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自由市場的謬誤


近年,隨著全球化的影響無遠弗屆,以及國與國之間的貧富懸殊問題日益嚴重,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左派﹝籠統稱謂﹞又再一次活躍起來。他們高舉大政府主義的優越性,認為有形之手較無形之手在推動經濟發展之餘,更能兼顧社會公義,扶助弱勢社群。

其實,關於自由市場,不論贊成或反對,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畢竟學術討論本應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這樣真理才能愈辯愈明。但先決條件是參與者都要具備相關的學識,並以客觀態度進行討論,而不是外行充內行,又或抱著黨同伐異的心態,對人不對事,否則只會令真理愈辯愈黑,於雙方無益。

然而,就我所見,不少反自由市場之論點甚為反智,顯然當事人對經濟學一知半解,甚或一無所知,卻又外行充內行,胡亂批評。比方說,最低工資支持者多以英美等「先進國家」早已立法推行最低工資,而經濟依然持續發展,足見最低工資並非洪水猛獸;又例如保護主義者喜歡援引不同國家的經濟發展數據,證明自由貿易與經濟發展沒有「必然關係」,而有些時候,適當的保護主義更有助經濟增長。表面上鐵證如山,無可辯駁,實際上卻是混淆視聽。當中原因,且聽我一一道來。

自由派經濟學者﹝籠統稱謂﹞認為在其他因素不變下,自由市場能較有效促進經濟發展。這個論調建基於以下假設:﹝一﹞自由市場的精粹是競爭,而競爭則是進步的最大原動力﹝自由市場賞罰分明,汰弱留強﹞;﹝二﹞競爭性的價格機制能有效降低訊息費用,令資源分配更有效率;﹝三﹞競爭容許多元化,是自由的最重要保障等等。

要反對自由市場,就要針對上述假設提出有力批判。比方說,Joseph E. Stiglitz在《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諾》一書中指出,在某些情況下﹝通常是經濟結構單一化以及缺乏適當社會保障的發展中國家 / 前共產主義國家﹞,市場的自我調節比較慢,以致改革的陣痛歷時過長,人民未見其利而先嘗其害,影響了改革的成效。

上述針對自由市場的批判是有力的,也值得我們這些自由主義者深切反省。然而,如果單單舉出一些所謂「反例」而沒有提供相關的理論分析,即指明在什麼情況下,自由市場的運作可能會不盡人意,則有欠說服力,也令討論變得無意義。事實上,一個優秀的理論,能夠化繁為簡,讓我們看到個別變數之間的因果關係。雷鼎鳴教授說:「優秀的理論是過去經驗的總結,不利用它們等於放棄指路明燈,故意忽略了一大堆實證結果。」﹝<社會科學的方法與常見錯誤>《明報》8/5/2006﹞

就以最低工資為例。假設某國同一時間推行十項經濟政策,其中九項都符合自由市場的原則,餘下一項﹝例如最低工資﹞則否。又如果該國的經濟發展是正數的話,外人可能會認為最低工資有助經濟發展。但實情可能是,那九項自由化政策的經濟效益抵銷了最低工資的負面影響。如果我們沒有假設其他因素不變﹝即排除那九項政策的影響﹞,便不能知道最低工資的實質成效如何了。

又例如,某國雖然奉行自由貿易,但天災人禍接連不斷,導致經濟持續衰退,不明就裡的人,就會批評是自由貿易惹的禍。

是的,一國經濟是好是壞,背後的因素千絲萬縷,如果沒有理論輔助分析,化繁為簡,我們怎麼知道責任誰屬?又如何判斷誰的責任更大?

經濟學家說自由貿易有助推動經濟,背後其實假設了其他因素不變,並有大量實證研究作支持。但看在經濟盲的眼裡,就會以為經濟學家嘗試建立「自由貿易與經濟發展的單一因果關係」。實在冤枉得很。

舉一反三。我認為做運動有益身心,就是假設了其他因素不變,例如做法得宜、不煙不酒、無病無痛、飲食均衡等等。如此簡單的道理,大家應該明白,沒必要每次都將這些假設不厭其煩地重覆一遍吧?是的,跟「經濟人」討論經濟,最大的好處是,不用每次都由Demand & Supply開始講起。

再舉一例。相信不少人都相信君主專制禍國殃民,但如果有人因為中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開皇之治、貞觀之治、開元之治、康雍乾盛世等等,然後說君主專制也非一無事處,你認為如何?

話說回來。一國經濟是好是壞,背後的因素千絲萬縷。那些因素應該加以考慮,那些可以不理,有時單憑常識,也可以略知一二。比方說,相信沒有人會反對資源豐富、人才輩出、領袖英明等因素對國家經濟發展有利。但若涉及具體的經濟政策、福利制度等等,就不能單靠常識判斷了。經濟學就是告訴我們,有那些經濟政策有利國計民生,又有那些經濟政策可能好心做壞事。其他專業領域﹝如政治學、社會學、地理學等等﹞亦如是。最後,我們就知道那些因素是好的,那些是壞的;再把好的加以延續發揮,把壞的掉進垃圾筒,事就這樣成了。

最後不得不提我最尊崇的經濟學家、奧國學派第三代掌門人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在《反資本主義的心境》一書中所說的一段話:「是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把經濟學認真地研究一下?這是一個不能獲得一致答案的問題。但是,有一點是很確定的:一個人如果沒有充分地研讀經濟學,而居然以言論或寫作對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公開表示贊成或反對意見,那簡直是不負責任的胡說八道。」﹝米塞斯著,夏道平譯:《反資本主義的境》台北:遠流出版社,1991,頁53。﹞

反自由市場的謬誤” 有 17 則迴響

  1. Bruce, 淘:

    思考網內專研經濟問題的網友實在太少,提不出清理據卻能持續與別人爭辯之流實在太多,與之討論,似訓練思考方法多於思考經濟問題。能有像你們的有心人詳盡分析,實屬大幸。

    今初次到訪,無暇細閱,以後定必再拜會《薯淘同雞》,加入討論。

    請請

  2. webber

    在經濟學上常見的一句話:其他條件不變之下。因為這句話,所以,許多理論得以成立。但我常在想,在現實社會中,我們針對的單一變數是否真的可以"單獨抽離"出來,進而加以分析?理論和現實會有差距。比方說:老師交授予我們,最低工資會帶來失業、津貼會降低人民工作意願、稅率調降反而使稅收增加等等許多的課題,我不否認:在理論和圖形的說明下,這些結果都沒有錯,可是,我不知道哪一天我會發現它的矛盾之處。不知道這樣有沒有了解我想表達的意思。
    再來,學派的興衰代表著每個時代的需求不同,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的自然會興盛,然而時代過去了依然要被取代!所以,我們決不能憑著此時全球自由貿易的興起來評論保護主義所帶來的傷害。誰可以肯定的說:保護主義不會東山再起。這不過都是理論和教科書所灌輸於我們的成見。
    花費時間和成本去檢視現實,然後修正理論,才是未來社會科學要走的路。
    以上是我個人的淺見,如果其他人持有不同的意見,希望可以多多包涵。

  3. webber 你好.

    我不讀經濟學, 但絶大部份科學理論的發現或成立都需要有control experiment, 即假定其他條件不變之下去測試某項和另項的關係. 這control"控制"是很重要的, 因為一個看以合理的觀察結果往往可以是錯的. 例:某甲宣稱他的藥可醫胃痛, 10個病人喝後, 8個好轉, 這藥看似神奇. 但若分3組測試, a組喝甲的藥, 10人有8人好轉, b組喝其他, 10人有10人好轉, c組什麼都不喝, 10人有8人好轉. 那麼我們才可看到更接近真實的結果.

    經濟學的理論亦是從這樣細分下得出結論, 或者某結論和某結論之間有correlation, 但每次研究, 仍是要獨立抽出某幾項才可比較. 牛頓的萬有引力也是理論, 我們不知道有否一天蘋果向天上飛. 反正, 我們努力找出理論的同時, 也不斷再三批判, 測試現有的, 所以何必煩惱今天的理論到明天用不著? 若你能推翻一條經多人多年驗證成立的理論, 也許應該高興自己可拿諾貝爾奬. ^^

  4. webber

    經濟學當然也是如此,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一直質疑的是,我們每次研究所針對的單一變數,在現實社會中是否真的可以獨立抽離出來,因為,我認為:現實社會有很多現象是無法從一個變數的影響來解釋,它是由許多因素所組成的,而他們彼此間一定也會互相影響著,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每個人的偏好和心理因素。

  5. webber

    你好,考完試沒有? 成績滿意嗎? 就讓我嘗試解答你的問題吧。

    一國經濟是好是壞,背後的因素千絲萬縷,互為影響,這是對的。因此,在決定那些因素應該可慮,那些要因素應該假設不變,其困難程度實非一般人所能想像,這也是我對計量經濟學的一點質疑。

    然而,假設其他因素不變,不等於排斥相關的局限條件。比方說,根據需求定律,如果雪糕價格下降,需求量必定上升。但如果在北極,則恐怕不論價格如何 下降,也不能刺激人們吃雪糕的意欲。是需求定律錯了嗎?不是,只是它假設了其他因素不變(北極的嚴寒)。是需求定律不設實際嗎?也不是,你可以照樣將其他 相關的因素加進去,但得出的結果一樣符合需求定律的含意(雪糕價格下降的好處抵消不了在北極吃雪糕的壞處,所以愛斯基麼人還是不吃)。

    張五常曾說過,只要考慮所有相關的局限條件,巴列圖最優點永遠達到。

  6. Webber,

    不只經濟,其實科學,例如醫學,也有你提出的「是否真的可以獨立抽離出來」的問題。但我們必須明白,「針對單一變數」不是因為科學家或社會科學家認為單一變數能夠足夠地解釋問題,而是因為我們需要通過在每次實驗時「針對單一變數」,才能對每一變數作合適的考察。

    舉例說,胃痛的成因也可以是多方面的,採用「獨立抽離出來」的方式研究,是希望驗證X會否造成胃痛,但這並不代表只有造成胃痛的只有X。在再進行研究時,我們可以在保持X不變的情況下,驗證Y與胃痛的關係。經過反覆的研究,數之不盡因素獲得考察,胃痛成因再不是從「一個變數的影響來解釋」。

    但正如你所說,X,Y,Z「彼此間一定也會互相影響著」,但我們仍可透過實驗研究X和Y、X和Z、Y和Z的關係,從而使X、Y、Z等因素對胃痛的影響有更深的認識。

    當然,你可以進一步的問:「世界上就只有X、Y和Z的因素與胃痛有關嗎﹖」不管答案是什麼,我們對胃痛的成因已經有相當的認識,而且實際上,胃痛已找到有效醫治的方法。至與U,V,W等無數可能因素與胃痛的關係,以及是否有更有效的療法,這是將來的課題。但至少我們可以知道,即使胃痛「無法從一個變數的影響來解釋」,我們已找到十分可信的解釋。

  7. 關於思考網較少人對經濟學有興趣或有認識,這是比較可惜的。所以我之前才提議搞一個小型網聚,或名為經濟人之夜,聚集一群愛好經濟學的朋友(不一定要對經濟學有「足夠的」認識),不定期聚會,互相交流,想必十分有趣。

    遲一些我或會在思考網登廣告,看看反應如何,如報名人數「超過」小貓三四隻(即我心中的最低的預定人數),我便著手籌備,你認為如何?

  8. webber

    喔.之前是考期中考,這兩三個禮拜又要考期末考了,語文這方面我一直搞不定= =

    所以,很多例子都只能視為個案喔。〈如:在北極,雪糕價格變動對數量的影響〉
    那麼…世界上各個國家都應該視為是個案,因為其文化、背景、稟賦優勢和目標都不可能相同,因此,我們也不應該肯定的說自由貿易對於各國都是有益處的。而課本都只跟我們說:因為總合利益大於總合損失,所以,實行自由貿易是正確的!

  9. webber,關於語文(英文)方面,我一向沒有多少天份,也是搞不定哩。

    關於你提出的問題,我以前也聽過不少人提過。

    最常見的是: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國情(咦?這句話好似好熟…^^),美國那一套(資本主義、民主選舉等等)不一定能夠放諸四海而皆準。

    我無意亦無興趣討論民主,但什麼叫「美式資本主義」呢?我曾經指出,資本主義一詞意義模糊不清,人言人殊。同情地了解,所謂「美式資本主義」,應該是指美式文化,尤指麥當奴、肯德基、迪士尼、荷里活等等。如果是這樣的話,已經脫離了經濟制度的討論範圍了。

    我要指出,自由市場的精粹是競爭;有競爭就有進步;有競爭,價格機制就能正常運作,傳達市場訊息,令資源分配更有效率;有競爭,就有多元化,自由就得到保障。如果說自由市場不符合某國國情,是否代表無競爭反而有進步、有水晶球就不用價格機制以及自由不足貴?

    由此可見,有某些因素是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的,不會因時地而改變,否則,我們怎樣解釋「全球性」共產主義陣營的一窮二白呢?

    再說自由貿易。正因為各國有各自的「文化、背景、稟賦優勢和目標」,所要才需要自由貿易,然後互通有無,互惠互利。

  10. webber

    自由主義帶來競爭,進而提升品質,增加效率,我也同意。
    然後自由貿易,可以各取所需,充分發揮各國的最大效用,我也同意。
    只是,如同張五常近幾年參與中國經濟發展的研究,就指出,中國發展條件是大不同於其他國家,因此,中國必須走自己的路,當然其他國家成功的例子中國也會學習。
    台灣亦是如此,可惜的是,沒有人考慮到台灣農民最基本的生計問題,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只望這批少數的農民隨時代消逝。經濟發展確實犧牲了許多人!遺憾。

  11. 經濟發展的確犧牲了許多人,雖不至於一仗功成萬骨枯,但優勝劣敗,也是無可避免。

    在香港,不少人批評在自由市場這個「弱肉強食的森林」裡,兩大超市恃著財雄勢力以「壟斷」市場,傳統小商戶如街市小販、士多及辨館等因缺乏競爭力而 相 繼結束營業,殊為可惜。他們出於懷舊,認為富有人情味的小商戶不應該被冷冰冰的超市所取代。這點我可以理解,但不能認同。畢竟時代是要進 步的,假若舊有的經營模式不能滿足新的需求(對貨品的種類及質素、購物環境以及信譽的要求提高了),難免會被淘汰。至於超市能否「壟斷」市場、「壟斷」後 會否提價,則是另一個問題了。

    關於你提及的台灣農民問題,我認為政府應該幫助他們轉行。若轉行不成的話,可考慮向他們提供援助,這總比勉強維持一些缺乏比較優勢的夕陽工業來得化算。

    是否可惜?那不是經濟學的範疇了。

  12. webber

    其實,從我小時後家鄉的人幾乎都是以務農維生,包括我父母親。倘若,經濟發展犧牲某些人,而當局或受益的人只會說這是必然的趨勢,那我真的很失望,這樣我專研經濟學到底要幹麻?讓犧牲者了解現實問題嗎?為何皮古之後就鮮少人重視福利經濟這領域。

  13. 假如不受任何影響,在台灣務農是否一件優差呢(農業在台灣是否具有比較優勢)?究竟我們要過的,是優質的生活,還是務農的生活呢?不論工作性質如何,都只是手段,目標是要改善生活。換言之,只要能改善生活,務農與否應該並不重要吧?

    我不是台灣人,有很多事情我不太清楚,也不可能知道你在鄉間的親朋戚友的感受,但如果經濟發展理想,產業多元化,增加了擇業的選擇,這應該不是一件壞事吧?就以中國大陸為例。隨著經濟急速發展,不少農民都離鄉別井,到城市打工,為的就是改善生活。或許務農對不少台灣人來說是世代傳統,放棄務農,就等於斬斷跟上一代的情感聯繫,實在有點可惜。但如果能夠改善生活(就算只是下一代的生活),這個代價難道不值得付出嗎?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適應經濟轉型,所以我贊成政府向他們提供適當的援助,這總比勉強維持那些夕陽行業化算。

  14. webber

    農業在台灣是不具比較優勢。
    在政府沒有規劃好因應措施和援助之前,務農確確實實是農民的唯一優勢。
    關於援助:長期來看,輔助轉型的效用應該大於短暫的津貼所帶來的效用。當局應該可以體認到這點的重要。
    工作只是手段,目的在於改善生活,這句話真的沒錯。

  15. 說得對,我認為長遠而言,政府應該協助受影響人士轉行。若轉行不成的話(因為年紀大或其他原因),則向他們提供生活補貼,藉此減低經濟轉型的阻力。

    但我不肯定是否所有自由主義者都會認同我這個主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