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正則言順?


北角日前發生一宗鳳姐凶殺案,兩台新聞用字各異,無綫說:「北角妓女凶殺案」,亞視則說:「北角性工作者凶殺案」。可能是先入為主,我始終覺得前者順耳,那怕是政治不正確。

如果為了「政治正確」,好多名都要改了,例如「嫖妓」應改為「性消費」、「馬伕」應改為「性工作中介人」﹝或簡稱「經理人」﹞、「淫業」應改為「性工作行業」、「妓寨」應改為「性工作場所」、「依靠妓女維生」應改為「與性工作者分工合作」等等。在芸芸媒體中,以報紙最「進步」,也最「政治正確」,一早就把「叫雞指南」改為「風月版」,取其「風花雪月」之意,認真有「詩意」。

話說回來,妓女之所以稱自己為「性工作者」,是要告訴我們:「性工作」也是「正當工作」,沒有甚麼大不了。她們認為,有嫖則有娼,大家你情我願,又沒犯法﹝指一樓一鳳﹞,外人不應該以有色眼鏡看「性行業」。始終妓女也是人,也有老母生,豈容你評頭品足、說三道四?

無可否認,公然侮辱他人﹝包括妓女﹞非君子所為,但以為自稱「性工作者」就能一躍龍門,聲價十倍,也未免過於天真。要知道,世人對「性工作」﹝也包括「性消費」﹞的偏見與歧視,背後是源於一套社會規範。規範甚麼?當然是規範男人了。因為男人天生好色,愛拈花惹草,若不加以約束,勢必引發無數家庭糾紛,破壞社會和諧。

有人說,不是所有嫖客都是已婚人士,也有單身漢,或喪偶者,他們可是嫖得名正言順吧?話不能這樣說,先不論「性工作者」會否在接客前來一個「背景審查」,以確定來者何人,最重要的,是嫖妓一如吸毒,一旦上癮,則難以戒除,就算日後成家立室,也難保會潔身自愛。

要約束,有兩個方法,一是立法禁制,一是道德規範。前者不見得有效,說過了,好色是男人的天性,除非把他們全都閹了,否則只會愈禁愈失禁﹝叫鴨另計﹞。後者則對有關行為加以醜化,如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等,讓人不屑為之。所以,即使他日娼妓合法化,也不表示嫖妓值得鼓勵。

事實上,所謂「職業無分貴賤」,從來只是一小撮人的幻想,現實根本無可能。不論是為了一時之快而嫖妓,還是為了一時之需而當娼,也要有心理準備,隨時會遭人鄙視,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人。

記得早前有「性工作者」倡議成立工會,以提升業界形象,這是她們的自由,外人無權干涉,但她們竟然口出狂言,令人極度反感。例如有鳳姐說:「在別人眼中,『性工作』比掃街更低級。」言下之意,是做雞好過掃街!又有鳳姐說:「香港有不少單親老母不願拿綜援,寧願做雞,她們的辛酸有誰知?」我倒想知道,自力更生是否包括出賣肉體?

人貴自重,要人家尊重你,先要尊重自己。一眾「性工作者」宜好自為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