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來啦!


上星期六,我由沙田一口氣跑入粉嶺,全程兩小時,都在預計之內,心中的喜悅非筆墨所能形容。

開心的,不是因為「登上高峰」,而是「重上高峰」,當中的分別只是一字之差。事實上,早在三四年前,我已經征服了「半馬拉」(二十一公里),正打算向「全馬拉」進發。但大學畢業後,因為拍拖及工作,疏於練習,狀態一沉不起,無復當年勇,連跑十公里都氣喘肌肉痛,身形亦開始發福,意志消沉可以想像。

回想昔日的高峰期,我經常連同兩位跑友,三人行,夜戰吐露港;在星光下,公路旁,我們奮力前進,逢人過人,逢(單)車過車,誰與爭鋒?

三人中,最強的是昌哥,人稱「鐵人昌」,體能驚人,冬天十二、三度也只穿短袖T-shirt。而最令我佩服的,是他的長跑天賦,雖然起步勁遲,長跑年資不足一年,但進步神速,如有神助,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我們放到無影。自大如我,也輸到心服口服。

另一人是國龍,年紀最輕,跑慣中短距離及越野,爆炸力強,惟耐力不足,可謂有前無後,打死罷就。

我自己呢?哈哈,人稱(或自稱^^)「馬拉松之鬼」,愈夜愈見鬼。特點是慢熱,經常坐失先機:由沙田出發,未到體院已看不到昌哥及國龍的背影。但勝在後勁凌厲,一旦上力,則愈戰愈勇,轉眼之間,就能收復失地。即使強如昌哥,若前段無法放甩我,後段也無必勝之把握。

還有一位朋友,叫志豪,不時踏單車「護航」,沿途提供補給。

比拼連場,美好回憶俯拾皆是,最經典的,莫過於「和合石之役」。當晚,我們三人首次挑戰沙田至粉嶺,事前約好沙田至太和一段並肩而跑,邊個放就正衰仔;太和至粉嶺就各自發揮,一決高下。

前半段,我們以均速約每小時十二公里由沙田跑到大埔,期間各自盤算,何時發力,大家心裡有數。至臨近太和火車站,只見國龍一馬當先,走在最前,我和昌哥則靜觀其變,認為他耐力不足,不可能由頭帶到尾。果然,國龍放不了幾百米,速度就慢下來,過不了多久,就被我們反超前。至水霸前的長命斜,昌哥開始發力,愈跑愈有,我不欲被拋離,也被迫提前發力,將國龍遠遠甩在後面,志豪則陪伴他左右。

過了發電站(近康樂園),進入村路,我和昌哥保持約二十米的距離。昌哥不愧為「戰神」,高速快放,幸好我已上力,速度提升至每小時約十五、六公里,始終沒有被他放甩。至臨近和合石(即接近粉嶺終點),心感時機成熟,於是使出絕招「末路狂奔」,以極速衝前,短短十多秒就追貼昌哥。他見我來勢凶凶,亦「開足馬力」,與我「怒爆」最後一段。正當大家鬥得難分難解時,卻見前面有修路工程,行人路變窄,只容一人通過,我見機不可失,將速度提升至極限,終於給我搶閘成功,平生第一次超越昌哥,贏得漂亮的一仗,後世稱為「和合石之役」。

雖然離終點仍有一小段距離,但大家知道勝負已分,所以一齊慢下來,互相祝賀,識英雄重英雄。至終點時,回頭一看,不見了國龍及志豪的踪影,等了一陣,仍未見他們出現,正覺奇怪,心想是否有意外?此時,一輪小巴駛至,有人下車,竟是國龍!不久,志豪也踏著單車趕來。原來國龍跑到發電站時,聲稱因為 「急屎」而放棄,改為搭小巴返來粉嶺,但仍然比我們慢,可見他當時確是大墮後。

俱往矣。昌哥已經成家立室,忙著養妻活兒,絕少能抽空跑步;國龍則專注校內比賽,專研中短距離,放棄長跑。只有我「血仍未冷」,心中仍有一團火,就算狀態大不如前,近月仍努力練習,誓要重上高峰。幸好老天爺還算關照我,讓我於前日一嘗心願。只是昔日戰友已不在身旁,孤身走我路,勝利的喜悅無人分享,難免有點落寞……

Advertisements

返來啦!”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