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家用


Bruce Head施政報告發表在即,左派四出行動,爭取立法推行最低工資,以及一刀切增加生果金,能否如願,明日自有分曉。

最低工資跟生果金一樣,旨在扶貧,唯一分別,是前者由老闆付鈔,後者由納稅人結帳。目標一致,手法各異,為甚麼會這樣呢?大家有無想過?

據左派解釋,老闆和員工有僱傭關係,所以「有責任」提供「合理工資」,讓他們應付生活所需,否則就要立法,迫老闆就範。在左派眼中,政府援助基層,等於拿公帑補貼無良老闆,不值得鼓勵。

明白了,左派堅持立法,原來要向社會傳達一個訊息:一人做事一人當,不能推卸責任。如此用心良苦,政府何不順應要求,在推行最低工資之餘,也設立最低家用,每月三千,將敬老的責任「還原」給子女,若有不從,即屬違法,交由法庭審理,一經定罪,罰款一萬,若然再犯,罰款加倍,全數撥歸父母,多好。

不要忘記,子女和父母有血緣關係,比老闆與員工之間的僱傭關係更密切,自當責無旁貸,供養父母,讓他們安享晚年。一刀切增加生果金,等於用公帑補貼不肖子孫,這是甚麼道理?

但話又說回來,現在民粹當道,僧人富貴非常普遍,打擊無良老闆,比打擊不肖子孫更能爭取選票,所以從來只有最低工資,沒有最低家用,實在不難理解。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0月14日號P.4「新國富論」欄。

廣告

最低家用” 有 5 則迴響

  1. 同一個問題,如果有中小企老闆無力支付最低工資,否則就要裁員或倒閉,那麼他可否獲得豁免?

    現在還未有最低工資,已經開始出現裁員倒閉潮,有了最低工資,結果會怎樣呢?

    我當然知道有人月入只得數千而父母雙存,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蚊型公司的老闆仔,現正艱苦經營,每月所賺,還不如打工,要他們如何支付最低工資?

    我這篇文章,純屬戲言,只想帶出一個問題,扶貧到底是誰的責任?老闆只有責任按聘約每月準時發工資,但無責任確保員工一定能應付基本生活所需,這個責任在於政府。

    同樣道理,消費者也無責任確保老闆所賺一定夠糊口。想一想,在一些舊區,十元一碗雲吞麵,這個利潤,是否有點「可恥」?老闆能否維生?政府應否設立最低消費,確保老闆能活得有尊嚴?

    立法推行最低工資,等於將政府的責任外判出去,不妥。取而代之,我贊成低收入津貼,當然也會影響市場,但相比於最低工資,已是兩害取其輕。

    其實,現時的偏遠地區交通津貼、書簿津貼、短期食物援助等,已屬於低收入津貼,如果不夠,可以加碼,更能直接幫助弱勢社群,起碼不像最低工資,要看老闆面色,又要擔心老闆出蠱惑。

    對不對?

  2. 係呀,一直都有廳餐實行最低消費,一於推而廣之啦。

    十元一碗雲吞麵,呢個利潤真係好「可恥」呀。

    還有我之前講既最低家用,父母含辛茹苦,養大你,有何理由要政府用公帑補貼不肖子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