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的離間計


真係無陰公!可憐佛老屍骨未寒,嶺大的許寶強就急不及待出來「抽水」,指摘佛老數典忘宗,不懂國富精神,無資格繼承史密斯的衣鉢云云。

堂堂一個經濟學泰斗,竟然不懂國富精神,要許寶強「指點迷津」?真是天大的笑話!不要忘記,許寶強只係搞文化研究,經濟學不是他的「專業」,卻又班門弄斧,教訓起佛老來,真是何德何能?

當然,人總有錯,佛老也不例外。要判斷誰是誰非,到底還是要講道理的。問題是,許寶強究竟講了什麼「道理」呢?

說出來有點搞笑。他聲稱「重讀」《國富論》後,「發現」史密斯並非「只講私利,不談道德」,反而有情有義,強調制度要公平,不可偏私,又贊成保障弱勢社群,認為「高工資」及「低工時」對工人有利,值得支持。連消帶打,「暗寸」今日以佛老為首的自由派,反對公平競爭法、最低工資及最高工時,是助紂為虐,違背了史密斯的「原意」。

如果史密斯在天之靈,知道有人如此「解讀」他的說話,恐怕會氣得七竅生煙。可不是嗎?撇除「公平」二字意思含糊不論﹝可以請教李天命﹞,試問在自由派裡,有誰會反對保障弱勢社群?又有誰不嚮往「少勞多得」?不要將最低工資及最高工時跟史密斯的言論混為一談。前者是方法,後者是目標。目標得一個,方法可以有很多,如何取捨,要看成效。立法規管工資工時,只會適得其反,不是一個好方法。一如口渴要飲水,但肯定不是海水,更加不是天拿水。

如此簡單的道理,經濟人當然明白,不會上當。只是許寶強的「對象」不是我們,而是普羅大眾;透過拿史密斯的「好言相勸」大做文章,陷自由派於不義,讓讀者以為我們鼓吹「市場萬能」,排斥道德,是「偽自由派」,這真在是天大的冤枉!

無錯,我們相信市場之能,懂得自我調節,不用政府胡亂干預。但我們也明白,調節需要時間,是長是短,取決於競爭的強度。換言之,競爭愈激烈,市場的運作就愈暢順。相反,政府就要發揮作用,協助市場重回正軌。但山高皇帝遠,政府管不了那麼多,顧此失彼在所難免,這時就要靠我們的自律──最起碼的自律,不要因為無王管就胡作非為。

要社會成員自律,離不開道德灌輸及倫理規範。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你要搞好清潔衛生,政府與市場缺一不可。但張五常教授提醒我們,若沒有相應的風俗習慣作配合,只會事倍而功半。風俗習慣不是一朝一夕,要由細做起,潛移默化,教孩子注重公德,他們長大後,就會奉公守法,既可補市場之不足,又能減低政府的監察費用。

由此可見,自由派既非支持無政府主義,也不是「只講私利,不談道德」。許寶強以為我們不懂國富精神,若不是太無知,就是太無賴,有意混淆視聽,離間自由派,欺騙讀者。

我無意一竹篙打一船人,深知左派也有講道理的。想當年,有一個老左派叫蘭格﹝Oskar Lange﹞,是米塞斯的死對頭,但承認受到他的啟發,知道「競爭」的重要,將之融入計劃經濟中,發明「競爭的社會主義」﹝Competitive Socialism﹞。蘭格不敢邀功,建議在中央計劃局的大廳裡樹立米塞斯的銅像,以垂永紀。這是識英雄重英雄的表現,怎會像今日許寶強之流的左派那麼無出色,不學無術,只懂得耍手段、玩離間!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6年12月23日號 A07版蘋果批專欄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