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午餐心理學


上星期,房委會大會通過公屋租金可加可減機制,租金跟入息掛鉤,自由浮動,以免浪費公帑。撇除枝節及沙石﹝可以容後再談﹞,如此德政,應該不難取得社會共識吧?

未必!當日所見,示威者無處不在,大喊口號,狀甚可憐,好似全世界都欠了他們甚麼的。但撫心自問,公屋雖然簡陋﹝和諧式另計﹞,但勝在實用,加上配套設施齊全,街市、商場、球場、公園、車站、中小學及社區中心等,應有盡有,猶如一個小社區,自給自足,十分方便。將貨就價,絕對是物超所值*,還有甚麼不滿呢?

是因為他們太窮,連一千幾百元的租金都無法負擔?天曉得!我只知道綜援戶不用交租,有社署代勞。而其他住戶就算一時手緊,周轉不靈,也可以向房署申請租金援助,一經批核,最多可獲半價優待,算是仁至義盡吧?所謂租金貴,負擔大,在我看來,恐怕是誇大之詞。

不要將房署跟領匯相提並論。後者在商言商,無理由慷股東之慨助人發達,收取市值租金也是無可厚非。但公屋是福利,任何一個聲稱「以民為本」的政府,都不會蠢到冒天下之大不韙,瘋狂加租,與民為敵。政治成本太高,大家少擔心。

租金既非太貴,加租空間亦有限,但改革仍然舉步維艱,無他,皆因公屋居民吃慣免費午餐,吃得多了,以為理所當然,是應份的。相比之下,市值租金反而貴得不合理,令他們望而生畏。現在房署引入可加可減機制,租金隨經濟起伏,有自由市場的「影子」,杯弓蛇影,喚起了他們潛意識的恐懼,怎會不站出來抗爭到底?

也難怪他們。想當年,我還是學生,做甚麼都有優惠,習以為常。幾年前畢業,不再是「特權階級」,開支因而倍增,十分苦惱,久久不能釋懷。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我習慣了學生價,先入為主,一時間改不了,才會有肉痛的感覺。一個幾毫尚且如此,何況公屋租金跟市值相差以千元計,要說服他們改革只是「和風細雨」,不會超出他們的負擔能力,其困難可想而知。

記得芝加哥學派元老戴維德曾經講過:「拔除一個信念,比拔除一隻牙齒還要疼痛,況且我們沒有知識的麻醉藥。」信念有大有小,大至迷信共產主義,小至「免費午餐情意結」,總之時間愈長,就愈是根深柢固,也愈難改變。

重點來了。世上沒有免費午餐,這是對的。物有盡而慾無窮,凡事有得必有失,以市價作指引,得失高下立見。最怕政府干預,扭曲市價,訊息傳遞有誤,資源錯配亦在所難免。不過最近發現,被扭曲的,又何止市價?還有普羅大眾的「價值觀」;原本值錢的﹝公屋﹞,變成不值錢﹝一千幾百都嫌貴﹞;合理的﹝市值租金﹞,也變成不合理﹝剝削、欺詐,任你說﹞。所以話,自古以來,改革之難,難過登天,原因就在這裡。

跟有情意結的人講道理,有如對牛彈琴,無用的。最好給他們做心理輔導,消除情意結,面對現實,方為上策。只是公屋居民一百幾十萬,你話點算?

* 同樣價錢,只能在舊區的唐樓租到一間不足百呎的板間房,環境之惡劣,想起都頭痛。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6年12月12日號 A07版蘋果批專欄

Advertisements

免費午餐心理學” 有 4 則迴響

  1. 無錯。

    不少「討論」就是因為「字眼」的問題,令雙方產生誤會,最後雞同鴨講,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實在可惜。

    跟人辯論,講道理不一定足夠,有時須要做埋心理輔導員,替對方解開心結,令辯論 / 討論重回正軌,真係一點也不簡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