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西九把把脈


俗語有云:「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政府也深明此道。

話說政府中人覺得西九這個名太「地區性」,難登大雅之堂,建議用「都會」、「海港」等字眼取代,一如以前「建華之亂」的甚麼「數碼港」、「鮮花港」等。好明顯,政府根本沒有汲取前朝的教訓,繼續好大喜功,可憐納稅人的血汗錢隨時「凍過水」。

不是嗎?西九的敗筆,不在於名字的浮誇,而在於背後的計劃經濟思維。如果文化發展由官僚主導,他們的喜好將成為文化指標,難免會扼殺民間創意。要知道,文化的內涵浩瀚如大海,上至詩詞歌賦,下至衣食住行,無所不包,由官僚由上而下管理,結果必然一團糟,一如以前的計劃經濟。

要推廣文化、發展藝術,最重要是懂得利用民間力量,眾志成城,而非由官僚隻手遮天,唯我獨尊。千萬不要輕視民間力量,以為他們只是烏合之眾,難成大器,實情是他們默默耕耘,歷年來為推動香港文化藝術貢獻良多,令人敬仰。

記得幾年前,有三位熱心人士有感香港作為美食天堂,卻沒有一所介紹飲食文化的博物館,實在可惜,於是集資二百萬元,在粉嶺開設「人類飲食博物館」,展品包括亞洲最大的胡椒磨、健力士紀錄最大的南瓜,以及逾二百多種香料及食物等。三年過後,因為虧損嚴重,博物館面臨倒閉,最後幸得稻香集團拔刀相助,斥巨資買下所有展品,接手經營,令博物館可以逃過一劫。

其中一位創辦人羅先生曾經抱怨,指政府視私營博物館如無物,不但沒有提供任何財政支援,甚至連相關的博物館條例也欠奉,只發出娛樂場所牌照,將博物館等同卡拉OK、戲院及酒吧,簡直荒謬絕倫。

話說回來。政府可以怎樣利用民間力量以推廣文化藝術呢?好簡單,除了場地支援外,政府可以考慮引入等額配對的資助方式,鼓勵民間組織自力更生。所謂等額配對,就是私人籌一元,政府配對一元。以同屬私營的「海事博物館」為例。該館每年獲七十多間航運公司資助三百萬元,用以補貼開支,若加上政府的等額配對,可以為該館帶來額外三百萬元的經費,對擴充規模大有幫助。

等額配對的好處,是民間組織必先成功向外尋求資助,方能獲得政府的配對,這一點尤為重要,因為有能力提供資助的,多是商業機構,他們在商言商,不會胡亂審批。政府可以以此為準則,決定誰可獲得資助,比起由政府自己拍板,落錯注的可能性將會大為降低。

而站在捐款人的立場,眼見捐款的效益倍增,自然更加願意慷慨解囊。事實上,本港高教界自幾年前引入等額配對計劃後,善款源源不斷,且金額屢創新高,動輒以千萬元計,足可為文化界之借鏡。

是的,推行等額配對有助發動民間力量,推廣文化藝術,成效必比西九這隻「大白象」優勝,希望政府可以三思而後行。

替西九把把脈” 有 5 則迴響

  1. 我都係唔明﹐點解政府硬係要係西九搞乜鬼文化藝術。全部地批出來起樓同商場咪好囉﹐不用花錢又可以賺錢。如果要起﹐在西九起多個紅館用來給歌星開演唱會仲實際啦。分分鐘場租可以賺翻個建築成本回來添啊。

  2. 諗起都覺得有啲搞笑。

    西九的宣傳口號本來是地標行先,點知搞下搞下,大家好認真咁覺得政府真心搞文化,政府又洗濕個頭,搞到而家唔再講地標,入晒戲咁搞文化。

    諗下諗下,花香港人咁多錢,搞啲同基本民生無乜關o既嘢,就真係笑唔出。

    p.s. 星期一晚全組同事飯局,不能出席聚會了。

  3. hevangel & 駒:

    你們的留言引出兩個問題:

    1. 政府應否資助文化藝術?
    2. 如是,則應採用甚麼資助方式?

    我自有答案,惟一言難盡,稍後再詳談。

    ﹝待續﹞

    另,駒,不要緊,稍後再約。

  4. 華同學

    香港為文化沙漠, 其中一樣原因為政府文化推廣與教育, 可謂有點失敗, 論中國文化科、音樂藝術,想想中學時大家,學到多少,記得多少!

    小弟對西九項目,可為難得!難得帶頭,未必成功,但總好過只得每年藝術節等,曇花一現!

    巿場還是講成本與利盈,文化承傳這方面,相信巿場未必能有效做到了。

    流行曲賺錢,藝術價值又有多高呢?難到學貝多芬、莫扎特等,下下拍齣「港版交嚮情人夢?」

  5. 我相信市場之能,但不認為優勝劣敗應該「完全」以市場為準。

    市場告訴我們甚麼是民之所好,但民之所「好」不一定是「好」的。

    被市場淘汰的人和事,有些是死不足惜,有些則否。例如哈迪斯不敵麥當奴,一般人不會覺得可惜;街市被超市取代,有人感到可惜,這是情意結的問題,但不足以借政府之力輸打贏要,畢竟超市較街市方便,對消費者更有利。

    之不過,如果經典音樂﹝包括古典音樂、中樂及其他民族音樂等﹞沒落了,只剩下通俗的流行曲,是否太過可惜呢?

    經典音樂如是,其他傳統文化藝術﹝尤指performing arts,如莎士比亞的戲劇﹞亦如是,能否生存,取決於市場,沒人欣賞則被淘汰。但它們都是人類寶貴的文化遺產,淘汰了實在可惜。為了未雨綢繆,適當借助政府之力加以保護,也是無可厚非。

    換言之,政府有責任確保文化承傳。問題是,政府應該怎樣做才合適?

    最好的方法是從需求入手,透過教育﹝特別是由細做起的潛移默化﹞,讓市民懂得欣賞文化藝術。這方面,日本做得最成功。

    另一方面,就是我在本文所說的,成立配對補助基金,鼓勵私營藝團自力更生,同時亦帶動民間的捐助風氣。

    總括而言,推廣文化,發展藝術,不離小政府、大市場,但如果認為政府應該完全抽身而出,讓文化藝術自生自滅,未免過於極端,不值得鼓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