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四十週年首看丁抒


丁抒先生的著作就這麼兩本,要麼是惜字如金,要麼就是見識過「偉大領袖」的事蹟後,認為世上再沒有甚麼值得寫。個人傾向相信後者。

1. 《陽謀》

摘自作者的序言:

我這本書--《陽謀》,只是一口小小的銅鐘。上面記載著毛澤東執政的前半期發生的一個主要事件--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鬥爭」。在那場比秦始皇焚書 坑儒遠為酷烈的運動中,約一百五十萬人被扣上「右派份子」、「中右份 子」、「極右份子」、「反社會主義份子」和「壞份子」的「帽子」,被迫害至家破人亡,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是知識份子。從反右開始,毛澤東政權走上了一條不可逆轉的暴虐、衰敗之路。本書即為此一事件發生前後中國社會的真實記錄。

2. 《人禍》

摘自劉賓雁先生的序言:

中共第一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對即將赴安徽就任中共省委第一書記的李葆華說:「回去以後,把前三年的歷史寫本書。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編劇演。再勇 敢些,就立碑傳給後代。」多少年過去了,在輿論一律的中國,書沒有問世,劇沒有登臺,碑更沒有能豎起。由於接著而來的文革浩劫為害更烈,那場人禍反被淡化 了。文革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但同樣應當永誌不忘的是導致無數同胞在絕望中餓死的那場「大躍進」、「大煉鋼鐵」以及禍害二十餘年的「人民公社」運動。如果想 到那死亡的數目相當於、甚至大於日本侵華殺害的我國同胞的人數,我們便會同意劉少奇「立碑傳給後代」的意見了。……丁抒先生為中國和為世界寫出部取材相當詳盡的第一部書,來揭示這場中國史上罕見的民族悲劇的真相,無疑是一個重要貢獻。

淘按:

80年代中學歷史課本裏一字不提的歷史,我想現在大概一樣。當世上還有不少「潮」人穿著毛澤東頭像的服裝,無知的甚至於家裏掛著他的畫像,還時不時 看見有某某引「毛主席」語錄之時,終於在薯的介紹下,看到這短暫但遺禍甚大,被遺忘了數十年的歷史。只消看首一章,已可得出薯的結論,毛澤東是魔鬼,希特拉在他面前亦會輸得心服口服,而拉登布殊之流則完全不入流。為甚麼?因為人家主要是殺外敵,我們的「偉大領袖」呢?只殺自己人。

作者描述五十年代大陸發生的事實,領袖利用種種手段去實行他的極權主義,令千千萬萬的人民受害。事隔短短數十年,似乎我們對歷史仍意識薄弱,只記得仇視日本人,而忘記了最大的人禍不在外而在內,不得不認同薯說的「當毛澤東紀念堂一日有人參拜,我們確實沒有資格怪日本人參拜靖國神社」。這不是說我們錯就等於別人對,情形只如老師計錯了一條加數後,很難說一幼稚園生計錯微分一樣,不是理虧不能面對學生, 而是無力面對自己罷了。若再訴諸無知歌頌毛主席一句,枉為人矣。

所有歷史的教訓,和本書不約而同,千萬不能讓你的政府得到過多的權力,更正確來說,絶對不能讓她太有錢。無可否認老毛是喪心病狂,但亦只是常人,一個有點頭腦並得到極權而腐敗的人。反觀香港現況,我們無能力監管政府每一件事上的花費,而只能道聽途說地知道她轄下機構用盡一切方法洗掉每年多餘的撥款, 以免下年被扣。好好的路面掘起重鋪、電視上常見垃圾廣告、生人霸死地硬要添馬艦地皮、花一億請流行歌手唱歌、迪士尼批地……例子多不勝數,還好意思問人要錢擴濶稅基?何不好好地讓人民擁有屬於自己的財產,將政府的家長角色扮演遊戲還給我們玩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