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棺定論母語教學


小平同志有句名言:「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真的無講錯。我們都是人,能力有限,不像上帝可以無所不知;有些事情,尤指茲事體大的國策,一定要試過才知道是否行得通。問題是,實踐是有代價的,即所謂「交學費」。如果代價太大,風險太高,我們就不能魯莽行事,以免未見其利而先嘗其害。

有兩個方法可以降低風險。首先,我們可以以史為鑑,參考前人的經驗,再決定下一步應該怎樣做。如果沒有先例可循,則宜循序漸進,切忌一步到位。想當年,小平同志推行改革開放,史無前例,唯有「摸著石頭過河」,在沿海城市設立「經濟特區」,容許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確定可行後,再擴及全國。

經濟改革關乎人民的飯碗,固然要謹慎行事,而決定學子前途的教育改革,又何嘗不是?可惜回歸後,教育改革朝令夕改,缺乏全盤規劃;且過於急進,凡事一刀切,完全沒有顧及後果,其中最為人所咎病的,莫過於母語教學。我可以大膽講句,若要選回歸十年之十大劣政,母語教學絕對可以穩奪一席。

教育局局長孫明陽最近終於認錯,表示學校可以因材施教,自行決定教學語言,最快於二零一零年實施。

這個改革來得太遲了。如果以十年為一代,受母語教學影響的學生剛好有一代,他們缺乏良好的英語基礎,畢業後出來社會做事,如何跟別人競爭?而香港靠他們支撐大局,又如何面對全球化的挑戰?

不是危言聳聽。根據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曾榮光教授的研究,自母語教學推行後,中中學生接觸英語的機會少了,以致英語水平每況愈下,嚴重影響升學,這可從過去幾年的會考及高考放榜成績中得到印證。此外,研究亦顯示,大學內的專業學系如醫科、法律等,幾乎全是英中生的天下,中中學生只能望門興嘆。對於這些慘成白老鼠的學生,孫公是否欠他們一個交代?

即使既往不咎,一心向前看,這個遲來的改革又是否可以撥亂反正呢?要知道,母語教學的另一個後遺症是「標籤效應」。在回歸前,香港也有中中及英中之劃分,但很多是「掛羊頭賣狗肉」,即中英夾雜。雖然不少教育學者認為這樣對學生不好,但好處是,一般家長不會以教學語言來評定一間學校的優劣,主要是看成績及校風,十分客觀。但回歸後,政府硬性劃分中中及英中,家長擇校,自然首選英中,令中中倍受歧視。十年過後,「中中代表次等」的想法因為先入為主而變得牢不可破,就算政府改變語文政策,恐怕短期內也無補於事。

說過了,我們不是上帝,不能預先知道母語教學的成敗,單是這一點,我不會責怪當初提倡母語教學的人,只怪官僚凡事一刀切,最後一只錯,滿盤皆落索。當中的教訓,值得孫公銘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