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與市場


如果交易費用(Transaction Cost)為零,不論是市場經濟或計劃經濟,最終都可以達致巴列圖最適點(Pareto Optimality),即資源分配在某一狀況下,我們再無法透過重新分配資源的使用,令某人得益而不會損害別人。然而,交易費用不可能為零,所以我們要在政府與市場之間作出取捨。

記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高斯(R H Coase)在一九三七年發表的鴻文The Nature of the Firm指出,在某些情況下,過高的交易費用(包括訊息費用、討價還價的費用、產權界定的費用等等)會導致「無形之手」被「有形之手」所取代,即公司替代了市場。換言之,打工仔不會直接在市場上出售勞動力以賺取利潤,而改為受聘於公司,聽任經理的差遣「有形之手」以賺取工資;消費者也不會透過多方面的合約,把生產資源組合起來,製造所需的物品,而改為購買公司出產的現成品。

打個比喻。我想接受教育,最原始的方法是刊登廣告,分別聘請中文、英文、音樂、經濟學、心理學、歷史等老師,讓他們把各科知識傳授於我。這樣做當然可以,但會涉及極高的交易費用。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中間人」便出現了。「中間人」者,學校是也。這就是說,由學校聘請各科老師,然後招生。學生以學費換取知識;學校以薪金換取老師的效力。事就這樣成了。

承接上一段。高昂的交易費用促使「公司」應運而生,問題是,這間「公司」究竟是公營還是私營呢?就以那間學校為例,它到底是公立還是私立呢?那就要看誰的效率較為優勝了。一般而言,自負盈虧的私人機構比政府更有效率,若是公平競爭,政府必遭淘汰,但實情卻不然,何解?另一位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森穆遜(Paul Samuelson)的答案最值得參考。他提出共用物品(public goods)的概念,指出共用物品一經生產後,邊際成本(Marginal Cost)幾乎是零,換言之,提供服務給另一個人不需要任何代價。治安、國防和外交等,都是公認的共用物品的例子。

重點來了。巴列圖條件要求所有產品或勞務的收費等於它們的邊際成本(P = MC),假若邊際成本是零,只要消費者能夠從共用物品中得到使用價值,我們便應該容許他們免費享用,因為收費會限制他們的使用量,導致浪費。但商人不會做蝕本生意,要他們免費供應共用物品尤如「與虎謀皮」,難過登天,怎麼辦呢?唯一辦法是由政府向人民徵稅生產,再讓人民「免費」享用。

更重要的是,由於共用物品不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理論上難以杜絕「搭順風車」(free rider)的情況。比方說,燈塔是典型的共用物品,在沒有政府的協助下,能否成功收費,取決於消費者(船夫)是否願意合作,因為任何船夫都可以說他沒有受惠於燈塔的指引,而是靠觀察北斗星來辨明方向,你可以奈他什麼何?如果人人都這樣抵賴,還有誰願意出資興建燈塔?要知道,燈塔在百多年前的沿海地區是必需品,非有不可,怎麼辦?唯一辦法是由政府向市民徵稅興建。政府不怕船夫撒賴嗎?不怕!因為政府有「強制力」,例如警察、軍隊和司法機關等,可以把賴賬的船夫繩之於法。是的,「強制力」可以令政府能市場之所不能,也是政府的存在價值的最重要依據。還記中共那句名言:「槍桿子裡出政權!」真可謂一針見血的點出政府與市場之間的界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