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諾貝爾不止於搞笑


昨日於web surfing期間看過1991年起主辦的搞笑諾貝爾,於這裏看到最早二零零二年的得奬名單。發覺有些獎項,其實除了有趣,還頗具實用價值。

例如二零零二年的分析狗隻語言日本玩具「汪汪語言機」、西班牙的貓狗洗澡機;

二零零三年發現印度有好幾千人因為官員收賄宣布地主已經身故;

二零零四有卡拉OK得和平奬,如何遮掩禿頭等 。

以往的發明或發現,往往起源於好奇心和興趣,我不知道牛頓看蘋果成癖是否為了什麼短線有用的目標。但其實搞笑諾貝爾,是否不叫IG ﹝略嫌貶義﹞,改稱Fun Nobel更合適 ?我相信於台上掃紙飛機的真正諾貝爾物理學得奬者Roy Glauber會有同感。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