,企圖全殲美國太平洋艦隊。但「漸減邀擊」的三大法寶──雷擊、夜戰和艦隊決戰,仍被完封不動的保留下來。

雷擊要配合夜戰。以前無雷達,在夜間以驅逐艦和潛艇發動魚雷突擊,往往可以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雷達發明後,夜戰儼如白畫,突擊作用大減,但日本不懂變通,繼續把有限的驅逐艦用於夜戰,而不是更重要的補給護航;潛艇更加變態,愈做愈大,魚雷愈射愈遠,其中九三式魚雷,射程更達到驚人的四十公里,但以三十六節的速度走畢全程,要四十分鐘,原先的目標也不知跑到那裡去,那有可能命中?

至於艦隊決戰,亦因為航母登場而過時。但昔日對馬海戰的輝煌勝果,令日本變成了巨艦大炮的忠實信徒,寧造大和也不多建航母。神風特攻隊之父大西瀧治郎曾抱怨:「造一艘大和的錢能造三千架飛機,你給我三千架飛機,我能把所有的艦隊都炸沉。」但軍令如山,大和艦還是造了出來,且是兩艘,合共便是六千架飛機的代價了。

複雜的戰術也是「漸減邀擊」的後遺症。若說戰爭晚期的菲律賓海戰,日本因為窮途末路而採取調虎離山計,勉強可以理解,但在初期的中途島戰役,日本明明佔盡上風,還要兵分五路,設計出由南到北延綿數千海里的複雜戰術,就明顯是「除褲放屁」了。尼米茲講得好:「日本海軍作戰計劃的一大特點,就是複雜,為了追求複雜而複雜。」

何以如此?還是那句老話:「輸錢只因贏錢起。」日本當年的對手太差勁,清朝不用說,就連英明神武的俄國海軍,行踪也盡在日本的掌握之中,未打先輸。日本被勝利充昏了頭腦,以為自己真的是戰術大師,於是鑽起牛角尖來,為複雜而複雜,最後連自己都騙了,落得跟所有賭徒一樣的下場。

賭局的結果早已注定,但賭局是怎樣開始呢?這是下一期的話題了。

原文刊於《閱刊》六月號。


發表留言

世界末日?還是狼來了?

Six degrees

有報道指,剛過去的冬天是一八八零年以來最溫暖。香港是亞熱帶地區,全球暖化,我們的感受最深。自去年尾至今,香港天氣既濕且暖,印象中未試過有一天低過十度,聖誕穿短袖衫已經夠掃興,新春更加熱到想裸跑,感覺非常之不爽。

我怕熱,自然特別留意全球暖化的消息。著名科普作者Mark Lynas的大作Six degrees:our future on a hotter planet,以史為鑑,結合最新的科學研究,預測地球每上升一度會有甚麼後果。出版後回響不絕,更獲National Geographic改編成同名紀錄片。我是先看紀錄片,後看書,內容大致如下:

一度
水溫上升,產生更多颶風,水浸無日無之。

二度
熱浪迫人,植物開始停止光合作用。冰川加速融化,水位上升,淹沒邁阿密、曼哈頓、上海等沿岸城市。

三度
聖嬰現象加劇,超級颶風成為常態,沙摸化迅速漫延,雨林落得跟冰川一樣的命運,全球有三分一物種瀕臨絕種。

四度
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加拿大北部,甚至格陸蘭南部都變成融冰區,釋放大量甲烷,禍害比二氧化碳高二十倍,令全球暖化進一步失控。

五度
海水升溫,蘊藏在深海的甲烷亦告失守,大量䆁出,導致海床崩移,以及隨之而來的特大海嘯。

六度
海水沸騰,引發甲烷大爆炸,威力等於一百兆噸黃色炸藥,亦是現存核武總和的一萬倍。核子冬天驟然來臨,氣溫短暫下降後,因甲烷持續燃燒而止跌回升。最後,發生在二疊紀的生物大滅絕重演,人類從此玩完。

閱畢全書,不止全世界都震驚,就連遠在太空的外星人,也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天呀!地球人想玩集體自殺,也犯不著找其他生物陪葬吧!」也許,這正是環保份子的用意,語不驚人誓不休,把全球暖化說成世界末日,以期引起各界關注,齊齊減碳。

不要誤會,我是真心相信全球暖化,平時身體力行,實踐環保生活,至於世界末日,我亦抱持「寧可信其有」的態度視之。但我懷疑其他人未必同意,畢竟全球升溫六度是極端假設,即使屬實,也不會在本世紀發生。換言之,對不少人來說,世界末日就像《聖經》所講的「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一樣遙遠。

未來充滿變數,即或行將就木,也有可能迴光返照。君不見近年歐美接連遭遇寒流侵襲,氣溫屢破新低,雖然科學家強調嚴寒是暖化的結果,因為極地漩渦受熱而減弱,冷風外泄,繼而南下,令高緯度地區出現異乎尋常的寒冬。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相了,不過,我更相信反對者會覺得這是輸打贏要,因為太過counter-intuitive。

迴光返照的現象還有很多。例如作者承認暖化令南方糧食減產,但北方則變得適合耕種,新增的產量或會抵消南方的失收,也紓援了氣候轉變對人類的影響。而北極航道因融冰而開通,亦便利了歐亞航運,商人不亦樂乎。

推廣環保,不能一味靠嚇,尤其世界末日,講得多會變成狼來了,有反效果。正如John Keynes的名句: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如果世界末日是下一代的事,有誰關注(尤其無兒女的)?相反,霧霾遮天、水土污染、山河變色等問題,才是最迫切的威脅,上至天子,下至庶民無一幸免。

環保份子還有一個壞習慣,就是過份吹捧簡樸生活。作者說:「不開汽車、不搭飛機、採購本地產品、自已栽種食物、與鄰居打好關係,生活會過得比其他崇尚物質的人為好。」不能說沒有道理,但代價不菲,尤其頭三項,恐怕得不償失。反觀紀錄片,重點放在節能科技上,提倡既環保又舒適的生活,其中有一句話最深得我心:I think once people understand the climate protection puts money back in your pocket because you don’t have to buy all that fuels, political resistance is going to melt faster than the glacier.

只有把環保從天上拉回人間,不再離地,世人才會正視問題,踏出拯救世界的第一步。不但是為了下一代的福祉,也是為了當下的自己。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大家一起努力吧。

原文刊於《閱刊》五月號。


發表留言

賣甩薯去旅行之新加坡篇

merlion and fullerton

暑假?咁貴?咁熱?仲去新加坡?唔去……

如是者,哈日薯留低揍貓狗,我拉埋雞髀仔同雞髀仔舅父3人行。我有問過雞髀仔去唔去新加坡,佢乜都唔知就話去。

如是者8月4日8點坐SQ1,11:40 AM落機。研究吓買遊客SMRT PASS搭地鐵巴士之類。

Equarius
跟住去聖淘沙,呢兩晚住Equarius Hotel,本來想住shangri-la rasa sentosa resort,但呢個時間實在唔掋,唯有下次。亦都冇錢住水底,朋友話Festive果尐俾人住到殘曬,咁轉吓場囉。

SEA Aquarium
跟住應該去SEA AQUARIUM

然後唔知食乜,到時再算。

8月5日就例牌Universal Studio,反正唔使諗。

30 in 1
8月6日起就用呢隻30合1PASS~ 好難諗要玩乜唔玩乜,所以本來有諗去LEGOLAND,但都係下次先算。

連續兩晚住Fullerton Hotel,係喇,就係魚尾獅後面呢間,好似夠舊,可惜薯冇得嚟喇,幾有歷史都冇佢份。

如果今日去動物園,可以今晚去埋Night Safari

DUCK TOUR
到8月8日,可以玩埋DUCK TOUR
夜晚7點幾回程,返到香港11點幾,仲有9號可以抖吓,然後雞髀仔十零號就要返學喇。

睇怕我都係冇乜時間心機寫遊記㗎喇,睇吓同日本比邊度好玩尐先~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加入其他 250 位關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