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瀛遊記


我的第一次:

說來也有點尷尬。自出娘胎以來廿幾年,今次還是我第一次搭飛機出國旅行。回想昔日余家貧,遊飛機河是奢侈的玩意,想也不敢想。進出機場不出一掌之數,要不是接機,就是趁墟(舊機場最後一天,特地到此一遊),勢估不到有朝一日,我竟然可以拿著護照,昂首挺胸步入禁區,心情興奮之餘,難免有點緊張。雖然知道空難的比率遠比其他交通工具為低,但在幾萬呎高空,除非你曉飛,否則有什麼東瓜豆腐、衫長褲短,只好來生再見,也難怪那麼多人患上飛機恐懼症了。

早睡、早起、上機、下機:

由於乘八點半早機,前一晚十點就要上床睡覺,早上四點起身,坐五點半頭班車往機場。第一次搭飛機,什麼也不懂,一如大鄉里出城,幸好有淘在旁,萬大事由她來處理,我則做阿四,負責擔擔抬抬。辦完登機手續,吃過早餐,在機場商店逛了一會,買了兩盒老婆餅給淘在日本的同事,然後準時入閘登機。經濟客位果然名不虛傳,狹窄得要名,幸好是短程,若是長途機,十多個小時屈在狹窄的坐位上,真不敢想像當中的苦況,「機艙症候群」(真古怪的名字)可不是講玩的。飛機餐比傳聞中好吃;去程是叉燒飯,回程是咖哩雞飯,都在水準之上。四小時的旅程轉眼間過去,步出機艙,無穿無爛,平安大吉,可以正式展開我的東瀛之旅了。

日本的吃喝玩樂:

日本百物騰貴,舉世知名;衣食住行,以後者最為驚人。由東京成田機場往新宿的機場快線折合港幣(其時,每一百日元兌六點八港元,下同)二百元,以路程計尚可接受。但在市區搭一個站電車(可能只是旺角與太子之間的距離),也收你八元;巴士更貴,最低消費要十四元;的士起標,頭一點五公里收四十元;至於新幹線(子彈火車)則更不用說了,分分鐘貴過坐飛機(香港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是的,去日本旅行,交通費無得選擇,注定你要做水魚。但如果你是識途老馬(當然不是我,而是曾經留學日本的淘),吃喝玩樂仍可以豐儉由人。比方說,我們逛原宿期間,在一間意大利餐廳吃了一個lunch set,包括沙律、正宗意式大薄餅(味道勝過Pizza Hut)與茄子肉醬意粉(味道勝過Spaghetti House)及飲品任飲(無錯,是任飲!),你估埋單幾錢?二百?三百?非也,只是約一百二十元!絕對是平靚正,估不到吧?只可惜忘記了那間餐廳的名字,否則幫它做免費宣傳又點話。再說新宿有一條名為「回憶橫丁」的飲食街,類似香港的大排檔。我們在一間由大陸人經營的拉麵檔進餐,水準不錯(我認為不錯,淘則覺得普通,可能是大家叫的食物不同之故),價錢合共一百元左右,可以接受。至於便利店的各款零食則跟香港差不多,正!

薯於回憶横丁

衣服比香港稍貴,檔次高一點的,則起碼(要留意「起碼」這兩個字)過千。不過日本也有一些大型outlet,專門割價促銷各大名牌的衫褲鞋襪,假如你識揀的話,不難滿載而歸。例如淘以半價,即大約五百多元買了一條Edwin牛仔褲,算平了;我則以同樣價錢買了兩件日本style的恤衫,型呀!

當然,除了吃喝購物外,還有玩樂。在五日四夜的行程中,我們參觀了宮崎駿美術館、八景島、新橫濱拉麵館,又去箱根浸溫泉,盡情享受,樂而忘返。宮崎駿美術館格局精緻,展品生動有趣,動畫迷不容錯過;八景島類似香港的海洋公園,其水族館的規模亦跟後者相若,但可以一睹難得一見的北極熊、企鵝及白海豚,十分有趣。但不知何故,北極熊的毛並非全白,而是呈淡黃色,或許館內不是冰天雪地,保護色有點退化。

八景島的企鵝

而新橫濱拉麵館則令我喜出望外。最初以為只是一間普通的拉麵博物館,進場後方知殊不簡單。全館分三層,地面為展覽廳,介紹日本拉麵的歷史及售賣各式紀念品。遊客更可以參與杯麵的製作,選擇自己喜歡的配料,設計一個世上獨一無二的CUPNOODLE。B1/F及B2/F則模仿日本昭和三十三年(一九五八年)黃昏時分的平民街道而建;狹窄的懷舊小路街景設計逼真,將當時的戲院、浴場、照相館、派出所、民家住宅等一一重現眼前。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吃。館內集結了全日本各地精選的拉麵名店,除了傳統的扎幌、旭川、東京、橫濱、和歌山、久留米、熊本,還有新世代拉麵;既有醬油、味增和豚骨湯口味,也有粗麵、細麵和捲麵供顧客選擇。我們選了Komurasaki的秘製叉燒拉麵,有幾好食?淘在《東箱事發》(其之三)一文中有令人垂涎欲滴的介紹,不贅。

横浜拉麵館一

横浜拉麵館二

最後就是浸溫泉。箱根的小涌園酒店位於半山,富有大自然氣息,在這個環境下浸溫泉實是無上的享受。要挑骨頭的話,可以說人太多,你眼望我眼,有點尷尬。

日本的所見所聞:

城市規劃
日本的城市規劃跟香港有很大的差異。由於日本位於地震帶,建築物不宜向高發展,所以住宅多以「叮噹屋」為主,即兩三層高的樓房,類似香港新界的村屋。當然,隨著近年避震技術日益進步,日本的建築物愈起愈高,也愈似石屎森林。而另一個有趣現象是,日本的電纜皆為外露,以電線杆連接,縱橫交錯,仿如蜘蛛網,蔚為奇觀之餘,也很有點大陸feel。反觀香港,電纜都是埋在地底,不會影響市容。

外露電纜

交通網絡
日本的鐵路網絡四通八達,並以絕不誤點而聞名天下。東瀛之旅的第一站─新宿─不愧為日本第一大站,極目所及,月台數之不盡。初到之時,只是下午三、四點,但大堂已經人山人海,如果是繁忙時間,人流量恐怕比旺角、尖沙咀及銅鑼灣地鐵站的總和還要多。淘表示由於日本的公路設計不及香港,塞車是家常便飯,電車便成為日本人的主要交通工具,所以香港有「巴士阿叔」,而日本則只有「電車男」,原因就在這裡。

雖然香港的鐵路運輸規模跟日本相比只是小毛見大毛,但比較照顧住在鐵路旁的居民,興建隔音屏障,減少他們受噪音的滋擾。反觀日本,不少住宅與鐵路只是咫尺之近,甚至伸手可及,卻不見有隔音屏障。每有電車經過,聲如震天,可以想像,身在其中,絕不好受。不明白有關當局為什麼當初沒有想過這一點,或想過但認為無傷大雅,令居民活受罪。當然,如果現在才亡羊補牢,不但耗費甚巨,而且也不見得可行─既然咫尺之近,又那來空位興建?寫到這裡,再一次令我慨嘆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還經常上街示威,有理無理都要爭取一番(例如某些基層組織爭取公屋一刀切減租三成),可謂人心不足蛇吞象。

日本人的潔癖
日本人出了名有「潔癖」(並非貶義),特別是個人衛生,更是一絲不苟,這解釋了為什麼Shower Toilet在日本如此普遍。第一晚入住新宿的飛鳥酒店,浴室裝有此玩意。我最初有點猶疑,經淘介紹,放膽一試,感覺妙不可言。其後入住小涌園酒店,廁板更有恆溫裝置,可以隨意調校溫度,坐上去暖乎乎的,舒服到不得了,抵讚!當然,可能有人會認為廁紙已經足夠,無必要多此一舉。但如果你有一點「潔癖」的習慣(也非貶義),就不會這樣想了,特別是當你因為攪肚而影響了便便的硬度並疴到一屁股都係之時,必會同意Shower Toilet比廁紙更加快靚正!附帶一提,回港後在網上查過資料,原來Shower Toilet並非日本發明,而是源自美國,經日本改良後,深受日本人的歡迎,卻絕少見於其他國家。

日本人的環保意識
日本的新宿一如香港的銅鑼灣,所不同的是,空氣不像後者污濁;汽車雖多,卻沒有多少廢氣,不似得香港的「墨魚」(例如巴士、貨車等),通街放毒。或許是日本汽油的含鉛量較低,又或是其他原因,出於好奇,向淘的日本同事請教,也不得要領,算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的廢物回收真的做得十分出色,家家戶戶每日將不同種類的垃圾加以分類,然後在指定日子放於門前,方便清潔工人收集後作循環再做。這方面,香港還處於起步階段,看來要急起直追了。

垃圾分類表

日本人的敬業樂業
日本街頭有很多年青人向途人派發宣傳品,由紙巾、單張到印刷精美的時尚雜誌等等。這項工作吃力不討好,如果換著是我,一定敷衍了事,甚至「靜雞雞」將宣傳品掉落垃圾箱就當交差。但他們並沒有這樣做,反而十分盡責,落力推銷,真係抵讚。再說日本的公車司機,皆穿著整齊制服,絕不馬虎,不像香港的小巴或的士司機,衣著求其,令人尷尬。從小見大,日本人連這些小事也如此認真,其他事情還用說嗎?記得以前胡適筆下有一個差不多先生,人如其名,格言是:「凡是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認真呢?」結果自作自受,害死了自己。但死了一個差不多先生又如何?還有億億萬萬個差不多先生。中國不是有十三億人嗎?

日本人的禮義
素仰日本為亞洲禮儀之邦(不是中國嗎?是的,但那是「解放」前的事了。「解放」者,從「吃人的禮教」中「解放」出來是也),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就我所見,日本人大多十分自律,特別在公眾場所,不會大聲喧嘩,甚至避免講手提電話(公車上),以免影響他人;搭車排隊,秩序井然,絕少胡亂插隊(箱根湯本站的那個死八婆除外,見淘的《東箱事發》終章);在快餐店(例如麥記)進餐後,多數會將餐枱清理好,並將餐盤拿走,方便後來者。相比之下,大陸人實在太失禮了!

解畫:

我不是「哈日族」,不會將大和民族捧到天上有地下無,對於日本猖獗的色情事業及其他陰暗面,也無想過要為他們作一言半語的辯護。我也不是漢奸,不會忘記八年抗戰的血與淚,對日本的右翼份子(當然包括中共土匪)不願正視歷史,甚至纂改歷史甚為反感。只是人大了,理性多了,明白到不論盲目愛國或盲目反日皆無意義。要人家尊重你,最重要是自強不息。要自強不息,就要取人之長補己之短。日本戰後經濟騰飛,由百廢待興到百業興旺,只用了短短二三十年,加上日本的文化水平冠絕亞洲,老外也另眼相看。反觀敝國於「老毛時代」,只顧階級鬥爭,落得一窮二白。改革開放後,經濟雖有起色,但國民質素依然低劣,十足十一個暴發戶,若能學得日本二三事,實為中華民族之幸。

後記:

這篇遊記寫了接近三個星期,實為意料之外。雖然寫了四千字,但由於日日寫,平均每日只寫得二百餘字,速度之慢,效率之低,無出其右。說得好聽一點,是精雕細琢,難聽一點,就是死改難改,改到厭了,就求其貼出來了事。當然,以我的性格,就算貼出來後,恐怕還會死改難改,改之不盡,所以短期內都不會有終定本的出現。

東瀛遊記” 有 6 則迴響

  1. 我之前去日本嘅時候都同你有同感,就係交通費極貴,仲要係平民用嘅交通工具都好貴,真係唔駛食淨係出去行吓已經駛唔少。另外,食同著都係高水平消費,真係帶少D錢過去都唔得。不過日本雖然消費高,但係俾人感覺物有所值。起碼你去到邊度,無論你有冇幫襯,都絶對不會受到不禮貌待遇,服務態度又好。單係去便利店買支水,個收銀員一定會雙手將你買嘅野遞上,然後好恭敬咁講一句多謝。唔會似得香港咁,俾咗錢之後都未趕得切攞起件貨,收銀員就大叫"下一個上嚟吖",好似暗示你阻住地球轉咁。所以雖然日本仔同中國人家仇國恨咗幾廿年,但係都忍唔住要讚吓佢哋呀。中國身為禮義之邦,都要向佢哋學吓喇。

  2. 薯的遊記很新鮮, 令我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旅行才有的感動. 那時每樣事物皆新奇, 會和香港的一一比較. 現在已沒有這種興緻, 對這裏要多少錢, 什麼時候要起床, 要趕那班火車, 待會吃什麼比較關心. 值得一提的是, 北極熊於雪地或野外時毛色還是有一點點黃的(其實其他於鏡頭前很漂亮的動物仍是會髒的), 只是拍攝時候多數看不到這少少色差(一如選美會裏要看佳麗們腿上的一粒痣一樣困難). 又, 垃圾分類是做得好, 但因此帶來的烏鴉問題真是令人お手上げ(投哂降), 不知現在有否改用密封的容器而非繩網呢?

  3. 係,真係好貴,都唔知果邊d打工仔點樣捱?

    至於服務態度,日本人真係世界第一,但有時我會覺得太過誇張。聽聞有些地方的餐廳,侍應都是年青少女,她們會跪在地上,問你:「主人,你想吃什麼呢?」我覺得真變態。

    此外,在新宿的時代廣場(檔次比銅鑼灣的時代廣場更高),有電梯女郎,她們會於電梯門即將關上前,站於門外,望左望右,然後以標準手勢及說話(看上去有點像機械人)向電梯外的人表示電梯門將會關上。

    真搞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