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erich in Hong Kong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八點正,看到Martha Argerich在文化中心音樂廳的舞台上出現,我才算放下心頭大石。早已知道她我行我素,脾氣一如Carlos Kleiber,稍一不滿意,就拂袖而去。今次能夠在香港聽到她,實屬萬幸,康文署應記一功。

當晚的節目是貝多芬的C大調第一鋼琴協奏曲及蕭斯達高維契的D小調第五交響曲。老實說,我對這兩首樂曲十分陌生。雖然前者出自「樂聖」之手,但畢竟是早期的作品,風格不算突出,難免會給後來者﹝如帝皇協奏曲﹞比下去;後者則暫時不是我那杯茶。當然,這些都不重要,只要演奏者是Argerich,不論是什麼節目,也不理票價如何,也要捧她的場。或許是歲月摧人﹝今年是六十五歲了﹞吧,當晚的Argerich減少了早年過多的火花﹝貝一也不是什麼炫技曲﹞,比較四平八穩,但「安歌」﹝慷慨地奏了兩首﹞部份則十分精采,大有盛年時代的影子,但那已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事,而數數手指,我第一次聽她的唱片,也是十年前了。

記得當年家中的唱片藏量屈指可數,故經常跑到圖書館的視聽資料室聽音樂。某日我如常「潛水」,隨意選了一張柴記第一鋼協的唱片欣賞。負責鋼琴獨奏的正正是Argerich ﹝Philips: 446 673-2﹞,但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她為何許人,只知道Horowitz是該曲的權威,技巧之高,無人能及。但我錯了,眼前這個「不知名女子」竟然巾幗不讓鬚眉,火花四射,速度驚人,有如脫疆野馬,刺激到不得了。聽她彈快速音階,既急且勁,但又不失流暢,像行雲流水,真是當今一絕!其後看了著名樂評人黃牧的介紹,方知她是女中豪傑,技巧連Horowitz和Michealangeli都讚好,暗暗慶幸自己英雄所見略同。

而Charles Dutoit的大名亦早已有所聞,但今次還是第一次聽。跟上一代的指揮大師相比,Dutoit談不上有個性,但能夠將中國廣東國際音樂夏令營樂團﹝單看名字,比什麼電台廣播樂團還要趕客﹞訓練得有聲有色﹝弦樂組的齊一度幾近無懈可擊,音色也尚算豐滿,木管及銅管也不錯,不能苟求了﹞,足見他是一名十分出色的樂團訓練大師,絕非浪得虛名。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有機會聽到Carlos Kleiber,Martha Argerich及Richard Clayderman的音樂會。Kleiber 年前仙遊,Argerich則剛聽完,現在的目標只剩下「鋼琴王子」了。

Advertisements

Argerich in Hong Kong”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