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領袖


Bruce Head我講過,我有一個夢想──就是議會裡,有自由派的代表,監察政府施政,防止濫用公帑,確保「小政府,大市場」的原則永遠不變。近日發現,持相同想法者,原來為數不少,吾道不孤,教我喜出望外。

要夢想成真,有很多問題要解決,其中最關鍵的,莫過於由誰來擔大旗。我認為,有志參選的自由派,不能有商界背景,這個配搭,在民粹當道的今日,容易遭人抹黑。自由黨在今屆直選中慘敗,這個教訓,我們應該銘記。

怎麼辦?可以效法公民黨,打專業牌,由經濟學家掛帥,強調客觀公正,以事論事,相信可以爭取到中產的支持。問題是,他們要教書,又要做研究,忙到不得了,未必可以抽空參選。

再者,經濟學家強調機會成本,明知就算當選,在議會內也是絕對少數,起不了甚麼作用;同時又要面對其他民粹議員的刁難,例如反對最低工資就是「無恥」,引經據典等於「背書」,如此吃力不討好,不如花時間幹別的事,更加實際。

除經濟學家外,還有誰有足夠號召力,能夠帶領自由派進入議會呢?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到。這個問題一日不解決,議會將繼續由民粹主導,真係無奈。

原文刊於AM730 08年9月16日號P.4「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誰是領袖” 有 8 則迴響

  1. 在象牙塔做研究的經濟學家,未必能夠表現到你形容那種形象。像austan goolsbee那樣的經濟學家就非常理想。但是,在香港能夠找到這樣的人嗎?

    其實,要建立號召力,最需要的是一個平台。電台時代的鄭經翰,就是靠電台節目這個平台的優勢來高票當選。就算是第一流的專家,沒有平台表達他的專長的話,也不會有什麼號召力。或者,要找的人,是個有料到又有基本參政條件(外型ok、能言善道、不是宅男等等)的網誌作者,而策略就是用兩年時間,利用互聯網、social network和傳統媒體建立參選的本錢?

  2. tzigane:

    在香港,有知名度又支持市場的經濟學家,也有好幾個,如科大的雷鼎鳴、城大的曾淵滄,而信報的練乙錚,也出身於科大。不過,除練乙錚外,其餘兩位,對從政恐怕不會有興趣。

    至於平台,上述三位都有在報章寫文章﹝雷教授相對較少﹞,有不少忠實讀者,如果肯參選,勝算應該會幾高,問題是,要他們願意才行。

    況且,現時民粹當道,大有趕客效果。想一想,在選舉論壇時,你反對最低工資,必遭圍攻,甚麼可恥、無良心、助紂為虐等等,你想得出都有,這道氣,誰受得了?

  3. AO

    當經濟成果大都流向上層結構, 產出多少只是影響高端時, 當產出高時人民依然挨窮, 到轉頭來到產出低時就只有上層結構受最大影響. 所以當上層結構崩塌時人民不會感受到切身損失, 人民不會感受到他們跟上層結構有共同命運. 所以如果人民見到上層結構出現危機時表現出幸災樂禍的態度, 未必純為「大眾無知」, 或許也表現了所得的分配狀況. 正如階級森嚴的社會的人民不會有動力抵抗外敵, 奴棣制會抑制技術發展一樣

  4. 在一個知識型經濟社會,經濟增長的成果大都流向上層,是十分正常,但如果說普羅市民完全沒有得益,未免有點言過其實,除非他們身處社會最低層,則另作別論。至於經濟衰退,更會波及小市民。大財團與基層的關係並非有你無我,而是唇亡齒寒。

    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己的幸福應由自己負責。如果某人在學時沒有好好讀書,中三畢業出來擔泥,過手停口停的生活,怪得誰?

    又或新移民本身低學歷低技術,來港做清潔保安,生活困苦,也是意料之內。

    相比於國內,香港算是機會平等﹝例如免費教育﹞,只要好好把握,逐步改善生活,絕對有可能,這一點,我有親身經歷,夠膽這樣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