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誰屬


Bruce Head美國爆發信貸危機,不但拖累全球經濟,還影響自由市場的名聲。在最近舉行的聯合國年度大會中,「美式資本主義」慘遭各國抨擊,其中跟美國有仇的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說:「美國爆發信貸危機,加上身陷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顯示美國已近窮途末路。」就連右傾的法國總統薩爾科齊也呼籲各國共同建立一個受監管的金融市場,以免危機重現。

每逢市場出現混亂,例必有人站出來,要求政府加強監管,甚或插手干預,卻甚少有人願意停一停,想一想,眼前的混亂,究竟是市場的責任,還是政府的責任?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就貿然叫政府出手,萬一弄巧反拙,這個責任由誰來負?

還記得上世紀的「大蕭條」嗎?事發初期,幾乎所有人都將責任歸咎於市場,批評股民瘋狂炒賣,令股市出現泡沫,最後崩潰。但之後有研究證明,當年聯儲局錯誤收緊銀根,才是「大蕭條」的元凶。而最近的信貸危機,則源於前總統卡特的「社區再投資法案」,即由政府出面,鼓勵銀行向低收入人士提供置業貸款,結果埋下禍根。

我明白,現在風頭火勢,首要任務,並非追究責任,而是如何恢復投資者的信心,我只擔心,政府短暫的救市措施,會引來長遠的干預政策,一如「大蕭條」後,羅斯福推行「新政」,全方位干預市場。照目前看來,我的擔心,很有可能會變成事實。

原文刊於AM730 08年9月26日號P.4「新國富論」欄。

責任誰屬” 有 16 則迴響

  1. 干預政策,長遠極有限。在現在的情況下,干預政策大有市場,政客自然一窩蜂支持。到市況轉好,干預政策被視為阻人發達的路障時,自然會有政客來改變干預政策。三四年選一次政府的民主政制,就有這樣的好處。

  2. 薯兄﹐我剛剛寫完幾篇有關最低工資的長文﹐看過後請給點意見。我用的進路同你用的完全不同﹐從理論上完全推翻最低工資。不知道我的推論有沒有什麼漏洞﹐不過肯定會俾獨媒班友狂插。

  3. tzigane:

    無錯,這就是歷史循環。

    有人說,上世紀末共產主義陣營大崩潰,象徵自由市場取得最後勝利,當時看,這句話一點也沒錯,但有誰想過,今日的形勢又告逆轉呢。

  4. hevangel:

    我第一個反應,是勇氣可嘉,竟然夠膽拿這個話題單挑獨謀,我也未必有這個勇氣。

    之後的回應,我會寫在你的blog內。

  5. 為甚麼是加拿大呢?北歐的稅率不是更高嗎?

    另,你對福利主義有甚麼看法?這條所謂的「第三條道路」爭論了很多年,現在「美資收皮」,應該有更多人提倡走「第三條道路」吧。

  6. 加拿大的稅率同北歐不相伯仲﹐成50%差幾個%零頭。不過近年保守黨上場﹐減了少少稅﹐好過無喇。唔知係咪北方的國家特別鐘意抽重稅﹐不過北歐都行回頭道﹐近幾年右翼上台都話要減稅。

    其實福利主義係trade off﹐在加拿大住賺少些﹐但係生活又比美國舒服些。唔計超級有錢佬﹐普通專業打工仔同美國的稅前收入其實差不多﹐交多些稅政府服務就好些﹐條數計番係度。第三條路唔易行﹐要好似北歐加拿大呢D人少又有錢既國家先推行到﹐南美洲搞第三條路一樣收皮。收重稅的先決條件是要人民有錢﹐冇錢邊有稅俾你抽。同埋D錢要係天然資源度黎﹐天自然資冇得走﹐迫住要比人抽稅。然後國家補貼高科技發展﹐維持一定的競爭力同發展。

    唔講你唔知﹐我份糧有三分一係政府出﹐公司有些乜鬼科研tax credit﹐人工雖然同美國一樣咁貴﹐公司稅率看起來也很高﹐公司實際上要交的稅唔係咁多。

  7. 這個問題很值得討論。因為很多人推崇北歐及加拿大的福利主義,但很少人有認真想過有關的利與弊及限制。

    無錯,高稅率的前題,是要人民本身已經好富裕,有錢交稅,但在高稅率下,不怕打擊人民的工作意欲,及嚇怕投資者嗎?

    雖然你說,重稅要集中在天然資源,但其他行業呢?總要面對別國競爭吧,政府抽那麼多稅,要老闆如何有競爭力?

    我覺得,如果是閉關自守,政府想怎樣抽稅都無所謂,但現在全球化無孔不入,高稅率就難免會削弱競爭力。例如在香港,能夠買到的北歐貨,除了宜家家俬﹝應該是大陸做吧﹞及手提電話外,就沒有其他了。

    是的,北歐企業要生存,就是將生產工序外判出去,減省成本。稅率愈高的地方,就愈少製造業,對不對呢?

    好奇一問,北歐及加拿大有甚麼天然資源呢?前者有木材及石油?

  8. 後者都係木材同石油﹐仲有打魚同種田。

    香港有Volvo車買吧﹖瑞典野黎架。

    其實加拿大的公司稅唔算高﹐稅制複雜有很多合法避稅途征﹐又怎會削弱競爭力呢﹖

    你知唔知是加拿大車廠是美國入口汽車最大的原產地﹖當然那些重工業全部有政府補貼喇。

  9. 哇﹗ 獨媒果邊出現奇景啊﹗最低工資支持者竟然用功用主義﹐而反對最低工資的人竟然用自由主義﹗好似美俄兩個打空戰﹐竟然美國用Mig-29俄國用F-16﹐一樣咁奇怪。

  10. 我覺得要成功地搞福利主義的話,政府所提供的服務一定要非常高質素。簡單點說,就是人民覺得政府提供的服務好過市場,令他們甘心交高稅。北歐的醫療教育制度,質素也相當高,就是這個原因了。而福利主義的局限,就是只能在小國使用,在人多地大的國家很難行得通。

    另外,只要賴以競爭是知識產業和天然資源的話,高稅率也未必一定會影響競爭力。創新得比人快,又有獨特技術的話,就算是製造業也能在成本偏高的國家中生存。

  11. tzigane:

    問題是,如何確保政府的服務是高質素呢?

    我承認,北歐的醫療教育確是高質,但成本如何呢?如果由私人提供相近的服務,成本會否平一點?

    香港醫療也算是價廉物美,但每年經費三百多億,有八成用於薪酬,是否值得呢?那就見仁見智了。

    至於福利主義的競爭力問題,一般人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二戰後,全球分裂為兩大陣營,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閉關自守,令歐美等國不受競爭威脅,大做獨市生意。直至八十年代起,中國走資,東歐變色,蘇聯解體,全都推行市場改革,但太遲了,人家已經搶佔市場,即使勞動密集不夠你鬥,但高科技已積累了幾十年經驗,不怕你後發先至。

    老實講,如果沒有紅色革命,全球一起競爭,北歐的福利主義不一定可以生存到,始終人是自私的,高稅率必然會削弱競爭力,若不是有老本可吃,怎能維持?

  12. 自由主義一詞歧義的問題﹐我同你講過好多次架啦。
    Liberalism = 自由主義 = 左派
    Libertarianism = 古典自由主義 或 新自由主義 = 右派

    你成日話自己係自由主義﹐其實你應該係新自由主義。

    另外﹐私營醫療不一定比公營平﹐美國醫療出名貴﹐是最佳的反面教材。公營醫療也許效率差些﹐但係有economy of scale﹐條數計出來不一定輸蝕。

    福利主義不一定低競爭力﹐因為有diminish of return這個factor。加拿大稅重﹐不過若果唔計低下層﹐只計中上層企業的生產效率﹐同美國差不多。基本供求經濟分析過分簡化﹐假定margin必定會越來越少﹐不過現實的經濟﹐margin低有低做﹐高有高做。福利主義鬥低margin市場死梗﹐但鬥高margin市場則無必輸。

  13. 我記得你講,但可能我對這些各式各樣的主義沒有深究,也就忘記了。

    我只知道自由主義有英國傳統及法國傳統,前者以洛克為首,強調個人及消極自由、不可知論。後者以盧梭為首,強調集體及積極自由,也就是社會主義的前身。

    所謂古典自由主義,一般是指英國傳統的自由主義,即洛克以後,經史密斯、米爾、米塞斯、海耶克,再傳至佛利民等人。

    我覺得,其他人怎樣劃分自由主義,是他們的事,我只遵從我對自由主義的理解而行,反正世上從沒出現過「徹底的」計劃經濟或自由市場,兩者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線,左傾過了這條線,就是福利主義,再左傾一點,就是社會主義,反之就是自由市場,有幾自由,各國不同,就是這麼簡單。

    愈多主義,就愈容易混淆,無助討論。這一點,海耶克以前也有講過。

    至於福利主義,遲些再談,現在等我寫好另一篇文先。 ^^

  14. 續福利主義。

    我知道世上有好多「反面教材」,但它們背後的原因,往往被人忽略。事實不能自我解釋,單看反例,難以一窺全貎。

    至於福利主義的競爭力,我認為,是因為美蘇冷戰,讓歐洲有足夠時間發展高科技,搶佔了先機,現在可以食老本。

    像今次金融海嘯,表面看,是市場失靈,但有誰知道,這場海嘯,是源於三十年前的CRA。至於美國的醫療問題,我不清楚,有空可以多說一點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