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塔羅牌


我使用的塔羅牌(1)

鬼皮書的靈異故事與白巫術曾是伴隨我成長的重要部份,中學時很多女同學也愛玩占卜牌、聊星座、校園不思議事件等等。當然說很多是指很多同學「愛」被占卜及被嚇,我則愛替她們占卜及嚇她們。:-P 隨著長大和畢業,同學們都忘記了這些小事。但也許個人比較無聊,這種對神秘事物的興趣一直繼續下去,除了做過黑巫術的實驗,還繼續使用塔羅牌為朋友解答生活瑣事,一方面可以無故的弄哭他們(2),另方面可驗證塔羅牌的威力。根據有限的井底式(3)研究,得出來的結論是「塔羅牌很準」。

既然塔羅牌是源於占星術,醒覺我應該再細讀西方的占星術。看了數本占星術入門書,發覺「占星術在解讀一個人的性格上很準」(4)。然後我又想,既然西方的占卜如此有根據,那東方的命理研究又如何呢?如是者由奧修禪卡起、黃大仙求簽、廟街算命、諸葛神數紫微斗數、易經鐵板神數以至動物占卜都一一試過。結果卻令人沮喪,除了形容性格的部份,很多也不準(5)。

為甚麼會如此?也許,我們雖然不知道甚麼叫cold reading,但很多人都有傾向去選擇性接收自己想聽的說話。一般而言,我們都喜歡聽讚自己的說話,而再去理性思考講者目的這程序往往已是第二步。成功的相士往往亦是成功的推銷員,記得的方法有先用讚美的說話去降低你的防衛意識,然後進一步與你溝通,言談間試探你是否軟弱的人(6)。是的話則看你的眉頭眼額,說你想聽的。不是,則送客或含混過關(7)。據我所知,有些人還會因為給某某相士「催眠」,相信自己可做某事或某事會發生,而不自覺的朝那方面努力。

這陣子看到除Peter So,麥玲玲外,更多「高人」湧現去分這個豬年運程餅,不禁懷疑是否真的如此好賺。猶記得04年新聞透視的流年運程節目中已比較過不同書藉的不同說法,觀乎個餅可以養活更多人這點,似乎香港人迷信的程度並無減輕。

而我呢?夠了。對一切可用back test(8)驗證結果的占卜,給它十多年的機會已經很足夠。近年來已不斷對朋友說塔羅牌是很模稜兩可的,一隻牌可以有廿個解釋,視乎占卜者的功力(9),可以騙過很多持「開放」態度的人。說封印,當然不是誠心冥想再以黑布包裹並放於屋中北面這個意思,而是說我在此牌裏已找不到再多的娛樂性,失去興趣了。

註:

(1)這是我愛用的deck.

(2) 我不是變態,只是絶望的人往往很脆弱。曾經試過有朋友與男友之間的相處有些問題,我用她作實驗對象擺了個Celtic cross spread,當解說到她欺騙了男朋友一些事,還未來得及看那隻代表男友會否原諒她的底牌時,她已經激動得看不下去。

(3)這是我形容那些sampling size細,無甚代表性的統計方法所用的形容詞。

(4)例如於yahoo這種起命盤和解讀方式,我繼續井底式的拿去問朋友,不計薯或曹宏威式回答,至今得到最差的答案是「個core都幾準o既,細節就差d」。其餘大概籠統地答幾準。 至於為何不計薯及曹生,是因為前者以心理學觀點著眼,後者以科學方式看事情,兩人同樣不能以「開放」態度看占卜。

(5)試以占卜預測下期六合彩號碼。

(6)曾試朋友推薦「準到喊」的鐵板神數,那位柏XX先生空有一堆銜頭,他先以紫微斗數測一下我的八字正確與否,說了很多關於我近年發生的事,我一一說不。他再試前後兩個時辰,我仍說不對。最後他的結論是「你的八字不正確,請確認一下再來」。自己解不通就說我八字不對,我媽可是於醫院看著鐘生產的,如何不對也不可能有六小時的偏差。又,她常說我生於盂蘭節鬼門關大開香火最盛之時。:)

(7)於廟街看相時我當面駁斥相士說我桃花旺時,他則顧左右而言他,說「桃花旺你不一定會知道,可能暗地裏很多人喜歡你」。你說荒謬不荒謬?

(8)這裏指時間一過去便可證實相士說法是否符合現實。

(9)能否觀人於微,經驗足夠與否等等。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