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Bruce Head有調查顯示,社會對教師期望過高,令他們承受極大的壓力,故建議他們降低自我要求,並爭取時間休息,藉此減壓。

社會對教師有甚麼期望呢?一般認為,教師除了傳授知識外,還有責任教學生為人之道,待他們長大後,做一個正人君子。表面上,這個期望合情合理,但其實早已過時了。

想當年,教育以師徒制為主,師生比例較低,關係也較密切,像耶穌,一生只有十二個門徒,且朝夕相對,自然可以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反觀今日,每名教師要兼教數班,每班三、四十人,每日一至兩堂,時間有限,就算孔子翻生,也恐怕無能為力。明知如此,還要教師效法古代聖賢,是否太過強人所難?

另一方面,教師若想減壓,就要量力而為,不要迫得自己太緊,要知道,即使偶有出錯,也未必是你們的錯,可能是制度的錯,更有可能是政府的錯。試想,若不是政府亂推教改,你們又怎會忙到連備課的時間也沒有呢?

暑假將至,寄語各位教師,可以的話,盡量放下工作,出外散心,待養足精神後,再回港重拾教鞭,畢竟教書也只是一份工,做好本份已經足夠了。

原文刊於AM730 08年7月11日號P.6「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非戰之罪” 有 6 則迴響

  1. 下!!!我邊忽抄你?!

    你那篇文章的標題是《殺人的理想主義藝術價值觀》,講的是讀音樂的理想與現實。

    我在你的文章有以下留言:

    「讀音樂毋須熱情,做老師也毋須理想。音樂人頭上有光環,老師又何嘗不是﹝音樂家這個稱號,不是人人擔當得起,一如教書不一定是教育家﹞?經常聽人說,做老師要有理想、有抱負,我認為是廢話。有理想、有抱負,不一定懂得教書。好老師,也不一定有理想有抱負。做老師,最緊要有料到,有口才,可以將複雜的知識解釋得清楚明白,有無理想抱負,根本不重要。」

    以上留言是我說的,我只是把「我的留言」化為一篇文章,與你何干?

  2. 標竊是一項非常嚴重的指控,我身為作者,必須澄清,否則將會名譽掃地,難以在行內立足。

    至於觀點是否首創並不重要,只是一般時評文章,又不是學術論文,即使首創也不可能拿諾貝爾獎的,但如果說我「抄」,就太過份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