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不是蕃薯


上星期五晚往灣仔書展,仍是如往常一樣擁擠,本來打算不來了,但薯表示未到過,結果還是來了。而未進入書展前已有打算今年不買殺悶思維

認識李天命是因為同學介紹我看思考藝術一書,及後因緣際遇,想不到真的認識到他和一眾網友。那年我一口氣買了他的大部份著作(其實認真讀過的才不過思考藝術一書),現在仍於手機內存有與他的合照,有人說他壞話時,總忍不住要為他出言辯護。

我從沒有打算從思考上駁倒他(無謂自尋死路),思考藝術一書對填補自己思維上的一些漏洞極為有用,但個人就是接不通並認為沒有需要跟隨別人的基點哲學。對人生處世的事感興趣亦期望成為哲道行者,但由於世上資訊太多,時間太少,必須作點取捨。李先生於每本書重申重點是他的選擇,沒有問題,而作為讀者的亦自然可以有其選擇。相信李生(並非明報)會樂於見到,讀者懂得經過獨立理性思考選取對自己腦部更需要,更合適的養份,而非一隻人云亦云的人形鮑魚。個人認為陶傑的專欄某些時候比李生的詩更富詩意,一些古老諺語會比他的警句有用。當然,有些人聽到可能會不高興了。這些都是不相干的,完全沒有能力影響李生的書的價值,亦絶非我的意思。不買殺悶思維,完全是個人選擇,並無意(亦無法)貶低此書價值。

結果打算執平價書的我們收穫甚豐,薯買了連殺悶思維(我始終沒有買)內的四本書,我亦買了戴蒙的另一著作第三種猩猩及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簡體版。雖然簡體字真的很醜,但將貨就價,也罷。近來看書的速度每況愈下,不知何時再能寫個書評。

原來我不是蕃薯”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