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dream


Bruce Head立法會選舉結束,投票率急挫,比上屆跌逾一成,有評論指,近年經濟暢旺,民怨稍息,又缺乏重大政治議題,適逢選舉前出現「票站風波」,凡此種種,皆影響選民的投票意欲。

但話又說回來,有那麼多不利因素,仍抽空到票站投票的選民,足見他們對立法會多少也有點期望吧。我也有投票,給誰不重要,反正選擇太少,不是保皇,就是泛民,要找一位能夠代表自己的議員,絕不容易。我堅持去投票,除了略盡公民責任外,還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說過了,我希望議會有自由派的聲音,不限於政治自由,還有經濟自由,以頂住民粹的壓力。而綜觀各大黨派,只有自由黨比較傾向市場,但該黨有商界背景,利字當頭,難免令人懷疑,他們的動機,是否只為商家利益。

真冤枉。市場跟商家,本來就是「水溝油」。前者強調競爭,主張有能者居之;後者抗拒競爭,最想做獨市生意。相比之下,保護主義更合商家的胃口。由於商家的影響力勝過其他壓力團體,能迫使政府就範,故從來只有官商勾結,沒有官民聯合,就是這個道理。唯一對策,是進一步開放市場,促進競爭,還市民一個選擇權。

好可惜,觀乎今屆選舉結果,恐怕議會將由民粹主導,我這個夢想,短期內也不可能實現。

原文刊於AM730 08年9月9日號P.4「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I have a dream” 有 4 則迴響

  1. 要實現你的夢想,首先要向選民解釋經濟自由的價值,把這個概念包裝成一個平易近人、令市民有共鳴的value proposition。競爭法和最低工資,都是值得討論的題目,但不能用來sell這個理念。不包裝一下的話,這個理念在香港沒什麼市場。ironic, isn’t it?

    包裝過後,就可以學公民黨的大狀那樣,找機會把一個有魅力、有權威身份、又能言善道的帶頭大哥或者大姐推到幕前,當經濟自由的champion。機會相信未必難找,但帶頭大哥或者大姐就難找得多了。經濟學家?銀行經濟師?平民feel的企業家?賓架?

    其實,現在的政黨之中,未必沒人贊同經濟自由的理念。但我也相當肯定,任何民調、focus group的結果,都不會令政黨中人認為這是個可行的platform。社民連今屆的表現,就是最佳的證明。不過,自由黨的衰落,說不定是一股傾向市場的新第三勢力抬頭的機會?

  2. 無錯,凡事都要講包裝,在議會裡推銷市場,更加需要包裝。

    支持市場,等於要求政府量入為出,減少浪費公帑,不要與民爭利。

    我認為要向公眾傳達一個訊息:政府與市場應該各自分工,前者救急扶危,後者發展經濟。不要期望政府用公帑做生意可以賺大錢,也不要期望商家甘心樂意開倉派米,因為這兩項工作,都不是他們的專長。

    以上都是一些原則問題,不涉及具體政策,如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等。只要市民明白這個原則,自由派進身議會才有希望。但綜觀全球,有那一國的選民有此識見?

    所以,與其說這是夢想,不如說是妄想,更貼切。

  3. 唔,我反而覺得香港的選舉制度和低投票率,令這個夢想很有機會實現。以香港區為例,安全門檻只是五萬票多一點,即是香港島總人口的百分之四也不到。如果概念包裝得而、run a tight campaign、再加點明星效應的話,要吸引足夠選票入局,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說的原則問題我了解,問題是對很多選民來說,民粹派對最低工資的論點,和對"不甘心樂意開倉派米"商家的反應,實在比較容易relate to。不扯上股市、樓市或者入息,實在很難令普羅選民產生共鳴呀。

  4. 問題是,應該由誰擔大旗呢?

    像經濟學家、銀行家等,他們著重「機會成本」,明知即使入到議會,也只是少數,起不到甚麼作用,又要面對其他議員的責難﹝像自由黨反對最低工資,被其他議員斥為無恥﹞,倒不如將時間用於其他更有意義的事。

    畢竟,現在已沒赤化的威脅,少了點危機感,令市場理念更難推廣。即使美國,現在也是民粹當道,又何況香港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