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歐洲記﹝ 6月22日威尼斯﹞


半題外話:不知何故,感覺上白人總愛曬太陽,香港人總是在避太陽。意大利的陽光和香港是可相提並論的毒,真不明白何以曬太陽是舒服,即使我喜歡陽光與海灘,但樹蔭仍是必須的。經過意大利這幾天,到現在我皮膚的黑色素還未全退。

是日早餐在半露天的營地餐廳,每圍五至六人,桌上放好一籃硬麵包、幾塊芝士和火腿。團友分批坐下,待應稍後送上熱茶和熱咖啡。

然後走向碼頭開始乘船進城,好像每小時只有一班,而且坐位不算太多,大家都爭著逼上那個小碼頭,船頂都是玻璃窗,但感覺像一隻封頂舢舨,船身很矮,坐下時像坐在海平面,平時尚算膽大的我忍不住問了領隊這種渡輪多不多發生意外,他說不。理應鬆一口氣,但不安全感仍在,感覺上一翻側或進水便無處何逃,但其他團友好像沒甚反應,也許我有幽閉恐懼症而不自知。:p 幸好這海面除骯髒點外,風浪不大,船程亦不長,很快我們便看到水都了。

甫上岸留意到的是雪糕店,哈,當然還有建築物。

領隊教我們走威尼斯不用看地圖,只要認著由碼頭到Piazzetta San Marco聖馬可廣場的方向,然後定期抬高頭看看建築物兩側的箭咀和標示,尤於窄巷或分岔路特別留意便行。部份入口真的很細,但有他一直帶我們走到聖馬可廣場,憑著我「驚人」的方向感,是日沒有迷路呢……最多是走遠了點。^^

聖馬可廣場上有大量鴿子,旁邊都是賣店。

繼續走向聖馬可教堂

Ponte dei Sospiri嘆息橋,據說是死囚行刑前經過的最後一道橋。

領隊再向我們介紹了四周的建築物後,又是自由時間了。這條是Ponte di Rialto里亞托橋,兩旁都有露天意大利餐廳,來到意大利這麼多天還未吃過意大利飯啊,這裏都有不少選擇,一個risotto約莫十歐八歐,可惜又是海鮮,薯凡是會游水的東西都不吃,唯有放棄,還是四處走走兼吃雪糕吧。

回到聖馬可廣場,手上剛好有未開封的牛角包,鴿子一點也不怕人,薯淘亦忘記了禽流感,好玩。

有錢旅遊的僧侶,還拿著數碼相機拍照,不禁懷疑,真是僧人嗎?袋裏會否裝手信?不過,僧侶是否有工作、旅遊購物的自由我也不清楚呢。只是不明白如果生活跟普通人無異,為何要善信供應他們所需呢?也許他們是被政治逼害、被流放、佛學交流團,算吧,多想也沒有結果。

威尼斯有名的是面具和玻璃工藝,後者尤以Murano出產的著名,每間店舖都色彩繽紛。值得一提的是我們所經過的國家城市都不乏美術用品店,有些專售賣對港人來說冷門的羽毛筆、墨水和蠟印,有些只單賣書信用紙品。必須足夠的賺買力才可以維持這些店舖,所以即使不到美術館和博物館,單從美術用品店的密度看來,已經可看出歐洲人和我們的藝術文化水平的差別有多大。唉,西九……

看這隊可愛的小小orchestra。

擺設品

少不了貢多拉,每隻船計6位,每位18至20歐,慳家薯淘沒坐。

進過教堂聽道一會,我真是非常沒耐性。亦看了很多風景和手工藝而感到很滿足﹝可能主要是累﹞,並打算返回碼頭旁再ko一杯雪糕的我們,居然看到古樂器展覽,其實每個城市周圍都有林林種種的小展覽,有時是免費的,不過開的時間不長,不算易找。直到回來看到我們的相,有團友還問這裏是哪裏。

不能到Cremona,看看不同年代的提琴和琴弓補數。

一隻像曼佗羅又像琵琶的樂器和古樂譜。

回程前再試這裏的雪糕,都不錯。

返回營地,晚餐好像不是非洲食品,但也差不了多少,忘記了。吃飯時我們的領隊想替我們要求明天早餐到較陰的角落,但那位無禮的年輕女待應卻說不行,已安排了我們明天在最貼近陽光處用膳,更要求我們不要幾個人幾個人分開來,一次過到。﹝為什麼???﹞領隊無奈就範,坐在對面的我聽到這裏已不明所以,領隊卻少黑面兼說當體驗歐洲生活吧,坐飛機也不會遲到。用飛機和吃早餐比?!而且早餐是什麼?!預先放好的麵包和配料吧!一齊到,是一齊到!這和準不準時無關,飛機開8點不會限人不可8點前到,那女人卻要求不早不遲二十多人一起到,這是那門子的待客之道?我明白領隊是借題發揮不想我們遲到,但我不滿的是那無禮的女待應,不過薯亦示意不要多事,算,還是留下我一腦袋的問號,明早我不會遲到,但也決不會約齊二十多人一齊到的,看誰又可以多說什麼?

晚上是繼續邊拍蚊邊看意大利對西班牙的足球賽事,對這營地的感覺真的麻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