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地狀元


Bruce Head早前會考放榜,傳媒蜂擁追訪各大狀元,年年如是,很有點無聊。反而遠在英國,有位香港留學生最近在高考取得9A,順利入讀劍橋,為港爭光,這才值得報導;被問到兩地教育異同,他說以前在香港讀小學,經常默書考試,好大壓力。反觀英國,只有在公開試前夕,老師才會催谷學生溫習,平時則鼓勵學生自由發揮,相對輕鬆。

那位狀元的經驗,是幾年前的事了,他或許不知道,幾年後的今日,香港變本加厲,學生為了升學,不但要挑燈夜讀,更要冒大風雨到學校排隊,為的只是一個學位。在香港讀書,毫無樂趣可言,所謂狀元,只是表面風光,背後的辛酸,根本沒人知。

歸根究柢,是政府太有為,例如校舍設計、師資培訓、教學語言、課程內容、考試範圍、標準答案、學生派位等,政府莫不插手干預,學校只能按本子辦事。所謂教育,只是一個倒模過程,就像工廠批量生產,完全違反因材施教的原則,難怪狀元年年有,卻鮮能在國際上闖出名堂了。

唯今之計,是開放教育,還家長一個選擇權。學券制是一個方法,如果有其他更好方法,無任歡迎,但大方向不變,只有這樣,香港教育才有希望。

原文刊於AM730 08年8月22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兩地狀元” 有 6 則迴響

  1. 開放教育固然係「開放思想」o既其中一條路徑,但改變社會風氣、家長思維都同樣重要。

    就想開放教育,但家長繼續抱住現時o既心態去教育子女,可能只會繼續做出一批「高分低能」學生。

  2. 你的思路很清晣,看問題看得很深入。

    家長及學生的心態,很大程度上是受教育制度的影響,有甚麼遊戲規則,就有甚麼行為。例如在「求學就是求分數」的制度下,家長及學生的心態當然比較勢利了。

    那麼,改變制度,心態會否改變呢?肯定會,但需要時間,因為先入為主的思想最頑固,不是一時三刻可以糾正。換言之,改革﹝開放教育﹞切忌一步登天,必須循序漸進,使人慢慢適應,方可取得成效。

    我在《改革開放三十年》﹝五﹞,也有討論過類似問題。

  3. 學卷唔限制用途﹖唔通用學卷去街市買菜﹖

    推行學卷制先要解決的最大問題﹐就是教育制度不是一個自由市場﹐亦不可能是一個自由市場﹐因為教育是社會工程的一環。

  4. 你這個講法好奇怪。

    要政府提供學券,不正正暗示了教育不可能是一個自由市場嗎?

    我所說的限制用途,當然不是你所說的那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