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基督教的反思﹝二﹞


上回談過盲信,今回轉談盲反。

以偏概全
盲反者最喜歡以偏概全,拿個別教徒的性醜聞大造文章,明示或暗示所有教徒都是淫棍。更有甚者無限上綱,說教會﹝泛指基督教及天主教,下同﹞等同邪教,內裡極盡荒淫,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盲反者中,以此類最為惡劣。

話說回來,教會也要負上責任,特別善後手法,不時予人護短之嫌,例如說神父也是人,也會犯錯之類,再以此為求情理由,爭取減刑。好明顯,這樣做只會弄巧反拙,令外人對教會更加反感。我一向主張大義滅親,教會應該主動舉報,而且絕不求情,法官要怎樣判就怎樣判,以顯大公無私。

以偏概全的例子還有很多,但篇幅所限,不贅。

認賊作父
記得早前的中大學生報風波,有好事之徒借題發揮,以人海戰術投訴《聖經》,希望影視處將之列為二級不雅。他們不知道,此例一開,其他宗教典藉及文學著作將難以幸免,同樣要接受「淫審」。結果不是更多「雙重標準」,就是大量「文字獄」,兩者都不是我們樂意見到的。

我無意替淫審處及廣管局辯護,他們的確有錯,錯在胡亂干預。但最錯的,是有人公然要求社會將錯就錯,只為滿足自己的「反基情意結」,此等認賊作父的行為,實在令人不齒!

挖苦嘲弄
尊重別人的宗教是普世共識,但盲反者似乎不太同意。他們認為《聖經》一派胡言,教徒反智無腦,根本不值得別人尊重。有正義感及良心的人,應該予以口誅筆伐,絕對不可手下留情。尊重此等宗教,等於助紂為虐,實非君子所為。

可憐他們連何謂尊重也搞不清楚。要知道,尊重別人,不等於不可批評,只要有道理,再嚴厲的批評,也無所尊重不尊重。例如有人天生愚笨,我們可以直指其蠢,這是客觀評價。但如果說他蠢過隻豬,則有欠尊重,屬人身攻擊。

同樣道理,《聖經》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教徒也有很多反智的行為,直斥其非,實無不妥。但批評之餘,也要保持君子風度,不應加鹽加醋,甚或挖苦嘲弄,以逞口舌之快。

舉一個真實的例子。早前在網上見到一盲反者把《聖經》說成月經,原因是他覺得《聖經》的內容血淋淋,與月經相似,剛巧兩者都是「經」,遂有此稱謂。其後他變本加厲,稱《詩篇》為屎片,以為好「幽默」,真是無賴嘴臉,躍然紙上!我看不過眼,與他理論,但他死不認錯,更反指我無理取鬧,簡直豈有此理!

據《舊約》的記載,上帝是否濫殺無辜,其中的描述是又否血淋淋,這些問題可以討論。但用月經來比喻《聖經》,不但品味低俗,也無益於討論,不值得鼓勵。

強盜邏輯
盲信徒不懂邏輯,盲反者則喜用強盜邏輯,說上帝好大方,不介意世人拿他老人家來開玩笑,教徒毋須勞氣云云。

問題是,開玩笑有程度之分,也有善意及惡意之別,像月經屎片之類,實屬惡劣低俗的玩笑,莫說教徒,就是一般人也很難接受,可怒他們還借上帝過橋,暗串教徒氣量狹窄,容不下別人的玩笑,這不是強盜邏輯是甚麼?

打比個喻。有人小你老母,還說你老母好大方,不介意被人小,所以你毋須大驚小怪。你聽到這個解釋,會否覺得好有道理而不再追究,還是怒不可遏,把他痛毆一頓?

尊重別人,等於尊重自己。反教者經常說教徒不懂得尊重別的宗教,這是對的。遇到這些教徒,可以選擇視而不見,也可以選擇嚴加指責,卻不應該以牙還牙,隨便拿《聖經》來開玩笑。如果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大家還不是一個樣?何苦呢?

信教要理性,反教也要理性,希望各位朋友好自為之。

後記
這篇文章寫在星期六早上,只用了兩個多小時,以我的標準屬極速。貼出後沒有proofread,過了一日再看,發覺文句多沙石,作了幾次大改,並補加一段,才感滿意。看來,我真的沒有潛質做快槍手呢。

對基督教的反思﹝二﹞” 有 13 則迴響

  1. 從網絡上所見盲信的人﹐比盲反的人多很多。盲信背後有教會幫手洗腦﹐很難令盲信的人開眼。

    盲反的人多是初級反教者﹐不懂如何有效地反教才會亂講野。經其他反教高人的指點後﹐他們很快就脫離盲反行列﹐學懂幾個反教理論ABC旁身。

    反教要理性﹐信教倒不用理性。信教是信字行先﹐講感性經驗﹐可以不用很理性。很多公公婆婆什麼也不懂﹐拜耶穌同拜觀音對他們來說分辨不大﹐不過他們的信得很純真﹐沒有什麼可以批評的地方。不是每個教徒也要當神學家的。

    信教不需要理性﹐傳教護教才需要理性。恩靈派講神秘經驗﹐別人笑他迷信不要緊﹐最緊要自己有通靈經驗﹐根本不需要與反教者辯論﹐所以他們其實不是那麼乞人憎。倒是福音派扮理性扮科學﹐硬是要向其他人傳教﹐妨忽他們講的才是正確﹐其他不信的人講的全部錯晒﹐偏偏他們又滿口謬論歪理﹐他們才特別乞人憎。

  2. Lady Cat

    想深一層, 反別人的宗教是挺無聊 (除非那些是鼔吹不道德行為的宗教)

    俗一點說句, 別人的個人信仰, 教會的行政、政策, 關你义事(與你何幹)? 哪有資格說三道四

    近來, 有一個以專業身份開的 blog, 越來越不知所謂, 不是以自身專業評其有關行業的問题、道德, 而是評政冶、反別人的宗教….. (他真的以為自己是專業評論員 -_-)

  3. hevangel:

    1. 「從網絡上所見盲信的人﹐比盲反的人多很多。」

    不難理解。有宗教信仰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情意結,容易傾向盲信。盲反則比較莫名其妙。他們沒有宗教包袱,沒有情意結,何來那麼深的仇恨?唯一解釋,是他們曾經也是教徒,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因愛成恨,最後加入盲反行列。

    2. 「盲反的人多是初級反教者﹐不懂如何有效地反教才會亂講野。」

    這個我倒有點保留。在網上所見,不少盲反者,明顯不是初哥﹝之前也不是教徒﹞,且有不俗的邏輯思考及批判能力,不談宗教時,言論亦屬客觀持平,但一談宗教,即變得偏激,甚至有錯不認,一味死撐,跟盲信徒一樣令人討厭。像那個以月經屎片形容《聖經》的人,即屬此類。

    3. 「反教要理性﹐信教倒不用理性。信教是信字行先﹐講感性經驗﹐可以不用很理性。很多公公婆婆什麼也不懂﹐拜耶穌同拜觀音對他們來說分辨不大﹐不過他們的信得很純真﹐沒有什麼可以批評的地方。不是每個教徒也要當神學家的。信教不需要理性﹐傳教護教才需要理性。」

    有道理。但不是所有教徒都是公公婆婆,所以信得理性還是好的。

  4. 貓貓:

    那些盲反者的確十分無聊,有破壞無建設,徒添仇恨,令人歎息。

    那個「以專業身份開的 blog」而又「越來越不知所謂」的人是誰呢?有無link,我想見識一下。

    如果不方便公開,可以send去我email度﹝見右上角﹞。

  5. 宗教受害者固然會反教﹐但不一定要做過教徒才成為宗教受害者。例如教會學校讀書﹐如老師強迫洗腦不成。也可以是同教徒女仔拍拖﹐給教會以一軛論捧打鴛鴦。

    其實反教是對傳教的反彈﹐特別是對些低質素的傳教。慨然別人可以傳教以人信﹐為什麼不可以反傳教叫人不信﹖若果反教有破壞無建設兼宣揚仇恨﹐那些低質素的傳教又何嘗不是宣揚反智迷信宗教仇恨﹖

    天主教傳教沒有基督教咁乞人憎﹐網絡上就不多見反天主教的反教者。反天主教最厲害的﹐倒是基督教徒。

  6. hevangel:

    1.「若果反教有破壞無建設兼宣揚仇恨﹐那些低質素的傳教又何嘗不是宣揚反智迷信宗教仇恨﹖」

    我估計,你對這個問題應該好「熱心」,本無不妥,但「熱心」之餘,也應該小心一點,看清楚人家寫甚麼:

    我說:「上回談過盲信,今回轉談『盲反』……『盲反』則比較莫名其妙。他們沒有宗教包袱,沒有情意結,何來那麼深的仇恨……那些『盲反者』的確十分無聊,有破壞無建設,徒添仇恨,令人歎息。」

    同樣,我估計,你應該有能力分辨「反教者」跟「盲反者」的分別,是嗎?

    2. 「天主教傳教沒有基督教咁乞人憎﹐網絡上就不多見反天主教的反教者。反天主教最厲害的﹐倒是基督教徒。」

    同意。遲些跟你分享一下這個問題。

  7. 艾米:

    要替宗教平反,的確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我認為,個人能力有限,做好本份﹝即做好見證﹞已經足夠。與人爭辨,既需要知識,也需要智慧,殊不容易。

    耶穌說:「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十三章三十五節﹞

    若能遵行耶穌這個教訓,外人自然會對教會改觀,用不著跟他們強辨。﹝老實講,我在這方面仍有很大的「進化空間」﹞ ^^

  8. d.k.

    hevangel:

    信教不需要理性﹐傳教護教才需要理性。恩靈派講神秘經驗﹐別人笑他迷信不要緊﹐最緊要自己有通靈經驗﹐根本不需要與反教者辯論﹐所以他們其實不是那麼乞人憎。倒是福音派扮理性扮科學﹐硬是要向其他人傳教﹐妨忽他們講的才是正確﹐其他不信的人講的全部錯晒﹐偏偏他們又滿口謬論歪理﹐他們才特別乞人憎。

    The point is ‘you made the point’

  9. d.k.

    I was asked to share in a ‘catholics will be class’ a month ago.

    I share why I chose Catholic as my religion; do not attack others but praise my religion only. Then, other people will not get the bad feeling.

    All people are brothers and sisters.

  10. 先回應文章本身:

    1.以偏概全

    「盲反者最喜歡以偏概全」-這句是否以偏概全?究竟是「所有」盲反者,還是「部分」盲反者如此?

    以我所見,指基督教為邪教是基於另一些理由(例如教徒對教會訓導的盲從),而非從「個別教徒的性罪行」上綱。而且,神職人員性侵犯事件顯示的問題不止「牧師也會犯錯」。(例如:教會包庇有關人員、其他教友為人員求情等等。)

    2.認賊作父

    我認識一些發起投訴《聖經》行動的人。以我所知,他們及我自己都不認為聖經終會被判為二級(一方面有關部門會對基督教在港勢力有顧忌,另一方面政府內部已充斥向基督教傾斜之人),發起行動的可行目的,一是為救學生(聖經不被判為二級能減少政府控告學生的口實),二是為讓市民關注聖經內容。於是「認賊作父」無從說起。

    3.挖苦嘲弄

    錯了,直指其蠢不是客觀評價-除非受話者接受過IQ測試,而你不是說他蠢,而是說他的IQ低於某數值。

    而且,為何把聖經說成月經、稱詩篇為屎片是「人」身攻擊?除非有人自以是本經書,或者自以為已跟那本書「人書合一」罷。

    還有,撇開低俗與否,別人的話究竟有沒有道理呢?「國王沒穿衣服全身赤粿光脫脫啊」也很低俗但一矢中的,最少勝於對隱形衣服的稱讚。聖經充滿血淋淋的內容是實情,低俗地指出之,總好過隱惡揚善吧。

    4.強盜邏輯

    「強盜邏輯」何解?難道邏輯是個生物或物件,可向其他生物或物件痛打一頓然後搶去其財物之類?

    比喻的不當之處在於:人的母親並非全知全能,而社會期望人對親人作適當的維護。(當然,只因別人說了某句話便把他「痛毆一頓」,這不是人人會採取或容許的做法。)

    但上帝與教徒有什麼社會認可的關係?你認為他是你的父麼,其他人可不必承認(甚至無義務認為「神人關係」存在)。而且教徒說上帝是全知全能的,難道他無力保護自己,要教徒去保護衪?上帝若果介意或發怒,不會自行一個雷打下來,而要教徒代為伸張正義?

    還有,「反教者經常說教徒不懂得尊重別的宗教」,未必是在暗示他們認為應該尊重別的宗教,而通常是指出某些教徒的雙重標準(他們批評佛教等宗教但不容別人批評基督教)而已。

    再回應其他回應:

    「反別人的宗教是挺無聊 (除非那些是鼔吹不道德行為的宗教)」

    對很多人而言,基督教正是鼔吹不道德行為的宗教之一,所以批評之並不在「挺無聊」之列。

    「俗一點說句, 別人的個人信仰, 教會的行政、政策, 關你义事(與你何幹)? 哪有資格說三道四」

    若真的是這麼分離的話,招來的批評最少會減半。可惜現實並非如此,「別人的個人信仰,教會的行政、政策」正影響著社會上各種人士,無須是否教徒。(例如批評者對聖經的熟悉,很大部分要拜基督教學校強逼非教徒讀聖經所賜。)於是,別人當然有批評的資格。

    「盲反則比較莫名其妙。他們沒有宗教包袱,沒有情意結,何來那麼深的仇恨?唯一解釋,是他們曾經也是教徒,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因愛成恨,最後加入盲反行列。」

    是否一定要「因愛成恨」才符合以上引文內的「盲反者」的意思?若是的話,則上句為「阿媽係女人」。若否的話,則「盲反者」有可能不曾是教徒。

  11. 1.「盲反者最喜歡以偏概全」-這句是否以偏概全?究竟是「所有」盲反者,還是「部分」盲反者如此?

    你話呢?看看以下引文:

    ─>「盲反者最喜歡以偏概全,拿個別教徒的性罪行大造文章,明示或暗示所有教徒都是淫棍……盲反者中,以此類最為惡劣。」

    看完後,你覺得我是說「所有」還是「部分」?

    2. 我認識一些發起投訴《聖經》行動的人。以我所知,他們及我自己都不認為聖經終會被判為二級(一方面有關部門會對基督教在港勢力有顧忌,另一方面政府內部已充斥向基督教傾斜之人),發起行動的可行目的,一是為救學生(聖經不被判為二級能減少政府控告學生的口實),二是為讓市民關注聖經內容。

    目標與手段不一致。

    他們的原意我無興趣知道,我只知道當他們投訴《聖經》後,不少人有樣學樣,投訴《佛經》、《可蘭經》、《格林童話》、《希臘神話》等等,這個結果應該不屬於他們的意原吧?

    他們要批評《聖經》是他們的事,我無意亦無權過問,只是不能認同他們借政府過橋。此例不可開呀!

    3.「錯了,直指其蠢不是客觀評價-除非受話者接受過IQ測試,而你不是說他蠢,而是說他的IQ低於某數值。」

    哈。

    4.「而且,為何把聖經說成月經、稱詩篇為屎片是「人」身攻擊?除非有人自以是本經書,或者自以為已跟那本書「人書合一」罷。」

    我幾時講過「月經屎片」屬「人身攻擊」?

    看看以下引文:

    ─>「如果說他蠢過隻豬,則有欠尊重,屬人身攻擊。」

    ─>「早前在網上見到一盲反者把《聖經》說成月經……稱《詩篇》為屎片,以為好『幽默』,真是無賴嘴臉,躍然紙上!」

    看清楚沒有?我是說「蠢過隻豬」屬「人身攻擊」,而「月經屎片」則屬「無賴嘴臉,躍然紙上!」

    一般以為盲信徒才喜歡斷章取義,估不到你也有一手。

    5.「強盜邏輯」何解?難道邏輯是個生物或物件,可向其他生物或物件痛打一頓然後搶去其財物之類?

    哈。

    6. 「而且教徒說上帝是全知全能的,難道他無力保護自己,要教徒去保護衪?上帝若果介意或發怒,不會自行一個雷打下來,而要教徒代為伸張正義?」

    不相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