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最低工資(完整版)


政府若立法推行最低工資,難免會增加廠商的生產成本,商家為求自保,必會想辦法對付:要不是解僱部分員工,就是削減員工福利,務求節省成本。不論是前者或後者,皆會令員工得不償失。

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僱主沒有將最低工資的負擔轉嫁給員工,最低工資也是不可取的,因為它會把資歷較淺者淘汰掉,而他們正正是我們最想保護的一群,真弔詭!可不是嗎?在最低工資下,起薪點一視同仁,而求職者眾,作為僱主,當然是聘請有經驗者較為化算,而無經驗者則只能夠望門興歎!

退二萬步來說,即使最低工資沒有淘汰資歷較淺者,也是不可取的,因為它缺乏彈性,不能隨著經濟起伏而及時作出調整,結果令勞動市場的供求關係變得模糊,最終導致人力資源錯配。一般而言,商人較政府更貼近市場,能夠第一時間掌握市場的變化,而政府則往往後知後覺,政策不能與時並進。如果政府立法推行最低工資,當經濟氣候出現變化,政府未必可以及時察覺;察覺後,要作出調整,也會遇到極大阻力,因為既得利益者會群起反對,而立法會的討論又費時失事,結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待政策正式落實後,經濟氣候可能又是另一個面貌。

退三萬步來說,即使最低工資能夠隨著經濟起伏而及時作出調整,也是不可取的,因為最低工資可能會衍生出最低利潤,而後者會損害廣大消費者的利益。這點不難理解。在勞動市場裡,僱主是「買家」(購買勞動力),僱員是「賣家」(出售勞動力);在商品市場裡,消費者是「買家」(購買商品),資本家是賣家(出售商品)。兩者在本質上是沒有分別的。如果政府在勞動市場裡推行最低工資,要買家(僱主)津貼賣家(僱員),那麼為了一視同仁,政府應否也在商品市場裡推行最低利潤,要買家(消費者)津貼賣家(資本家)呢?比方說:街市的競爭往往十分激烈,某些小販可能因為缺乏競爭力而要蝕本,甚至執笠。那麼政府應否推行最低利潤,把餸菜價格提高,而消費者則要負起津貼經營不善的小販的責任?你願意嗎?

由此可見,如果有人以為最低工資必定會(或只會)推高失業率而加以反對,實在有點無知;然而,如果有人因為最低工資不一定會推高失業率而舉手贊成,則更是無知中的無知!

我明白支持最低工資的人是出於好心(別有用心的則另作別論),他們希望保障弱勢社群,原意是好的,但要慎防好心做壞事,免得弄巧反拙、適得其反。事實上,扶貧一如治病,必先要對症下藥,方能藥到病除。所謂最低工資,莫說治本,恐怕連治標也治不到。

刊於AM730,3月9日號。

再論最低工資(完整版)” 有 7 則迴響

  1. webber

    在這篇文中,看到了在一年級所修的經濟學原理中,老師曾多次提到:政府的出發點"或許"是對,但往往會造成更大的損傷。
    就拿最近的菸品健康捐言之,政府的本意或許真正是為了國人健康,想要以價制量,所以陸續提高菸價;問題是,他們沒有考慮到彈性〈在我的觀念哩,我把它稱為敏感度〉,隱君子的價格彈性相對其他人來的小,即使價格上升,量的變動也來的不大,甚至是完全缺乏彈性,不管價格上升至多少,一天就是固定要抽多少量。〈有點類似於毒癮者,為了毒品,可以犯罪〉。
    在想想,難道所有政務官都沒有經濟的觀念嗎?這時答案就出現了。消費者價格缺乏彈性或完全無彈性時,生產者提高價格,可以使總收入增加。
    然後,政府就以維護國人健康的名義,實施了政策,正所謂名利雙收!
    敝人目前尚在求學,只是對經濟相關議題有很大的興趣,如果觀念錯誤,或敘述不通順,希望不吝指教!^^

  2. 謝謝你的留言! ^^

    原來「香煙」在台灣叫「菸品」,想必你是台灣的朋友了?

    關於抽稅的問題,你說的都對,但若想深一層,政府這樣做,也未嘗不可。試想,政府在「菸品」稅大獲其利,可減輕向其他生活必需品徵稅的壓力。這就是說,要煙民津貼廣大市民的稅項支出。煙民對此當然心有不甘,但作為政府,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選擇得罪煙民總好過與萬民為敵吧﹝何況煙民也是萬民之一﹞!

    況且,透過徵稅以間接提高「菸品」的價格,雖然不能保證能令煙民戒煙,卻可以緩和新煙民的增長人數,因為後者對價格的敏感度相對較大﹝因為還未上癮﹞,價格上升可以降低其吸第一口煙的意欲﹝不論是出於好奇心或朋輩壓力﹞。

    對嗎?

    p.s. 我會定期更新,有空請多點上來。 ^^

  3. webber

    嗯!我來自台灣。
    起初,無意間搜索到此,馬上瀏覽一番,因為是繁體的,所以我就主觀的認為前輩也是台灣人囉^^,不過,這也不是重點啦!重點是,我們可以利用此橋樑,互通有無,彼此交流。
    還有,敝人對於經濟有股熱衷〈因為,是技職體系的,所以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在未來,我把經濟研究所當成我的目標〉,而經濟是屬於社會科學,我主觀認為是離不開人類生活與行為,因此,不管是哲學、心理學、還是歷史,都是我必須去自我充實的。在這,看到的幾乎是人文社會科學,真正感到欣喜。
    再來,很謝謝前輩的回覆。〈看看別人的觀點,其實,自己想想也是有道理的〉依前輩觀點,健康捐就如同是:抽菸者對於自己造成的負外部性所應該且合理的負擔。站在此觀點上,此稅收的用途和流向就顯的特別重要了!也或許可以用於廣大宣導菸品對人體的影響,所需付出的宣導成本,這樣一來,才算是根除菸品危害,其效用必可打破價格彈性,真正做到減少菸品的需求。
    p.s.會的!也謝謝前輩的分享,讓我的思維更廣泛^^

  4. 我是來自香港的,在大中華地區,只有港澳台仍堅持用繁體中文,大陸的簡體字實在令人嘔心!

    是的,經濟學作為社會科學其中一員,與心理學、歷史學、社會學、法學、哲學等的關係密不可分。要懂通經濟學,必須同時具備其他社會科學的基礎,否則只會事倍功半。還記得奧國學派的米塞斯及海耶克,皆為一代大儒,學富五車,怎似得現在那些活在象牙塔內劃地為牢的學究?

    關於菸品稅﹝香港謂: 香煙銷售稅﹞的問題,有一點補充:為什麼香港政府對煙酒稅大抽特抽呢? 因為社會對此已有公識,認為煙酒為害人之物﹝特別是前者﹞,雖不至於像毒品般禁售,但起碼要課以重稅,以起阻嚇作用。

    政府就是看準這一點,不抽銷售稅,只抽煙酒稅,以贏取民心。但最近香港政府有意開闢銷售稅,引起社會廣泛討論,暫不知事情會怎樣發展。

    p.s. 我的經濟學知識主要來自奧國學派的米塞斯及海耶克﹝其《通往奴役之路》前後看了數次﹞,以及張五常、佛利民等幾位芝加哥學派的學者。你平時多看什麼經濟書呢?

  5. webber

    很高興再次看見你的回覆!^^

    前輩這樣問起,我真正感到自己才疏學淺。我對經濟的知識,說真的,基礎是來自於就讀商業職業學校時所學習的〈當時只有兩學分,授課上下兩學期〉,所學習的也僅僅是皮毛而已。而現在科技大學所學習的就很雜亂了〈包含管理、國際金融、國貿理論等等〉,所以,我有的也僅僅是概念而已。

    平常會看看"中華經濟研究院出版的經濟前瞻雙月刊"之前也看過馬克斯的資本論、還有台灣學者著作的一些比較通俗的書,最近,去圖書館借了海耶克的個人主義與經濟秩序〈對我而言,字句有點難懂〉。前輩覺得不錯的書籍,希望可以告知我一下,有機會我會去圖書館借來看看。

  6. 建議書目:

    米塞斯《反資本主義的心境》
    米塞斯《自由與繁榮的國度》(大陸版)
    海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海耶克《自由憲章》
    佛利民《自由選擇》
    張五常《賣桔者言》
    張五常《中國的前途》
    張五常《經濟解釋》三冊
    Joseph E. Stiglitz《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諾》(台灣版)
    Joseph E. Stiglitz “Fair Trade for All"
    Joseph E. Stiglitz《經濟學》上下冊 (大陸版)
    等等……

    海耶克的著作一般較難懂,一方面因為其表達能力不算清晣,另一方面是他不少著作皆以德文寫成,句子冗長,翻譯十分困難。但他的《通往奴役之路》堪稱經典之作,值得細讀。

    海耶克的老師米塞斯是我最敬佩的經濟學家,表達能力極佳,故翻成中文也十分易讀﹝除了他的巨著《人的行為》﹞。

    另,關於研讀經濟學,我的心得是,選一本好的經濟學教科書,掌握最根本的經濟學原理,然後集中研讀大師的經典著作,學其思路,再加上自己不斷的思考,進度必能一日千里。

    心理學則剛剛相反,反萬不要讀大師的著作,你不會看得明的,只須看教科書便行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