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經濟學


早前有報導說:「中國一千萬家註冊企業之中,只有不足十萬家曾有捐贈的記錄,比例是百分之一。」是國內富商為富不仁嗎?非也!原來「外資企業的捐款沒有扣稅額限制,均可全額從稅前利潤扣除,反觀國內企業的捐款扣稅額卻有上限,不得超過稅前利潤百分之三。此外,中國的苛捐雜稅特別多,企業的負擔很重,打擊了捐款的意欲。」

上述報導給我們不少啟示。很多經濟盲批評經濟學以「人皆自私」為立論,忽略了人性光輝的一面,例如行善助人,難免以偏概全。經濟學對此有何解釋呢?

首先,經濟學告訴我們,沒有適當的獎勵,很難驅使人們行善;獎勵越多,行善的動機就越大。上述報導就是最好的證明。道理雖然簡單,明白的人又有多少呢?別的不說,就以早前港大醫學院命名風波為例。李嘉誠捐贈十億港元與香港大學,金額之巨,實屬罕見。後者為表謝意,按照國際摜例,以百年老店醫學院命名為李嘉誠醫學院。此舉本無不妥,但不少衛道之士視之為「商業買賣」,有損學術的神聖,堅決反對。更有甚者公開呼籲李嘉誠放棄命名權,以平息風波。如此天真,亦實罕見。

當然,獎勵不一定是名與利,正所謂助人為快樂之本,在別人有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助其度過難關,那份滿足感實非外人所能道。相反,如果善事做得越多,就越有罪咎感、越想一死以謝天下,試問還有誰願意做善事呢?換言之,行善(不論出錢或出力)並非無私奉獻(即使隱姓埋名),而是「換取」那份難以言喻的滿足感,一如購票到音樂廳欣賞古典音樂所獲得的精神滿足,兩者在本質上並無分別。

既然助人為快樂之本,又怎會違反經濟學上的「自利動機」呢?

刊於AM730, 4月4日號

Advertisements

慈善經濟學” 有 9 則迴響

  1. webber

    人性,本是自私自利的,不然,馬克思的共產主義也不會有瓦解的一天。如果,公平和效率可以同時存在,那麼我堅信
    此社會的人性是完美而無瑕疵的。

    以前輩所提的例子,個人認為,李嘉誠博士所可以獲得的利益,正隨著這事件,無形的慢慢擴散。儘管,李博士的
    主要動機是在於幫助社會,但有誰敢說李博士沒有考慮到事後對他的影響。正如同:善事做越多,越有罪惡感一般。

    因此,個人主觀認為,人性確確實實是自私自利的,這一點我從沒懷疑過!從人的生活行為中,我看不見任何反駁此
    論點的事件。所以,關於"匿名捐款",也正是如此,因為,捐款人得到了滿足,誰敢說他沒有任何私心!

    不過,前輩最主要的目的是在於:捐款扣稅額不應該有上限的規定。如此一來,站在人性的觀點,才能鼓勵捐款。
    我有個天真的想法:為了證明人性是否自私自利,捐款達一定數額者,其子女生活教育一切費用全由政府補助。
    到時,人性的醜陋一覽無遺!!!

  2. 由於這篇文章(連同之前兩篇關於最低工資的文章)是投稿到報刊,有字數限制,某些論點被迫「忍痛割愛」,只好在自己的園地裡作補充。

    是的,捐款扣稅額不設上限,可以更有效將人們的自私心引導到利他的地方,還記得亞當斯密思在《國富論》中的那段著名的「屠夫論」嗎? 他說: 我們有肉吃,不是出於屠夫的仁慈,而是因為他們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與本文的論點可謂同出一轍。

    另一方面,關於經濟學上的「自利動機」,不少經濟學門外漢都有誤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利民對此有以下解釋:「上述例子不僅說明了自願交換發生作 用的巨大範圍,而且還說明必須給予『私利』這個概念廣泛含意。狹隘地專注專於經濟市場,導致人們狹隘地解釋私利,說私利就是目光短淺的自私自利,只關心直 接的物質報酬。經濟學受到斥責,說它只是依靠與現實完全脫節的『經濟人』來得出一般性經濟結論,而這個『經濟人』不過是一架計算機,只對金錢的刺激作出反 應。這是巨大的誤解。私利不是目光短淺的自私自利。只要是參與者所關心的、所珍視的、所追求的,就都是私利。科學家設法開拓新的研究領域,傳教士設法把非 教徒變成教徒,慈善家設法救濟窮人,都是在根據自己的看法,按照他們認定的價值追求自己的利益。」(弗里德曼《自由選擇》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 p.31)

    還有其他補充,但時間所限,下次再談吧。

  3. webber

    嗯!之於弗利曼對於自利動機的觀點。

    〈關於”匿名捐款”,也正是如此,因為,捐款人得到了滿足,誰敢說他沒有任何私心!〉這就是我特別提出匿名捐款者的目的。
    表面來看,匿名捐款者沒有得到社會大眾的讚揚或明確的讚揚,但他得到了他所追求的那份成就感、滿足感。所以,我認為,那也是出自於私心。

  4. 實在多謝你的留言支持。由於本blog實新開張,還未列入open directory,現時路過此地的人仍比較少。

    經濟學對「自私」有獨特的解釋,與此字的慣常用法有異,容易令一般人產生誤解。惟不少行內人又懶得解釋,令誤解加深。結果,經濟學往往淪為眾矢之的。而佛利民的解釋,可謂一針見血,值得參考。

    我估計你也是自由市場的支持者,平時應該也看過不少反自由市場的論點,你會如何看待這些「異見」呢?有多少你認為言之有理,又有多少是無理取鬧呢?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掌握反方的論點,可以使自己在辯論時立於不敗之地。對嗎?

  5. webber

    嗯..關於我是否完全忠於自由經濟。

    我想我現在是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受到之前老師反凱因斯學派的影響,我現在是"較"傾向於自由經濟。凱因斯主張擴大公共建設,以降低失業率,在短期內,確實有效果出現。這其中有一個非常荒謬的理由,即"在長期,我們都將死去"。擴大公共建設,就如同掘地一般,大費周章的把土挖起來,又填補回去,如此週而復始,想想,這還算是有效需求嗎?我看了都覺得可笑。只有民間投資,才是大量且有持續力的。

    另外,不知前輩是否聽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布坎南〈James M. Buchanan〉所提出:從政者對於個人利益的追求,猶如"看不見的一隻腳"干預、踐踏、剝削人民。

    早期,在台灣,政府基於保護國內汽車業"裕隆"的生存,對國外進口到台灣的汽車都課以重稅〈個人認為這就是干預市場〉,當然,此時已無此現象。多年下來,裕隆汽車在政府的刻意保護之下,其競爭力可想而知。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想保護自己的產業,到頭來換得的是什麼?自由經貿區、WTO、免關稅協定等等。還不是回到了最初:自由經濟。個人認為:當政者不要怕本土產業被其他國家擊垮,放手讓他們去做,如果企業想生存,自然會找出、發展出他們的某個優勢,進而衍生出"專業分工"〈台灣許多半導體產業就專注於代工,因為他們了解設計的技術尚未成熟〉。

    前輩的意思應該是,想討論主張計畫經濟的人士之所以反對自由經濟的原因,進而提出反證。關於這點,我著實需要前輩的指點^^。

  6. 先說一點補充。

    早前南亞海嘯,橫掃整個東南亞,導致數十萬人死亡。各地捐款屢創新高,單單是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捐款額就達數以億元計,以人均折算,屬全球最高。為 什麼香港人如此慷慨呢?若說出於惻隱之心,是說了等於無說,即廢話。懂經濟學的人會問:在那些情況下,行善的動機會較大?若是出於助人為快樂之本而行善, 同是一百元,捐給一個普通的乞丐所獲得的滿足感大,還是捐給海嘯災民的滿足感大呢?答案毫無疑問是後者吧!是的,雪中送炭的滿足感必定比錦上添花的為大, 這點相信認同的人多,反對的人少。這解釋了為什麼平時沒有捐錢習慣,甚至一毛不拔的人,在南亞海嘯發生後,也願意為災後重建盡一點力(不論出錢或出力)。

    再 說,在美國,不少富豪在慈事上揮金如土,為什麼呢?原來美國稅率高,捐款扣稅額也高,假若我是億萬富豪,捐點錢,既可換來美名,又可交少點稅,何樂而不 為?當然,政府稅收的一部份會用作扶助弱勢社群,即所謂財富轉移,那麼,富豪們為什麼還要親力親為,成立基金會,親自決定捐款的用途呢?很簡單,因為他們 信不過政府的效率!這就是說,捐錢也要講成本效益;假若捐一百元,有七十元用作行政費用,你知道後,還有什麼滿足感可言?

  7. Webber

    我之前寫了一篇文,題為《政府與市場》,不知你看過否?在那篇文章中,政府與市場的角色是截然二分的。但現實是,二者的關係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政府介入市場的程度,各國不同,而關鍵就在這裡。

    時至今日,反自由市場的人,多數並不主張以計劃經濟取代自由市場,而是認為政府應該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糾正市場的「缺失」,例如最低工資、最高工時、企業補貼、關稅配額等等,當中以北歐的福利國家最為明顯。

    提倡「大政府主義」的人,不會從理論的層面跟你討論政府干預的利弊,只會以一些成功的政府干預的例子作論證;他們認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理論只是空中樓閣,不談也罷。面對這些人,你會怎樣呢?

    例如,自由主義者認為各國應集中生產享有比較優勢的貨品,然後互通有無。大政府主義者則說比較優勢可以是政府干預的結果……又例如自由主義 者以例子說明在政府保護下,企業不會有競爭力。但大政府主義者則提出反證,證明沒有政府保護,不少初生工業不可能發展成誇國企業……

    面對這些質詢,我們應該怎樣回應呢?我有我的破敵方法,但也想聽聽別人的意見。

    另一方面,我介紹的《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諾》,書中舉出不少因錯誤開放市場而得不償失的例子,值得我們深思。

  8. webber

    消失了一段時間在準備考試。

    我自己的觀點:自由主義絕對不是完全的放任,把任何事都推給市場機制去運作,如果是完全放任,那麼政府有沒有存在的理由了。從這個邏輯,我們可以知道,在自由主義之下政府是有所為的,尤其是市場機制失靈時。

    再者,我們都知道政府的干涉之下,必定會造成許多不必要的損失,無法達到最大的效用,一個目的之所以達成是因為背後有著許多看不到的損失。

  9. 你好,很高興又見到你。

    自由主義當然不是無政府主義,也不是完全放任,問題是,政府與市場的界限應該定在那裡,這個問題看來很難有一致的共識。

    但我要指出,市場失靈不是政府干預的必然理據,因為前者遇到的問題,可能同樣困擾著後者。在這情況下,我們當然不能期望後者可以糾正前者的缺失。換言之,主張政府干預,必須力證有形之手在那一方面比無形之手更優勝,以致政府干預可以帶來更大的效益。

    最近,我看到一篇報導,說香港郵政署這個公營機構,透過壟斷的經營手法,不斷侵蝕郵件、宣傳品以至物流速遞的私人市場生意。其中之一,就是利用官方 的資訊優勢,按全港各區的家庭入息、住宅租金、職業、教育程度等準則,預設了9大類共29種鄰里類別,方 便商業機構作業務宣傳(按:郵政署收錢替商業機構到各區住宅派宣傳單張)。

    上述報導給我很大的「啟示」:一般自由主義者反對政府干預,理由是政府掌握的訊息不及私營機構,以致干預失效,浪費資源。這個批評雖然有道理,卻不 能一概而論。事實上,政府在某些領域的確具有資訊優勢(例如上述的數據就肯定不是一般私人郵遞公司所能掌握),可以能市場之所不能(當然不是指「侵蝕郵 件、宣傳品以至物流速遞的私人市場生意」這種勝之不武、以大欺小的經營手法,而是協助失靈的市場重回正軌)。上述報導就是一例。要高舉有形之手的優越性, 就要針 對這一點作論證,而不是空喊 市場失靈云云。

    當然,這不代表我認為郵政服務非官營不可。我只想指出,政府在某些領域上的優勢(例如強制力,以及上述的資訊優勢),可以有效糾正市場的缺失,令資源分配更有效率,僅此而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