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多利的「集體回憶」


「天星保衞戰」一役,雖然終歸失敗,但間接提升了市民的「保育意識」(「保育」二字明顯有語病,但「入鄉隨俗」,姑且用住先),總算統戰成功,一眾「保育人士」應該飲得杯落。

最難得是政府懂得「汲取教訓」,於上星期推出諮詢文件,詳列五百幢古蹟,如何處理,要參考「民意」,不會置廣大市民的「集體回憶」於不顧云云。細看之下,發現其中包括近日「人氣」急升的域多利監獄,奇怪監獄都有「集體回憶」,香港的治安幾時變得那麼差?

老實說,本人喜歡懷舊,愛讀歷史,經常發思古之幽情,深信古蹟自有其價值,不論有無「集體回憶」,都應該盡辦法予以保留。而古蹟之所以為古蹟,除了年資外,也要看是否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以「集體回憶」來替古蹟加分,一來主觀,二來難以量度,並非上策。

就以天星碼頭為例。有人力主保留,因為它盛載 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問題是,「集體回憶」包含喜怒哀樂,不可能盡是美好。「天星保衞戰」之所以一呼百應,是因為「香港人」(尤指於港島區居住或返工的 人)對它有好感。但域多利監獄呢?有種的話,不妨向那些仍在生的釋囚做一個民意調查,看看他們是否想保留這座監獄。但要記住,事前最好有心理準備,他們的 意見不一定中聽。

歷史可以作證。法國以前有一座巴士底監獄,歷史比我們的域多利還要長幾百年,出名「有入無出」,是共和前的專制象徵,自由人對它恨之入骨。一七八九 年,法國大革命爆發,憤怒的群眾攻陷了巴士底,將整座監獄夷為平地,並將拆下來的石頭鋪在塞納河的協和橋(又名「革命橋」)上,供人踐踏,以洩其憤。

再說德國,二戰後分裂為東西德,東德被蘇共赤化,從此一窮二白。為防止東德人逃亡到西德,東德在邊境築起了一道柏林圍牆,擅闖者一律格殺勿論,人稱 「鐵幕」。直至八十年代末,東歐變色,共產政權兵敗如山倒。東德人見機不可失,紛紛拿鐵鎚鋤頭,走到街上,三扒兩撥,就將那道充滿「集體回憶」的柏林圍牆 推倒了。

巴士底的淪陷,錯在法國人的「集體回憶」;柏林圍牆的倒下,不用說,「罪魁禍首」也是東德人的「集體回憶」。法國人怎樣想我不知道,但不少德國人對當年的衝動感到後悔,這是事實。可惜大錯已經鑄成,無法挽回。昔日的圍牆,只成今日的追憶。

當然,論年資,論價值,域多利不可能跟巴士底及柏林圍牆相提並論,但在香港這塊開埠不足二百年的土地上,已是彌足珍貴;加上不像天星,沒有非拆不可 的理由,不用考慮了,當做下好心,把它完整地(包括F倉)保留下來吧!諮詢民意,不但多此一舉,而且認真做的話,恐怕會適得其反,這又何必呢?

不要誤會,我並不反對諮詢,只針對那些「濫諮詢」,甚至「假諮詢」,而後兩者是特區政府的「專長」了。無辦法,小圈子選舉產生的政府,自知缺乏民意 基礎,所以事無大小,有理無理,都例必諮詢一番。表面上是尊重民意,實情是作賊心虛;而愈是諮詢,就愈顯出其缺乏主見,卻又誇誇其談甚麼「強政勵治」,真 是笑話!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1月17日號 A08版蘋果批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