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人要向胡鴻烈學習


政府慷納稅人之慨,一擲三億元注入「電影發展基金」,美其名是為名氣不大或有意嘗試非傳統製作的電影人,解決融資問題。審批標準日前正式出爐,規定 受資助電影的內容不可包含色情、暴力、罪行、恐怖、性事等十多種主流電影常見的元素,也不可侮辱個別種族、宗教及性別等,以確保公帑資助的電影,不會違反 社會接受的道德標準及社會價值觀云云。

香港電影導演會會長陳嘉上認為以上準則是「對導演的一種侮辱」。他舉例:近年多齣揚威海外的港產片,如《無間道》描述黑社會及卧底活動、《伊莎貝 拉》當中有性愛場面,而早年曾奪多個獎項的《人肉叉燒包》也充滿血腥暴力。幾乎每部得獎電影均有政府「不建議出現」的場面。如果要禁絕一切商業元素,還有 誰願意投資?

政府為資助設限,無疑是扼殺創意,陳大導對此感到不滿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可有想過,政府使的是公帑,不是私己錢,要向公眾交代,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怎會資助你開拍像《人肉叉燒包》之類的電影?萬一上畫後社會譁然,輿論又口誅筆伐,這個責任由誰來負?

站在政府的立場,沒有甚麼比政治正確更重要,寧可矯枉過正,也不可以手下留情。還記得不久之前的廣管局風波嗎?一個強烈勸喻:同志特輯要持平、電影不能講粗口,就引起社會極大的爭議。

政府既要平衡各方利益,又有背不盡的包袱,只好按本子辦事,這也是無可奈何。如此簡單的道理,香港電影人就是不明白,還要指望這個創意零蛋的政府帶頭扶助創意工業,豈不是強人所難?

當然,無人會反對誠意電影,甚至藝術電影也可以有商業元素;不論是打打殺殺,還是翻雲覆雨,都可以跟藝術扯上關係,只要在後面加上「美學」二字便 可,例如「暴力美學」、「人體美學」等等,任你說,有甚麼不可以呢?問題是,應該怎樣分辨?是商業還是藝術、是賣弄色情還是劇情需要、是血腥暴力還是點到 即止?這些問題,往往涉及價值判斷,爭論一億年也不會有結果。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要得到政府資助,就要接受政府審查,創作空間難免會有所限制;要 隨心所欲,想做就去做?當然可以,但資金方面就要自己想辦法,不能靠政府了。又要政府資助,又要政府「隻眼開隻眼閉」,是否太過大貪?

如果香港電影人有志氣、有理想,真的有心想搞好電影業,就要效法樹仁大學創辦人胡鴻烈博士,敢於向政府資助說不,憑本事幹出成績,而不是仰人鼻息。 當年胡博士知道一旦接受政府資助,就要放棄四年學制、不能實踐自己的理想,所以寧可辛苦一點,都要自力更生。胡博士的風骨,絕對值得香港電影人好好學習。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4月17日號 A22版蘋果批專欄

Advertisements

香港電影人要向胡鴻烈學習” 有 2 則迴響

  1. 我對兩鐵合拼認識不多,好難三言兩語就講得通。

    關於抽起廣告一事,我估計,部份立法會議員擔心該廣告會對他們在審議兩鐵合拼一事構成壓力,所以表示質疑,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當然,言論自由又是一個問題,很難下判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