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碼頭不拆待何時?


天星保衞戰告一段落,現在又輪到皇后保衞戰,一眾「保育戰士」高舉「集體回憶」,反對政府清拆碼頭。可惜革命還未成功,同志已毋須努力。立法會日前否決由議員郭家麒提出要求原址保留的動議,表示碼頭「冇得留低」,即將成為歷史。雖然政府承諾擇地重建,但肯定會失去碼頭的功能,只成一個「涼亭」,盛惠五千萬,是否物有所值,見仁見智。

不見得有保留價值
要保留天星碼頭,「集體回憶」還勉強說得過去,但皇后碼頭有甚麼「集體回憶」?雖然它是一個公眾碼頭,但多數只作假日遊船河之用,使用的人不多,起碼我就從來無用過。老實講,若不是近日輿論炒作,家住新界北的我甚至對它的位置也不大了了,當然更加談不上有甚麼「集體回憶」。可以肯定,不少新界人跟我一樣, 對羅湖橋的感情猶勝於皇后碼頭,賭幾多?

講到歷史價值,皇后碼頭又遠不及域多利監獄。後者建於開埠初期,有百幾年歷史,跟香港一同成長,雖然沒有「集體回憶」(香港的治安一向不錯),也值得我們保留,這一點沒有爭議。皇后碼頭又如何?翻查資料,它最早建於一九二五年,位置在今日皇后像廣場及文華酒店附近,之後因為填海拆卸,於一九五三年重建,一直沿用至今,「年資」只得半世紀,歷史價值有幾多,大家心照。

有「保育戰士」說,皇后碼頭富有殖民地色彩,因為自港督金文泰開始,歷代新任港督由英國飛抵香港的啟德機場後,皆會乘船前往港島,然後在皇后碼頭上岸。如此有「紀念價值」,難道不值得保留嗎?不過,如果按照他們的「邏輯」,啟德機場是港督最先到達的地方,在三年零八個月期間,又被日軍徵用過,可說是「兩朝遺臣」,豈不是比皇后碼頭更有保留價值?當年搬機場,又不見那些「保育戰士」身先士卒?

變身「第一貴涼亭」
不過,話又說回來,回歸十年,前朝遺物的確買少見少,有價值的,像禮賓府(即前港督府)、立法會大樓及維園女皇像等等,絕對值得我們好好保護。問題是,這個皇后碼頭,說穿了只係有名無實,除了那塊用中文書寫的「皇后碼頭」的牌匾外,根本沒有甚麼殖民地色彩可言;建築簡陋,只得幾條石柱頂著一塊大石屎,日久失修,其貌不揚,兼且「阻住個地球轉」,現在不拆待何時?

況且,政府已經讓步,大慷納稅人之慨,斥資五千幾萬為皇后碼頭擇地重建,雖然最後會變成一個「涼亭」,也是聊勝於無。試問香港九龍新界,有哪一個「涼亭」的建造費達五千幾萬?能夠得享「香港第一貴」,也算不錯吧!做人最緊要知足,見好就收,凡事不要去得太盡,以免予人搞事之嫌。要提倡「保育」,最好另覓地方,香港古蹟多的是,急需你們的「保育」,不要再跟皇后碼頭糾纏下去了,好嗎?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4月25日號 A20版論壇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