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創傷


Bruce Head四川大地震發生至今,死傷數十萬,中國地震局把地震強度修訂為八級,國務院則首次宣佈全國哀悼三日,天下同聲一哭。

血濃於水,同胞的痛苦,香港人感同身受,除響應哀悼外,於過去一星期也發起多個籌款活動,包括義演、義賣、義載等,總共籌得超過四億港元,足見患難見真情。

災後重建,關鍵在於錢,故善款愈多,進度就愈快,但善款再多,也不能彌補心理創傷。那些失去親友的災民,內心的悲痛,短期內實難以撫平,處理不好,不但會抱憾終身,嚴重者,更會搞出人命。

回顧本世紀兩大災難,先是「911」,舉世震驚。事發後,心理學家發現,曼哈頓下城區有七成人患上「創傷後壓力症」,每當他們看見飛機飛近時,都會好緊張,以為又有恐佈襲擊。三年後,在地球的另一邊,一場特大海嘯席捲整個東南亞,浸死廿多萬人,不少倖存者從此怕水,不敢再到沙灘。

前車可鑑,心理創傷不容輕視,希望相關專業團體多加注意,為災民提供適切的心理輔導,助他們擺脫陰影,重過正常生活。

原文刊於AM730 08年5月20日號P.4「新國富論」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