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剝削誰


Bruce Head「社會企業」近年大行其道,強調「公平公正」,以「合理價格」為人民服務。但早前發生一宗「社企掠水」事件,不禁令人懷疑,所謂社企,是否有點浪很虛名。事緣有位婆婆想維修家居,找社企報價,要近四千元,婆婆覺得有可疑,於是四出格價,發覺社企開價竟然較市價高逾一倍,「食水」之深,不讓奸商專美。

當然,說社企是奸商,是有點過份,即使樹大有枯枝,也是一小撮,我相信,大部份社企仍是循規蹈矩,值得信賴的。不過,凡事有兩面,正因為社企要履行「社會責任」,成本難免較高,以清潔為例,私人公司按市價支薪,月薪可低至三、四千,按左派的標準,是「可恥工資」了,社企自然不屑為之,故起薪點一般都有五、六千,足足高出兩、三成,怎麼辦?唯有轉嫁消費者了。

現在還好,有私企,也有社企,豐儉由人,像那位婆婆,若覺得社企「掠水」,可以再行格價,總之格到最抵。只怕他日有了最低工資,禁止頂爛市,不但弱勢社群難以求職,就連一般消費者也要遭殃,要承受加價之苦。如是者,到底是誰剝削誰呢?真係好難講。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0月8日號P.2「新國富論」欄。

誰剝削誰” 有 9 則迴響

  1. 「公平公正」令成本高其實不是問題,只要提供的服務或者產品質素足以相應提高價格就行了。以咖啡為例,很多以fair trade和rainforest alliance為賣點的咖啡,都有比較高格的品牌定位。但只以「公平公正」為賣點的話,就一定行不通。

  2. 貓貓:

    現在當然不會遭殃,但有了最低工資,情況就不同了。又如果這個最低工資是跨行業,情況就更惡劣。

    為甚麼在歐洲,一個麥記餐,比香港貴三、四倍?其中一個主因,是人家有最低工資,且比我們的平均時薪貴三、四倍。

  3. 我估,公平咖啡,賣的不只是味道,還有「良心」──你買公平咖啡,等於間接幫了農民,於是覺得很滿足。

    另,我有一個問題,現在是否因為供過於求,所以種咖啡豆的農民才被人「剝削」呢?

  4. 「良心」當然是公平咖啡的主要賣點。至於是否比沒有certification的咖啡好喝,我覺得case by case basis吧。

    種咖啡豆的農民,大多都在貧窮國家,而他們的counterparty就是國際性的大型咖啡企業。談判實力差得太遠,加上要被政府和中間人抽水,自然會有人指農民被「剝削」了。

    hevangel,藍山咖啡曾經是最有名的咖啡,但未必一定是最好飲的咖啡。其實各國的咖啡也各有特色,加上師傅的手藝不同,實在很難說公平咖啡一定沒正常的那麼好喝。就算只說名種咖啡,近年最有名的,也是印尼貓屎咖啡kopi luwak。

  5. tzigane: 我其實不太鐘意飲咖啡﹐我飲下latte﹐飲下frappacino就覺得好滿足﹐就算飲普通咖啡也要多奶多糖。對於我這種味覺遲鈍的人﹐唯一用來分辨咖啡的方法就只有價錢﹐讓市場去替我taste coffe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