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最低工資(二)


Bruce Head最低工資爭議大,左中右各有見解,爭論多年也無法取得共識,但有一點,大家的看法倒是一致的,就是供過於求,工資下降,令打工仔難以維生,這個情況尤見於清潔及保安兩大行業中。

要市場回復平衡,有兩個方法,一是增加需求,一是減少供應,皆可令工資止跌回升。最低工資有這個功效嗎?當然沒有。所謂最低工資,只是以行政手段,將工資定在市價之上,但市況無變,依然僧多粥少,有何後果?

打個比喻。我是新移民,學歷低,經驗差,按照常理,我無可能跟本地人競爭,唯一辦法,是減價,即「頂爛市」,希望僱主給我一個機會。但最低工資立法後,起薪點一視同仁,無得講價,間接廢我武功,要我如何生存?

事實上,競爭無處不在,即使立法取締價格競爭,還有千千萬萬的競爭,如比拼學識、經驗、技能、年齡、姓別、國籍、樣貌、身材等,到最後,一樣是優勝劣敗,至於何謂「優」,由老闆話事,法例管不著。

立法推行最低工資,一定有人得益,但受損的,正是我們最想幫助的一群,不信?明天再談。

原文刊於AM730 08年8月12日號P.2「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