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三十年(五)


Bruce Head上世紀末,風起雲湧。先是中國走資,繼而東歐變色,最後蘇聯解體,赤化威脅不復存在,世人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由共產到私產,過程複雜,難過登天,唯有選對策略,才有成功的希望。中國選擇循序漸進,「摸著石頭過河」,最終順利過度。可憐東歐諸國「遇人不淑」,誤信由IMF﹝國際貨幣基金會﹞主導的「震撼療法」,結果吃了大虧。

IMF迷信市場萬能,以為不論發生甚麼事,市場都可以自我調節,故改革再急也不是問題。但他們忽略了,調節是需要時間的,是長是短,取決於市場是否完善,當中包括資金、人才、法制、基建及社保等,這些條件,東歐諸國大多欠奉,試問她們怎能承受改革的陣痛?

事實上,東歐諸國在改革前,以國企為主,雖然盈利不多,總算養活了一批人。但IMF介入後,力主打破壁壘,開放市場,國企當然首當其衝,相繼倒閉,而新職位又未能及時補充,令無數人失業,影響社會穩定,可謂未見其利而先嘗其害。

「震撼療法」成效不彰,只因推行過急。可幸鄧小平有先見之明,看透這一點,故不理會外界的「山埃貼士」,堅決以自己的方法把改革貫徹到底,最後取得大成,可喜可賀。

原文刊於AM730 08年6月25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