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MTR的一席談

前晚同MTR Service Update版主(之一)開會,就將來沙中線,尤其減3卡既問題傾左3粒鐘,感覺對方好有誠意及坦誠,而討論結果係有樂觀亦有悲觀,對方希望部份討論內容不要公開,留待佢地日後寫文再詳細講,以下是可以公開的部份:

(1)
版主表示,港鐵官方有意隱瞞訊息,以免公眾追問,而公開資料中,不少是語言偽術或數字遊戲,這一點,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2)
根據港鐵對外既官方資料,現時東鐵線早繁每小時有20班車,將來減3卡,但同時更新訊號系統,可以增加班次至27班,抵消減車卡既影響。但MTR Service Update表示,呢個講法係錯既,正確黎講,而家已經行緊每小時24班,將來加到32班。

我問點解,版主話,24班車係朝早8-9係九龍塘數出黎,而唔係羅湖及落馬州開出既班次,因為朝早大埔同火炭各有幾班短途車開出,連同羅湖及落馬州既長途車,總共有24班車係朝早8-9經過九龍塘站。

(3)
版主提出好幾樣證據,證明東鐵日後確實可以加足班次,以抵消減車卡既影響,我覺得都有說服力,暫且信住先。

(4)
關於頭等的問題。我問版主,現時頭等佔整列車的12分1,之後是9分1,即頭等對載客量的影響大左,版主答,將來既頭等有兩度門,方便上落之餘,亦可令乘客平均分佈在整個車廂中,而唔係好似而家咁,得一度門,早繁乘客集中企係門口位,塞住個入口,令月台上既人想入都入唔到,而一頭一尾仲有大量空間,即係話,將來既頭等既實際載客量會多過以前既頭等設計。當然,就算頭等車廂企滿人(事實上,我相信頭等唔會企滿人,咁我搭頭等為乜?不如搭普通!要知道,頭等本身既設計,根本唔係預左企滿人!),都唔會同普通等一樣。

補充:貼文後,有網友回應,減車卡前,每小時有24卡頭等和264卡普通等,減車卡後,變成32卡頭等和256卡普通等。若綜合計算,減卡前後,每小時都有288卡,但若把頭等和普通等分開計,則減卡後,普通等少了8卡,差不多等於一列列車既載客量。而更要命既係,沙中線通車初期,港鐵是不會用盡32班車既最高班次,暫定係30班,如果係真,情況會更令人擔心。呢一點,我要再跟進一下,港鐵是否低估左保留頭等對載客量既影響?

(5)
關於北環線,大家可以死左條心,就連版主都話北環線既分流作用係「天真」(exact wording),因為佢地內部計算過,由上水搭出去紅磡,同搭北環線轉西鐵出紅磡,時間差唔多,無快到,但就要轉幾次車,亦要冒轉車時唔可以第一班就上到,要等多班車既風險(例如你去上水月台,啱啱見到去落馬州既車駛走左,下一架係去羅湖,咁你就再要等兩班車),但東鐵就可以直出唔駛轉,正常北區人唔會棄東鐵改搭西鐵。即使將來古洞站居民,佢地介乎東西鐵中間,應該都會傾向搭東鐵,因為有位座,搭西鐵要企,你會點揀?

另一方面,北區出西九龍及荃灣一帶,北環線駁西鐵亦唔方便,因為西鐵只去荃灣西,遠離市中心,下一個站就係美孚,若想去大窩口、葵涌、葵興、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就要係西鐵美孚站行一段好長既路去美孚地鐵站改搭荃灣線,比現時搭巴士(去荃灣一帶)或搭東鐵轉地鐵(去深水埗、荔枝角、長沙灣等)更麻煩。

關於北環線仲有一點,版主話呢個計劃有啲似以前既數碼港、中藥港之類,即係大隻講。我話北環線明明已經係《2014鐵路發展策略》既項目,唔係通過左咩?佢話呢啲公共行政其實有好多關要過,但佢覺得政府唔似有大動作做呢樣野,加上佢地覺北環線客量成疑,尤其非繁忙時間,政府唔會起一條無人搭既鐵路黎獻世,所以佢唔排除有爛尾既可能。

(6)
關於鐵路同其他交通工具既競爭,即係新鐵路網會吸引而家搭巴士返工既人改搭火車,例如東西走廊途經東九龍包括馬頭圍、土瓜灣、啟德等地;南北走廊可以直達港島唔駛轉車;北環線或會吸引新界西居民搭東鐵去大埔、大學及火炭返工,版主表示more or less有呢個可能,但唔駛太悲觀,以過海為例,佢認為現時巴士公司識得靈活調動路線,好似北區373A經大欖、西隧出港島,避開左塞爆既獅隧同紅隧,佢覺得都幾方便,巴士客未必會轉投南北走廊既懷抱。

我唔同意版主既睇法。

我認為而家搭巴士出港島既人,佢地之所以唔想搭火車,主要係避免係九龍塘或紅磡轉車既麻煩,但日後東鐵一程車可以過海,唔駛再係九龍塘同紅磡團團轉,正常人都會揀火車而棄巴士,獅隧、紅隧、大老山唔駛講,日日塞,就算大欖、西隧而家尚算OK,但亦難保將來可以繼續暢通無阻,因為新界西人口不斷增加,洪水橋發展區將來會容納21萬人,比新界東北兩個發展區加埋仲要多,錦上路又話起新市鎮,又有9萬人,呢兩個地方出九龍同港島,都係經大欖同西隧,邊個可以保證將來大欖同西隧唔會爆到七彩?

究竟將來既新鐵路網會唔會搶走大量巴士客,繼而加重鐵路運輸既負擔?前車可鑑,大家可以睇下將軍澳線、西鐵線(2009年由南昌伸延至紅磡站)以及而家既港島西延線,大家就心裡有數啦。

(7)
我問版主,東鐵有好幾個站,月台中間位置因為有電梯,比較窄,例如大埔、火炭、沙田、大圍、九龍塘,將來減3卡,乘客集中中間位置上車,咁咪迫爆月台?

版主承認公司無諗過呢個問題,並同意呢幾個站既月台有先天設計毛病,且不可能糾正,但佢覺得只要班次增加左,就可以及時疏導人流,月台就唔會迫爆。我話,就算班次真係好似佢地所講,由24班加到32班,載客量都係同現時相若,但新界東人口會不斷增加。版主話,9卡 x 32班車既載客量,其實係多過而家12卡 x 24班車(佢有比個數字我睇,係「多啲」既,但唔係多好多,大概幾個%左右),佢話,只要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最終爛尾,「搞唔成」,呢個減車卡加班次既安排,應該夠應付未來所需。

好重要,大家要留意,尋晚既討論重點,係版主假設新界東北發展「搞唔成」,咁既話,東鐵減3卡既影響,其實唔係外界諗得咁悲觀。但如果新界東北發展「搞得成」呢?佢無答。咁點解版主會覺得有機會「搞唔成」?佢話將來有好多變數,而呢個計劃現時只係第一階段研究,仲有好多關要過。我唔知真定假,只希望承佢貴言,「搞唔成」,就一天都光晒。

羅斯福成功爭取了甚麼?

未命名

「成功爭取」四個字,用在政客身上,都是芝麻綠豆的小事,像紅綠燈延長兩秒、不能避雨的巨墩避雨亭等,反觀政治家,但凡「成功爭取」,必定驚天動地,例如今期要介紹美國其中一位「最偉大」的總統羅斯福,任內「成功爭取」向軸心國宣戰,拯救了全世界(也有陰謀論指,他其實是「成功爭取」了日本偷襲珍珠港,信不信由你),也確立了美國戰後的霸權,影響極之深遠。但仗誰都會打,不是羅斯福,相信美國一樣會參戰,真正令羅斯福名垂千古的,是他的「新政」。

羅斯福之前,各國政府的職責比較簡單,不外乎國防外交,加上一些基建,所謂福利,通常是開倉賑濟,屬個別事件,以制度規範使之成為常態,始於十九世紀中的普魯士,由俾斯麥率先推行,但並非出於大愛包容,而是因應工業化急速發展的維穩手段,到了羅斯福上場,正值大蕭條,他不知道受了甚麼刺激,想出了「新政」這項集救市與維穩於一身的破天荒之舉,從此改變了政府的角色,也模糊了市場與政府的界線。

「新政」的成效如何?左派一向推崇備至,視之為「進步、無私」、能「團結」國民的政策,但Burton Folsom, Jr.的《羅斯福新政的謊言》,卻予以全盤否定。先講《國家工業復興法》(NIRA),名字充滿正能量,說穿了原來是「卡特爾」,即透過控制生產以穩定價格,減價促銷等同犯法。那豈不是助長壟斷?無錯!作者搜羅了很多「大蝦細」的例子,像新澤西州有位經營洗衣店的小商人Jacob Maged,每套衣服收35美分,但根據NIRA的規定,最低消費是40美分,Maged不從:「我不用你來告訴我怎樣做生意。你要拉我坐監,悉隨尊便!」結果,他真的被送進監牢,兼罰款100美元!

NIRA固然漏洞百出,《農業調整法》也是適得其反,比方說,政府付錢給農民,使其休耕部份土地,以解決生產過剩的問題。結果農民選擇「休耕」最貧瘠、甚至從來沒有耕種過的荒地,並拿政府的錢買化肥,提高其他土地的產量;原意是減產,意外變成增產,這個「意想不到的後果」,完全是政府一手做成。

至於一系列社會保障措施,若細心觀察,不難發現魔鬼在細節中,例如全民退休保障,供款是有上限的,令中產的供款跟富豪一樣多;而法例規定62歲後才可領取退休金,但當年美國的平均壽命是60歲,黑人更只有48歲。誰最長壽?有錢白人!結果基層白人及大部份黑人的供款,都跑進有錢白人的口袋,這是那門子的公義?

作者一再強調,羅斯福只懂權術,不懂經濟,由經濟盲來處理史上最難搞的經濟問題,又豈能對症下藥?不要緊,懂權術的羅斯福公器私用,即使政績不符預期,仍能「成功爭取」了史無前例的三連任。此話怎說?羅斯福的競選對手是共和黨的蘭登,後者的經費主要來自商界,你可能懷疑是否有官商勾結的成份,但當你知道羅斯福擁有50億美元的公共事業振興署資金,你會覺得羅斯福更可疑。事實上,南達科他州有個民主黨縣委會主席給公共事業振興署寫信:「請將此人列入特困名單,給予特別照顧。查過了,他家有9張選票!」類似事件還有很多。估不到吧?原來蛇齋餅粽是美國發明的!

如果「新政」有助對抗大蕭條,上述問題都是小問題,瑕不掩瑜,但直至1939年,美國的失業率再次突破20%,足見「新政」成效不大,就連羅斯福的好友兼時任財政部長Morgenthau也承認:「我們現在的支出前所未有,卻仍不管用。」作者認為,是戰爭解決了失業,而羅斯福的繼任人杜魯門撥亂反正(包括減稅),始令經濟由谷底反彈。

看清楚了嗎?愈「偉大」的人,愈難下蓋棺定論,而愈「公義」的政策,背後可能愈邪惡。昔日的政治家尚且如何,何況今日的政客?那些政棍就更不用說了,與其靠他們「為民請命」,不如靠自己好過!

刊於《閱刊》五月號。

還元水之我感

Blood Test160604-1

又貼回之前LINK,血小板數由15年12月16日嘅586回落至16年2月27日嘅466,上次5月幾唔記得咗要驗血。6月4日回落到443,接近440嘅正常水平喇。希望下次繼續有神蹟。嗜血性白細胞高咗,不過醫生話一時性嘅,唔顯注。

Blood Test160604-2
跟住驗埋腎同肝功能,好正常。

唯一我自己見倒圏咗嘅bicarbonate,應該係酸鹼度buffer。應該之前post過,不過我講太多連自己都唔太記得所以再post:

Ray Kurzweil 講過

The blood is carefully buffered to keep it in a narrow range between pH 7.35 to 7.45. The body keeps blood pH stable by utilizing alkaline buffers, chiefly bicarbonate, to neutralize acidic liquids (such as colas, which have a pH as low as 2.5) and other acidic products and byproducts. But as the blood stream receives these acidic substances, the alkaline buffers get used up.
Drinking alkaline water helps reduce the burden on the limited alkaline buffers which are needed for the body’s natural detoxification processes.

另有睇過做運動會降血pH buffer,當然身體會使用碳酸氫鹽bicarbonate去維持pH。所以sodium bicarbonate係運動員補充食品
食嘢會降血pH buffer。(留意唔係如link入面以為自己破邪咁降血液pH,正常人體會如運動link入面果堆formula去自行調節到返7.41左右)

有講法話人老咗buffer會減少blah blah,唔夠buffer體質會酸,會易病,cancer云云。呢點我唔肯定,少到點先對身體有影響?唔知有冇人知。過多嘅bicarbonate會由腎處理排走,多到點會損腎功能?我同果啲每日飲多我4、5倍還元水嘅朋友如Anna會一路同大家睇真啲。(我每日只係2 litre左右)

well,以上種種包括舊POST啲ORP,我同中醫、西醫及曹博士都「拗」(當討論啦吓)過。我同意某啲sales吹得太過份,好多claims係暫時未有,亦唔代表將來有,足夠研究去支持呢隻水殺癌細胞呀,醫病呀whatever。

不過,臨床報告一個又一個,我以自己去證明,係真嘅。有人話生理週期、心理因素,其餘種種有影響,我唔會排除。但可以講由一月裝機之後,我做嘅就只係完全戒咗含碳酸飲料,(本來都唔係常飲,一星期一兩罐zero嘅程度),同埋飲還元水。運動繼續少、夜瞓、咖啡奶茶繼續飲、減肥繼續講吓做吓停吓(一如以往,零食係真係少咗),生活習慣冇大變。

講真升咗職責任大咗,雞髀子要諗報小一頭痛咗,如果咁樣心理質素下持續高咗兩年嘅原發性血小板增生症會自己好返,要諗可能性真係得幾個:

1. 神蹟(如果雞髀仔派到心儀學校我認真決志呀,薯實丙我);
2. 還元水有用;
3. 醫生斷錯症包括骨髓都驗錯,我其實唔係原發性血小板增生症;
4. 汽水同零食其實係會令血小板增生;
5. 壓力同情緒增加、年紀大、係會減少血小板;
6. 吖、或者索多啲負離子可醫病;
.
.
.
請繼續

airangel
題外話 – 點解我講6,因為我喺房裝咗部AIR OASIS嘅AIR ANGEL,千零蚊貨仔,背後原理同還元水相反,氧化殺菌,唔使洗濾網方便快靚正,對鼻敏感有用,自己睇官網。香港可以喺Vee-Veco買倒,我仲sell返轉頭叫Anna用。

還元水對我暫時有效,繼續每3個月驗血一次,希望造福人群。^^我真偉大。
講吓笑,anyway陳敏航醫生真係叫我send email俾還元水資料去睇,佢話未有patient用呢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