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改名「應用玄學研究院」


審計署的報告揭露官僚浪費,動輒一千幾百萬,早已見慣不怪。但今年有點不同,全城的焦點都集中在一宗區區十八萬的糊塗賬上,無他,只因名稱科學化的 「應用科技研究院」,竟然濫用公帑請風水師就新院址提供意見,其荒謬程度,一如(比方說)警務處請義和團教飛虎隊玩神打,可謂匪夷所思至於極點。

社會譁然,輿論又口誅筆伐,應科院行政總裁楊日昌迫於無奈,只好走出來解畫,辯稱他們並非迷信風水,只是入鄉隨俗,所以請風水師來「做場戲」,僅此而已。被問及今次引起軒然大波,會否引咎辭職,楊總裁說自己「做得很好」(doing a good job),毋須辭職,一臉得戚,彷彿在說:看你奈得我甚麼何!

如果楊總裁真係「做得很好」,我們當然無可奈何,問題是,「做得很好」究竟所指何事呢?是指他的份內事,還是指入鄉隨俗?楊總裁沒有說清楚就拂袖而去,既然如此,我們惟有靠估了。

若楊總裁所言係指應科院的成績,好明顯與事實不符。據審計署的報告,應科院行政成本竟佔總成本的四成半,效益奇低,在完成了的二十一個項目中,有十七個的財政收益介乎零至五成,當中有十一個甚至在百分之五或以下。更離譜的是,應科院是一個「大花筒」,無論是職員薪酬、額外獎金、應酬費用,以至出外公幹的開支等,大部份都是不依指引及無理據記錄在案,如此差劣的表現,又怎能說「做得很好」?

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做得很好」是指入鄉隨俗,楊總裁也是言過其實。不是嗎?有傳媒訪問著名風水師蘇民峰,他說十八萬睇一層樓,明顯高於市價,有「搵笨」之嫌。也難怪,應科院以「政府機構」的名義問價,擺明車馬是使公帑,人家又怎會跟你客氣?

再且,本地習俗何其多,豈止風水這一項?如果應科院真要入鄉隨俗,就應該一視同仁,否則會予人厚此薄彼之嫌。要「持平」,就要做到人人有份,永不落空,不能只益風水師。例如應科院下次如果再搬屋,可以考慮邀請和尚祈福,再請道士驅鬼;平日事無大小,先去求神問卜,但求諸事順利;開會要擇良辰吉日,千萬不要揀錯日子,以免有血光之災;還要在辦公室內置一尊關公像,每日早請示、晚匯報,最好也跳忠字舞;如遇是非,像審計署不識抬舉的說三道四,則到鵝頸橋找神婆打小人,不要示人以弱。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名正言順。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若要事成,必先正名。今次應科院之所以闖下大禍,皆因改壞名,只要正名為 「應用玄學研究院」,就可以免除煩惱,不會再予人口實。楊總裁,不用考慮了,我夠膽拍心口保證,貴院改名後一定萬事大吉。信我,不用十八萬!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4月17日號 A30版蘋果批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