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家事 干卿底事


像我等生於上世紀的人,大部份都嘗過老媽子的「藤條燜豬肉」。不要少看這道「住家菜」,實情它殊不簡單,堪稱中國八大菜系的「主打菜」,聲明遠播,可以說,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藤條燜豬肉」。好可惜,這道「名菜」可能會因為一些無聊人多管閒事而成為歷史。

話說港大有位陳姓社工最近做過調查,發現過去一年有十八萬名兒童遭父母體罰或虐打,「反映暴力對待好普遍」。他又指出,香港近年不時發生家庭暴力案,受害人多是無辜子女,部份更因而喪命,政府應該汲取「血的教訓」,立法禁止家長體罰,以免慘劇重演。

只因部份家長虐打子女,就要立法禁止所有家長體罰,是否矯枉過正?若按照陳姓社工的「邏輯」,政府也應該立法禁止警察使用武力,遇有劫匪,不用動刀動槍,只需靠把口,好言相勸,著對方棄械投降。法例通過後,疑犯不用再擔心人身安全,警察也不用再背負濫用武力的惡名,一家便宜兩家著,多好。

問題是,如果疑犯不肯就範,怎麼辦?向那位陳姓社工求教,他準會告訴你:「不可能的!若然你曉以大義,再動之以情,對方必會明白打劫是不對的,乖乖投降猶恐不及,又怎會反抗呢?」套用前主席的話,這是too simple,sometimes naïve。

同樣道理,有些頑童天生燥狂,最鐘意攪攪震,沒時停。跟這些小混蛋講道理是無用的,最有效法的方法,莫過於「星巴克」。當然,「藤條燜豬肉」對克制燥狂也有奇效,但你未必會隨身帶備藤條,論方便,都係「星巴克」最好,有名你叫,一巴見效。

不是我黑心。想當年,再頑劣的孩子,在外怎樣天不怕地不怕,回到家中,對父母總有三分顧忌,何解?就是怕體罰。那時候,不單父母有權體罰子女,老師也有權體罰學生,故尊師重道得以殘存。現在呢?莫說體罰,就是大聲一點罵學生,也小心飯碗不保。尊師重道?不要說笑了。

是的,今時不同往日,社會比較富裕,也比較多誘惑,即使家教做得好,也難保子女在外不受同輩影響,若政府聽信讒言,立法禁止家長體罰,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不是我危言聳聽。記得兩年前有報導說,愈來愈多父母在「虐兒」法例下,不懂得如何管教子女,甚至有父母因此患上情緒病,要尋求心理輔導。其中有一個個案是這樣的。有一名本身是專業人士的父親,其子甚為難教,經常大吵大鬧,甚至恐嚇父親說:「不要打我,否則我報警!」父親大怒,在忍無可忍下,想出以「陰招」還擊。點「陰」法?就是以牙籤、針及叉子刺兒子的手腳,因為傷口細少,且癒合快,不易被人察覺,於是愈刺愈上癮。他覺得自己有點變態,擔心長此下去,終有一日會狂性大發,錯手將兒子殺死,思前想後,決定找心理醫生求助。

專家認為以上個案只是冰山一角。由於「虐兒」法例含糊,家長不敢以體罰約束子女,後者看準這一點,如獲「免死金牌」,更加放肆,令雙方關係日益惡劣。若情況不獲改善,將來只會引發更多虐兒案,與立法的原意相反。

唯今之計,與其立法取締體罰,不如教導父母適當體罰,既不對子女造成嚴重傷害,又可起阻嚇之效,此為上策。

廣告

別人家事 干卿底事” 有 46 則迴響

  1. 人之雜種:

    雜種二字,有二義,一為形容「人」之品種劣質,社會階層低下,無可教化,具攻擊性;二為生物學上,形容基因在「互換」的情況下所見的現像,中性/甚有時見於「良性」,為雜種優勢,使生物能得以退化。

    在現今社會,陳社工以推舉「雜種」優勢(第一解釋),以排斥良性雜種(第二解釋),即賞罰教育(稱讚@懲罰),更侮辱了中國五千年文化最深厚教條「捧下出孝兒,慈母多敗兒!」

    時代變?時代變了,敢問陳社會相較於三萬年前的人,已經不用呼吸空氣?中國式教育法,行之五千年,能得以流存,有其之道!

    大慨某些人有童年陰影,難得現在受過高等教育,懂得說話,胡亂狂吹!對吧,香港幾十萬「師奶」也不懂教仔,只得閣下懂!

    我不相信所有社工是這樣想,但別「刁」社工的面子!

  2. 打者愛也。我們這一代﹐那一個不是吃藤條燜豬肉大的﹐咪個個好地地成長﹐精神健全沒有童年陰影。那些話體罰會對小孩做成身心傷害﹐簡直是BS。

    體罰同飲酒一樣﹐只要不過量就不會有傷害﹐適量的甚至對身心有益添呀﹗

  3. Lady Cat

    對適當的體罰…. 但最收效就是讓他承後果

    貓貓住的地方, 有個細佬, 每次他一做錯事, 他老爸又打(打手仔)又罵叫唔好、危險

    有次他銜過馬路被車撞到, 貓貓也在場(嚇死我), 之後再見條靚仔, 瘦了兩個碼同貓貓一齊站在路邊等綠燈

    係囉, 咪幾好… 當時貓貓心想

  4. 華同學,恭喜恭喜。

    不反對體罰,但禁止「立﹝3﹞架chang」體罰我冇意見。膠間尺同籐條以外o既工具絶大部份都唔應該用。

    對還未上幼稚園的小朋友體罰有點多餘,未懂事的你打他有何用;單單因為考試不合格不應體罰;目無尊長,以下犯上?視乎那長輩是否有問題,並非必須體罰;打架、頑皮不嚴重者又不該體罰;

    再想下去,正如一般市民可以識玩槍但未必識負責任,一般家長識打仔但又未必識適當方法教仔。香港禁槍但市民可以以刀互劈,美國市民就較多以槍械犯案。一刀切唔準打唔準侮辱而家係難接受d,因為我o地俾人打慣寸慣,但香港教育方針向來喜歡驗證,從實踐中發現真理,就試禁打禁鬧十年睇吓香港變成點lor。或者分別不大,或者文明人更文明,或者野蠻人都進牢獄,一切還是未知之數呢。:p

  5. 阿華:

    那個陳姓社工,實情是社工教授。

    他可能久居象牙塔,不懂世情,更不知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故有此謬論。

    又或,他蒙上天厚待,夫妻恩愛,子女聽話,毋須體罰,故推而廣之,以為體罰是「多舊魚」,立法禁止也沒所謂。

    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足以證明他是「很傻很天真」,由此等蛋頭教授執教鞭,真怕誤人子弟。

  6. hevangel:

    極之同意。

    想當年,我從未聽過有細路比老母鬧幾句,就走去跳樓死。

    反觀今日的細路,久居溫室,被人縱慣,挨不到打罵,又經不起錯折,若再立法禁止體罰,只會進一步縱容他們,可謂百害而無一利。

    如果連兜巴星都話有心靈創傷,將來如何在社會立足?如何面對失敗?

    又係想當年,很多事都係自己一手一腳做,例如小三讀調景嶺寄宿小學,每逢周末,都係自己一個人搭車返當時石硤尾的屋企,不用家人接。升中一、升中六,全由自己一手包辦,甚至平時記缺點記小過,手冊都係自己冒簽,不用驚動家人,呢d 叫做「一人做事一人當」。

    現在的中五生,放榜竟然要老豆老母請假陪找學校升學,予人感覺是奶都未戒,真丟假。

    與其立法禁止體罰,不如立法禁止未戒奶人士升讀中六,以免浪費納稅人金錢,仲好。

  7. 貓貓:

    說得對。

    有時見到有些父母,因為小女不肯食飯,就又 “ngai" 又西,好似 “ngai" 契弟甘,真係「多舊魚」。

    我心想,他們不想食就算﹝如果有養狗的,就拿去餵狗,不要浪費﹞,不用多久,他們覺得肚餓,自然會找來食﹝可能從糧兜中﹞,何須擔心?

  8. 給淘:

    應否在幼稚園施加體罰,我沒意見,但升中一後,應盡量避免體罰。換言之,體罰應集中於小學階段,讓子女謹記「血的教訓」,當升中後,就轉為講道理,曉以大義,動之以情。

  9. 話你唔恭喜我就寫篇文嚟賀我o地tim。;p

    我的文章重點是:

    1. ﹝因為害怕別人報復﹞導致無人犯案。–>2.
    2. 別人犯案必須讓犯罪者得到應有懲罰。–>1.

    well, 反正沙石若令你不安我亦無法,不去深究了。只係強姦一個強姦犯對佢o黎講係懲罰,呢點我唔認同。反而yim咗佢,公開佢個名,放上database任人查之類係可行o既。

    又,我唔知美國以暴易暴o既行徑是否都响法律解決唔倒時出現喎。如果有證據證實上述那循環是不可行的,會再修正,目前仍相當樂觀。

    至少﹝撇除其餘主觀因素,美不美等不談。﹞有意圖強姦犯真係深入理解過我講o既之後,要強姦都唔會揀我。

    相信薯會繼續回應你的,我應該冇興趣糾纏。反正响一個落實法治的社會,按道理不須行私刑。

    又又,至於體罰,我唔反對打手板的,其餘case by case 啦。

    以上回應亦貼响黑冇事個blog。

    加o既:

    btw, 其實我都知虐兒會影響小朋友心態,但用間尺打吓手板都叫虐兒咩?

    都唔明benson點解唔去話d虐兒父母,反而選擇挑剔一d不一定構成虐待o既講法。又,令小朋友害怕不一定是壞事,若偷錢也不須害怕坐牢,世界會變成怎樣?

  10. 「打鑊佢」

    哈,打鑊佢都要講技巧,例如心口隔一本電話簿,如隔山打牛,無傷痕,無得查。

    文中那位「專業人士」父親不是這樣嗎?^^

  11. lichufai

    淘,若不如此,哪裡顯得出他挑骨頭的本事? 有沒有想清楚教仔是誰的責任? 有沒有想清楚立法規管的大略界線在哪? 有沒有想清楚體罰不一定是「虐兒級」的? 大概從前動輒打到飛起是不合時宜的(太落後),但完全禁止體罰同樣不合時宜(太前衛?!),得把口,講唔聽你咬但佢咩!

    以前睇電視,有個心理學家開導一對自認教子無方的鬼佬父母:「你o地唔好再complain你兩個仔爭玩具啦,歲幾人仔識鬼share咩!」 我笑到翻艇.

    薯,XDDDDD 對那些特別惡劣的罪犯,我也是恨不得以如斯殘酷之刑回敬.

    *

    以直報怨,而非以牙還牙. 文明社會致力警惡懲奸,不鼓勵以牙還牙. 是「果報」(公正恰當的回饋)還是報復(惡意的報復)並不取決於行為.

  12. lichufai:

    係呀,我一向主張治亂世,用重典,香港的刑法太輕,毫無阻嚇作用。

    記得早前有一情侶分手,男方將交歡片段放上網以作報服。女方告上法庭,法官只判男方社會服務令,簡直不可思議。

    至於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一般只判幾個月監禁,真係視人命如草芥。

    另,燥狂頑童不聽教,一如夏蟲不可以語冰,如此簡單的道理,也不是人人明白,我們只可看開一點,ignore了就算。 ^^

  13. 牛:

    我也贊成,更贊成恢復死刑。不過,「人權份子」一定反對,在他們眼中,只有罪犯有人權,受害者則沒有。

    此等人古以有之。二戰末期,美國向日本投了兩顆原子彈,促使日本無條件投降。事後有人﹝包括不少英美高級將領﹞認為美國此舉是多餘,因為日本已是強弩之末,只要對其實施海上封銷,不消數月,日本必會投降,實在無必要以原子彈轟炸,令十幾萬無辜平民死亡。

    之不過,他們忘記了中日戰爭仍在進行中,每一日都有無數中國軍民被日軍殘殺。日本早一日投降,中國人就少受一日苦。按照那些所謂「人權份子」的「邏輯」,難道日本人的生命比中國人更值錢?

    另,常言道,打就企定,否則…… ^^

  14. —>「記得早前有一情侶分手,男方將交歡片段放上網以作報服。女方告上法庭,法官只判男方社會服務令,簡直不可思議。

    至於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一般只判幾個月監禁,真係視人命如草芥。」

    法律並不是完美的,但總不能因為一些人不滿便違背絕大多數活在文明世界裹的人的共識,回到原始世界以暴易暴、以牙還牙一番,法律不是用來「洩憤」的!

    —>「另,燥狂頑童不聽教,一如夏蟲不可與語冰,如此簡單的道理,也不是人人明白,我們只可看開一點,ignore了就算。」

    很多時候,暴力處理往往在短時間內比人道處理更有效,正如獨裁政府往往比民主政府更有效率、盲婚啞嫁往往比自由戀愛更和諧,貪污及暴力警察的破案率往往更高。但人類最值得驕傲的是擁有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人類的文明的發展正正是邁向人道及捨棄不必要的暴力,體罰正正就是不必要的暴力。

    恐嚇與教育是不同的,害怕也並不等如尊重。

    死刑是自相衝突的,既然殺人是錯,文明人又怎能合理化用殺人作為手段去懲罰殺人者?如果殺人是錯(自衛除外),殺掉殺人者也一樣是錯。

    頑童不聽教不講道理,動輒對他們動粗同樣是不講道理的表現。成人在小童面前是否應該樹立一個良好榜樣?

    體罰對小孩造成的心理上的負面影響是在全世界的學術界所一致公認的,「一年有十八萬名兒童遭父母體罰或虐打」這數據也並非筆者杜撰的。

    差不多所有先進發達國家及城市都己經禁絕了體罰!在現實世界到底是筆者的觀點偏激,還是他們的想法過時,是誰被ignore,根本不必争論。

    當然這世上總有短視的人愛走回頭路,回到蠻荒世界自我執法,並選擇性地以保留傳统作為籍口以合理化自己的野蠻行為(保留體罰但又反對打老婆打妹仔紥腳貪污浸豬籠等),和一衆小圈子志同道合的朋友精神自慰,基於言論自由,筆者對於他們也愛莫能助!

    所慶幸的是這些愛走回頭路的異類不竟是小數,他們根本不成氣侯。

  15. —>同樣道理,有些頑童天生燥狂,最鐘意攪攪震,沒時停。跟這些小混蛋講道理是無用的,最有效法的方法,莫過於「星巴克」。當然,「藤條燜豬肉」對克制燥狂也有奇效,但你未必會隨身帶備藤條,論方便,都係「星巴克」最好,有名你叫,一巴見效。

    —>蘋果日報 – 要聞港聞 – 20080320 – 父打仔遭還擊同受傷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320&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0887714
    【 本 報 訊 】 一 名 58 歲 「 火 爆 」 父 親 , 昨 凌 晨 疑 不 滿 兒 子 在 天 水 圍 住 所 的 客 廳 深 宵 玩 電 腦 , 與 兒 子 發 生 爭 執 , 躁 父 手 執 木 方 怒 打 兒 子 右 手 肘 , 兒 子 不 忿 以 木 方 還 擊 打 傷 父 親 腰 部 。 兩 人 同 涉 襲 擊 傷 人 被 捕 , 事 後 獲 送 院 治 理 。
    被 捕 父 子 姓 鍾 , 58 歲 父 親 涉 嫌 襲 擊 傷 人 , 21 歲 兒 子 則 涉 普 通 襲 擊 , 兩 人 分 別 腰 部 及 右 手 肘 受 傷 , 由 警 員 陪 同 送 院 敷 治 。
    據 悉 , 父 子 與 家 人 同 住 天 耀 耀 民 樓 34 樓 一 單 位 。 昨 凌 晨 零 時 許 , 鍾 父 疑 不 滿 兒 子 在 客 廳 深 宵 玩 電 腦 致 阻 礙 通 道 , 曾 勸 他 關 機 睡 覺 但 不 獲 理 會 , 鍾 父 憤 而 用 腳 踢 向 兒 子 的 椅 子 , 兒 子 立 即 還 以 顏 色 , 用 遙 控 關 掉 父 親 正 在 收 看 的 電 視 , 兩 人 隨 即 發 生 口 角 , 繼 而 動 武 。

    ===========================

    事實勝於雄辯

    1. 病態的上一代複製病態的下一代,如此惡性循環,一代禍延一代。

    2. 體罰未必能夠教好小孩。

  16. 如果動輒就「兜巴星」,之後還自嗚得意、自豪、沾自喜兼口沫橫飛地向志同道合的老友分享其施虐感受,如果連這個也不算是病態的話,那「病態」一詞便沒有意思了。

  17. 似乎你喜歡動輒使用「動輒」一詞。^^

    頑童 + 天生燥狂 + 攪攪震 + 沒時停 + 講道理是無用的
    –> 兜巴星

    怎看也不是因為喜歡打而打的。

  18. –>乎你喜歡動輒使用「動輒」一詞。^^
    頑童 + 天生燥狂 + 攪攪震 + 沒時停 + 講道理是無用的
    –> 兜巴星
    怎看也不是因為喜歡打而打的。

    我見過無數小童,除了弱智傷殘或患病外,我從未見過一個聰明活躍的小孩可以乖乖及靜靜的坐著吃一頓飯。一個聰明活潑的小孩頑皮是正常的,小孩專注力低,聽了轉眼即忘記,「 話唔聽 」也是正常的。「 攪攪震 + 沒時停 」也是正常的而且佔大多數。

    如果「 攪攪震 + 沒時停 」、「 話唔聽 」就要兜巴星的話,則你要兜巴星的機會十分大,所以這個「動輒」絕非動輒使用。

    如果是天生燥狂(例如有過度活躍症),那就更不應該動手,因為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打也沒用(有病都要打?),只會越打越差。

    爆粗除了是修養問題,也是語言能力的問題,動粗除了是品格問題,也是應變及控制能力的問題。

    質素高的人會糾正上一代的錯誤,愚蠢的人只會把上一代的錯誤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這世上大部份的苦難都是緣於一些根本不適宜當父母的人生兒育女而來的。

    筆者認識一些低下階層的年輕父母,他們頂多也只是罵而己,就算被打慣打大的成龍也不打仔,很難想像有飽讀詩書的時代女性贊成對小孩兜巴星。

    唯有祝你將來的孩子好運吧!

  19. 知呀,又如何?

    心理學大師千言萬語,樣樣都要跟?

    先不論文化差異,也要因時制宜,非常時候要用非常手法, 怎能一本天書走天涯?

  20. 我寧願信心理學大師的話,也不會信一個在副修心理學不知多久的人的燥狂言論!而且心理學大師有實驗和理論支持,不像你這般幾百字大隻講,不可信!

  21. 如果真是別人家事,干卿底事,那麼家暴不用管了,因為這事別人家事;虐兒也可以不用管,因為這事別人家事……

    由此可以見這個立論如極之荒謬,只要是公義問題,任何事也不能作為阻擋干涉藉口。

  22. 閣下認為,體罰 = 家暴 = 虐兒,屬行為暴力,必須禁止。

    按照閣下的「邏輯」,責罵 = 辱罵 = 臭罵,屬言語暴力,也必須禁止,對不對?

    相信閣下一定知道,言語暴力會嚴重傷害小孩子的自尊心,影響他們日後的成長,其傷害絕不亞於行為暴力,不能等閒視之。

    有人認為,體罰容易越界,一越界,就變成虐打。同樣道理,責罵也容易越界,一越界,就變成辱罵。

    開講有話:「初則口角,繼而動武」,有責罵就有體罰,有體罰就有虐打,這個「因果關係」應該很明顯吧。

    要做到防患於未然,就必須禁止上述暴力於「萌芽狀態」,要禁止體罰子女,也要禁止責罵子女。立法後,閣下若在街上見一老母罵仔:「衰仔,你想激死我呀?」閣下應該立刻報警,因為那個老母下一句可能會說:「死仔,生舊叉燒好過生你呀!」

    閣下身為校長,不要跟我等無賴一般見識,應該聯絡一眾有識之士,上街示威,堅決向兩大暴力﹝行為暴力及言語暴力﹞說不,以爭取政府早日立法規管。

    況且,根據「防患於未然」的原則,好多事情都要立法禁止了。閣下任重道遠,還是不要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公義」是要爭取回來的,我等無賴不知「公義」為何物,所以得把口,夏蟲不可語冰,閣下還是做回正經事較好。

  23. lichufai

    「體罰必然是身體虐待,責罵必然是精神虐待」這種畸形思想委實令人費解。把「體罰」想成必然是毒打般的虐待,如果你來自火星,我不怪你沒常識;將「體罰」與「虐待」等量齊觀,不是愚昧無知,就是概念滑轉,擴大「虐待」的意思,把任何程度、形式的體罰一概視為虐待。

    以這種火星觀點,「武力」和「暴力」在任何語境下都是同義詞,「調情」和「性騷擾」在任何情況下都是一般無異。愚昧如此,叫「文明正義」?豈知道「過度使用武力」才是「暴力」,怎分辨卿卿我我的「調情」與下流討厭的「性騷擾」? 不如立法取締調情,以預防性騷擾。

    無常識,不怪你,去問問你信得過的地球人朋友吧。

  24. 你還是收手吧,lichufai,你的醜事在黑冇事吹水已經通通暴露出來了,要不要我請黑冇事好好整治你一下?

    對啊,你還未答黑冇事一條問題,「兜巴星是否等如虐兒?」

  25. 校長果然係校長,講句標準恐嚇台詞都特別標準過人o既。若按你的思路,本網好應該block你,anyway,我們都是理性地球人,唔興一刀切o既,你慢慢爭取你的「公義」吧。

  26. 又,本來好想响唔興一刀切後,加上可考慮碎上呢個爛gag,但又怕有人慶緊兼話我言語暴力精神加害,所以住手。^^

    唔想睇o既唔該當睇唔倒,哈哈。

  27. lichufai

    劃公仔事必要劃出腸你才明白嗎?這可能是因為蠢,也可能是因為無知。就此討論而言,更可能是因為既蠢又無知。

    體罰沒有虐待的含意,即並非凡「體罰某人」即是「虐待某人」;而且,一般人亦不這樣想。由此至終,我只是順著「體罰」和「虐待」的慣常用法來立論,因此,我不必另行界定「體罰」的範圍和給出「虐待」的定義。例如我問「有沒有人曾被父母體罰過而不覺得那是被父母虐待?」那是要告訴沒常識的人如你者,你的講法違反了地球人對「虐待」慣常用法;我又問「我打你一巴算不算我虐待了你?」那是要蠢人如你者,表明你「打即虐待」的奇特想法。

    當一般人都不認為「體罰」即是「虐待」的時候,有隻火星人走出來話「體罰兒童即是虐兒」,如果你好心告訴他地球人並不這麼想,他就會質問你「體罰和虐待的分界線在哪」並聲稱「大家請記住,如果lichufai不能夠清清楚楚界定何為打仔及何為虐兒,他的論點便『全盆崩潰』了。」大佬呀!火星人就唔駛用腦咩,地球人奉旨要優待遊客o架!要證明地球人並不認為「體罰即是虐待」,為何我必須要明確界定「體罰」和「虐待」的分界線?不相干。這些不相干的問題偏偏就是火星人自以為尖銳到位的提問,其蠢可見一斑。

    蠢人只會問無謂的問題卻自以為尖銳:「兜巴星是否等如虐兒?」

    「一般不算。」

    答了。如何?蠢人能在我的答案找到什麼漏洞?

  28. 那麼,兜巴星妻子算不算虐妻?
    那麼,兜巴星犯人算不算虐犯?
    你先解答這些問題先吧?lichufai!

    給淘,我根本沒有恐嚇過任何人,你卻向我扣帽子,你是不是傻了?

  29. 真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繼之前受君啟發,不但要禁止體罰子女,也要禁止責罵子女,因為衰仔 = 死仔 = 仆街仔,罵一句衰仔,傷盡孩子心,一定要禁。

    今次又有「新發現」:打老婆不對,打犯也不對,按此「思路」,打仔當然也不對,因為大家都是人,應該一視同仁,對不對?

    由於成年人是人,小孩子也是人,大家都是人,前者要負刑責,後者當然也要負刑責,此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校長先生,下次上街,記得要提這一點為好。

    p.s. 我以前讀band five中學,最常聽到以下一句對白:「死靚仔,你知唔知道我大佬係邊個?」校長先生,未知貴校有無呢個情況呢?

  30. 責罵 =/= 臭罵,不須禁止,
    體罰 =/= 虐兒,不須禁止,
    需知道絕大多數人都知道「過度使用武力、血流成河、有死有傷」才算是「開片撕殺」,打拳頭交 =/= 開片撕殺,
    所以按照他們的「邏輯」,
    打拳頭交 =/= 開片撕殺,也不須禁止。

    兜巴星一般不算虐兒,可以打仔但不可以虐兒。
    按照這個「邏輯」,
    兜巴星老婆一般不算虐妻,所以可以打老婆但不可以虐妻。
    兜巴星新抱一般不算虐媳,所以可以打新抱但不可以虐媳。
    兜巴星疑犯一般不算虐犯,所以可以打犯但不可以虐犯。

    哦!原來打大人不對,打小孩就沒有不對,兜巴星小孩不算虐兒,兜巴星大人則算虐待。為甚麼呢?因為小孩不需要負刑責o麻!哦!原來如此!

    唱反調的人一定知道同時也極之推祟中國人的傳統:正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在父母眼中兒子永遠是孩子,所以按此「思路」,

    根據中國傳統:薯的父母可以兜巴星阿薯星到九十九歲,打仔o者!不算虐兒,沒有不對。

    又根據中國傳統:正所謂「初歸新抱、落地孩兒」,中國人視新媳婦為初生孩兒般管教,所以按此「思路」,
    當淘過門時,薯的父母想必也會兜巴星佢,令她貼貼服服維護丈夫。喂!打仔o乍o番!不算虐兒,沒有不對。

    這個反諷看似尖銳,其實乃愚不可及。

    因為這等如說「成年人和小孩子是不等同的,不能一概而論,正如成年人犯法要負刑責,小孩子犯法卻不需負刑責一樣」。

    但這亦即是說「成年人和小孩子是不等同的,不能一概而論,兜巴星小孩只是打仔而不是虐兒,但兜巴星老婆則是虐妻」。

    問題正正是因為成年人和小孩子是不同的,小孩子才更需要成年人及政府的教育、照顧和保護。

    例如在絕大部分先進發達國家,只是藏有成人淫穢物品一般並不違法,但只要藏有兒童淫穢物品則屬違法,這正正顯示絕大部分先進發達國家的文明人都有共識,認為兒童應受法律更大的保障,因為他們不懂得保護自己。

    衆所周知,成年人無論在心理及身理層面,忍受痛苦的能力都比兒童強得多,因此同樣是兜巴星,如果連成人都覺得是虐待,小孩就更不用說,所以「兜巴星成人是虐待,反而兜巴星小孩則不是虐兒」這種謬論根本不可能成立。

    這樣的反諷不僅幫倒忙,也顯示出講者思辯水平之不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