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牛彈琴


香港人受流行曲荼毒甚深,賞樂品味愈見低俗,連累表達能力,每況愈下,令人嘆息。例如一首歌好聽,他們只會說:「好正!好有feel!」,但「正」在那裡,feel 從何來,他們永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如果是讀得書少,口笨舌拙也可理解。但如果是「天子門生」,飽讀聖賢書,表達能力仍如此差勁,那就太令人失望了。

舉個例。音樂就是音樂,只有高低之分,沒有純雜之別。但香港人習慣稱無人唱的音樂為「純音樂」,言下之意,豈非有人唱的音樂就是「雜音樂」?由於後者是人聲跟樂器雜交出來的crossover產物,所以叫「雜種音樂」會更為貼切,對不對?

同樣道理,音樂會就是音樂會,毋須劃蛇添足弄一個「演唱會」出來。在外國,不論古典與流行,一律叫concert﹝或recital,多指獨奏會﹞,簡單易明。但在華人社會,「演唱會」有別於音樂會,所唱的全是流行曲;那些「歌手」時而無病呻吟,時而勁歌熱舞,台下觀眾﹝要注意,是觀眾,不是聽眾﹞則歇斯底里的亂叫亂跳,嘈喧巴閉,有如開rave party,令我等「門外漢」吃不消。

無疑,將「演唱會」從音樂會分別出來,的確有點多餘,但錯有錯著,起碼提醒我們,要欣賞美樂,千萬不要去「演唱會」﹝實力派歌手不在此論﹞,免得貼錢買難受。

由此推論,香港雖然久經殖民地統治,經濟發展又舉世觸目,但文化水平並沒有與時並進,多年來也擺脫不了「文化沙漠」的稱號,卻又誇誇其談甚麼「亞洲國際都會」,真是夜郎自大!香港尚且如此,大陸又如何呢?早前看到一則新聞,匪夷所思,不禁慨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話說法國巴黎國立音樂學院的布菲教授在南京舉行一場鋼琴獨奏會,以樂會友,殊不知彈不到一半就哭著離場,狀甚委屈,原來有關單位違反常規,竟然容許小孩進場。他們在音樂廳內東奔西跑,大叫大嚷,加上全場手機響過不停,嘈到拆天,令布菲的獨奏淪為「協奏」。她受不了此等屈辱,鼻子一酸,就哭了出來,並急急腳返回後台安定情緒。她的學生看不過眼,走上台前怒罵觀眾,喝令他們收聲,然後再請布菲出來,草草把音樂會彈完就打道回府。

可以肯定,當晚的觀眾大部份只是附庸風雅,沒有多少真正懂得欣賞古典音樂。不懂得欣賞不要緊,可以慢慢學習;附庸風雅也沒有錯,總好過終日沉迷唱k。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音樂會也有一套公認的concert manner﹝「演唱會」則沒有﹞,就算是附庸風雅,也得遵守人家的規矩,這是權利與義務。但中國國情有別,非常人能夠理解,說得好聽一點,是「文化差異」,難聽一點就是未開化,在此等化外之民面前表演,根本就是對牛彈琴!

如果我是布菲,下次只會選擇到一海之隔的日本開音樂會,香港則用來攝時間,至於中國,就留給Twins去登台好了。

Advertisements

對牛彈琴” 有 15 則迴響

  1. 唸了三年音樂系

    看了師傅之見, 還是總結
    何必強求 他人之見

    跟師一樣,
    古典音樂總是給人美的感覺,

    至於Twins 通俗音樂, 還是願者上釣
    走音也好, 聽者耳油狂瀉也好

    選擇嗎, 還是跟老師約約時間
    聽我們的音樂吧
    不要深究!

  2. Lady Cat

    唉! 不要說到大老遠, 迪士尼已顯出醜態與無知

    迪士尼有個挻出色的歌無劇叫「米奇金光閃閃頒奬禮」

    坐在貓貓後面的祖國阿叔, 大大聲聲「也不知有甚麼好看?」叭啦叭啦叭啦
    在每一個卡通人物唱完歌, 都大拍手掌, (其實張學友的雪狼湖公演時, 香港人很多人都亂拍手), 失禮死人

    很老實, 那位布菲小姐, 就真係不太專業, (可能是獨奏)。 上年歌聲魅影在上海公演時(全國最有文化、文明的地區), 手提、吵架、聊天、笑聲、小孩哭聲, 不應有盡有。 當然順利公演完畢, 但該團冇承諾再來公演 (嚇死人, 鬼敢來)

  3. To:Lady Cat

    無錯,布菲的確有點「不專業」。

    這則新閒最初是聽回來的(之後上網再查證),不知是那一個電台的那一個節目,根據DJ的聲音,估計是森美小儀。其中森美「代入角色」,以國語大喝:「甚麼!?我給了錢,你回來!」真係笑到我碌地。

    華:

    建議你看無線即將播映的日劇《交響情人夢》,好看到不得了。

  4. 那些所謂歌星開的那些所謂演「唱」會實在有負「演唱會」之名。若果有那位唱流行曲的敢開一個演唱會是只唱不賣肉不跳舞的話,那才有資格叫做「歌星」。

  5. 流行「歌手」大多唱功平庸,甚或低劣,難登大雅之堂,只好借助勁歌熱舞、華麗服飾以及耀眼燈光來轉移視綫,正所謂獻醜不如藏拙。

    反觀古典音樂演奏家,以實力取勝,絕不賣弄花巧,跟流行「歌手」相比,真係高下立見。

    話又說回來,(近年的)港產流行曲並非我的最憎,最討厭莫過於「急口令」(Rap),特別是那些粗口爛舌的「急口令」,簡直視如糞土。不明白音樂文化竟會墮落至此。

  6. 要清楚說出「正」 在那裡,feel 從何來,並不是容易的事。「天子門生」學習能力可能不錯,但這種表達能力需要的是文化修為,和學歷是沒有直接關系的。

    和紐約、倫敦等城市相比,香港這個「亞洲國際都會」雖然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但就沒有讓外來文化發展的空間。無論什麼外來文化,到了香港這個文化大溶爐都會被溶得非常徹底。奶茶咖啡之類的倒也蠻不錯,但音樂等創作產品講求context,被溶後就會失去原來的文化背景,最後只變成三不像。

  7. 曾幾何時,學歷跟文化修為是有直接關係的。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教育求專不求博。結果,專才通街都係,卻沒有多少具有良好的人文素質。此等「人才」,中環多的是。

    在一個短視兼帶點反智的社會,人文素質是不值錢的,不能為你帶來「商機」。有此等素質的人,只能孤芳自賞。對嗎?

  8. Lady Cat

    雖然不知事實與否, 但貓貓即菅說出來

    曾聽人說, 香港的演唱會, 變成又唱又跳, 似行 cat walk (fashion show) 多過演唱會, 因為消費者的要求, 「若只是看著他, 一支竹般站著唱歌, 不如買碟 」

    其實張學友在全盛時期, 開了一個與管弦樂合辦的演唱會, 貓貓沒去看, 但買回來的CD, 卻百聽不厭

  9. 無錯。

    流行曲有別於古典音樂(及其他經典音樂如爵士樂、探戈舞曲等),唱功不是賣點(尤指「今時今日」的港產流行曲),如果沒有花巧,倒不如返屋企看DVD,何必花錢買票聽「演唱會」?

    古典音樂則不同,現場跟錄音可以有很大差異,特別是大師,現場往往有一些神來之筆,令人拍案叫絕。

    而音樂廳(不是紅館)莊嚴的氣氛,亦有助愛樂者抽離現實,完全投入音樂的世界,與作曲家神交,最後達致忘我的境界。此一經驗,很難在家聽唱片所能感受到。

    「演唱會」跟音樂會,畢竟是兩回事,不只是內容,還有層次的差異,有品味的人,自然會懂得選擇。

    p.s. 我也是張學友的歌迷,喜歡其盪氣迴腸的巨肺唱腔。你所提的那場音樂會,我都有DVD,的確一絕。但我更喜歡他在零二年那場音樂會實況,其中的《李香蘭》,入木三分,堪稱經典。

  10. [quote=]曾幾何時,學歷跟文化修為是有直接關係的。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教育求專不求博。結果,專才通街都係,卻沒有多少具有良好的人文素質。此等「人才」,中環多的是。

    在一個短視兼帶點反智的社會,人文素質是不值錢的,不能為你帶來「商機」。有此等素質的人,只能孤芳自賞。對嗎?[/quote]

    沒錯,但這也是環境使然吧。很多在中環工作的「天子門生」,每週工作六至七天、八十至一百小時,連睡的時間也不夠,何來機會接觸各種藝術文化,培養人文素質?修為需要時間培養,而這個年頭有這種閒情的香港人實在不多。

    對自問有此等素質的人來說,孤芳自賞可能會好過一點,但成功地令只聽容祖兒和周董的人接觸一下norah jones和rufus wainwright、向以為西片就等於荷李活電影的人介紹the lives of others,甚至在聖誕時分享hallelujah chorus以外的messiah,不也是一種樂趣嗎?

    人文素質並不能帶來像炒股抽ipo那樣的「即食」商機,但也不是不值錢的。沒有這種素質,又怎能做出雅俗共賞的佳作?

  11. 對文化藝術的喜好,是要由細培養;如果求學時期終日沉迷唱k,他日出到來社會工作,是不會(很難)突然間愛上古典音樂的。換言之,就算中環的精英(尤指新一代沒有多少文化修養的專才)不是朝九晚九,而是朝九晚五,他們也只會用工餘時間去蘭桂坊享受所謂的「happy hour」,而不會到大會堂聽一場音樂會。

    要求證不難,只要問一問在港大、科大或中大就讀甚麼環球商業、會計、金融等專業的學生,平時有無聽古典音樂的習慣,如果無,幾乎可以肯定,他們將來也不會有。當然會有例外,只是微不足道。

    想當年,中外流行曲的質素遠勝今日,雖然不及古典音樂的博大精深,但彼此間的差距不會太大,大可作為過度到後者的跳板。事實上,我當初也是從richard clayderman的輕音樂開始,繼而愛上層次相若的古典音樂小品(如莫扎特的小步舞曲),最後才走進古典音樂的殿堂。而跟我有類似經歷的,可謂大不乏人。

    反觀今日的「k歌」,曲詞俱劣,反智透頂,跟古典音樂的距離豈止十萬八千里!聽慣此等反智流行曲的人,不要奢望他們將來會愛上古典音樂。

    你說得對,若能為古典音樂普及化盡一點力,的確是一種樂趣。記得中學時,我曾經帶領幾位朋友認識古典音樂,他們的反應不俗,真是其樂無窮。

  12. 阿牛

    這題目真叫我汗顏^^"
    我自首,雖然中學沒怎麼唱k,但我主要是從「極上之沙羅曼蛇」聽過不少古典音樂的。

    記得中學時音樂課一個cycle才兩節(即一星期也未必有兩節),共一小時半多點,又要唱那些民歌又要學樂理,但真要聽樂曲卻只夠時間聽一兩章。後來還把上一代的「流行」曲加進課程,其實我寧願聽多點沒有人唱的「純音樂」的。

    下半年有甚麼好介紹,讓我這俗人可以附庸風雅一番?

  13. 阿牛:

    言重了。記得之前看過一篇文章,作者替「附庸風雅」平反,說附庸風雅根本無錯,反而是好的開始,起碼當事人認同文化藝術是值得「附庸」的風雅,而不會視之為「老餅的玩意」。如果普羅大眾都有附庸風雅的習慣,這個社會就有希望。

    聽你所講,相信你早已不是入門級,與其有甚麼好介紹,倒不如大家交流一下吧。我現在多聽巴洛克的音樂,喜歡其超脫,不食人間煙火,對洗滌人心大有幫助。

    音樂會反而少聽了,主要是錢的問題,自從幾年前畢業後,沒得再買學生飛,票價突然貴了一倍,雖然有收入,但如果以一百幾十聽一場平平無奇的音樂會,真的有點不化算。回想最近一次聽音樂會,竟是去年的Argerich,唉~~~

    p.s. 中小學的所謂音樂堂,真的很趕客,又不是要考會考,為甚麼要學樂理?對於一個無學琴兼對古典音樂無興趣的學生,樂理學來幹甚麼?音樂史可以教,歌仔也可以唱,但重點應該是帶領學生進入古典音樂的殿堂。無奈中小學的所謂音樂老師,真正有心有力的,可謂鳳毛麟角。大學的音樂系學生,不少還不是終日沉迷唱k?他們教琴還可以,教音樂?(技與藝是分開的) 他們未夠班!

  14. 阿牛

    真是美麗的誤會^^
    幾乎只有Listenling的《綠袖子》,《命運交響曲》是我說得出名又記得旋律,其他如「賽馬進行曲」、「富豪雪糕曲」(雪糕車近年竟改播快版!)、某牌子五層鑊廣告曲等就只是聽過旋律說不出名,《小夜曲》等就是知道名字而忘了旋律。我近幾年才聽了幾場音樂會,也聽不出甚麼來。甚麼人指揮好/演奏好哪些名曲也是一竅不通,自己也從沒有系統地聽過任何官共作曲家的音樂,這樣又怎能不算入門級呢?

    我已不太記得了,是不是先是古典時期,再到巴洛克時期,然後是文藝復興(浪漫主義)的音樂?據不可靠的古老印象,我較喜歡其他的時期。

    P.S.當年那位中學音樂老師可算有心,只是學校時間所限,和我們常常沒回家填doreimefaso,浪費了上堂的時間吧。

  15. 喜歡聽便行了,不一定要記得甚麼音樂術語。

    但講開又講,先是文藝復興,再到巴洛克,接著就是古典與浪漫,再之後是國民樂派及印像派,同期有後浪漫時期,最後就是現代樂派。

    每一個時期都各有特色,可以是形式,也可以是內容,當然,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能否引起你的共鳴。

    如果想對古典音樂有多點了解,以下有一些我認為寫得非常好的導賞讀物可以介紹給你:

    崔光宙:《名曲的誕生》、《名曲與大師》

    黃牧:《音樂的世界》、《音樂的享受》、《音樂的故事》、《音樂家與音樂欣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