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源與節流


Bruce Head香港受金融海嘯影響,經濟轉差,政府財赤在所難免,怎麼辦?有兩個方法,一是開源,一是節流。前者不外乎加稅,但有難度,視乎加幅而定;加幅愈大,民意反彈就愈大,似乎不太可行。剩下來的,就只有節流了。

政府現有十大基建,由數十億至數百億不等,加起來,是天文數字。雖然基建有助就業,繼而刺激經濟,但始終涉及公帑,應該按實際需要,為各項工程定下先後次序,像西九文化區或啟德郵輪碼頭這些可有可無的「基建」,是否可以暫停呢?政府的答案是:不可以。

基建停不了,只好削減經常支出了。政府有不少「大花筒」,像醫管局,每年經費三百多億,八成用於薪酬,這筆錢,有無得減呢?而早前醜聞不斷的旅發局及應科院,若將之革掉,每年可替庫房省回過億公帑。就算要保留,也要大減經費,反正它們無甚貢獻,作為花瓶,實在太貴了。

此外,政府也要努力「瘦身」,新招聘可免則免,再配合自然流失,讓官僚體系回復到幾年前的水平。如果情況惡化,公務員更要有心理準備,隨時減人工,與市民共渡時艱。

講到尾,除非政府減省開支,認真做好節流工作,否則的話,休想要市民多付一毫子稅!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1月4日號P.4「新國富論」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