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剩種


自幾個月前懶換水魚魚相繼死亡後,早前分別加過金十字、斑馬、琴尾孔雀等等。最惡死的神仙仍在,時不時和接吻魚「kiss」,上星期到魚街買了四隻網螺和一棵香蕉樹。以往也試過買蘋果螺幫忙清理青苔,但即使生了數十粒後代後還是給神仙吃得乾乾淨淨。以為這些網螺體積較大可以捱過,可惜不出兩三天已看到幾個空殼如上。

今日回家居然看到一直消失了的第四隻螺原來還在生,不知怎地覺得很高興。就寫寫很久沒有更新的魚缸誌吧。

然後是香蕉樹,由於還很小,不時被水流沖走,所以我將香蕉都固定進泥裏。

最後順道看看整個魚缸,設計非常後現代,一個亂字,moss波波已經長達半個魚缸,沒有閒情幫它「理髮」,乾脆塞到背後,水榕長得茂盛,鐵皇冠更是繁衍迅速。心水清的話,可見神仙和接吻都滿了一歲。孔雀無一生幸免,有黑十字由眼睛起被吃掉,而相中所有都是經歷過pH3-8、NH3超標、飢荒、打鬥……的生還者。謹此記下,life will find it’s wa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