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憤怒


我天生冷血,對死人塌樓無動於衷,即使是數年前的南亞海嘯,我也只是驚嘆大自然的破壞力而已,但加國最近一宗警員濫用暴力案,卻罕令我深感憤怒。

事緣一名波蘭男子杰坎斯基﹝Robert Dziekanski﹞由家鄉飛坻溫哥華,一心和早已移民當地的母親團聚。由於他是第一次坐飛機,不知道外人是不能進入禁區接機,結果苦等了十個小時仍不見母親縱影,情緒開始失控,並擲物發泄。

整個過程被一位遊客普里查德﹝Paul Pritchard﹞拍下來。從片段中所見,杰坎斯基神色焦慮,不時大口喘氣,卻沒有傷害他人。期間有一位女子上前安撫,與他交談了幾句,但可能言語不通,無法給予幫助。未幾,警員接報到場,把他團團圍住。他沒有反抗,舉起雙手並退到櫃位,看來是想投降,此時有一名警員突然用電槍電擊他,當他痛極呼叫,那名警員再補多一槍,然後把他制服,扣上手銬。

杰坎斯基不久即失去知覺,救護員到場後證實他已經死亡。

加國警方自知闖下大禍,竟然將有關錄影帶扣押,並向外謊稱是杰坎斯基意圖襲警,警員才會以電槍還擊。普里查德不忿警方所為,向法庭提出申請,迫使警方歸還錄影帶。真相公開後,全國譁然,一致認為警方濫用暴力,要為杰坎斯基的死負責。而波蘭駐加國大使在看過錄影帶後也表示震驚,要求加國警方就杰坎斯基的死因向他匯報。

事發後,生產電槍的公司仍堅持電槍是非致命武器,並指有一大堆調查可以證明,惟這些調查均由該公司自資,結論令人懷疑。更重要的是,由一九九三年起,加國已有十八人被警員用電槍擊斃。經過今次事件,加國公共安全部長已下令檢討使用電槍規範,希望避免再發生同類悲劇。

我簡直不能相信天下間竟有如此草菅人命的狗賊﹝敝國除外﹞!我一向同情東歐人,他們經歷了半世紀的極權奴役,日子苦得很。而且他們沒有受過資本主義的洗禮,生性較純,經常被人搵笨。在歐美人士的眼中,東歐人一如敝國的自由行。但有別於後者,東歐人的文化水平頗高,那怕是「老粗」,言行舉止也遠較敝國的暴發戶得體,絕對值得我們尊重。

正因如此,我對杰坎斯基的死才特別難過。他實在死得冤枉!那個濫用暴力的狗賊,就算不被判謀殺,也起碼是誤殺。文明社會是不能容許此等野蠻行為,即使在敝國,此等暴行也是其罪當誅!

有關片段,可到以下網址瀏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HKk5qQRzL4

Advertisements

我的憤怒” 有 13 則迴響

  1. 你的資料有點錯誤﹐你批評的重點則完全偏差了。

    若果警察是先開一槍再補一槍﹐很明顯是警察有問題﹐因為電槍設計是一槍足以制服疑犯。但事實是警察只開了一槍﹐Taser開一槍是會同時射出兩枝電標。雖然查過Vancouver Sun和上去Taser的網址看過﹐不過我也不能百份百肯定我的資料全對。若果由始至終只開過一槍﹐就整件事看法就完全不同了。

    第一﹐警察扺達在現場時﹐不知道杰坎斯基只是來探親﹐只知道他是一名在機場有暴力傾向的外藉男子﹐是一個未知的潛在危險人物。

    第二﹐警察包圍著他時﹐按照正常程序﹐警察應該是叫他伏在地上﹐很明顯他由為聽不懂﹐所以沒有合作。

    第三﹐他只是舉高雙手﹐警察若埋身拘捕他﹐他可以極容易揮拳反抗﹐警察不能冒受傷的危險埋他身。

    第四﹐不埋身制伏疑犯的方法只有三種﹐手槍﹐警棍﹐電槍。前兩者很明顯會造成更大傷害﹐電槍是最少暴力的選擇﹐總不成叫警察赤手空拳走埋去。

    到目前唯止﹐警察開電槍的理由充份合理。

    第五﹐從Vancouver Sun報導的科學鑑證﹐杰坎斯基的死因並不是因為給高壓電流電死。先是受電擊後呼吸困難﹐加上因為過份驚恐而強烈爭扎﹐給警察強行按在地上﹐做成呼吸道到受壓﹐最後室息死亡。很明顯這兒警察犯了程序上的錯誤﹐按照程序﹐給電槍擊倒的人﹐應該讓他安躺鬆馳。

    真接至死亡原因是警察強行按他在地上﹐而非給電槍擊中。若果警察有按程序﹐他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亦不會留下永久性傷害。問題不是出在電槍上﹐而是出在使用電槍後的制伏疑犯的手法。警察似乎忘記了疑犯已給電槍擊中﹐照舊採用對付一般暴力犯人的壓制手法﹐才釀成今次的劇慘。

    另外﹐印象中我沒有聽過新聞報導說警方向外謊稱杰坎斯基意圖襲警﹐不知是否中文報紙誤傳。官方的新聞稿沒有這個字眼﹐應該只是說他是有潛在危險性﹐程度還未至於意圖襲警﹐不過也有可能我是看漏了。

  2. 1. 「警察包圍著他時﹐按照正常程序﹐警察應該是叫他伏在地上﹐很明顯他由為聽不懂﹐所以沒有合作。」

    據報導,當警察到場時,有旁人曾提醒警察,那人聽不懂英文,但警察沒有理會。如果警察以那人沒有聽指示伏在地上而使用電槍,明顯講不過去。

    2. 「他只是舉高雙手﹐警察若埋身拘捕他﹐他可以極容易揮拳反抗﹐警察不能冒受傷的危險埋他身……不埋身制伏疑犯的方法只有三種﹐手槍﹐警棍﹐電槍。前兩者很明顯會造成更大傷害﹐電槍是最少暴力的選擇﹐總不成叫警察赤手空拳走埋去。」

    我不知道加國警察怎樣做,只知道香港警察是不會先用武力,除非對方反抗。

    況且,從片段所見,那人在警察到場後,已經冷靜下來,且手無串鐵,但警察仍然「先發制人」,明顯不合理。

    再者,我不認同電槍比警棍更安全,起碼據報導,歷年來已有十多人被電槍電死,而警棍是不會打死人的,除非你有心把對方置諸死地,且專打要害,如頭部。

    3.「到目前唯止﹐警察開電槍的理由充份合理。」

    明顯不合理。

    4. 「從Vancouver Sun報導的科學鑑證﹐杰坎斯基的死因並不是因為給高壓電流電死。先是受電擊後呼吸困難﹐加上因為過份驚恐而強烈爭扎﹐給警察強行按在地上﹐做成呼吸道到受壓﹐最後室息死亡。很明顯這兒警察犯了程序上的錯誤﹐按照程序﹐給電槍擊倒的人﹐應該讓他安躺鬆馳。」

    講得好!好明顯是誤殺!

  3. 給電槍電死的指控不正確﹐大部電槍至死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電槍本身﹐其一是因為疑犯被電擊後的拘捕程序﹐其次是因為疑犯濫用藥物。電槍的設計原意並不算是武力﹐是一種對疑犯沒有傷害性的武器﹐只會導致他短暫衰失行動能力。

    試想一下﹐若果今次警察開電槍﹐開槍後按正常程序拘捕他﹐事件就在沒有人受傷下和平解決。用警棍打疑犯會有傷痕﹐咪一樣給人話警察濫用暴力。

  4. 上Taser睇過電槍的spec,平均電流是2.1mA的話應該不足以致命。

    問題是當時有數名持槍大漢在場,有必要使用暴力嗎?一直看慣本地警察溫柔行事的香港人很難接受加國警方的行為呢。

  5. 電槍的危險,正正在於你不知道對方有無曾經濫藥,或身有隱疾﹝如心臟病﹞,若再加上警員「不按程序辦事」﹝我認為屬誤殺﹞,則隨時致命。

    按當時情況,警員應否使用電槍?說過了,那人雖然情緒失控,擲物發泄,但既沒有,也無意傷害他人,算不上危險人物。當警察到場時,沒有搞清楚事發經過,也沒有理會旁人提醒那人是不懂英語,就貿然採取行動。更重要的,是那人明明已經冷靜下來,且高舉雙手以示投降,警察還要使用電槍,這是否合理?

    單單「覺得」對方「可能」反抗,就隨便先發制人,香港警察若有樣學樣,在油尖旺截查形跡可疑的金毛飛,豈不是要先用高壓水炮把他射到牆角,待他失去反擊力後,才叫他拿身份證出來?

    我一向覺得港警過於懦弱,但跟加國警察此等「過勇」行徑相比,則寧取港警的克制,起碼不會搞出人命。

    港警沒有電槍,但有胡椒噴霧,殺傷力肯定遠較電槍低,且不會主動使用武力,除非遇到反抗。即使對方是手持菜刀之神經漢,也只會身穿「鐵甲威龍」保護衣執行拘捕,不會像加警那樣,隨便開槍﹝包括電槍﹞。

    那人有無責任呢?當然有,他若不是擲物發泄,警察也不會前來干預。僅此而矣。若這樣也要為自己的死負上一半責任,是否太過刻薄?

    認為疑犯被電槍攻擊時,即使再痛也好,也要盡量放鬆,不要激烈爭扎反抗,以免因自己的身體機能關閉而喪命,否則的話,自己也要負上一半責任?Are you kidding?

  6. Lady Cat

    若看那8分鐘的 video, 其實那男人並冇打算傷人, 即使那位女性走近他, 他也沒有攻擊她。

    但另一方面, 當那位女士與他聊時, 攝影者或身旁的人, 不斷說 she’s crazy, she’s crazy….

    即其實鬼佬的文化, 是以保護自身為主, 即使警察如是。 雖不是大問題, 但以一個標榜人權、人命的國家來說, 自己的人權、人命比其他人更重要。 為保自身安全, 不理當時情况就攻擊至人失去知覺為至止, 怎說也不通吧!

  7. 貓貓:

    感覺上,外國警察一般比較怕死,或比較錫身,所以才動輙使用電槍,把你電到嘔白泡,才把你拘捕。

    反觀港警,只要你手無串鐵,一般只會徒手拘捕,最多只會叫你高舉雙手泊埋牆。

    電槍真的不要得,假如疑犯有心臟病,給你這樣一電,不病發才怪呢!

    至於電流幾多才會致命,純屬紙上談兵,沒有多大實質意義。

  8. 若假疑犯有心臟病﹐就不應該試圖反抗﹐要乖乖地聽警察話。若果疑犯肯同警察合作﹐警察就根本不用使用電槍。

    用尖沙嘴金毛飛作例子﹐香港警察有權查身份證﹐市民也有責任交出身份證給檢查。若果市民合作乖乖交出身份證﹐整個過程就半分鐘搞掂。若果金毛飛堅拒合作﹐警察可以拿出電槍﹐再重新要求一次。若依然拒絕合作﹐警察就可以使用電槍。使用電槍的任何後果﹐也是金毛飛的不合作態度做作﹐因此金毛飛也要負上令自己受到傷害的責任。

    先反抗而後才用電槍﹐始動的責任在於反抗。警察使用電槍只是get the job done﹐只要the job是警察的職權笵圍﹐the job本身並不是擾民﹐使用電槍並沒有任何問題。對於大部份正常人﹐電槍並不是傷害性武器。至於小部份電槍致死的事件﹐那是屬於無可避免的意外。要完全沒有意外發生﹐一就是警察didn’t get the job done﹐二就是警察要risk their safety﹐二者也不是可以接受的答案。

  9. 1. 「若假疑犯有心臟病,就不應該試圖反抗,要乖乖地聽警察話。」

    我知道你身在加國,對這件事會比較熱心,但熱心之餘,也應該小心一點,看清楚人家說甚麼。

    我說﹝再一次重覆﹞:「電槍的危險,正正在於你不知道對方……身有『隱疾』﹝如心臟病﹞。」

    甚麼叫「隱疾」呢?就是連當事人也不知道的,就叫「隱疾」。如果當事人都不知道自己有「隱疾」,你卻用電槍電他,是十分危險的。

    2. 「先反抗而後才用電槍,始動的責任在於反抗。」

    那個波蘭人有反抗嗎?我之前不是說得很清楚嗎?

    我說﹝再一次重覆﹞:「那人雖然情緒失控,擲物發泄,但既沒有,也無意傷害他人,算不上危險人物。當警察到場時,沒有搞清楚事發經過,也沒有理會旁人提醒那人是不懂英語,就貿然採取行動。更重要的,是那人明明已經冷靜下來,且高舉雙手以示投降,警察還要使用電槍,這是否合理?」

  10. 今日閱報,加國的電槍悲劇竟然接二連三。

    繼上月波蘭男子枉死於電槍下,時至今日,竟然再有三人先後被警察以電槍電擊至死。

    電槍是否危險,難道還用爭議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