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虛擬嗎?


國際台正播放Pavarotti的紫禁城廣場音樂會,而以上這首「無人能眠」是1994年世界杯音樂會。剛巧看到這個8月31日推出,使用日本Crypton開發的vocaloid2 programme,利用真人聲音再合成,加上動畫而成的偶像歌手虛擬初音美玖。

不禁有個疑問,到底是誰需要這種虛擬歌聲了?

再聽一聽同一首樂曲的不同演繹,久石讓的もののけ姫。

任何人都有權自由選擇,但恕我不能講句音樂沒有高低之分。

我們需要虛擬嗎?” 有 5 則迴響

  1. 「世界並沒有虛擬或真實之分」
    又玩概念扭曲? ^^

    其實這首歌曲頗有趣,我亦對電子音樂無特別反感。只是這種合成人聲對我來說仍不過是電子音樂的一部份,亦只有這種不要求感情表達的歌曲才適合這位「歌手」一唱。

    當然,我不排除未來的version會進化至騙過人的豐富演繹,只是難免一問。當世上仍有懂唱歌的人,why?
    um… 難道日本人已預料到識唱歌的人將會買少見少,呵呵,那是無可厚非了。

  2. Lady Cat

    怎說呢? 雖然好似好戇居, 喜歡虛擬歌手, 但貓貓亦都很明白, 亦曾很迷虛擬歌手即「超時塞要塞的玲明美」, 直到現在仍深愛她

    貓貓想… 虛擬歌手根本就是市場價值, 就是商品, 愛她的人會愛她的一切… 所有歌、型像為她而設。

    至於久石讓… 貓貓覺得有點江朗才盡之感

    聽他的宮崎駿系列的歌 + 配樂, 套套差不多(可能是因為主題的意景類似, 都是夢幻式), 但最近看了許鞍華的「姨媽的後現代」….. 真的有點失感, 好似時天空之城放入「姨」

    感覺似聽查理克萊德曼 (Richard Clayderman) 及周華健, 旋律大同小異, 可以用無驚喜來形容

    hahahaha…. 這只是貓貓的個人見解

  3. 哈,似乎係我o既題目起得唔好呢……

    我唔欣賞的是那條聲,而不是那個「人」。^^ 明美背後是真人唱,而我亦愛玩追男仔game,但可以想像如果葉月桂的聲優不是綠川光,而是電子合成人聲,會令人玩不下去。

  4. 貓貓:

    講開Richard Clayderman,身為他的忠實粉絲,我忍不住要塔訕一下呢。

    雖然我未出世時,已經開始聽古典音樂(胎教),但真正領我進入古典音樂的殿堂,卻是RC的輕音樂。

    輕音樂又名情調音樂,不是指西餐廳內那些營造氣氛的背景音樂。那些音樂,充其量只是動聽,沒有甚麼內容。真正的情調音樂,是將人的喜怒哀樂化成動人的旋律,引起聽眾的共鳴。《給愛德琳的詩》,令人如沐春風;《星空下的旋律》,彷彿親歷其景;《愛的協奏曲》,似夢謎離。《野花》,更是曲如其名,試想像,一朵路旁的野花,縱是千嬌百艷,卻無人欣賞,只能隱沒在草叢中,其中的韻味,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當然,沒有Richard Clayderman精湛的演繹,再美妙的曲子,也會被糟蹋。RC的演奏充滿感情,如歌的造句、纖細的觸鍵、精妙的搶板,聽者無不動容("Ne dis rien je t’aime" by Almaran, A Thousand Winds, 2007)。要領略RC的藝術,唯有現場(或近年的錄音),相比之下,其錄音室作品(尤指早年)明顯刻板得多,如學生練琴,是有點趕客。

    RC其中一場精采的現場實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