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沙土上建屋


Bruce Head經濟機遇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成員來自五湖四海,共商救市大計。會後,特首表示,香港要繼續強化四大行業,特別是金融,只要搞得好,其他行業一樣受惠,不能因為一次危機,就放棄自己的優勢。

老實講,這句話,只屬老調重彈,沒有甚麼新意,但現在風頭火勢,沒有足夠勇氣,也很難講得出口。單是這一點,也值得我們為特首鼓掌了。

記得去年十月,港股還在三萬點徘徊,一年過後,跌到不足一半,港人身家大縮水。雖云股市可升可跌,風險在所難免,但今次實在跌得太厲害,更連累其他行業,不禁令人懷疑,金融獨大,是福還是禍。

有議員建議,香港應乘機建立多元產業,例如發展高科技,或鼓勵工業回流等,將風險分散,下次再遇危機,也可以安然渡過。

問題是,香港有條件嗎?如果有,多元化一早就實現了,何須等到今日?沒有條件,又要多元化,唯一辦法,就是政府出錢,納稅人埋單。此舉等於在沙土上建屋,根基不穩,莫說海嘯,就是一場大雨,也足以把它沖毀。

說過了,我原則上贊成政府救市,非常時候,就要用非常手段,但不論手段如何,只限短期,且要有充足理據,不能亂來。像產業多元化之類的建議,完全不可行,希望特首明鑒。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1月5日號P.4「新國富論」欄。

廣告

別在沙土上建屋” 有 16 則迴響

  1. 如果星加坡搞到多元化﹐香港沒理由沒有條件搞﹐大家都係丁屎咁大個地方。其實搞高科技﹐從來都是靠政府錢jump start。唔好以為美國高科技靠純私營發達﹐當年都係靠太空總處同國防部出錢開頭﹐搞到有咁上下scale才可以自立。唔洗睇好遠﹐台灣南韓的高科技﹐咁又係政府錢開頭。

    香港產業沒有多元化﹐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政府政策傾斜。當炒賣好搵過正正經經生產時﹐仲邊有人會生產喎。劣幣驅逐良弊呀。

  2. “機遇"委員會??這個名字,是opportunity直譯出來的吧…….

    政府提供seed funding,是一個可行的模式。問題是,港式的政府錢開頭,是中藥港、數碼港……新加坡政府的投資基金,是全世界第三大的swf,在國內外都非常活躍,也有做創投的分支。香港要學新加坡的話,第一步應該是參考他們的"經營模式"吧。

    不過,新加坡是否算是搞到多元化,我也有點保留。政府可以影響營商環境,但產業多元化,不是政府能夠搞出來的。

  3. hevangel:

    別國有工業,有國防,高科技不愁無出路。香港兩樣都無,搞高科技,幹甚麼?

    總不能因為人有我有,就一味跟風吧?要看看自己到底有無斤兩。

    況且,關鍵不在於政府有無出錢jump start,而在於有無比較優勢。如果有,政府做,或私人做,一樣成功。如果無,怎樣做,都不可能成功。

    其實,香港一直都有資助科研:有創新科技署,下設應科院,吐露港有科技園。而政府於今年已留約二十七億元,支持五間研發中心首五年的運作及研發經費。但多年來,我看不到這些科研機構,幹了甚麼成績出來,只聽過應科院濫用十八萬公帑, 請風水師指點迷津,這單新聞,你應該有所聞吧?

    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嗎?明治維新後,日本政府耗盡家財發展海軍,但過了幾十年,質量仍及不上英美,起碼雷達過不了關,也就做不到雷達射控。鋼鐵質量略嫌不足,同等鋼板,防禦力比英美差一成。為甚麼?因為日本海軍缺乏比較優勢。

  4. tzigane:

    「政府可以影響營商環境,但產業多元化,不是政府能夠搞出來的。」

    同意。

    換句話說,比較優勢﹝尤指高科技﹞,不是政府肯花錢,就能夠「谷」得出來的,特別是當人家已經搶佔了先機的時候。

    「不過,新加坡是否算是搞到多元化,我也有點保留。」

    這個問題,我不太清楚,新加波如何多元化呢?

  5. 不一定要有工業同國防才可以搞高科技﹐愛爾蘭兩樣都冇﹐搞高科技都OK。

    應科院係垃圾全行都知﹐人地做緊.45nm technology﹐佢地仲玩緊1.8nm﹐死未﹖

    香港也不是全無優勢﹐八達通系統全世界最先進﹐電子電腦電機就水尾﹐不過生物科技還有很多發展空間。香港最適且搞基因﹐幹細胞或復製研究﹐因為沒有西方國家的道德包伏。

    我唔記得有冇同你講過﹐比較優勢只是純經濟理論﹐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今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就是靠解釋比較優勢解釋不了的經濟現像得獎。

    用個好簡單例子﹐你醫術差但打字勁﹐做秘書比做醫生有比較優勢。但事實是﹐做一個差既醫生﹐賺既錢比做個勁既秘書多﹐咁你會做醫生定秘書﹖

    英美海軍發展了百幾年﹐日本用幾十年去追﹐仲可以打到美國幾乎無環手之力﹐都算係咁咯。現實就是做個二流既軍事殖民宗主國﹐點都好過做一流既附庸國。比較優勢係既得利益者保護自己利益﹐叫人地唔好發展既藉口。二次大戰後日本再追多五十年﹐已經完全超越英美﹐若果一開始就講比較優勢﹐恐怕日本今日同菲律賓差唔多。

  6. 講多樣﹐搞高科技﹐你有冇聽過一樣野叫fore runner’s curse?行先不一定有著數﹐後追也不是一定蝕抵。睇翻高科技行業的發展史﹐行先通常死先﹐太早行術技未成熟﹐未有市場就用晒錢﹐行第二三果個就冷手執個熱煎堆。

  7. hevangel:

    你列出新加坡有的,香港全部都有,也不比新加坡差。貨櫃物流和金融,香港更贏新加坡一條街。新加坡算是有優勢的,是有個香港沒有的期油市場。我對食水工程沒什應認識,但他們畢竟是少數食水完全循環再用的城市,應該也會有點優勢吧。新加坡最多和香港同級,選總統和香港選特首也差不多一樣兒戲,實在不是個好的學習對像。

    對了,八達通系統,也不是全世界最先進。日本通用的智能卡系統,絕不比香港的差。而且八達通也一直未能衝出香港。香港的真正優勢,不外乎是法治體制和軟件吧。

  8. hevangel:

    —>「不一定要有工業同國防才可以搞高科技﹐愛爾蘭兩樣都冇﹐搞高科技都OK。」

    無錯,不一定的,但如果有工業及國防,搞高科技,會更容易成功。

    —>「我唔記得有冇同你講過﹐比較優勢只是純經濟理論﹐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

    如果你能證明這一點,下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就是你的。

    —>「用個好簡單例子﹐你醫術差但打字勁﹐做秘書比做醫生有比較優勢。但事實是﹐做一個差既醫生﹐賺既錢比做個勁既秘書多﹐咁你會做醫生定秘書﹖」

    這只是你的假設性例子。現實是,如果那人真係無料到,根本就無法考入醫學院。即使考入了,也未必可以畢到業。即使畢到業,也未必可以在市場上立足。

    以我為例,只知數學差勁,會蠢到走去考精算嗎?

    你有無看過林毅夫的《中國的奇蹟》嗎?這本書解釋中國在革開放前,基於政治理由,捨棄擁有比較優勢的輕工業,改為發展無比較優勢的重工業,結果浪費大量資源,最後一窮二白。

    再說,如果比較優勢是紙上談兵,為甚麼香港的工業在大陸開放後會全數北移?

    —>「英美海軍發展了百幾年﹐日本用幾十年去追﹐仲可以打到美國幾乎無環手之力﹐都算係咁咯。」

    那是歷史的偶然。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元氣大傷,無力更新海軍。而美國因為孤立主義,加上大蕭條,海軍發展同樣受到限制。而日本就在這個夾縫中跑出來。

    適逢航母這個新艦種出現,各國都在摸索中,沒有誰有佔得先機,日本海軍有先見之明,全力開發航毋,才可在戰爭初期取得優勢。

    —>「二次大戰後日本再追多五十年﹐已經完全超越英美」

    你指甚麼,是個別行業,還是綜合國力?

    國力比拼不是龜兔賽跑,你進步時,人家一樣進步,不會有人坐著等你。

  9. 今屆的諾貝爾經濟獎的得主﹐咪已經證明了沒有國與國間的比較優勢囉。

    考唔到入醫學院就冇得好講啦。我只是指出﹐人不會用比較優勢作決定﹐只會用最大化自己利益作出決定。好多時候﹐在A行業猛車邊﹐都好過在B行業當龍頭。

    重工業是戰略性工業﹐通常與軍火有相帶關連﹐中國發展重工業﹐並不純出於經濟原因。日本那時的情況同中國也差不多﹐也是應該發展輕工業而不是發展重工業﹐但日本的結果同中國完全不同﹐這只是中國唔好彩。南韓當年的重工業﹐都係夾硬來﹐咪又掂。比較優勢只講成本﹐模型太過簡化﹐但現實能否成功的關鍵卻是是執行力。

    全世界沒有國家強過美國﹐但日本的綜合國力肯定勁過英國。講起來日本自衛隊的軍力﹐可是世界第三﹐只是差過美俄。

    國力比拼﹐人家不會坐著等你﹐但有時人家會無啦啦行錯路。

  10. 薯所謂比較優勢,只係用幾多成本問題o者。

    一如一個會考零分係要同狀元鬥成績好,冇話一定唔得格,不過多數唔得咁解lor。好視乎零分果個肯付出幾多,問題係如果佢晨早咁有決心,又點會零分?

    不過,因為某種契機,例如狀元唔覺意笑咗佢一吓,於是佢突然標童都唔係100%冇可能。

    只係,用一個反例去否決呢個「多數唔得」o既一般講法,意義不大。即使好困難地得咗,所付出o既仍然係沉重代價。又不過,千份之一o既成功機會乘返可能over 1000分o既回報,expected value 到底係幾多,utility又有幾高,又應唔應該搏……我又覺得只要政客說服倒選民,而唔係政府代納稅人決定的話,ok o既。

  11. —>「今屆的諾貝爾經濟獎的得主﹐咪已經證明了沒有國與國間的比較優勢囉。」

    你是否搞錯了呢?他強調規模經濟,推崇李嘉圖。而你竟然說他證明了沒有比較優勢?

    —->「我只是指出﹐人不會用比較優勢作決定﹐只會用最大化自己利益作出決定。好多時候﹐在A行業猛車邊﹐都好過在B行業當龍頭。」

    我自知數學差勁,所以放棄考精算,不就是基於利益最大化 / 比較優勢來決定嗎?

    —>「中國發展重工業﹐並不純出於經濟原因。」

    我已經講過:「中國在革開放前,『基於政治理由』,捨棄擁有比較優勢的輕工業,改為發展無比較優勢的重工業……」

    我從來都無講過中國發展重工業,是出於「經濟原因」。

    —>「比較優勢只講成本﹐模型太過簡化﹐但現實能否成功的關鍵卻是是執行力。」

    你誤會了比較優勢。這個理論是說,如果某國從事缺乏比較優勢的行業,須要付出更大的代價。當然,只要該國不是太窮,可以負擔這個代價。但如果缺乏比較優勢的行業佔國家產業結構的比重愈大,浪費就愈多,國家就愈難負擔,最終走上一窮二白的道路,例如以前的中國。

    如果講得簡單一點,任何人,都有一些行為是非理性的,只是程度之別。如果不是太嚴重,一般都不會有問題。但如果某人大部份行為都是非理性的,那人就不可能生存下去。

    —>「講起來日本自衛隊的軍力﹐可是世界第三﹐只是差過美俄。」

    日本有多少軍力,是來自美國呢?起碼,日本的空軍,大部份都是購自美國的。早前,美國才考慮售賣最新的F22給日本,但幾經考慮,還是不賣,改賣F35,但要遲一點。

    我不知道日本的神盾技術,是否也來自美國,還是日本自行研發。

    —>「國力比拼﹐人家不會坐著等你﹐但有時人家會無啦啦行錯路。」

    誰能保證行錯路的,一定是兔仔,而不是烏龜?

  12. quote from Economist:

    Mr Krugman used this tool to save economics from an abiding empirical embarrassment. According to one of the discipline’s founding doctrines, countries gain from specialisation and exchange, concentrating on what they do best and importing the rest. The theory explains why the Portuguese might sell wine in exchange for English cloth. But it cannot explain why similar countries, blessed with similar ratios of capital, labour and land, should so vigorously trade similar goods back and forth. This is not a small blind spot. According to the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52% of Germany’s exports to France are things France also produces and exports to Germany. But the Dixit-Stiglitz model, with its subtly differentiated firms competing for variety-loving consumers, lent itself to explaining why Germans might import Renaults, even as the French imported Volkswagens.

  13. 比較優勢是會轉變的﹐當最初投資達到一定的scale後﹐情況就會逆轉﹐由沒有比較優勢變為有優勢。怎麼不看好方面的例子﹐南韓的重工業﹖

    日本自衛隊從美國買很多軍火﹐但日本自身也有研究改良美國的進口貨。美國出口的軍火﹐永遠比自己用的差一個grade。F-35三淩有份生產﹐神盾系統是來自美國﹐不過日本好似自己都有改良。日本買F-15同F-16﹐但係三淩有整自己的改良版F-2。

  14. 看看David R. Henderson《華爾街日報》所寫的「克魯明的真正學術貢獻是什麼?」,他是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教授,曾與克魯明一同出任列根總統經濟顧問。以下是文章的節錄:

    他在1970年代尾發現,經濟學家傳統用以解釋國際貿易的理論,跟現實數據並不相符。傳統理論預測,貿易取決於一些因素,例如是資本相對勞工的比例──「資本豐厚」的國家,會出口資本密集的商品,同時由「勞工充裕」的國家,輸入勞工密集的商品。然而,克魯明卻注意到,大部分國際貿易的交易雙方,都是擁有差不多一樣資本對勞工比例的國家。例如,資本密集的瑞典,出口汽車到同樣資本密集的美國,同時瑞典消費者也都從美國進口汽車。

    克魯明以「規模經濟效益」(economies of scale)來解釋這個現象。瑞典的富豪和美國的通用汽車,均通過大量生產一些專攻某類市場的汽車,來降低平均成本。他提出這個貿易理論的同時,也為日後在經濟地理學方面的成就寫下了伏筆。

    他在《地理與貿易》(1992)一書中,把自己的基本發現歸納如下:

    「為了追求規模經濟效益,生產商都傾向將每種貨品或服務,集中於一定數量的地點生產。由於地域分散會造成運輸成本,每位個別生產商喜歡的地點,都不外乎是需求巨大,又或材料供應特別方便的地方──而這些地方,又往往由其他環節的生產商所決定。所以,工業在地理方面集中的情,一旦成形下來,就會自我持續下去。」

    克魯明在他的普及文章中,最擅長捍衛自由貿易的原則。我最喜歡他在1990年代中期發表的《Ricardo’s Difficult Idea》,當中他提到的一點,是我們許多經濟學者都同樣感到沮喪的,那就是大多數非經濟學範疇的知識分子,都不明白近200年前李嘉圖(David Ricardo)就自由貿易提出的灼見。

    李嘉圖指出,人們會專注於生產他們擁有相對優勢的產品或服務,所以,我們永遠不用擔心,低工資國家會搶走我們的職位;它們可以做的,頂多是改變我們擁有優勢的產品和服務類型罷了。克魯明指出,大部分非經濟學的知識分子,都不願花10來分鐘理解這一點,但他們卻熱中於撰寫關於貿易的文章。

  15. —>「比較優勢是會轉變的﹐當最初投資達到一定的scale後﹐情況就會逆轉﹐由沒有比較優勢變為有優勢。怎麼不看好方面的例子﹐南韓的重工業?」

    比較優勢並不否認這一點。這個理論只告訴我們,從事沒有比較優勢的行業,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冒更高的風險,僅此而已。

    當然有機會守得雲開見月明,但要計算代價及風險,如果代價太大,風險太高,就要認真考慮。

    個別的成功例子,不足以說明一切,還要詳細考察韓國為了發展重工業,而付出的代價。事實,永遠不能自我解釋。

    —>「日本自衛隊從美國買很多軍火﹐但日本自身也有研究改良美國的進口貨。美國出口的軍火﹐永遠比自己用的差一個grade。F-35三淩有份生產﹐神盾系統是來自美國﹐不過日本好似自己都有改良。日本買F-15同F-16﹐但係三淩有整自己的改良版F-2。」

    即係不是自行研發啦,這又如何否定比較優勢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