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資本主義


Bruce Head一場金融海嘯,令「美式資本主義」﹝American-style capitalism﹞臭名遠播,幾成過街老鼠,人人得以誅之。問題是,甚麼叫「美式資本主義」呢?「美式」跟「歐式」有無分別?「西式」跟「中式」又有無異同?

有人說,「美式資本主義」就是「放任自流」,特別是金融市場,簡直無王管。實情又如何?有證據顯示,今日的危機,是源於三十年前的「社區再投資法案」,即由政府出面,鼓勵銀行向低收入人士提供置業貸款,並支持成立「兩房」,大量收購次按,種下禍根。現在出事了,卻將責任全推給市場,公道嗎?

金融市場如是,勞動市場亦如是。眾所周知,美國有最低工資,也有最高工時,令市場無法自我調節;同時,政府又頒布競爭法,規管營商活動,但效果甚微,除了引發無數訴訟,浪費大量公帑外,不見得此法對促進競爭有甚麼幫助。

至於國際貿易,美國更是雙重標準:一方面自設關卡,不許外來競爭,另一方面又運用影響力,威迫利誘,要外國開放市場,再傾銷牟利。例如最近在瑞士舉行世貿會談,就因為美國不肯就農業補貼作實質讓步而破裂。

記得米塞斯﹝Mises﹞講過:「自由主義的理念從來沒有完全實行過,即使在英國這個自由主義之鄉亦如是。」又何況美國呢?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0月10日號P.4「新國富論」欄。

美式資本主義” 有 5 則迴響

  1. 一篇一矢中的的評論。

    近日想,按照人性,共產主義通不過社會實驗場測試,自由市場何嘗不是﹖因為任何時候,社會都充斥要求政府干預的聲音,這些聲音,不限於爭取福利的低下階層,還包括欠下銀行巨額按揭的中產,以及渴望保護政策照料的商家。同樣任何時候,官僚架構都存在以「幹一番事業」為己任的官員,立志憑有形之手,救社會各階層於水深火熱。

    所以,我認為走上奴役之路,是社會發展的「必然」階段。直至泡沫爆破,屍橫遍野,大家才會意識過份福利和保護政策帶來的惡果。於是公共政策又會像鐘擺一樣,由過份干預的一端,擺到自由於任的一端。

    鐘不斷擺向左,擺向右。我不期望它會在理想的均衡點靜止下來,只希望它搖擺的幅度小一點,以減輕每次來回兩極帶來的傷害。

  2. 又,依稀記得你寫過會搬到新界,又記得你喜歡踩單車。如今難得秋高氣爽,有空大可搞一次單車聚會,享受港式郊遊主義的樂趣。

  3. 無錯,所有國家都有干預市場,只是程度之別,只是現在風頭火勢,容易令人失去理性,將所有責任歸咎於市場,卻看不到,政府原來也有責任。

    如果是一般人,還情有可原,但如果是經濟學家,甚至拿過諾獎的,還要在此時抽水,就未免令人懷疑,這個諾獎得主,是否有點浪得虛名。他是Joseph Stiglitz。

    至於鐘擺效應,現在已經出現,已經好明顯向左轉了,就連香港也即將立法推行最低工資。

    當然,香港也不是完全自由市場,但干預也有很多種,最衰是國營企業﹝尤指非公共事業的國企﹞,其次是價格管制﹝尤指最低工資之類﹞,再其次是福利主義﹝尤指市場外的福利﹞。有些國家三樣都有,以前的香港基本上只有最尾一項,現在則邁向第二項,將來則很難說。

    遲一些,我會寫一篇長文,詳細解釋何謂市場,何謂干預,旨在替資本主義平反。

    另,單車遊當然好,但現在仍略嫌熱,十一月吧,我會聯絡你的。

  4. 那篇長文,希望會在am730等大眾傳媒發表。最近跟朋友討論最低工資問題,發現坊間對資本主義至少有兩種誤解。第一,就是認為打着資本主義旗號的機構,所作所為都反映了資本主義。第二,就是把有問題的政策(例如IMF的震盪治療法),都說成資本主義的問題。

    我根底不好,沒法好好向朋友解釋,希望你的長文,能夠掃除一些人對資本主義利弊的誤解。

  5. 會在報紙上發表,如果有人肯登的話。 ^^

    自由市場,不代表無政府;反對胡亂干預,不代表完全不干預。我以為,這個觀點,只是common sense,但時至今日,還有人像發現新大陸般,公開宣稱「市場不是萬能,干預不是萬惡」,大有下屆諾貝爾經濟學獎捨我其誰的氣慨。

    另,米塞斯有本名著《反資本主義的心境》,好簿,但好簡單,好有insight,有時間的話,不妨到圖書館借來看,好有啟發性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