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最低工資(三)


Bruce Head記得早前出席一個辯論比賽,是關於最低工資的,正反雙方都是小學生,我是評判之一,期間我問正方一位小女孩:「假設立法後,保安工資由四千加到六千,而你是老闆,有兩個人來應徵,一個四十歲,一個六十歲,你會請誰?」她知道我的問題「不懷好意」,於是避重就輕:「我會請有經驗的。」答得好,但有甚麼分別呢?

一分錢一分貨,這個道理,就連小女孩也懂,老闆在商言商,又怎會不懂?立法推行最低工資,必會助長汰弱留強,例如有經驗取代無經驗、本地人取代新移民、壯漢取代阿伯、健全取代智障等,而慘遭淘汰的,正是我們最想幫助的一群,你說吊詭不吊詭?

有研究指,全球最早實施最低工資的新西蘭,原意並非為了照顧弱勢社群,而是排斥婦女,延續「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其他地方,例如澳門近年充斥外勞,他們以低價招倈,搶走不少本地人的飯碗,故社會普遍贊成最低工資,主要針對清潔、保安及製造業這三個「重災區」,迫外勞「還職於民」。

由此可見,最低工資對弱勢社群十分不利,一旦立法,他們將會首當其衝,失去工作,而其他有幸上位的人,也不一定可以從中得益。此話怎說?且看下回分解。

原文刊於AM730 08年8月13日號P.2「新國富論」欄。

不要最低工資(三)” 有 33 則迴響

  1. Cat

    ai~~~~~~ 一個稍讀過經濟的人, 不用多只需中三、四者, 都會明白最低工資不會幫到弱勢社群, 只會加速其被淘汰, 最後他們還不是食政府 (食納稅人)

    我都唔明這個淺而易見的問題, 政府還要打算實行。 難道又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乎?

    大家最後咪攬住一齊死 hohohohoho

  2. paulymh

    又一個只懂背誦自由市場教義的傻B。
    你根本沒有提出任何和香港有關的數據來証明你說的東西,只是重複地背誦被商人建構出來的神話。

    還有,你不是那麼脫離現實吧?你不知道現在大學生也要和中五生爭工作、要去送信;做保安的已經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甚至是二十出頭的青年。新移民一早就難以找工作,還好意思說弱勢社群還是可以賤賣勞力,卻不知道這早就是現實了,這根本不是最低工資的壞處,而是已經發生了的現實。
    可惜政府統計處沒有相關數字。

    http://www.inmediahk.net/node/9477
    上述的研究對香港現時有關最低工資的討論有什麼意義?香港不少時下的所謂「經濟評論」,包括一些經濟學者和其他作家的通俗經濟文章,往往只是執著一個教科書式的「標準」「自由市場」模型,便抽離地進行演繹推論,除了訴諸流行「常識」外,對具體環境的分析卻付之闕如,對現實市場中一些決定報酬而個人又不能控制的結構性因素──特別是所擁有的權力多寡──完全忽﹝漠﹞視。

    若失業是由不適當的工資水平造成,那為何近年本港低工資工種人工不斷減少,但低學歷人士就業困難並無改善﹖近年本港的一些社會研究經已指出,九十年代香港的勞動市場已分裂為核心與邊陲的二元化勞動市場 (註4)。「非工業化」形成的結構性失業固然打碎了前製造業勞工的飯碗,泡沫經濟爆破後的大量失業再拉拔僱主的優勢地位,政府的外判政策和資方的經營策略又使僱傭關係愈趨彈性化,使流入服務業的低學歷工人的職業保障和工作條件每況愈下,「入職」也不再必然是「脫貧」的踏腳石。

  3. 誤1:「又一個只懂……」

    與閣下人品有關但和討論無關的開場白,亦可能導致沒人回應。

    誤2:「你根本沒有提出任何和香港有關的數據來証明你說的東西……」

    沒有提出數據支持並不等於沒有數據支持;
    沒有提出數據支持與論點成立與否不是必要相干。例:我認為你係男人。

    誤3:「新移民一早就難以找工作,還好意思說弱勢社群還是可以賤賣勞力,卻不知道這早就是現實了,這根本不是最低工資的壞處,而是已經發生了的現實。」

    已發生的事實是可以再惡化的。

    .
    .
    .
    冇心機……

  4. —>「你根本沒有提出任何和香港有關的數據」

    數據?你想要幾多?我手頭上有大把,多到可以淹死你!

    但這些數據,一般讀者根本不知道怎樣計出來,引用出來有甚麼意思?

    比方說,贊成最低工資的人,平時最喜歡引用Alan Krueger及David Card合著的Myth and Measurement: The New Economics of the Minimum Wage的論著,彷彿手執尚方寶劍,就把自由市場殺個片甲不留。殊不知這個研究早已被人﹝例如David Neumark及William Wascher﹞推翻,關鍵在於「方法學」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讀者懂嗎?莫說讀者不懂,就是引用者也不一定知道內裡乾坤,只有相關學者﹝尤指比較有料的學者,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學棍﹞才懂得分辨真偽。

    —>「若失業是由不適當的工資水平造成,那為何近年本港低工資工種人工不斷減少,但低學歷人士就業困難並無改善﹖」

    這個低能問題,原本不值一答,但見你那麼無知,姑且教精你。

    1. 因為有綜援,工資下降有一個底線,如果太低,例如月薪五百,市民就寧可拿綜援,也不會工作。換言之,若要市場吸納所有剩餘勞動力,現時的工資仍是太高。

    2. 此外,低學識低技術的新移民不斷湧入,而基層職位就是這麼多,僧多粥少也就無法改變。

    p.s.
    從閣下的言論判斷,閣下好明顯是「執著一個教科書式的「標準」「計劃經濟」模型,便抽離地進行演繹推論,除了訴諸權威﹝或偽權威﹞、濫用數據,對具體環境的分析卻付之闕如,對現實市場中一些決定報酬而政府又不能控制的結構性因素──特別是供求關係──完全忽﹝漠﹞視」。

    建議閣下多讀點書﹝特別是訓練思考的那些,例如《xxx的思考藝術》﹞,upgrade一下自己的腦袋。

  5. 貓貓:

    —>「一個稍讀過經濟的人, 不用多只需中三、四者, 都會明白最低工資不會幫到弱勢社群」

    好明顯,有人可能只是小學畢業,連初中都無讀過。

    不學無術還好,最慘係學而無術,正一傻B。 ^^

  6. 首先,有o的人一開波就鬧人係「狗」,用o的咁o既語氣作開場白,就算你o的內容有幾高深,咪又反映你o的人格極差!

    講正題,唔使講太多學術性數據,最低工資有一個最明顯o既壞處,就係「養懶人」!

  7. Cat

    hahahahaha

    最低工資的問題, 根本不值爭辯

    明白者, 會預見、推算將會出現、發生的問題
    不明者, 只會用現在的情況作評估

    正如明白賭的機率的人, 不會入賭場賭

    要不明者明白, 代價較高而巳。

    最後澄清, 貓貓強調中三、四者, 因為中三、四的經濟教課書裡, 巳用最低工資作為討論

  8. 記號士

    貓貓:
    中一至中三有所謂EPA科(Econ & publick affairs),我已忘記是否有討論最低工資的題目;中四則可以沒有經濟讀。
    P.S.忙着投訴不出文?^^

  9. athrunz:

    我好重視討論態度,對那些一開口就吠的人,我十分反感,要麼ignore,當他透明;要麼萬箭齊發,兼全面封殺後路,使其無力反擊,輸足九條街,以挫其氣焰。

    另,關於數據問題,我覺得現時好多人鐘意濫用數據,背後毫無分析可言。

    例如,左派最喜歡引用一堆數據,指某國在某時期,開放了市場,但GDP不升反跌,證明自由市場不是萬能云云。

    這就是濫用數據。要反駁不難,我會問: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是缺乏監管?是缺乏競爭?是過程有誤?是外圍因素?是天災?是人禍?還是人性變了,變得不再自私﹝自由市場建基於人性自私﹞?

    不懂思考的人,鐘意濫用數據,因為這是最省時省力,也最不需要用腦。

  10. 貓貓:

    不明白賭率又偏要去賭的人,必會自食其果。

    但不明白最低工資的害處又偏要爭取的人,特別是政客,或食飽飯無事做的大學生,未必會自食其果。

    在我看來,後者其實十分自私。

  11. paulymh

    結果,就是老屈別人罵自己是狗,然後轉移視線。

    數據在那裡?

    /沒有提出數據支持與論點成立與否不是必要相干。/
    經濟學被稱為最接近純科學的社會科學,不講數據,和傳教有甚麼分別?

    /已發生的事實是可以再惡化的。/
    問題就是再惡化的程度是如何,如果惡化得很少,卻能讓更多人脫離就業貧窮,那不就是值得推行了嗎?
    問題就是沒有數據,又如何証明或否証?

    /但最低工資對搵唔倒工o既人毫無幫助。/
    對就業貧窮者有幫助。

    /數據?你想要幾多?我手頭上有大把,多到可以淹死你!
    但這些數據,一般讀者根本不知道怎樣計出來,引用出來有甚麼意思?/
    耶教徒:真理?你想要幾多?我手頭上有大把,多到可以淹死你!
    但這些真理,非信徒根本不知道怎樣看出來,說出來有甚麼意思?

    http://www.minwage.org.hk/node/19
    這次調查結果雖符合紐麥克、華沙爾及其他敵視最低工資的自由派經濟學者的胃口,但應該不盡滿意。首先,不論71 個、150 個還是兩者合計的樣本總數,都遠較卡克及克魯格所採用的410個樣本為低;且他們在批評卡克兩人以電話訪問不夠嚴謹而採用工資記錄來做調查時,卻得不到他們希望得到的結論;最終,紐與華還要採取《Myth and Measurement》一書所採用的統計學測試方法來進行研究。

    不過,最終的研究結果並不嚇人,-0.5 的負面就業影響,也難以用作徹底推翻卡克及克魯格的論點。難怪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Policy Institue)指出紐與克兩人的獨立研究顯示的輕微負面就業影響,不論在統計學還是經濟學上都沒有多大意義的。

    問題就是,有沒有香港本土的數據?

  12. paulymh

    /從閣下的言論判斷,閣下好明顯是「執著一個教科書式的「標準」「計劃經濟」模型,便抽離地進行演繹推論,除了訴諸權威﹝或偽權威﹞、濫用數據,對具體環境的分析卻付之闕如,對現實市場中一些決定報酬而政府又不能控制的結構性因素──特別是供求關係──完全忽﹝漠﹞視」。/
    /我好重視討論態度,對那些一開口就吠的人,我十分反感,要麼ignore,當他透明;要麼萬箭齊發,兼全面封殺後路,使其無力反擊,輸足九條街,以挫其氣焰。/
    精神自時,別對著我。

    不好意思,我對人身攻擊向來沒多少反應,因為被小朋友們人身攻擊慣了。

    小朋友:只要有中一程度,都會知道二氧化碳有助植物生長,所以二氧化碳排放會令農作物大長特長!
    我:植物生長最少有三四個因素影響,一個加了,其他不變,如何可能大長特長?
    小朋友:好明顯,有人可能只是小學畢業,連初中都無讀過。
    不學無術還好,最慘係學而無術,正一傻B。 ^^

    問題:小朋友在回答問題嗎?

    /最低工資有一個最明顯o既壞處,就係「養懶人」!/
    例如?

  13. paulymh

    /從閣下的言論判斷,閣下好明顯是「執著一個教科書式的「標準」「計劃經濟」模型,便抽離地進行演繹推論,除了訴諸權威﹝或偽權威﹞、濫用數據,對具體環境的分析卻付之闕如,對現實市場中一些決定報酬而政府又不能控制的結構性因素──特別是供求關係──完全忽﹝漠﹞視」。/
    毫無理性討論,合著眼背李生的東西,把李生的東西當教義,卻不去了解他說的只是討論方法,卻不是討論內容,沒有了內容和實指的指責,不過是一堆空洞無物的裝腔作勢罷了。
    要"大"別人的話,我就會說:我上李生的課的。小朋友就是這樣,喜歡訴諸權威。
    1.訴諸權威:我甚麼時候訴諸權威?我懶得打字罷了,而且,你完全可以說我引的東西錯甚麼,而不是一見人引東西就說別人訴諸權威。
    2.濫用數據:我連數據都沒提,如何濫用?
    3.對具體環境的分析卻付之闕如:我不是說了嗎?
    4. 特別是供求關係──完全忽﹝漠﹞視」:我甚麼時候完全漠視?

    所以才說是又一個只懂背誦自由市場教義的傻B,一有人挑戰自己的信仰,就人身攻擊。對,我不應該用傻B,而是信徒。

  14. Cat

    To 記號士,

    really? 貓貓讀中三時, 那本叫 Basic Economic
    而中四那本叫 Principle of Economic (雖唔知有何分別)

    我記得當時是以 shortage and surplus 去討論最低工資的題目 (忘了是老師們自發性還是甚麽。 曾為了考試而仔細想過 hahaha)

    不是忙着投訴不出文, 而是貓貓懶寫, 冇實際收益 (即冇 incentive )

    對不起, 薯、淘借了你們地方作私事

  15. —>「經濟學被稱為最接近純科學的社會科學,不講數據,和傳教有甚麼分別?」

    是誰稱經濟學為「最接近純科學的社會科學」?

    海耶克就最反對經濟學盲目模仿自然科學的研究方法。

    經濟學跟其他社會科學一樣,講求邏輯推論,數據只是輔助,可有可沒,視乎情況而定。邏輯是本,數據是末,不能本末倒置。你可以用數據,但一定要解釋這些數據是怎樣計出來,而背後的邏輯是甚麼。只引數據,沒有解釋,這就是濫用數據。

    你所引的反駁文章,重點在於最低工資對就業率的影響,但我的重點,不是就業率,而是汰弱留強,兩者根本是兩回事。

    以香港為例,可以外判的基層工作,如輕工業,早於八十年代,已經外判到大陸。剩下的,如清潔、保安等,根本不能外判,換言之,就算推行最低工資,也不一定會對就業率有影響,唯一問題,是就業人口的轉變,例如壯年取代老年等。

    如果你真的要數據的話,以下是一些數據,但我不認為這些數對討論有甚麼幫助,我始終強調邏輯推論:

    1. 美國聯邦「最低工資研究委員會」在1981年的研究指,最低工資每上升10%,青少年就業率將減少1% – 3%。

    2. 有研究指,葡萄牙在1987年將18 – 19歲青少年的最低工資提升近50%,而其他年齡組別的最低工資則維持不變,結果18 – 19歲青少年的就業率顯著下降,而20 – 25歲的則上升。

    3. 經濟學家Walter Williams比較美國和南非的經驗,發現最低工資減輕歧視的成本,使黑人失業率上升。

    —>「我連數據都沒提」

    你既然沒有提供數據,有甚麼資格批評別人沒有提供數據?既然你沒有提供數據,又憑甚麼反駁「最低工資是好心做壞事」這個論點?

    你不是認為數據比一切都重要嗎?那麼,你有甚麼數據?又如何保證你的數據是準確無誤?Alan Krueger的研究不是被證明在方法學上有嚴重缺失嗎?如果你不能保證所引數據準確,但仍照引可也,這是否不負責任?

    p.s.

    我只問你一個問題:

    假設立法後,保安工資由四千加到六千,而你是老闆,有兩個人來應徵,一個四十歲,一個六十歲,你會請誰?

    如果你的答案是﹝或類似﹞:「這是假設問題,我不答,我只信數據。」那麼,我們的討論就到此為止。

  16. paulymh君:

    反而有興趣知道,假如他日有人因為任何原因,而把工資降低於法定的最低工資之下,卻因而違反法例。他的罪,是否因為損害了"大部分"的勞工的利益﹖

  17. paulymh

    /是誰稱經濟學為「最接近純科學的社會科學」?/
    http://baike.baidu.com/view/31551.htm
    懶得浪費時間在傻B問題上。

    如果不模仿自然科學,經濟學如何得到合法性?如何將它和宗教或冥想分開?

    /唯一問題,是就業人口的轉變,例如壯年取代老年等。/
    問題正正是我一開始就已經說明了,這在我觀察範圍內,已經成為事實了。你如何証明這不是現在的情況,而是在最低工資下將會出現的情況?

    /你既然沒有提供數據,有甚麼資格批評別人沒有提供數據?/
    你既然沒有提供數據,有甚麼資格批評別人"你既然沒有提供數據,有甚麼資格批評別人沒有提供數據?"
    問題就是我找不到有關香港的數據,而你在沒有任何數據支持下,就說"邏輯推演""邏輯推演"地將一個在經濟學界有嚴重爭議的"想法"當作事實來說,這不是信徒行為是甚麼?

    你提出的資料能不能用來推演香港的情況?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35424
    如果經濟學界的實證研究仍未有「壓倒性的證據」證明最低工資會導致(弱勢社群)失業率上升,經濟學界以外自然更加眾說紛紜。美國JohnsHopkins大學都市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MarkD.Turner(1999)詳細撮寫了90年代美國有關最低工資的爭論,得出的結論也是難以證明最低工資會帶來負面就業影響;另一項比較研究指出,1980至90年還未設定全國最低工資的英國,就業增長率(1.5%)遠比長時期採用最低工資的美國(18.4%)、加拿大(17.4%)和澳洲(25.4%)為低(Morris1995)。倫敦的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ntreforEconomicPolicyResearch)一份報告也指出,英美不少研究結論是最低工資不一定會導致失業率上升(RavnandSorensen1995),東歐一些研究也得出類似結論(StandingandVaughan-Whiteheaded.1995,p.33)。

    /Alan Krueger的研究不是被證明在方法學上有嚴重缺失嗎?/
    問題在那裡?

    /假設立法後,保安工資由四千加到六千,而你是老闆,有兩個人來應徵,一個四十歲,一個六十歲,你會請誰?/
    如果我是老闆,立法前後都是四十歲。我有甚麼誘因請一個六十歲的人?

  18. lichufai

    haha…if there is no minimum wage, the 60 year-old man can compete with the 40 year-old man by lowering his wage without legal restriction.

    That’s the way the old man may apply, and that can be the incentive for you to hire him. Make sense?

  19. paulymh

    /答得好。/
    那我問你的問題呢?

    1./Alan Krueger的研究不是被證明在方法學上有嚴重缺失嗎?/
    問題在那裡?

    2. 問題就是我找不到有關香港的數據,而你在沒有任何數據支持下,就說"邏輯推演""邏輯推演"地將一個在經濟學界有嚴重爭議的"想法"當作事實來說,這不是信徒行為是甚麼?

    3. /唯一問題,是就業人口的轉變,例如壯年取代老年等。/
    問題正正是我一開始就已經說明了,這在我觀察範圍內,已經成為事實了。你如何証明這不是現在的情況,而是在最低工資下將會出現的情況?

    /haha…if there is no minimum wage, the 60 year-old man can compete with the 40 year-old man by lowering his wage without legal restriction.

    That’s the way the old man may apply, and that can be the incentive for you to hire him. Make sense?
    /
    問題就是當中成年人和青年人都勞動力過剩,都用市場最低價來競爭,弱勢社群根本沒有降價空間。

  20. —>「那我問你的問題呢?」

    你給我的答案,不是已經兼而回答了你的問題嗎?

    我最初以為你會這樣答:「為了公義,我請六十歲。」但我估錯了。

    老實講,我不知道我們還有甚麼可以討論。

  21. paulymh

    猜中了,背誦自由市場教義的教徒,一被人指出教義錯漏百出,就轉移視線。X子山學會的所謂學術,也不過如是。

    /我最初以為你會這樣答:「為了公義,我請六十歲。」但我估錯了/
    你問我作為一個老闆會如何思考,而不是我如何思考。還有,如果我要講公義的話,我會說:請四十歲的,然後義務幫六十歲的人申請綜援。

    比語意迷亂更糟,只是逃避別人的問題,隨便說句甚麼來轉移視線。

    你自己說,立法推行最低工資,必會助長汰弱留強,而我証明了給你看,你說的只是一個有嚴重爭議的想法,而事實上,汰弱留強更是早在最低工資出現前就已經出現了的情況。

    http://www.legco.gov.hk/yr05-06/chinese/hc/papers/hc0210cb2-1002-c.pdf
    剛剛找到數據,六十歲的人根本就越來越少人肯請,因為婦女及40-59歲的男人用更低的價錢去爭了他們的職位了。

    如果你要聲稱自己自修經濟,請先去看看經濟學是一門甚麼學問吧。連數據都不懂找,連社會趨勢研究也不知,還好意思說自己自修經濟,實際上只是看別人的專欄,然後照抄照背,真可笑。

  22. paulymh

    1./Alan Krueger的研究不是被證明在方法學上有嚴重缺失嗎?/
    問題在那裡?

    2. 問題就是我找不到有關香港的數據,而你在沒有任何數據支持下,就說”邏輯推演”"邏輯推演”地將一個在經濟學界有嚴重爭議的”想法”當作事實來說,這不是信徒行為是甚麼?

    3. /唯一問題,是就業人口的轉變,例如壯年取代老年等。/
    問題正正是我一開始就已經說明了,這已經成為事實了。你如何証明在最低工資下可能會出現的汰弱留強情況是因為最低工資,而不是其他社會效應?這種汰弱留強會對多少人造成多少的壞影響,而它是不是足以抵消最低工資造成的好影響,而令你說"不要最低工資"?

  23. paulymh君:

    經濟學著重的是邊際的轉變,最低工資可使60歲人士"更少"人請,也可使更少人請的情況伸延至較為"年輕"的58、59歲人士。

    正如我們不能說現在吃不起麵包的人本身就吃不起麵包,所以麵包加價對麵包銷售沒有影響。

  24. lichufai

    //問題就是當中成年人和青年人都勞動力過剩,都用市場最低價來競爭,弱勢社群根本沒有降價空間。//

    So, what can the minimum wage do in such situation? What improvement do you think it will bring to the 60 year-old man?

  25. 引用通告: 中文(繁體) « Top Posts

  26. paulymh

    /經濟學著重的是邊際的轉變,最低工資可使60歲人士”更少”人請,也可使更少人請的情況伸延至較為”年輕”的58、59歲人士。/
    問題就是,這種轉變早在最低工資出現前就已經出現了,那你如何論証如果將來出現這種效應,這種效應和最低工資有關,而不是因為已有的社會環境?

    /So, what can the minimum wage do in such situation? What improvement do you think it will bring to the 60 year-old man?/
    最低工資本來就是用來幫在職貧窮的人,而不是弱勢社群,但這些極右派就先老屈支持最低工資的人,說他們要用最低工資解決貧窮 / 弱勢,然後就說他們不設實際,支持者卻完全沒有機會投稿反駁。這就是舉稻草人了,謝毅等人不過是這種宣傳機器中的小齒輪罷了。

    要幫弱勢社群,當然要靠社會再分配了。

  27. paulymh君:

    即使有關轉變或受其他因素影響、或有現存趨勢,計量經濟原則上還是可以把新因素的影響分開處理,要不然計量經濟便無甚作為。經濟學永遠不能嚴謹如自然科學,並非在於不能區分現存與新因素的影響,而是社會上的因素太多,容易掛一漏萬。

    可是,即使如君所言,最低工資鋤弱扶強難以百分百驗證。這樣,最低工資不會鋤弱扶強其實也同樣不能驗證。

    事實不能解釋事實,計量經濟的結果也需要理論支持。為什麼不回歸基本,各自撫心自問,假如任何東西—即如西瓜有了最低價格,市民是否仍會購買現在低於這個最低價格的西瓜﹖

  28. lichufai

    //最低工資本來就是用來幫在職貧窮的人,而不是弱勢社群,……//

    I think you don’t understand the questions. I was asking what positive impact could be brought by the set up of minimum wage in the situation that:

    “當中成年人和青年人都勞動力過剩,都用市場最低價來競爭,弱勢社群 根本沒有降價空間。"

  29. paulymh

    /I think you don’t understand the questions. I was asking what positive impact could be brought by the set up of minimum wage in the situation that:/
    i think you intentionally do not try to understand what i have writen and just repeat the question again.
    最低工資本來就是用來幫在職貧窮的人,而不是弱勢社群,但這些極右派就先老屈支持最低工資的人,說他們要用最低工資解決貧窮 / 弱勢,然後就說他們不設實際,支持者卻完全沒有機會投稿反駁。這就是舉稻草人了,謝毅等人不過是這種宣傳機器中的小齒輪罷了。

    要幫弱勢社群,當然要靠社會再分配了。

    /經濟學永遠不能嚴謹如自然科學,並非在於不能區分現存與新因素的影響,而是社會上的因素太多,容易掛一漏萬。/
    問題不是經濟學本身做得好不好,而是這群極右份子根本沒有嘗試去做,然後就不斷重複又重複自己選好有利的東西來宣揚。

    /市民是否仍會購買現在低於這個最低價格的西瓜﹖/
    所以這就是這群極右的盲目之處:
    1.勞工不同西瓜,不是說不要就能不要的
    2.市場行為從來就不是只有一種
    3.市場行為很多時候都是被社會及宣傳機器建構出來的

    簡單一句,他們根本就是將教科書所說的當作真理,而不知道 / 扮不知道這個社會是如何運作的,以及他們手中的教科書離現實有多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