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母語教學說起


日前,高級程度會考放榜,英文科及格率七成四,跌百分之二點一,創十一年來新低,也是自母語教學實施以來,連續第二年下跌。放榜當日,全港嘩然,而輿論普遍認為是母語教學惹的禍。

老實說,母語教學的理念不錯,我也是其中的受惠者,只是反對由政府強制執行,更加反對此舉背後的計劃經濟思維。記得當年(1998年),我還是一名預科生,年少無知,但已隱約覺得該政策牽連甚廣,萬一有什麼差池,後果可大可小,今日不幸被我言中。當然,我不是要馬後炮,只想指出,任何一刀切的計劃,難免會牽一髮而動全身,結果要不是全對,就是全錯。而根據過去經驗,後者的機會最大。相反,如果政府不是硬性規定教學語言,而是由個別學校按實際情況自行決定,即使成效有欠理想,也不會一子錯而滿盤皆落索。

其實在回歸前,香港已有英中及中中的劃分,並以前者佔絕大多數,惟不少所謂的「英中」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老師講書經常中英夾雜,甚至索性母語教學而輔以英語教材。或許是老師覺得學生的英語水平未夠班,無謂拔苗助長,又或是老帥有自知之名,與其獻醜不如藏拙。但無論如何,這都反映出前線教師的靈活變通,懂得因時地而制宜,其彈性絕非一刀切的母語教學政策可比。

況且,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結果往往出人意料,就以強制性母語教學為例。先勿論該政策是否會拖低學生的英語水平,其標籤效應卻是不爭的事實。可不是嗎?在政府一聲令下,次等學校被迫棄英從中,只有少數傳統名校可以繼續維持英中的優越身份。作為家長,你會如何選擇?雖然有關當局屢次解畫,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們實在難辭其咎。

而更重要的是,教育官僚既然手握大權,為公為私,也要幹一番事業,於是設計出各種各樣的「偽專形式主義」遊戲(李天命語,泛指一切虛假的、巧立名目的表面工夫。這些工夫看似專業,實則多餘,卻又經常利用專門術語來掩飾其空洞),美其名為教育改革,實際上卻是外行領導內行。而老師為了五斗米也只好折腰,被迫於公餘時間進修或參加什麼語文基準試,又要出席各類型研討會以及填寫大量的申請表或評核表等等。撫心自問,幹這些無聊事,除了可以滿足教育官僚的權力慾外,又有什麼意義呢?也難怪愈來愈多教師投訴無時間及精神改卷備課了。

針對以上問題,經濟學大師佛利民提出學券制,建議政府將資助學校改為資助家長,即按照每個學額的資助金額,以學券形式分發給學生家長,再由他們決定報讀那一間學校。在這情況下,學校直接向家長負責,而教師也可將焦點放回學生身上,因才施教,而不用再花時間應酬那班教育官僚。

當然,學券制的相關細節可以討論,但大方向不變,即教育官療應該把權力下放,讓學校因時地而制宜;並在教育市場引入競爭,既可汰弱留強,也還家長和學生一個選擇權。

從母語教學說起” 有 3 則迴響

  1. 小徒---華同學

    師承—著先生一脈, 對’母語教學’此禍人之策,深感認同.

    因緣際會, 晚愚亦是母語教學下之產物, 英文水平之高, 實見於屢戰屨敗的英語會考之成積, 只是小弟幸遇恩師指點指點, 才能混得過去, 更有幸踏入大學之門

    但反看小弟於高中時代的同學, 就淪為政策下的被害之物, 英文及其他會考科目成績慘不忍睹, 會考放磅之日屍橫片野…文、理和商共四班一百六十多名的中五會考生, 可憐只得約四名學子拿得十四分或以上…, 而中國語文的合格率, 亦見得令人沮喪, 中英文錯配(Cross over)更見一絕, 例:’Help Help my hand’ , 便是幫幫我手的意思

    ‘七零部隊'(註一)的出現,母語教學直接孕育而來,學校母年平均水平雖很兩,但所知的師兄姐, 亦不致於全部F 或以下,但小弟所知的師弟妹,卻一年年淪為部隊的猛將,為會考合格訊率拉到更低數字 可謂令不少家長和老師痛心

    當然, 不可以單單把這今人’激奮’結果全懶於母語教學, 學生本身的學習態度和師資亦尤為重要, 但是, 打著請救各成績平平的學於水深火熱而生的母語政策, 卻不見有效,反之而來是一場大災難

    來個比較, 更可憐的結果是中文中學普遍於會考中文科成績比英語學校更下一層, ….哪…又是什麼原因?是他們的語文太好, 還是我們是語言障礙呢?

    不不不, 對吧!!自己手字寫得不好,就不要說別人字太秀

    小徒劣筆及見解,有愧授業之恩,望諸君不要因小弟惡名,染於老師身上

    註一: 七零部隊為七科全F 或 U的同學

    晚愚: 華同學字

  2. 哈哈,不要這樣說,有你呢個徒弟係我既榮幸,你可能唔知,我經常同人講,我只用了半年時間,不足三十堂,便令一個理科生於高考歷史科合格. 雖然我對自己的 “教學表現" 頗有信心,但要不是你有呢方面既潛質,又怎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呢? ^^

    至於英文,我則不敢邀功了.記得大家的英文都係殊途同歸—靠看英文報字,串生字學回來,可謂海兵鬥水師.

    經濟學嘛,我樂意教你多一點,如果你想學多一點的話,還有心理學哩.

    至於音樂,我還要向你請教,總有一日,我要考他一個五級樂理文憑哩,還有鋼琴,始終是我的情意結,到時有勞你了.

    關於母語教學,唉……都係果句,政府唔應該一刀切強制執行,為乜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