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兩則


上星期薯淘邊聊天邊過馬路而未有發現紅燈,的士司機居然不響號慢跟我們,薯淘於一兩秒後發覺並急步走,的士緩緩駛過,謝謝司機。

昨天盧景文博士同香港管弦樂團用個多小時就讓我知道了華格納的指環和leading motive到底是啥,這種導賞對我這等懶人有用。又,想起現在絕大部份的遊戲人物都有theme song,應該都是由此受到影響。不過,人家由一組leading motive 引申種種不同變奏,相比之下一成不變的theme song似乎太馬虎了,無法子,始終精緻的年代不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