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看世界(下)


Bruce Head昨日談及「血汗工廠」,意猶未盡,今日再續。

香港人生活富裕,食得好,住得好,以為幸福是必然的,根本不能想像國內原來有那麼多所謂的「血汗工廠」,更加不能想像有人勞碌終日,卻不得溫飽,血濃於水,怎能見死不救?

有大學師生就是基於這個信念,組織「監察無良企業行動」,專打吸血鬼。不過,他們在行動之前,應該先搞清楚,為甚麼工人明知是「血汗工廠」,還要自投羅網?又為甚麼不索性返鄉下耕田?好簡單,因為耕田沒「錢途」,只有出城打工才有希望,那怕是「血汗工廠」,也要咬緊牙關捱落去,待累積了足夠經驗後,再另謀高就,逐步改善生活。

當然,老闆也有責任確保工廠符合安全規定,並給予員工適當的福利,但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要求他們做甚麼呢?要知道,國內的營商環境受制於《新勞動法》及環保政策,早已大不如前,珠三角最近更出現工廠倒閉潮,「世界工廠」的地位隨時不保。若於此時玩抵制,等於落井下石,只會令情況惡化,即使最後保障到工資,卻保障不到飯碗,有屁用!

這一點,那些久居象牙塔不愁衣食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原文刊於AM730 08年4月30日號P.2「新國富論」欄。

象牙塔看世界(下)” 有 6 則迴響

  1. 你太看得起出城打工的前途了。事實可能是﹐返鄉下耕一定餓死﹐出城打工就餓唔死﹐不過一樣都係冇乜前途。

    世界工廠只是一個踏腳石﹐目標是步日本南韓台灣後塵﹐進身高科技工業國。做地界工廠﹐沒有前途啊。

  2. 我是說出城打工是有希望,不是有前途。

    為甚麼會有希望呢?因為收入較耕田好,可以供子女讀書,他們將來學有所成,進身中產,就可以協助家人脫貧。

    我也同意世界工廠只是踏腳石,目標是日本及南韓,但不能不步登天,現時國內仍有無數農民及民工,他們沒學識,跟不上潮流的轉變。

    老實講,我真係好希望中國盡快罷脫世界工廠,因為污染實在太厲害了,搞到香港污煙瘴氣。

  3. 薯兄之言,正合吾意,但恐怕又會惹來「為無良僱主搖旗吶喊」的指控。其實在內地,所謂的工資「問題」,遠不及工廠成為「罪惡溫床」值得關注。

    昨天一篇引述《南方都市報》的報道,說到有人從四川涼山的貧窮鄉村,將一批又一批十來歲的童工(最年輕的只有九歲),經東莞再送到深圳的工廠打工。

    童工的工資被多重中介人七除八扣,不在話下(如你情我願,又不涉欺詐,其實無可厚非)。

    令人側目的,是那些工廠沒有提供足夠膳食之餘,又會虐打童工,更甚者,是向未成年的女工施暴。

    如果以低廉工資換取勞動力的「血汗工廠」需要關注,那些強姦、虐打等共冶一爐的「血淚工廠」,更是令人髮指。

  4. 在國內,工資問題之所以遠不及罪惡溫床值得關注,我估計,是因為我們看為少的,在國內已是不錯。

    至於你提及的童工、虐打,甚至施暴等問題,我絕對贊成政府嚴打,只怕當中是官商勾結,背後的利益關係千絲萬縷。記得之前有報導,中國某地方有人渣專捉小孩子到煤礦﹝或甚麼礦﹞做苦工,後經揭發,原來有地方官撐腰,如此狗賊,理應千刀萬剮。

    講開又講,無記有個節目,叫全民開講,其中一集關於最低工資,連主持共六人,五人贊成立法,一人反對,後者我是認識的。在討論中,主持邵家臻問唯一的反對者:你既然反對最低工資,是否其他勞工法例你都一概反對呢?

    你話荒謬不荒謬?

    記得六十多年前,《通往奴役之路》剛剛面世,有兩位左派在BBC節目上跟海耶克辯論,其中一個問海耶克:你反對計劃,但自古以來,上至國家,下至平民,莫不為將來而計劃,我們豈不是早就變成奴隸?

    這些低能問題不值一答,我只想說,像邵家臻之類的左派,幾十年來都無進步過,真係可憐。

  5. 以回答的困難程度看,邵家臻問「你既然反對最低工資,是否其他勞工法例你都一概反對呢?」,與外母問「你愛護我個女,是否她的家庭成員都一概愛護呢﹖」,絕對可以比擬。

    困難不在於說理,而在於令聽者信服。

    這也是「反對干預者」恆久面對的困惑:你以為自己的主張對社會好,但同時有很多「為民請命人士」,會認為你與民為敵。

    較好的情況是,「反對干預者」不嫌其煩地解釋自己的觀點。較壞的情況是,「反對干預者」不知不覺將自己和「為民請命人士」置於對立面,結果演變成兩批目標一致的人互相攻訐的場面。

    我相信剛開始的《競爭法》諮詢,又會導致類似的局面出現。

    你都要小心。日後如果被人發現你控制《新國富論》的產量,競爭事務委員會又認為你佔有的經濟評論市場多於兩成,咁你分分鐘要罰一千萬元,到時賣身都唔掂。

  6. 邵家臻「反問」自由派,跟許寶強「重讀」史密斯一樣,要不是太無知,就是太無恥,有意混淆視聽。

    你說得對,人家早已搶道德高地,跟他們作對,容易予人與民為敵之嫌。

    當扶貧變成意氣之爭,一如當環保變成左右兩派的角力場,都是令人十分遺憾的事情。

    我只能時刻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參與此等意氣之爭,以事論事,僅此而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