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變了


Bruce Head今期施政報告,劣評如潮。迷債苦主投訴,政府得把口,沒有提供實質援助;政客投訴,生果金擬設資產審查,對長者不敬;基層投訴,政府無派糖,豈有此理。我也投訴,政府屈服於壓力,立法推行最低工資,好心做壞事。

曾幾何時,香港是佛利民﹝Milton Friedman﹞眼中的自由之都;貨物進出,勞資議價,政府極少干預,只提供基本生活所需,確保人人有書讀,有飯吃,已經功德無量。

不是說笑。我是過來人,小時家貧,拿過綜援,住過板間房,生活非常艱苦,卻從無怨天尤人。我讀過夜校,貼過街招,是有點尷尬,但我相信,只要肯努力,總有出頭天。那時候,我的圈子都是草根,大家一齊捱,靠自己,不靠政客。

事隔十年,香港變了。昔日的奮鬥精神,今日蕩然無存。每遇難關,市民第一時間要政府打救,而不是停一停,想一想,自己能否獨力解決。而政客為了選票,自然樂於「為民請命」,大派免費午餐。

我明白,人有惰性,我也不例外。如果你問我,是否願意再來一次,我一定say no。苦日子,過一次就夠了,無必要添食。問題是,有部份「基層」,條件遠勝當年的我,還要厚著面皮,在鏡頭前扮可憐,搏同情,實在令人討厭。

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足可信矣。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0月17日號P.2「新國富論」欄。

香港變了”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