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公投的啟示


委內瑞拉有位狂人叫查韋斯,奉行社會主義,自稱毛澤東信徒,平時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例如早前在美洲國家首腦會議上,查韋斯口出狂言,指責西班牙前首相阿斯納爾為「法西斯主義者」,結果被西班牙國王卡洛斯當眾喝令閉嘴,成為國際笑話。

查韋斯最近又有驚人之舉,竟然夠膽發動公投以修改憲法,將總統任期由六年增至七年,並可無限次連任,方便他為所欲為。可幸委內瑞拉選民還有理性,沒有跟查韋斯一齊癲,聯手投反對票,最後以些微票數否決公投。可憐查韋斯上台九年初嘗敗績,如無意外,到二零一三年總統任期屆滿後就要下台。

委內瑞拉選民的決定可以理解,萬一通過公投,查韋斯不但可以無限次連任,還可以獲取更大權力,在必要時對傳媒進行言論審查,甚至沒收人民的私有財產,以實踐「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革命」,屆時,後果將會不堪設想。難怪委內瑞拉選民在得悉公投被否決後,聯群結隊上街慶祝,彷如國慶。

在民主大行其道的今日,查韋斯的舉動無疑是逆天而行,就算不遭天讉,也必遭選民離棄,既然如此,何解查韋斯還要冒這個險呢?或許,查韋斯也是迫於無奈──既已下定決心實踐社會主義,又怎能容許民主成為他的絆腳石?

查韋斯選擇獨裁可不是偶然的。早在大半個世紀前,海耶克寫下經典名著《通往奴役之路》,斷言社會主義必會導致獨裁,原因很簡單,社會主義強調平等,但各人天賦不同,若任由人民自由發揮,貧富懸殊將無法避免,只有透過計劃經濟,強行將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消除,才能實現眾生平等。換言之,社會主義是目標,計劃經濟是手段,兩者是密不可分的。

問題是,人民有自由意志,也有自己的喜好,未必會認同政府的計劃,若由議會定奪,恐怕會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政府若要實踐計劃,就要廢除議會,或架空議會,一切權力收歸中央,以為將來的計劃鋪路。政府也要連帶取消私有產權,衣食住行一律由政府包辦,人民若想好好過日子,必須聽命於政府,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歷史可以作證,上世紀的社會主義國家,例如前蘇聯及東歐諸國等,無一不勵行獨裁,其程度更勝君主專制,令人民大受其害。海耶克一早就預言會有這個結果,現在不幸成真,實屬不幸。

以獨裁治國雖然有違社會主義的「原意」,但不這樣做,社會主義將永無實現之可能,權衡輕重,只好狠下心腸幹到底。雖然到最後,我們發覺社會主義仍是無法實現,但已經太遲了,畢竟學費已付,且不設退款,現在才後悔,有何用?

當然,學費不會白費的,最起碼讓我們認清了社會主義的真面目,不會再像以前的人輕信左派的煸動,拿糖衣毒藥放入口,正如委內瑞拉反對派曾言:「公投結果清楚表明我們向社會主義說不,向民主說是!」

歷史的巨輪不能逆轉,查韋斯的奸計是注定不能得逞的。

委內瑞拉公投的啟示” 有 8 則迴響

  1. 公投的內容包括有權沒收私人財產, 控制傳媒
    我都唔明點解仲會有 49% 的人支持
    定係佢地已經當 Chavez 係神, 係唔係都投 yes
    好似文革果陣個個當老毛係紅太陽一樣?

  2. hevangel:

    「我倒想知道﹐那49%是什麼人﹐竟然會投選反對民主﹐是不是有點自相矛盾呢﹖」

    或許是鐵票,又或是即得利益者,真的很難講。正所謂「曹操也有知心友」,不是當地人,很難理解。

    就算我是香港人,也很難理解葉劉竟然可以「高票」落選。葉劉如此目中無人、口出狂言、顛倒是非,現在又打倒昨日的我,有後台卻說支持民主,偽善都不得了,但仍有人投她一票,且為數不少,真令人費解。

  3. daynight96:

    「定係佢地已經當 Chavez 係神, 係唔係都投 yes
    好似文革果陣個個當老毛係紅太陽一樣?」

    也有可能。

    綜合各方報導,看來委內瑞拉人對查韋斯是又愛又恨。

    一方面,查韋斯出身於寒微,深得低下階層的信任。而他也很慷慨,將不少石油利潤﹝是委內瑞拉主要收入來源﹞回饋平民,數額更是歷任總統之冠。

    但另一方面,委內瑞拉的貧富懸極為嚴重,絕大部份的財富集中在極少數人的手中,而查韋斯上台九年,情況仍沒有多大改善,令人質疑他的改革誠意。

    此外,他公然反美,雖令國民一吐烏氣,但他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令國家愈益陷入孤立之地,令人民不禁有點擔心。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也是查韋斯過大的政治野心,人民害怕他最終會成為一個獨裁者。

  4. 阿牛:

    「查韋斯好似有一句大約係咁:投支持即係投佢,投反對即係支持布殊。」

    好似聽過,但不太肯定。他類似的「金句」太多了。

    以史為鑑,社會主義國家「特別」喜歡搞敵我矛盾,無他,因為社會主義 / 計劃經濟強調「集體」,必須把人民動員起來,一齊向目標進發﹝例如毛時代的中國最鐘意搞甚麼五年計劃、大躍進之類﹞,製造假想敵有助團結人民,何樂而不為?

  5. 十分認同

    民主的基礎便是自由,社會主義其中一樣要點是計劃經濟。人民需要放棄自我的自由迎合國家計劃。

    所以歷史上,堅持行社會主義的國家是和民主不相容的。

  6. 無錯。

    海耶克曾言,私有產權是自由的最後保障,沒有私產,衣食住行都要依賴政府,若要生存,就要唯命是從,毫無自由可言。

    以前的君主專制一般限於政治層面,甚少觸及私產,所以人民仍享有最基本的自由。

    但共產黨一上台就取消私產,集所有權力於一身,獨裁程度更勝君主專制。而人民的自由亦化為烏有,慘成奴役之民。

    我的新書《往左走往右走 海耶克啟迪自由之路》對此有詳細論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