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之迫於無奈


Battle

今天是日本戰敗六十二周年紀念。想當年,美國為了速戰速決,先後在廣島及長崎投擲原子彈,造成十多萬人死亡,日本見大勢已去,透過瑞士向盟軍表示無條件投降,正式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劃上句號,時為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

昔日的歷史,在日本已成禁忌,除了官方定論外,無人夠膽提出異議。殊不知貴為日本防衛省大臣的久間章生早前發表「驚人言論」,指美軍當年使用核武是「迫於無奈」。此言一出,全國譁然,就連首相安倍晉三也表示不滿,命他日後要「慎言」。面對國內龐大壓力,久間決定請辭,套用他的話,也是「迫於無奈」。

日本人經歷過原爆災難,一直耿耿於懷,對久間的言論感到憤怒是可以理解。但將心比心,那些右翼份子一再堅持日本當年發動戰爭是「迫於無奈」,難道就不怕傷害別國人民的感情嗎?

記得甲級戰犯重光葵在戰後的回憶錄曾言,日本耕地有限,礦產不足,無法供養國內龐大的人口,只好積極開發朝鮮、台灣及中國的東三省,但中國政府沒有體恤日本的「難處」,反而煽動排日,最後激發兩國的軍事衝突,實非日本所願。言下之意,是日本根本沒做錯,即使有錯,中國也有份,不能盡怪日本。

惡人先告狀?未算。那些右翼份子最愛為偷襲珠珍港辯護,指責美國欺人太甚,聯同英國、中國及流亡的荷蘭政府組成「ABCD包圍網」,對日本實施經濟封鎖。日本曾經嘗試透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但均為美國拒絕,最後「迫於無奈」,只好採取軍事行動,希望可以「殺出條血路」。

如此強盜邏輯,簡直聞所未聞。自己國家不能自給自足,就大條道理掠奪別國的資源,甚至進行武裝移民,把別國據為己有,而且不准人家反抗,否則格殺勿論,這到底是甚麼道理?至於所謂的「ABCD包圍網」,則更是無理取鬧。要知道,當時日本已經開始在東南亞擴張勢力,等於向這個地區的列強挑釁﹝包括美、英、荷等﹞,人家對日本實施經濟制裁,是希望日本可以適可宜止,不要太放肆,日本卻以此為開戰藉口,而且卑鄙到偷襲美國的珍珠港,這不是強盜是甚麼?

話說回來,美國以核武迫日本投降,究竟是否如久間所說是「迫於無奈」呢?這個問題見仁見智。無錯,日本於戰爭後期已是強弩之末,就連曾經盛極一時的帝國海軍也幾乎全軍覆沒,無力再戰,即使美國不投擲原子彈,甚至不向東京等地發動空襲,日本也捱不了多久,投降是遲早的事,美國明知如此,仍要使用核武,豈不是濫殺無辜?

非也,非也。不要忘記,日本還有武士道精神,寧死不屈,美軍在硫磺島之役已經領教過,吃盡苦頭,想到他日進攻日本,要面對「一億總玉碎」,恐怕傷亡會更為慘重。站在美國的立場,如果有方法可以提早結束戰爭,避免兩敗俱傷,何樂而不為?況且,日本當時正秘密研製原子彈﹝由日本著名物理學家仁科芳雄教授負責,故又命「仁方案」﹞,雖然進度成疑,但美國為免夜長夢多,決定先發制人,也是情有可原。

當然,美國狠下心腸,拿日本來祭旗,背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要確立戰後的霸權地位,兼警告蘇聯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將會步日本的後塵。但講到尾,美國的狠心,始終有助我們抗戰勝利,說是「迫於無奈」,並非全無道理。久間因為這個「失言」而下台,是有點冤枉。

當年今日之迫於無奈” 有 31 則迴響

  1. 歷史從來是由勝方來決定的。

    不過文中有一點不能苟同﹐ 自己國家天然資源貧乏﹐別國又佔著茅坑不拉屎不開發資源﹐或抬高價格剝削資源使用國﹐為什麼不可以去搶其他國家的資源﹖地球資源是屬於全人類的﹐並不是屬於祖先巧合霸假了那塊土的人。在生存為大前題下﹐沒有分強盜不強盜﹐死人是不會講道義的。

    如果日本仔沒有屠殺當地人民﹐能保障當地人民的安居樂業﹐日本侵略東南亞不是問題﹐只不過是秦始統一六國的現代版。當然同樣道理﹐我亦贊成在廿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吞併日本。

  2. hevangel:

    1. 「歷史從來是由勝方來決定的。」

    或許吧,但這樣的「歷史」,不可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2. 「自己國家天然資源貧乏﹐別國又佔著茅坑不拉屎不開發資源﹐或抬高價格剝削資源使用國﹐為什麼不可以去搶其他國家的資源﹖」

    打個比喻。莫說是普眾市民,即使是無惡不作的殺人犯,也不會希望在一個無王管﹝可以隨意殺人放心、姦淫虜掠﹞的地方居住。

    3. 「地球資源是屬於全人類的﹐並不是屬於祖先巧合霸佔了那塊土的人。」

    共產主義乎?

    4. 「在生存為大前題下﹐沒有分強盜不強盜﹐死人是不會講道義的。」

    同2。

    5. 「如果日本仔沒有屠殺當地人民﹐能保障當地人民的安居樂業﹐日本侵略東南亞不是問題﹐只不過是秦始統一六國的現代版。同樣道理﹐我亦贊成在廿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吞併日本。」

    日本侵略東南亞﹝或中國吞併日本﹞到底有無問題,不是由你我來決定。如果一個願打,一個願捱,那就真的沒有問題了。

    6. 「只不過是秦始統一六國的現代版。」

    有沒有聽過「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3. 五十年前就已盖棺定论的话题,为什么每年这个时候,日本的右翼和中国的愤青们都还要把前辈们从坟墓里刨出来鞭尸三百呢?是不是觉得战争让中日两国遭受的劫难还不够惨烈?

    我衷心期望版主能把日本军国主义独裁者和日本国民的界线划清。即便现在,在日本随便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都会把那段侵略史视为国耻。

    半世纪前,日本俯首认罪,把 东条 以下 三奸四愚等军国主义者定位为千古罪人。时日本军事史泰斗,东大教授H氏痛斥东条,说砍这般 乱臣贼子 的脑袋用不着国际法庭,按日本当时宪法,仅滥用军权一条就够他死十次的了。

    中国厚德载物,周恩来先生深明大义,果断的把日本军国主义独裁者和日本国民的界线划清,指出日本国民 也是法西斯主义的受害者,日本既然认错,中国就不再追究,并不要求赔偿。

    半世纪前,以日本可杀不可辱的士道之威尚可俯首认罪,以中国傲据群雄的中华思想之贵皆能不再追究,那么今天,为什么我们不能促膝而坐,痛定思痛一下呢。

    让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时代,随着二战的硝烟,逝去吧。。。。。。。。

  4. 1. 「或許吧,但這樣的「歷史」,不可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不用看很遠﹐看看中國歷代的歷史﹐就知成王敗寇的真埋了。若說歷史經不起時間考驗﹐不如說是勝利的那方經不時間考驗。由勝轉敗的時候﹐歷史也隨之而改變。

    2. 「打個比喻。莫說是普眾市民,即使是無惡不作的殺人犯,也不會希望在一個無王管﹝可以隨意殺人放心、姦淫虜掠﹞的地方居住。」

    城市有政府管治﹐若果有二世祖坐吃山崩﹐對門外路有凍死骨不聞不問﹐政府至少會打他稅搞福利﹐否則窮人遲早暴動。難道你可以怪責沒飯吃的窮人去搶白吃白喝的二世祖嗎﹖

    再說我們沒有世界政府的權力機關﹐去制衡那些坐擁天然資源國家謀取暴利﹐那個別國家只好自己執法了。

    其實也不是隨意殺人放火﹐行軍打仗成本高昂﹐若果世界有自由貿易﹐就算給坐擁天然資原國家賺點中間人費用﹐計落還比打仗划算。

    3. 「 共產主義乎?」

    就算資本主義也有這個問題。資本主義只是說生產出來的資本屬於生產者所擁有﹐可是地球的資源沒有人生產出來﹐那該如何決定屬於誰呢﹖

    4. 「日本侵略東南亞﹝或中國吞併日本﹞到底有無問題,不是由你我來決定。如果一個願打,一個願捱,那就真的沒有問題了。」

    這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的問題。而是人民只要能安居樂業﹐應該對頭上的統治者是誰沒有所謂的問題。打 個比喻﹐假若中國願意把香港送回給英國﹐有些人會用民族大義文化傳承的無謂理由來反對。我則只看經濟成果﹐到底中國管治還是英國管治下生活更好﹐誰管治得好就給誰管。

    5. 「有沒有聽過「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有﹗地球現在分成二百多個國家﹐咁幾時分久必合呀﹖

  5. hevangel:

    1. 「不用看很遠﹐看看中國歷代的歷史﹐就知成王敗寇的真埋了。若說歷史經不起時間考驗﹐不如說是勝利的那方經不時間考驗。由勝轉敗的時候﹐歷史也隨之而改變。」

    第一,你不可能永遠掌權。

    第二,就算你可以控制國內的史家,也不可能控制國外的史家。

    2. 「城市有政府管治﹐若果有二世祖坐吃山崩﹐對門外路有凍死骨不聞不問﹐政府至少會打他稅搞福利﹐否則窮人遲早暴動。難道你可以怪責沒飯吃的窮人去搶白吃白喝的二世祖嗎﹖」

    原來你所謂的「搶」,就是透過政府搞財富再分配?

    還是窮人「有權」打劫白吃白喝的二世祖?

    3. 「再說我們沒有世界政府的權力機關﹐去制衡那些坐擁天然資源國家謀取暴利﹐那個別國家只好自己執法了。」

    如何自己執法?去搶?

    4. 「其實也不是隨意殺人放火﹐行軍打仗成本高昂﹐若果世界有自由貿易﹐就算給坐擁天然資原國家賺點中間人費用﹐計落還比打仗划算。」

    所以我贊成自由貿易。

    5. 「就算資本主義也有這個問題。資本主義只是說生產出來的資本屬於生產者所擁有﹐可是地球的資源沒有人生產出來﹐那該如何決定屬於誰呢﹖」

    以前透過征討,現在透過買賣。

    6. 「我則只看經濟成果﹐到底中國管治還是英國管治下生活更好﹐誰管治得好就給誰管。」

    你肯定所有人都跟你有相同的想法?如果有人因為民族大義而反對,你會怎樣?把他幹掉?

    7. 「有﹗地球現在分成二百多個國家﹐咁幾時分久必合呀﹖」

    你想合到甚麼程度呢?全球統一?

    國家一如公司,不能無止境擴張,有規模經濟,也有規模不經濟,即所謂物極必反。

  6. 似乎閣下已了解問題癥結所在。

    文明人對交換資源的方法為自由市場而不是強搶。資源不光指食物與水,還可以發掘其他。薯話齋,香港這個石頭城還不是進步至此。

    日本當時明顯不是缺水缺糧,觀閣下以為「劫富濟貧」﹝是真的救濟嗎?﹞是合情合理這思路,我無車代步非常不便,那麼打劫一個坐擁十數法拉利的富豪是否無可厚非呢?

  7. 明:

    你對中國文化的認識,足以令不少中國人汗顏。

    放心,我一向主張「冤有頭,債有主」,千錯萬錯都是上一代的錯,我絕對不會怪責新一代的日本人。

    如你所言,中國文化博大精深,我們遲些再把「酒」(功夫茶) 詳談吧。

  8. 1. 「第一,你不可能永遠掌權。
    第二,就算你可以控制國內的史家,也不可能控制國外的史家。」

    唔~ 你的歷史觀很簡單﹐歷史就是發生過事實的記錄﹐黑白分明。我歷史觀是動態的﹐歷史只是現代人對過去時代的再栓譯。一切對過去事物的理解﹐某程受度上也受現代思想的左右。當然歷史文物紀錄遺蹟是超越時間的證供﹐但某月某日某人某地做了某事只是最低層次的歷史﹐在這個層次隨非刻意造假﹐爭議性不大。有爭議是如何解讀事件與事件間的默絡。舉個例子﹐英法兩國對百年戰爭的歷史﹐雖然時地人一樣﹐但就有完全不同前因後果的版本。那麼國外與國內的歷學家﹐誰寫的才是正確的歷史﹖

    2. 「原來你所謂的「搶」,就是透過政府搞財富再分配?
    還是窮人「有權」打劫白吃白喝的二世祖?」

    這兩點沒有關係﹐因為我說的權不是法律上的合法權力﹐而是關乎道德上對錯的權利。舉個例子。明朝王法寫明造反者斬﹐人民在法律上沒有推翻朝庭的權力。但李自成率領飢民攻入北京﹐王法是犯了﹐但我們可以說他在道德上有做錯嗎﹖

    3. 「如何自己執法?去搶?」

    更正﹐不是搶﹐只是拿回屬於自己應得的那份。

    4. 「以前透過征討,現在透過買賣。」

    基於擁有權的大前下才能賣買。你不能賣不屬於你的東西。以前透過征討得來的東西﹐真的是屬於你嗎﹖你搶完人地東西﹐就話件東西係你既﹐別人想要不能搶只能買﹐公平嗎﹖

    5. 「你肯定所有人都跟你有相同的想法?如果有人因為民族大義而反對,你會怎樣?把他幹掉?」

    這是應然與實然的問題。我只是說人*應該*如何做﹐沒有說亦不知道如何才令其他人照樣做。孫中山當年搞命推翻滿清﹐也不是所有人支持他﹐民國初年還有不少人要留辨子。不過在答如何(how)的問題前﹐會先解答(what)的問題。要先決定了應該做什麼﹐下一步才決定如何去做。

    若你要我答﹐我會答你通過啟蒙教育﹐人民就會明白事理﹐不再愚昧地相信民族大義這些假大空的廢話。

    6. 「你想合到甚麼程度呢?全球統一?
    國家一如公司,不能無止境擴張,有規模經濟,也有規模不經濟,即所謂物極必反。」

    為什麼不可以全球統一﹖當然我不是提倡中國式的中央集權制﹐可以行三級或四級制﹐如美國或歐盟那樣﹐清楚介定每級政府的權力。

    你有沒有聽過network effect? 有些事是會有natural monoploy出現的﹐例如電腦desktop的OS。我認為世界政治也是有network effect。

    當然一定是monoploy﹐也可能是duonoploy或trinoploy。可是你真的認為世界有需要二百多個國家呢﹖那些豆腐潤國家﹐好應該合併為一個大國﹐多點economy of scale。

  9. 1. 「你的歷史觀很簡單﹐歷史就是發生過事實的記錄﹐黑白分明。我歷史觀是動態的﹐歷史只是現代人對過去時代的再栓譯。」

    我以前在大學主修歷史,甚麼歷史都讀過,就是沒有讀過甚麼「動態」或「靜態」歷史。你説的,叫「史評」。

    沒有絕對客觀的歷史,也沒有絕對主觀的歷史,只是程度之分,一般而言,一手資料較二手資料客觀,正史較野史客觀,等等。

    但如果以為「歷史從來是由勝方來決定的」,明顯是以偏概全,原因說過了。

    2. 「舉個例子。明朝王法寫明造反者斬﹐人民在法律上沒有推翻朝庭的權力。但李自成率領飢民攻入北京﹐王法是犯了﹐但我們可以說他在道德上有做錯嗎﹖」

    case by case. 視乎你有無得揀。

    如果是官逼民反,可以理解。但貧富懸殊不代表窮人有權打劫白吃白喝的二世祖。要知道,現代社會講文明,只要政府有提供適當的社會保障,「階級鬥爭」是絕對不值得鼓勵的。

    3. 「更正﹐不是搶﹐只是拿回屬於自己應得的那份。」

    如何界定「屬於自己應得的那份」?

    4. 「基於擁有權的大前下才能賣買。你不能賣不屬於你的東西。以前透過征討得來的東西﹐真的是屬於你嗎﹖你搶完人地東西﹐就話件東西係你既﹐別人想要不能搶只能買﹐公平嗎﹖」

    閣下的房子所在的土地,最初還不是上上上一代「搶」回來嗎?你憑甚麼買「賊贓」?

    5. 「不過在答如何(how)的問題前﹐會先解答(what)的問題。要先決定了應該做什麼﹐下一步才決定如何去做。」

    誰來決定?你?例如日本應否吞拼東南亞,難道你有權決定嗎?

    6. 「若你要我答﹐我會答你通過啟蒙教育﹐人民就會明白事理﹐不再愚昧地相信民族大義這些假大空的廢話。」

    第一,民族大義不是假大空的廢話。

    第二,啓蒙教育的目的,是啟發各人獨立思考及保留各自的價值觀,而不是統一人的思想。你不可能透過啟蒙教育,讓所有人都有跟你一樣的想法﹝例如「民族大義這些假大空的廢話」﹞。

    7. 「可是你真的認為世界有需要二百多個國家呢﹖那些豆腐潤國家﹐好應該合併為一個大國﹐多點economy of scale。」

    都係那一句,那些「豆腐潤國家」應否合併為一個大國,不是由你我來決定。如果一個願打,一個願捱,那就讓他們合拼到夠吧。

    我沒有聽過甚麼network effect,只知道自發秩序(spontaneous order),相信集體智慧,合拼與否,順其自然吧。

    不要忘記,國家合拼較公司合拼複雜千萬倍,後者不用考慮種族文化的差異,前者則要,加上牽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不是一句economy of scale就可以窮盡的。

    p.s. 請不要再用李天命思考網式括號,wordpress會視之為spam,請用「 」。

  10. 1. 「但如果以為「歷史從來是由勝方來決定的」,明顯是以偏概全,原因說過了。」

    哎也﹐竟然在大師面前耍三腳貓功夫﹐班門弄斧添。我自中學以來沒有正式讀過歷史﹐除了看一些歷史書外﹐我對歷史理論的認識是從歷史哲學那邊入手﹐主要是黑格爾的歷史觀。

    有沒有什麼歷史理論的入門書藉可以介紹﹐講歷史發生過什麼的書很多﹐但很難找到本顯淺明白講歷史是什麼的書。

    2. 「如果是官逼民反,可以理解。但貧富懸殊不代表窮人有權打劫白吃白喝的二世祖。要知道,現代社會講文明,只要政府有提供適當的社會保障,「階級鬥爭」是絕對不值得鼓勵的。」

    這點同意﹐而這點正好引證了我的論點﹐沒有世界政府去公平分配地球資源﹐所以缺乏天然資源的國家﹐在別國不賣或抬高來賣的情況下只好去搶﹐這也是可以理解
    的。

    3. 「如何界定「屬於自己應得的那份」?」

    這涉及政治和道理哲學中如何介定公義的問題了。大家也認同﹐你生產出來的東西屬於你。但地下先於人類出現已存在的東西屬於誰呢﹖先到先得﹖有能者居之﹖平均分配﹖強搶豪奪﹖我也沒有明確的答案。不過在指控強搶豪奪有問題之前﹐其他分配方法也不見得完全沒有問題。

    4. 「閣下的房子所在的土地,最初還不是上上上一代「搶」回來嗎?你憑甚麼買「賊贓」?」

    這涉及國家與社會契約的觀念了。簡單來說﹐我買了房子﹐其所有權的大前是是有政府背書。而政府的權力來自全體人民共同通過的憲法。亦即是在時間上的某一點﹐在國家成立的時候﹐所有人也同意交出權力﹐於是社會從強搶過渡為賣買的規則。世界沒有世界政府﹐國與國之間亦沒有可有效執行的法律﹐因此國與國之間還是停留在強搶階段﹐未進化之買賣階段。

    5. 「誰來決定?你?例如日本應否吞拼東南亞,難道你有權決定嗎?」

    這不是誰來決定的問題﹐而是通過理性的方法﹐找出答案是否應該問題的答案。正如牛頓沒有決定地心吸力﹐他只是發現地心吸力。

    6. 「第一,民族大義不是假大空的廢話。」

    留在族種主義的層面是上世紀過時的思想﹐現代講的是普世價伂。

    7.「第二,啓蒙教育的目的,是啟發各人獨立思考及保留各自的價值觀,而不是統一人的思想。你不可能透過啟蒙教育,讓所有人都有跟你一樣的想法﹝例如「民族大義這些假大空的廢話」﹞。」

    啟蒙是現代主義﹐深信啟發各人獨立思考﹐他們也會都會找到真理的答案。你說保留各自的價值觀﹐而每套價值觀也不對不錯﹐那是後現代主義﹐對啟蒙的挑戰。

    8.「我沒有聽過甚麼network effect,只知道自發秩序(spontaneous order),相信集體智慧,合拼與否,順其自然吧。」

    Network effect是最初是從電話網絡而來的。如果得你一個人有電話﹐你個電話無用﹐因為沒有人同你講。個網絡越多人用﹐就越有價值﹐亦會吸引越多人用﹐最後所有人也會用同一個網絡。電話有個特質﹐言語文化也有這個特質。英語越多人用﹐就越多人去學英語的道理一樣。

    我不是要強迫國家合供﹐我只是指出跟隨自發秩序﹐國與國最終統一是歷史的方向。

  11. 1. 「沒有世界政府去公平分配地球資源……」

    一國的計劃經濟尚且不可行,何況是世界性的計劃經濟?

    2. 「缺乏天然資源的國家﹐在別國不賣或抬高來賣的情況下只好去搶﹐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可理解,因為你有得揀。

    有甚麼「不可或缺的天然資源」是由個別國家壟斷的呢?

    就算是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也不是世界末日,因為可以開發其他資源,如天然氣或再生能源等。

    如果人家賣貴一點,就走去搶,這才是世界末日。

    況且,我們可以透過外交或政治協商,甚或經濟制裁去解決你所謂的「囤積居奇」。動輒去搶,是野蠻的行為。

    3. 「這涉及政治和道理哲學中如何介定公義的問題了。大家也認同﹐你生產出來的東西屬於你。但地下先於人類出現已存在的東西屬於誰呢﹖先到先得﹖有能者居之﹖平均分配﹖強搶豪奪﹖我也沒有明確的答案。」

    按照你的邏輯,天然資源屬於全人類﹝嚴格來說,也不屬於全人類,而是屬於所有物種﹞,那麼某人以天然資源生產出來的貨品﹝包括閣下的房子﹞,也不是屬於他的,如此一來,交易根本不可能進行。

    再如你所言,你搶我時我亦搶你,這是甚麼世界?自由貿易已經是最公平了,何必強求?

    4. 「啟蒙是現代主義﹐深信啟發各人獨立思考﹐他們也會都會找到真理的答案。你說保留各自的價值觀﹐而每套價值觀也不對不錯﹐那是後現代主義﹐對啟蒙的挑戰。」

    我不是說不對不錯,而是說每人的價值觀不同,不可能統一,即使透過啟蒙教育,也不可能統一。

    歷史可以作證。歐洲有所謂「啟蒙時代」,之後就是「浪漫時期」,由文學擴及音樂,顛覆「啟蒙時代」的「理性主義」,重視人的價值,強調百化齊放,百家爭鳴。你有甚麼理由相信別人經過啟蒙教育後,會相信你那一套?

    況且,你喜歡無國界,我喜歡慎終追遠,不涉及對與錯,而是各有所好。要知道,價值判斷不是1 + 1 = 2,沒有絕對的答案。

    退一步來說,純粹從功利的角度看,全球統一也不見得有利。說過了,國家合拼較公司合拼複雜千萬倍,後者不用考慮種族文化的差異,前者則要,加上牽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不是一句economy of scale就可以窮盡的。

    5. 「我不是要強迫國家合供﹐我只是指出跟隨自發秩序﹐國與國最終統一是歷史的方向。」

    錯,自發秩序是不能預見的。沒有人能保證自己所做的,是符合自發秩序。

    全球化是趨勢,但不表示國與國最終會走向統一。

    6. 「有沒有什麼歷史理論的入門書藉可以介紹﹐講歷史發生過什麼的書很多﹐但很難找到本顯淺明白講歷史是什麼的書。」

    建議你看康有為的《大同書》,淺白的文言文,相信你會看得懂,也會看得津津有味。

    至於「歷史理論」的書,種類繁多,任君選擇,但建議你不要看黑格爾的。

    錢穆的不錯。幾年前,我看過幾本介紹「新歷史」的書,即將社會科學的理論融入歷史學中,當中我最喜歡心理史學,因為我在大學時副修過心理學,自覺有能力駕馭。

  12. 阿牛

    看到這裡,可以理解為什麼那時的討論(關於教育)會沒結果。暫時我覺得薯的回應比較清晰、對題。而hevangel偶而好像有點拋書包,像「你這不是XX主義,而是挑戰XX主義的後YY主義」一類,一來這樣說的根據是錯誤的(薯已解釋),二來那屬於甚麼主義不是重點。

  13. 想不到竟然可以討論了這麼長的篇幅。我的回應的確不及薯清晰﹐因為薯的立場只需要堅持任何情況下武力也是不好這一個簡單原則。而我的立場則是某些情況下﹐使用武力是合理的做法﹐再要進一步去決定什麼才容許使用武力﹐推論自然複雜很多。

    1. 「一國的計劃經濟尚且不可行,何況是世界性的計劃經濟?」

    公平分配不一定等於計劃經濟﹐可以是建立一個公平競爭的制度。問題是現實中國與國之間沒有任何公平公開的制度。

    2. 「況且,我們可以透過外交或政治協商,甚或經濟制裁去解決你所謂的「囤積居奇」。動輒去搶,是野蠻的行為。」

    政治為經濟服務﹐軍事為政治服務。最便宜是經濟手段﹐其次是政治手段﹐若這兩者也無效時﹐就只能訴諸武力了﹐正所謂先禮後兵。生存從來也是野蠻的行為﹐在國家生存為大前題下﹐是沒有什麼限制的。

    3. 「有甚麼「不可或缺的天然資源」是由個別國家壟斷的呢?」

    古代的國家為耕地或草原開戰﹐上世紀的國家則為石油礦產開戰﹐未來的國家大慨會為水源開戰吧。缺乏這些資源的國家大慨不會立即死亡﹐只會慢慢給陰乾而亡。

    4. 「按照你的邏輯,天然資源屬於全人類﹝嚴格來說,也不屬於全人類,而是屬於所有物種﹞,那麼某人以天然資源生產出來的貨品﹝包括閣下的房子﹞,也不是屬於他的,如此一來,交易根本不可能進行。」

    之前不是說國家成立的時候﹐人民交出權力﹐所有土地資源收歸國家擁有﹐再經由政府去買開發權給私人﹐已經解決了國家內天然資源所有權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國與國間天然資源所有權的問題。

    5. 「再如你所言,你搶我時我亦搶你,這是甚麼世界?自由貿易已經是最公平了,何必強求?」

    你搶我﹐我搶你﹐當然不是一個理想的世界。所以人類的道德觀是基於社會契約﹐大家議定一個共利的遊戲規則﹐你不用搶我﹐我也不用搶你。自由貿易當然是個對大部份人也共利的遊戲規則﹐可是我們憑什麼要所有人也遵守這個規則呢﹖對於坐擁大量天然資源的人﹐自由貿易不一定對他們有利﹐那我們只好保留使用武力的權利﹐去迫使他們乖乖地參與自由貿易了。

    6. 「我不是說不對不錯,而是說每人的價值觀不同,不可能統一,即使透過啟蒙教育,也不可能統一。」

    那就要視乎是什麼層次的價值了。有人喜歡郊外生活﹐有人喜歡城市生活﹐這是不同的價值觀﹐沒有分對錯。但人權自由民主等是普世價值﹐不可能統只一是因為某些人還頑蠻不靈。

    國與國應否合併﹐和兩間公司應否合併一樣﹐沒有一定的答案﹐只有一套用來找出答案的標準。公司可以用盈利或股價去衡量﹐國家則可以用人民的生活質素等指標來衡量。我是說的是除了用這些標準外﹐不應該考慮其他的非理性因素如民族大義等。

    7. 「錯,自發秩序是不能預見的。沒有人能保證自己所做的,是符合自發秩序。」

    社學科學就是要解開這個自發秩序背後的規律﹐從而找出最有效的發展方向。

  14. 1. 「薯的立場只需要堅持任何情況下武力也是不好這一個簡單原則。」

    錯,我贊成以戰止戰,否則,我怎會寫這篇文章?

    2. 「公平分配不一定等於計劃經濟﹐可以是建立一個公平競爭的制度。問題是現實中國與國之間沒有任何公平公開的制度。」

    有呀,那就是自由貿易。

    3. 「古代的國家為耕地或草原開戰﹐上世紀的國家則為石油礦產開戰﹐未來的國家大慨會為水源開戰吧。缺乏這些資源的國家大慨不會立即死亡﹐只會慢慢給陰乾而亡。」

    很難想像未來的國家會為水源而開戰。

    4. 「政治為經濟服務﹐軍事為政治服務。最便宜是經濟手段﹐其次是政治手段﹐若這兩者也無效時﹐就只能訴諸武力了﹐正所謂先禮後兵。」

    基本上同意,但也要看是為了甚麼。

    5. 「之前不是說國家成立的時候﹐人民交出權力﹐所有土地資源收歸國家擁有﹐再經由政府去買開發權給私人﹐已經解決了國家內天然資源所有權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國與國間天然資源所有權的問題。」

    那麼,我在別國置業,算不算買「賊贓」?

    6. 「對於坐擁大量天然資源的人﹐自由貿易不一定對他們有利﹐那我們只好保留使用武力的權利﹐去迫使他們乖乖地參與自由貿易了。」

    自由貿易除了促進繁榮外,還可以平息干戈,因為全球分工,唇亡齒寒,萬一開戰,交易立刻終止,只會攬住一齊死。

    況且,自由市場賞罰分明,不肯就範的人,只會自食其果,用不著動武。

    7. 「國與國應否合併﹐和兩間公司應否合併一樣﹐沒有一定的答案﹐只有一套用來找出答案的標準。公司可以用盈利或股價去衡量﹐國家則可以用人民的生活質素等指標來衡量。我是說的是除了用這些標準外﹐不應該考慮其他的非理性因素如民族大義等。」

    有人因為當家作主而自得其樂,願意犧牲一些物質享受﹝例如活在日本的享受﹞,有人則否。

    如果你不滿意本國的統治,大可移民別國,用不著要其他人跟你一樣,任由日本﹝比方說﹞來統治。

    8. 「社學科學就是要解開這個自發秩序背後的規律﹐從而找出最有效的發展方向。」

    唯一的規律,就是適者生存,自然科學如是,社會科學亦如是。例如以前閉關自守行得通,現在則否。

  15. 1. 「錯,我贊成以戰止戰,否則,我怎會寫這篇文章?」

    那麼你會否贊成以戰打開自由貿易之門呢﹖

    2. 「有呀,那就是自由貿易。」

    可是不是所有國家也參與自由貿易啊。還是你的意思是自由不貿易﹖

    3. 「很難想像未來的國家會為水源而開戰。」

    去年經濟學人雜誌也做過專題。不用很遠的未來﹐非洲已經國家為為水源開戰了。另外不記得那個國家﹐己明言若上游國家起水霸斷下游水源﹐會用導彈炸霸保護該國的水源。

    4. 「那麼,我在別國置業,算不算買「賊贓」?」

    那要看兩國間有沒有相關協議弓。如果你在某些不承認外國人業權的國家置業﹐你算是買賊贓的。

    5. 「自由貿易除了促進繁榮外,還可以平息干戈,因為全球分工,唇亡齒寒,萬一開戰,交易立刻終止,只會攬住一齊死。」

    這個當然了﹐是經濟學的基本常識。不過我現在是說不參與自由貿易﹐坐擁資源抬高價格的國家。

    6. 「有人因為當家作主而自得其樂,願意犧牲一些物質享受﹝例如活在日本的享受﹞,有人則否。」

    若那些人只是少數﹐他們大可以移民去荒島﹐自己當家作主自得其樂﹐不要妨礙其他人追求更好的生活質素。

    7. 「如果你不滿意本國的統治,大可移民別國,用不著要其他人跟你一樣,任由日本﹝比方說﹞來統治。」

    若果只有我一個人支持移民方案最合理﹐可是若有足夠的人數(如四分一人)支持﹐那可不可以把國家分裂四分一出來﹐連人帶地投靠日本呢﹖

    8. 「唯一的規律,就是適者生存,自然科學如是,社會科學亦如是。例如以前閉關自守行得通,現在則否。」

    唔~ 這句你同你之前話的自相矛盾。適者生存﹐是包含使用武力這個生存途徑吧。

  16. 1. 「那麼你會否贊成以戰打開自由貿易之門呢﹖」

    想不到有贊成的理由,請告之。

    2. 「可是不是所有國家也參與自由貿易啊。還是你的意思是自由不貿易﹖」

    當然,講到明自由貿易,緊係自由參與。

    3. 「去年經濟學人雜誌也做過專題。不用很遠的未來﹐非洲已經國家為為水源開戰了。另外不記得那個國家﹐己明言若上游國家起水霸斷下游水源﹐會用導彈炸霸保護該國的水源。」

    是因為產權不明確嗎?

    4. 「我現在是說不參與自由貿易﹐坐擁資源抬高價格的國家。」

    那又怎樣?競爭總是有的,不論在明或在暗。

    5. 「那要看兩國間有沒有相關協議弓。如果你在某些不承認外國人業權的國家置業﹐你算是買賊贓的。」

    即是說,自由買賣無問題,毋須理會甚麼「地球的資源沒有人生產出來﹐那該如何決定屬於誰」這個問題。

    6. 「若果只有我一個人支持移民方案最合理﹐可是若有足夠的人數(如四分一人)支持﹐那可不可以把國家分裂四分一出來﹐連人帶地投靠日本呢﹖」

    為甚麼要捨易取難?

    喜歡日本,那就直接移民日本吧,這不是更簡單嗎?根本不用理會到底有幾多人跟你有共同意向,然後策劃分裂,更要冒生命危險,跟中共過不去,難道這是經濟人的所為?

    7. 「這句你同你之前話的自相矛盾。適者生存﹐是包含使用武力這個生存途徑吧。」

    當然包括!但現在是文明社會呀!

    經濟人講「局限下爭取最大利益」,要留意「局限下」這三個字!

  17. 1. 「想不到有贊成的理由,請告之。」

    有自由貿易才有不打仗的理由。若果沒有自由貿易﹐就沒有不打仗的理由了。既然敵方與我方沒有利益關係﹐只要打得贏﹐為什麼不可以打﹖

    2. 「當然,講到明自由貿易,緊係自由參與。」

    誰的自由參與﹖人民﹐外商或是政府﹖日本的 美國黑船事件﹐英國迫清延開關﹐又算不算是用武力打開自由貿易之門﹖好事﹖壞事﹖

    3. 「是因為產權不明確嗎?」

    正是﹐可是若兩國互不相讓﹐除了打仗外﹐還有其他解決產權爭議的手段嗎﹖

    4. 「那又怎樣?競爭總是有的,不論在明或在暗。」

    那可要是實際的競爭﹐不是天馬行空的幻想競爭。中東油組壟斷超過一半的石油產量﹐有可行性的競爭存在嗎﹖

    5. 「即是說,自由買賣無問題,毋須理會甚麼「地球的資源沒有人生產出來﹐那該如何決定屬於誰」這個問題。」

    自由買賣沒有問題的先決條件﹐是要解決了地球資源所有權的問題啊。

    6. 「為甚麼要捨易取難?

    喜歡日本,那就直接移民日本吧,這不是更簡單嗎?根本不用理會到底有幾多人跟你有共同意向,然後策劃分裂,更要冒生命危險,跟中共過不去,難道這是經濟人的所為?」

    這是理論上的學術討論﹐我認為人民有分裂國家的權利﹐不等於我支持分裂國家。這更加不是說分裂國家可行性的問題﹐只有傻子才會認為現在的中國應該分裂。可是末來情況可能有變﹐而當分裂對人民更為有利時﹐我們就不應該盲目地反對分裂國家。你不是說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嗎﹖中國合了幾十年﹐過多一百幾十年﹐為什麼不可以分做幾個小國﹐又再過多一百幾十年﹐其中一二個小國再同其他國家結合呢﹖

    7. 「經濟人講「局限下爭取最大利益」,要留意「局限下」這三個字!」

    這個局限大慨只是物理上的局限﹐並沒有任何先設性的意識形態局限。

  18. 1. 「有自由貿易才有不打仗的理由。若果沒有自由貿易﹐就沒有不打仗的理由了。既然敵方與我方沒有利益關係﹐只要打得贏﹐為什麼不可以打﹖」

    宣揚和平訊息,勸告世人,如非必要也不要動武,這樣做,對己對人都有益處。說過了,即使是無惡不作的壞蛋,也不想在無王管的地方居住。

    2. 「誰的自由參與﹖人民﹐外商或是政府﹖日本的 美國黑船事件﹐英國迫清延開關﹐又算不算是用武力打開自由貿易之門﹖好事﹖壞事﹖」

    有好有壞。

    昔日各國閉關自守,於是戰禍連年;今日全球化勢不可擋,戰爭的可能性已經減到最低。

    換言之,今時不同往日,不能相題並論。

    3. 「正是﹐可是若兩國互不相讓﹐除了打仗外﹐還有其他解決產權爭議的手段嗎﹖」

    交由聯合國解決,或國際訟裁。

    4. 「那可要是實際的競爭﹐不是天馬行空的幻想競爭。中東油組壟斷超過一半的石油產量﹐有可行性的競爭存在嗎﹖」

    當然有,有電力,有天然氣,有煤氣,有再生能源等。

    況且,除了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外,國際油價基本上有起有跌。就算有卡特爾想囤積居奇,各國也可以透過政治外交經濟等途徑解決分歧,不用下下講手既。

    5. 「自由買賣沒有問題的先決條件﹐是要解決了地球資源所有權的問題啊。」

    總之就自由買賣,我不會理會上上上一代是怎樣巧取豪奪。如果繼續糾纏「地球的資源沒有人生產出來﹐那該如何決定屬於誰」這個問題,交易根本不可能進行。

    只要有交易,資源的使用必會最有效率。

    6. 「這是理論上的學術討論﹐我認為人民有分裂國家的權利﹐不等於我支持分裂國家。這更加不是說分裂國家可行性的問題﹐只有傻子才會認為現在的中國應該分裂。可是末來情況可能有變﹐而當分裂對人民更為有利時﹐我們就不應該盲目地反對分裂國家。你不是說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嗎﹖中國合了幾十年﹐過多一百幾十年﹐為什麼不可以分做幾個小國﹐又再過多一百幾十年﹐其中一二個小國再同其他國家結合呢﹖」

    那就順其自然吧,有須要分裂就分裂,有須要統一就統一。自發秩序自會自發進行。

    例如秦統一天下是大勢所趨,同樣道理,東漢分裂為魏蜀吳也是歷史宿命。

    我只能說:跟同文同種的國家合拼,較不同文不同種為易;小國合拼較大國合拼為易;歷史愈悠久的國家,愈難跟別國合拼……諸如此類。

    p.s. 想問你一個私人問題,移民加拿大有甚麼平靚正的方法?專才移民?

  19. 0. 「p.s. 想問你一個私人問題,移民加拿大有甚麼平靚正的方法?專才移民?」

    學生移民最方便﹐用學生簽証入境讀書﹐畢業後找到工作可以拿居留權。讀書時的居留日子還可以用來計算入藉。專才移民要計分﹐看看行業適不適合加拿大需求﹐最好找移民顧問公司幫手。

    1. 「宣揚和平訊息,勸告世人,如非必要也不要動武,這樣做,對己對人都有益處。說過了,即使是無惡不作的壞蛋,也不想在無王管的地方居住。」

    這點贊成﹐如非必要不要動武﹐但要有充份準備在必要時動武﹐並不害怕使用武力。我一直是說﹐什麼時候才是必要的時候。沒有武力支撐的和平只是空談﹐無王管不是因為沒有制衡的必需武力。

    2. 「昔日各國閉關自守,於是戰禍連年;今日全球化勢不可擋,戰爭的可能性已經減到最低。」

    全球化勢不可擋﹐也只是限於發達國家和打算進身發達行列的國家。中東或非洲﹐甚至北韓就從來不打算和世界接軌。中東不乏塔利班的支持者﹐不知你如何與回教原教旨主義者說全球化呢﹖他們眼中的全球化﹐是全球回教心啊﹗

    3. 「交由聯合國解決,或國際訟裁。」

    紙老虎﹐有用嗎﹖

    4. 「況且,除了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外,國際油價基本上有起有跌。就算有卡特爾想囤積居奇,各國也可以透過政治外交經濟等途徑解決分歧,不用下下講手既。」

    暗示動武的可能性也是一種政治外交的手腕。

    5. 「總之就自由買賣,我不會理會上上上一代是怎樣巧取豪奪。如果繼續糾纏「地球的資源沒有人生產出來﹐那該如何決定屬於誰」這個問題,交易根本不可能進行。」

    唔~ 很自相矛盾的說法。那請你等我巧取豪奪﹐攻城掠地後﹐才說不要再繼續糾纏如何決定所有權屬誰的問題好了。

    軍事行動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可是當所謂的“自由買賣”竟然要付出更高的代價時﹐軍事行動就相對顯得便宜了。若“自由買賣”的費用竟然比軍事行動高﹐那麼軍事行動不才是更有效率的資源分配方法嗎﹖

    你的推論是建立在自由買賣比軍事行動更有效率的前題上。我不反對這個前題在大部份情況下成立﹐只是當在某些情況不合乎這個前題﹐我們是否還要原則性地反對軍事行動呢﹖

    6. 「那就順其自然吧,有須要分裂就分裂,有須要統一就統一。自發秩序自會自發進行。」

    要順其自然﹐先要明白何謂自然。要明白自然就要用科學理性的精神﹐先建立理論﹐研究什麼情況下應該分裂﹐什麼情況下應該統一。再檢視現在的情況﹐看看我們應該統一或分裂﹐並推動歷史朝這個方向前進。就算人民要投票決定統獨﹐他們作出決定時要有作為考慮的基礎吧。而我一直說的就是這個基礎應該是什麼。

  20. 先謝你的資料,可惜我不再是學生,沒此優惠。一直想移民北方,北歐是首選,可惜移民政策太嚴,加拿大是不錯的選擇。

    1. 「如非必要不要動武……我一直是說﹐什麼時候才是必要的時候。沒有武力支撐的和平只是空談﹐無王管不是因為沒有制衡的必需武力。」

    相信一般人的答案是:﹝一﹞以戰止戰 ﹝二﹞先發制人。

    出於自衛才動武,是文明的做法。相信反對的人不多,贊成的人不少。

    2. 「全球化勢不可擋﹐也只是限於發達國家和打算進身發達行列的國家。中東或非洲﹐甚至北韓就從來不打算和世界接軌。中東不乏塔利班的支持者﹐不知你如何與回教原教旨主義者說全球化呢﹖他們眼中的全球化﹐是全球回教心啊﹗」

    今時今日,以武力開放別國的市場,不可能達到目的,特別是回教國家或北韓,她們或許不夠你打,但恐佈襲擊將會無日無之,敵在暗,我在明,防不勝防。

    3. 「紙老虎﹐有用嗎﹖」

    有。

    4. 「暗示動武的可能性也是一種政治外交的手腕。」

    當然。

    5. 「很自相矛盾的說法。那請你等我巧取豪奪﹐攻城掠地後﹐才說不要再繼續糾纏如何決定所有權屬誰的問題好了。」

    好呀,那就大家一齊學原始人,你爭我奪,不要買賣,更加不要國際貿易,一齊打,到最後那個死剩種就可以霸佔全世界,多好。

    6. 「若“自由買賣”的費用竟然比軍事行動高﹐那麼軍事行動不才是更有效率的資源分配方法嗎﹖」

    錯。

    以力取勝,等於鼓勵人好勇鬥狠,對社會無好處;相反,價高者得,則會激發人努力賺錢,世界才會有進步。

    7. 「你的推論是建立在自由買賣比軍事行動更有效率的前題上。我不反對這個前題在大部份情況下成立﹐只是當在某些情況不合乎這個前題﹐我們是否還要原則性地反對軍事行動呢﹖」

    不服從市場規律的,必會被市場懲罰,不用我們動手。利誘,永遠比威逼有用。

    8. 「要順其自然﹐先要明白何謂自然。要明白自然就要用科學理性的精神﹐先建立理論﹐研究什麼情況下應該分裂﹐什麼情況下應該統一。再檢視現在的情況﹐看看我們應該統一或分裂﹐並推動歷史朝這個方向前進。就算人民要投票決定統獨﹐他們作出決定時要有作為考慮的基礎吧。而我一直說的就是這個基礎應該是什麼。」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多讀一點歷史,就會知道歷史的循環。

    答案可以好複雜,也可以好簡單,為甚麼偏要向複雜處想?

    9. 「要明白自然就要用科學理性的精神﹐先建立理論﹐研究什麼情況下應該分裂﹐什麼情況下應該統一。再檢視現在的情況﹐看看我們應該統一或分裂﹐並推動歷史朝這個方向前進。」

    朝錯了怎麼辦?現在不是選擇移民那一個國家,就算結果不合意,都可以一力承擔,不會連累他人。社會科學有別於自然科學,只因人有自由意志,不是鐵板一塊。讓自發秩序自發進行,總好過為國家發展定下方向,然後要其他人跟你一齊走。

    從來無聽過有人夠膽﹝或成功﹞為國與國的合拼定下一套指導方針,你聽過嗎?

  21. 0. 「先謝你的資料,可惜我不再是學生,沒此優惠。一直想移民北方,北歐是首選,可惜移民政策太嚴,加拿大是不錯的選擇。」

    北歐不是說英文﹐適應比移民英語國家困難。加拿大住是好住﹐但不是賺錢的地方。介不介意說你做那一行﹐若果不是專材﹐移民在加拿大不太容易找工作。如果你有錢﹐投資移民倒是快捷方便。

    1. 「出於自衛才動武,是文明的做法。相信反對的人不多,贊成的人不少。」

    自衛有不同程度﹐阻止國家因為沒有資源給陰乾而滅亡也算是自衛的一種。

    2. 「好呀,那就大家一齊學原始人,你爭我奪,不要買賣,更加不要國際貿易,一齊打,到最後那個死剩種就可以霸佔全世界,多好。」

    對的﹐世界的秩序本來就如些。不過有些國家發現﹐貿易可以帶來互利﹐才放下武器不互相攻擊。至於那些在貿易圈外的國家﹐不肯貿易沒有共利﹐如果開戰有利益﹐為什麼不可以打﹖

    3. 「以力取勝,等於鼓勵人好勇鬥狠,對社會無好處;相反,價高者得,則會激發人努力賺錢,世界才會有進步。」

    軍事發展也是進步的源動力之一。事實上我們今天很多生活上的科技(如網絡﹐噴射飛機﹐鐳射)也是從軍事科技轉民用而來。

    4. 「不服從市場規律的,必會被市場懲罰,不用我們動手。利誘,永遠比威逼有用。」

    你假設了對手擁有與我們大致相同的價值觀﹐服從資本主義追求生活質素的理性。對著想回教化全球的中東國家﹐或盲目崇拜領袖的鐵幕國家﹐又或者種族主義要滅絕其他種族的國家﹐利誘根本沒有用﹐因為他們的“利”與我們眼中的“利”根本不同。

    5. 「朝錯了怎麼辦?現在不是選擇移民那一個國家,就算結果不合意,都可以一力承擔,不會連累他人。社會科學有別於自然科學,只因人有自由意志,不是鐵板一塊。讓自發秩序自發進行,總好過為國家發展定下方向,然後要其他人跟你一齊走。」

    民主政治﹐就透過理性討論和實際的政績﹐去影響他人跟你走你認為是對的道路。社會中的每個人不是孤島﹐國家不論做什麼政策決定﹐又或者不做任何政策決定﹐也會影響到社會上的每個人。若果國家發展不會有任何方向﹐那民主選舉選的是什麼﹖

    6. 「從來無聽過有人夠膽﹝或成功﹞為國與國的合拼定下一套指導方針,你聽過嗎?」

    現成的例子就有一個﹐東西德合併。早大半個世紀前的例子有南斯拉夫和蘇聯。大陸不是天天也說統一台灣的方案嗎﹖

  22. 0. 「北歐不是說英文﹐適應比移民英語國家困難。加拿大住是好住﹐但不是賺錢的地方。介不介意說你做那一行﹐若果不是專材﹐移民在加拿大不太容易找工作。如果你有錢﹐投資移民倒是快捷方便。」

    我的正職一點也不專業,但兼職就好專,可惜呢個「專」,應該不適合加拿大,除非加拿大被華人攻佔了。 ^^

    淘很專業的,或許將來可以托她的鴻福。

    又,他日若果有機會移民,應該不會工作了,純靠投資過日子。

    1. 「自衛有不同程度﹐阻止國家因為沒有資源給陰乾而滅亡也算是自衛的一種。」

    取決於有無得揀,動武永遠是最後殺著。

    2. 「對的﹐世界的秩序本來就如些。不過有些國家發現﹐貿易可以帶來互利﹐才放下武器不互相攻擊。至於那些在貿易圈外的國家﹐不肯貿易沒有共利﹐如果開戰有利益﹐為什麼不可以打﹖」

    為甚麼要打?打來幹甚麼?打完又點?

    3. 「軍事發展也是進步的源動力之一。事實上我們今天很多生活上的科技(如網絡﹐噴射飛機﹐鐳射)也是從軍事科技轉民用而來。」

    錯。以前蘇聯行計劃經濟,資源分配不是價高者得,而是論資排輩,令人不事生產,結果一窮二白,連累軍事工業,每況愈下,不少武器因為長年缺乏維修,不能再用,頓成廢物。

    只有自由市場才可令人努力賺錢,除此以外,別無其他。

    4. 「你假設了對手擁有與我們大致相同的價值觀﹐服從資本主義追求生活質素的理性。對著想回教化全球的中東國家﹐或盲目崇拜領袖的鐵幕國家﹐又或者種族主義要滅絕其他種族的國家﹐利誘根本沒有用﹐因為他們的“利”與我們眼中的“利”根本不同。」

    錯。如果此「利」不同彼「利」,如何解釋共產主義兵敗如山倒?

    為甚麼中東那麼多人甘願做死士?因為他們條命不值錢,就算不做死士,生活落去都無意義,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同歸於盡。

    這是機會成本呀!誰說利誘不及威迫?

    5. 「民主政治﹐就透過理性討論和實際的政績﹐去影響他人跟你走你認為是對的道路。社會中的每個人不是孤島﹐國家不論做什麼政策決定﹐又或者不做任何政策決定﹐也會影響到社會上的每個人。若果國家發展不會有任何方向﹐那民主選舉選的是什麼﹖」

    與其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不如洗腦,更加快靚正。有無看過《通役奴役之路》,其中有講計劃與民主,相信你會獲益良多。

    6. 「現成的例子就有一個﹐東西德合併。早大半個世紀前的例子有南斯拉夫和蘇聯。大陸不是天天也說統一台灣的方案嗎﹖」

    錯。東歐變色是出乎世人的意料之外。至於大陸的所謂統一方案,台灣人接受嗎?

    何必要舉這些例子呢?不如看看法國大革命後,歐洲的民族主義運動,你應該會有所啟發。為何要統一,何解會分裂,答案盡在其中。

  23. 知識與分析兼備,難得的是引起討論(雖然主要是兩個人討論),難怪作者滿意。

    作者若把這篇文章的回應整理一下,或者可以結集成書,而且不愁沒有讀者呢。

  24. 駒:

    要整理的話,可真是一個大工程呢。

    這裡的回應,可以寫成很多篇獨立的文章,構成一個系列,可惜時間有限,不知從何入手。

    況且,我現在正為一個大project趕工,之前也有跟你提過的,希望最終能夠成事。

    此刻,是盡人事,聽天命。

  25. 講開出書﹐我發現在香港文化界中﹐那些常常站出來扮高級知識份子的多數思想左傾﹐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文化人是支持Libertarian呢﹖

    這篇討論若果有空整理﹐附加些深入的參考索引﹐會是篇很好的政治哲學應用文章﹐不過事忙沒有時間再繼續討論了。

    另外Road to Surfdom我前後看了兩次﹐不過同這篇討論沒有關係吧。Road to Surfdom只能解釋國家內的權力關係﹐並不能解釋國與國之間的權力關係。

  26. 1. 「講開出書﹐我發現在香港文化界中﹐那些常常站出來扮高級知識份子的多數思想左傾﹐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文化人是支持Libertarian呢﹖」

    愈讀得書多,愈容易左傾,這是「人之常情」。誠意推介米塞斯的《反資本主義的心境》,十分有趣。

    2. 「另外Road to Surfdom我前後看了兩次﹐不過同這篇討論沒有關係吧。Road to Surfdom只能解釋國家內的權力關係﹐並不能解釋國與國之間的權力關係。」

    有解釋。

    翻開《通往奴役之路》第五章「計劃與民主」﹝「計劃」二字,在該書中有特別含意,不宜等閒視之﹞,海耶克清楚指出,民主就是多元化,與計劃經濟水火不容。政府的野心愈大,就愈難得到議會的支持。因此,要麼放棄計劃,要麼取消民主,二者是不能共存,否則,就會像昔日「建華之亂」,議而不決,決而不行,遭人咎病。

    話說回來,你提倡設立一個「世界政府去公平分配資源」,又要制定國家日後的兼拼計劃﹝例如中國吞拼日本、或日本吞拼東南亞﹞,如此龐然大計,若透過民主表決,肯定不可能取得共識,唯一辦法,就是獨裁,像當年日本以武力實現「大東亞共榮圈」之類。

    要知道,社會愈文明,就愈多元化,不會像你所說,可以透過民主教化來統一人民的思想及價值觀的。

    p.s. 做正經事要緊,遲些有空再來討論吧,無任歡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