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責任是免費午餐?


心水清的朋友,應該有留意麥記最近有一個廣告,主角是一位智障員工,敬業樂業,股務態度一流,令食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好明顯,麥記希望借助廣告改 善企業形象,突顯自己是一間「良心企業」,唯才是用,不會因為你是智障就把你拒諸門外,只要你有手有腳,肯捱肯做,一樣可以獲得聘用。

無錯,麥記請人,一向經驗不拘,年齡不限,全兼識皆可,深受學生哥、家庭主婦以及失業人士等的歡迎。表面看,是麥記特別關照弱勢社群,讓他們有工可 做,自力更生。實情是麥記貪平,見他們是廉價勞工,奇貨可居,於是大手吸納,以節省營運成本。而應徵者自知競爭力不足,若不以價低招倈,恐怕求職無門,遂 與麥記一拍即合。

原本是你情我願,各取所需,卻惹來部份議員及基層組織的口誅筆伐,說麥記是「吸血鬼」,以「可恥工資」剝削員工,沒有履行企業的「社會責任」云云。 難得麥記「順應民意」,日前宣佈把起薪點由現在的十七元提升至二十元,部份地區店舖更有二十三元,更承諾繼續聘請智障人士,人數約佔總員工的百份之二,一 如以往,算是回應了社會的訴求。

不過,職工盟的李卓人對上述加幅仍未滿意。他認為起薪點起碼要有二十五元才算合理,希望麥記能夠進一步履行「社會責任」,讓員工過體面的生活。可以 肯定,在李議員的眼中,「社會責任」是免費午餐,既沒有代價,也沒有後果,大可以多多益善。但誠如佛老所言,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凡事總有代價,豈有白吃白 喝這回事?

要知道,麥記是一間上市公司,不是善堂,要顧及股東的利益,又要應付競爭對手的挑戰,不能任意妄為,假若處理不好,隨時會順得哥情失嫂意,後果可大 可小。換言之,要履行「社會責任」,也要講求成本效益,兩者之間必須要取得平衡。像今次麥記加薪,完全是一個商業決定,事前必定經過精心計算,肯定沒有 「死錯人」,才會拍板推行。套用官腔,是「平衡了各方利益」,皆大歡喜。

若然按照李議員的建議,起薪點不得低於二十五元,甚至以立法加以約朿,會有甚麼後果?可以想像,麥記在請人時一定會有所選擇,不會再來者不拒,而首 當其衝的,將會是一眾智障員工,他們難免無得留低,只能靠綜援度日,此情此景,難道是李議員所樂意見到的?為了讓學生哥多得一千幾百,卻犧牲了智障人士的 就業機會,難道是李議員所謂的「社會責任」?

不要忘記,僱主在商言商,不會做蝕本生意,要他們履行「社會責任」,最好因勢利導,提供誘因,導其向善,立法規管只會適得其反。像李議員所言,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根本不可行!

Advertisements

社會責任是免費午餐?” 有 7 則迴響

  1. Lady Cat

    完全、極之讚同閣下之見。

    這亦都近似最低工資問題, 限定了最低工資, 失業率便增加。 因為直接削弱了工人的 bargaining power

    很多年以前, 應該是廿年前吧! 貓貓的老媽被一間日資公司開除兼冇遣散費, 後來老媽找上當年的李卓人幫手。 自始, 貓貓對李的新聞分外留神。

    但漸漸發覺此人, 只是打着旗號為勞方, 目的, 只是為自己的增加知名度。 後果從不理會, 一味哄那些學歷低、競爭力低的人士支持。 若實行他提倡的免費午餐訴求, 結果將會是出賣了支持他的人士

  2. 謝謝貓貓的留言。

    你說得很對。那些聲稱「為民請命」的議員,說穿了,是只求結果,不理後果。

    如果最低工資推行後,出現汰弱留強的結果 (例如聘請一個中年漢取代阿伯做看更),他們又可以「理直氣壯」說資本家無良心,不講道義,是吸血鬼之類,然後展開新一輪的「社會運動」,爭取政府進一步的干預,沒完沒了。

    有些支持最低工資的人,開口埋口就是甚麼「社會公義」,說穿了,是希望企業能「兼負」原本屬於政府的扶貧責任。這根本就是緣木求魚。要知道,政府與市場是分工合作,角色不能混淆。

    例如我們大多反對政府與民爭利,因為這不是政府的責任;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不可能做得好,更會累街坊。同樣道理,我們也不應奢望市場 / 企業履行政府 / 善堂的職責,開倉派米 (只是比喻) 等工作,從來不是他們的「份內事」。

  3. Lady Cat

    To 薯,

    貓貓反而覺得, 社會上的每個人係要盡「社會公義」或者叫「社會道義」(可能係美好的幻想)

    雖然貓貓不會好似李卓人般要求大派免費午餐或做善堂, 但起碼, 都會要求政府出面游說, 大公司、大企業, 請一至兩個受社會歧視的人。 多支出的人工, 也不會給 大公司、大企業很大負擔吧?

    認同, 每人、每事都有其責任, 但亦都可互補。 若分得太精工, 可能有分化或各走極端

  4. 貓貓:

    沒有人會反對「社會公義」,只是程度的分別,以及應該採取何種手段。

    大企業自願履行「社會責任」,當然值得鼓勵,也值得表揚。問題是,應否立法規定?

    說過了,企業是否履行「社會責任」,完全是一個商業決定,除了可以改善企業形象繼而增加利潤外,還有成本效益的考慮。換言之,薪金愈低,聘用弱勢社群的動機就愈大。麥記是一個典型例子。

    立法推行最低工資,只會加重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代價,受害的,反而是我們最想幫助的弱勢社群。

    不要理會失業率是升是跌,只是數字遊戲,無意思。只要自問自答:如果我是僱主,起薪點一視同仁,而求職者眾,我會請阿伯做看更,還是請一個中年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